第51章

作品:《天伽【完结】

诚意,没有真心的雄性?!
  天下这么大,雄性那么多,为何想不开,莫非是……
  百叶瞪向了顾云,质问道,“是你,你对席殿下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对他下毒了,否则一名雌性,怎么会说这样神志不清的话?!”
  顾云不明白对方的思维方式,但他稍微能够理解,当雄性们被看轻久了,一旦有雌性表现出了一点点尊重,便会觉得翻天覆地,无法适应。
  席懒得解释这样的指控,竟还敢说他一个皇崽子发昏?
  席也不让顾云费时间去和这名雄性对峙,他抬起手来轻轻一挥,更多的侍卫拥上去前来,将白草家族的成员全部拖了出去。
  该解释的已经解释了,信不信就随意这些宾客,席无所谓受到一些质疑,反正乱造谣的都要去审批局喝茶。
  这场婚宴暂时取消,席没有带上雄侍,继续举办典礼,毕竟好日子很多,不差这一个,没有必要捡其他雄性没用上的婚宴。
  席打算重新敲定一个良辰吉日,只是不再拖延,越早越好。
  他把后续的事情,交给了程水青安排,包括对白草家族的审问,以及后续的一些调查。
  自己则是带着雄侍,先回老宅子休息一番,这一天下来,即便是没有动手,却也有几分疲惫之感。
  皇位高高在上,想要坐上去的雌性很多,而想要攀附在皇位周遭的雄性,更是数不胜数。
  夜里,席揽着身旁似乎有些默然的雄性,亲昵地嘬了一下,表示信任。
  他低声安抚道,“今日白草家族指责你的那些话语,不用放在心上,他们不过是垂死挣扎,胡乱攀咬罢了。”
  顾云沉思了片刻,却是主动开口道,“你想知道,我的来历吗?”
  席不禁莞尔,道,“怎么,都记起来了吗?”
  顾云坦然道,“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说,但不保证能让你相信……这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难以解释。”
  席眉眼深沉地看着这名雄性,打量了一会,道,“那你想说吗?”
  顾云不禁微微一怔,事实上,他并不觉得实话实说,会有什么作用。
  两个世界文化的融合,如果可以相辅相成,自然是好,但目前来看……他曾经所处的那个世界,不过是另外一种恶劣环境罢了。
  虽然正在努力朝好的方向发展,可短时间内,也不能见效,加上一场爆炸把他送走,恐怕局面会更加的混乱。
  而那些高科技的手段,在没有足够的生产工具和资源时,甚至还不如现在的一些秘银造物。
  顾云现在直接提出来,只是不想让这名雌性的心里,继续埋下一些不必要的疑问。
  他微微颔首,刚要开口,却突然被堵住了嘴。
  席轻轻扫过那张形状优美的薄唇,浅尝了一番后,方才抬起头来,低声道,“不用勉强说,我知道你来自哪里。”
  顾云的眼眸中略带一丝茫然,他喉咙微动,唇边被弄得带着几分绯红。
  席目光深邃,琥珀色的眼眸里掠过几丝笑意,他轻声道,“你来自我的心里。”
  这是他从小话本上学到的,听说对雄性可以造成致命一击的效果!
  顾云:“……”
  这句话有点老套了。
  但技术有点新……
  刚那亲亲可以再深一点的。


第72章
  禁药后作用的事情,到此彻底了结,伽帝亲自率军,在顾云给予的情报和指引下,直接清空了白草家族的老巢。
  所谓的隐世家族,也不过是还未出世的名门罢了,但有时候躲在山里久了,心不免就野了。
  和顾云猜测的一样,白草家族参与,甚至带头推广了那些禁药,正值家族存亡的时候。
  如果按照计划,让百叶成为了皇子的雄君,再一步步计划和洗白,也许还能湮灭证据,重新出头。
  但此时罪行败露,别说是西陆的伽帝,即便是东陆的伽皇,也不准备放过他们。
  荒野迎来了一场扫荡,北野聚集地在这一次战乱之中崛起,收留了许多因为动荡而不得不显露身份的逆雄,并且高筑围墙,凝聚力量,一举成为了荒野上最大的聚集地之一。
  对于北野聚集地,伽帝和伽皇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去打压他们的壮大和发展。
  而北野的诸位,却给顾云写了一封信,询问顾云是否有兴趣担任北野之主,他们很欢迎顾云的到来,对方甚至不需要什么借兵威胁,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直接上位。
  席看见那封信函的时候,不免眉眼微微抽动了一瞬。
  他记得另外一封伽皇寄给顾云的信上,同样写的是一份邀约,但那邀约的内容却是让顾云去竞争东陆伽皇之位!
