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作品:《我的兄弟全部来自异世界

“我落入了河中,以为自己要被淹死,直到见到了我亲爱的同事蛞、中也,然后回到了温暖的港黑。”
  “你知道吗?当我看见这熟悉的地方,简直热泪盈眶,为什么?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太宰治甚至信誓旦旦充满感情的感慨道:“从今以后要热爱生命啊!!森先生!!”
  森鸥外盯着太宰治看了半天,想要把对方看出个洞。
  他的眼神带着锐利,太宰治这一番话和胡言乱语没什么两样。但是诡异的是他居然觉得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而且太宰治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块肥肉,眼神里面甚至带着几丝欣慰?
  什么鬼?森鸥外不禁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瞎了,他疯了?
  天,他脑子疼。
  首领无语的挥了挥手,叫他出去,反正现在人回来了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
  当然,他很快就会意识到,有问题的不是他,而是太宰治。
  酒窖
  中也打开了一杯珍藏的红酒,浓郁的酒香味从瓶中散开,让人感觉仿佛身处于16世纪的玫瑰花园里面。
  很好,完美的一天啊,他可以享受这快乐的时光,悠扬的音乐在耳边回放着,让人身心舒畅。
  他靠在沙发上,举着一个酒杯正要将这醇香的液体饮入口中。
  “中也,这玩意可不兴喝啊。”一个倒立的脑袋直直的弯腰,绷带外的另一只眼睛直直盯着他,语气森然。
  “喝酒伤身又伤肾。”
  中原中也一口酒喷了出来。
  “靠!!你有病啊!!”
  清吧
  带着眼睛的男子盯着手里面的资料,眼下是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他朝着老板点了一杯咖啡。
  织田作之助要了一杯清酒,看向坂口安吾感慨道:“今天又要整理资料吗?情报人员的工作真辛苦啊。”
  “是啊,你知道吗?当代年轻人为什么猝死的人越来越多呢?”卷发的少年坐在一侧听到这个话题来了兴趣。
  他拿着杯牛奶夸夸而谈:“就是因为熬夜啊。熬夜可伤害身体了,天啊,还有黑眼圈,会长痘,皮肤变油,颜值直线下滑。”
  “万一一不小心猝死在屋里面,像是经常宅在家里面的,没人关心的人,长蛆了都不会有人知道,太惨了啊。”
  太宰治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惊呼:“啊,十点了!我先走了,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我得呵护我这一脸宝贵的胶原蛋白。”
  他将杯子里面的牛奶一饮而尽。
  想了想,顺便回头送给了友人一句忠告:“熬夜,还会秃头的。”
  坂口安吾:……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问道:“他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第97章 大结局
  纲吉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
  正夏的阳光透过婆娑的树荫洒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暖洋洋的味道,棕发的孩子回头望去已然是空无一人。
  他看了看四周的街道,正是他放学回家的那条路。
  现在街上并没有多少人,纲吉愣了愣,随后快速的奔跑了起来,他身上还带着沉甸甸的负力铁。但是脚步却像是猫那样轻,踏在石板上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
  他以着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鲜活的心脏在腹腔中有力的跳动着。他拍打着家里的大门,脸上带着阳光过的健康粉红。
  “吱呀——”房门被推开了,耀眼的阳光照耀在女人的身上有些模糊了五官,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皂香,这么淡