  说是竞争,但有了伽皇的支持,其实就是走走过场,被选中的结局是板上钉钉的。
  席不得不承认,他心里是有点犹豫的,即想让这名雄侍选择做喜欢的事情,又不希望他离得太远,伸出手去够不着。
  顾云收到这两封信后,稍稍有些讶异,他思索片刻后,倒是大大方方地把刻意回避的雌主叫了回来。
  而后,他当着这名雌性的面,提笔写信,婉拒了伽皇的邀请。
  席见状,不禁沉默了一瞬。
  他语气平和地问道,“你不想做伽皇么?”
  那可是一陆之主,万雄之上的位置。
  别说是毫无背景的卑微平雄,即便是那些出身豪门世家的贵雄,都绝对扛不住如此诱惑。
  而眼前这名雄侍,竟是轻飘飘地看了两眼后,就十分礼貌地回绝了。
  他究竟知道自己回绝掉的是什么吗……
  席忍不住提醒道,“如果你以为那是雄父的试探,其实不必多虑,他既然出言邀请,就说明是诚心诚意看中你了。”
  顾云神态自若地回道,“成为伽皇,需要选出四名雌将,雌主会帮我选么。”
  席:“……”
  他可以帮忙都给宰了。
  顾云写完了回信,用火漆封上,他很理智地看待当前的情况,没有抱着以一雄之力,颠覆天下的野望。
  伽皇的地位很高,但所受的束缚同样很多,虽然可以从头开始改变,但以东陆的局势而言,那同样需要漫长的时间。
  并非上位之后,振臂高呼,就能被万众拥护,直达目标。
  那种美好又通畅的道路,也就可以在梦里能够遇见得到,如若这样简单,就不会过了漫长的岁月后,天伽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了。
  顾云拿起了另外一封信,在回应北野聚集地邀请的时候,握笔的手微微停顿了几秒。
  但很快,他还是下定了决心,同样给予了婉拒的回复。
  席原以为雄侍会二选一,即便不去东陆当个伽皇,也会到聚集地去实现理想,毕竟对方的思想,确实和许多雄性不太一样。
  如果一直委屈地守在宅子中,哪怕是换成了一个更大的宫廷,恐怕也会觉得烦闷和憋屈。
  席按住了雄侍继续书写的笔,好心道,“荒野那边也不去了么,北野的阶级构成并不复杂,想要改变会容易很多。”
  “加上荒野地域辽阔,不受东陆和西陆的制约,如果有什么好的理念或者策略,都可以更为快捷地传达出去。”
  顾云微微一怔后,不禁抬眸道,“雌主说得对,北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无论是环境还是居民,都没有那些严苛的禁锢。”
  顾云细细数了一下可以想到的优点,“以秋为首的十雌,实力强悍,足以震悚外敌,是十分可靠的伙伴。”
  “穆药师和吴药师非常能干,且召集了一批同样优秀的雄性,和他们在一起会有许多共同的想法,可以相互促进,共同进步。”
  “北野聚集地本身居住条件不差,在荒野上来说,可以算得上较为舒适了,如果以后建设完善,甚至可以修身养老。”
  席在努力让自己接受雄侍要出远门的事情,却越听越离谱,他忍不住低声道,“即便北野是个可选项,但也不要抱着太好的预计,以免失望……”
  “十雌不算什么东西,就那一群短小翅膀的雌性,真打起来实在够呛。”
  “与你合得来的雄性,虽然城内不多,但等一些安抚关照的政策有效下达之后,也总有冒出头来的,以后肯定不会是举世罕见……”
  “北野那地方,看啥啥破,得好好装修一番,和帝宫没得比,就连我那个老宅子,都比北野舒服多了。”
  顾云微微勾起唇角,道,“既然如此,岂不是留在雌主身边,更能实现心中抱负?”
  席神色不变地喝了口热茶,道,“也不是不行,主要是让你自由选择,不用太顾虑我这……”
  “当然作为雄君,乃至未来的雄后,该有的权利都得有,那些不该有的……就没有不该有的。”
  “一众侍卫任你调遣,包括暗卫,唯一的要求就是注意安全,别总涉险。”
  “帝宫是要住进来的,但是可以随意外出,宫里边你想怎么装修都可以,资金随意花费,不够我再去赚,想花在其他地方也行。”
  “平日里得注意下仪表,不能熬夜,不能有黑眼圈,要早点睡觉,其他的礼节全由你定,不喜欢的就都免除……”
  席还要继续往下说,却被那名雄性给握住了手,他顿时声调一卡,没音了。
  顾云拉着雌性那骨节修长,肌肤柔韧的手,笑了一下道,“我的记忆里,有一句老话。”
  “伴侣在,不远游。”
  席敛眉盯着这名雄性,确定对方的意思没错,应该是想要留下来。
  在无视了伽皇之位,那至高无上权势的诱惑,又抵挡了荒野之主,那自由自在的将来后,选择了留下来。
  这都是为了……他么?!
  顾云不知道雌主脑子里现在正想着什么,他只是坦然说出了实际的想法,而后准备把两封写好的信找雌性快递出去。
  事后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去正式拜访,当面道歉。
  顾云刚起身,却突然被雌性一把拉住,并且将他放在了书桌上。
  还未反应过来的顾云,并未下意识地还击,而是略微讶异地看着对方道,“雌主,这是做什么……”
  席理所当然地答道,“讨论下雄君大典的举办时间,我与长辈们谈过了,这样的大事,还是由你来决定罢了。”
  顾云愣了愣,疑惑地问道,“那为什么要在书桌上谈?”
  席轻松地回道,“据说在气氛浓烈的时候,最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顾云有些不明所以。
  席:“所以我们先制造一下浓烈的气氛。”
  顾云:“……”
  当整个典礼的时间和流程敲定的时候,顾云已经身心俱疲。
  即便没到最后一步,但衣服也已经不能穿了,只好让随从送新的过来,换上后才能走出书房。
  送出去了那两封信,他并不后悔。在哪里都能办实事,总不会在西陆就不行,再差的环境,也不能再来个星辰炸弹罢。
  春末夏初,正是季节交替,万物生长之时,一场盛大到震撼了东西两陆的婚宴正式举办,且顺利进行。
  伽帝与伽皇位于上首,看着他们唯一的幼崽,那名年纪轻轻,出类拔萃的雌性,正和一名俊美高挑的雄性缓缓步入礼堂之中。
  程水青欣慰地站在一旁,摸了摸下巴,面上满是喜悦。
  管家和一众仆从们,更是时不时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庆祝少爷终于和那名雄性喜结良缘。
  几名暗卫守在附近,有心上雄的凌开始琢磨着,以后是不是也要办个小典礼,顺便再不屑地扫一眼那些只会眼红的单身雌。
  席没有让那名雄性穿上嫁衣,带上头盖,而是让名家定制了符合对方喜好的礼服。
  行礼、祭天、对拜、交杯。
  一系列的流程走完后,席特意把酒宴时间缩短,把闹婚活动取消,最快速度完成了后续流程,一步到位进入了春夜时光。
  他可不像一些雌性,迎娶雄君当天,被灌得迷迷醉醉的,半夜三更才进入婚房,然后闭眼就到天亮。
  这也太不懂得珍惜时间了,不知道一寸光根一寸金么!
  顾云换下礼服后,先去洗漱沐浴了一番,当他才擦干发丝,还未将布巾叠好放回时,便被那名洗了个战斗澡的雌性给按到了床上去。
  席没有说什么,只是亲了亲他的雄君,拉开衣服后,行动可以证明一切。
  顾云被对方亲得面颊发烫,又被重重嘬了几下后,他突然翻过身来,将这名雌性给压在了身体的下方。
  顾云下意识地,想要用以前印象中的举动,来进行下一步。
  但他不禁暗想,这名雌性会介意么。
  这样颠倒的位置,或许对方会觉得是一种冒犯……
  “你这是,想要在上位伺候我?”
  席微微一怔,反应过来后,却是有些意外地惊喜道,“这么野的吗!”
  顾云:“……”
  席不禁低声笑道,“倒也不用如此殷勤讨好,你还是第一次,这种主动被夹的姿势,也太为难你了。”
  顾云:“……”
  他艰难地说道,“雌主,我不为难,想要试试。”
  席见雄君这样坚持,心里一阵触动,就这样想让他舒服省力么。
  席靠在床头,露出紧实的肌肤,声音悦耳而带着磁性,“好,你试试。”
  末了,他又语气恶劣地补充了一句,“不准半途而废,最后哭了不管。”
  顾云:“……”
  看谁哭!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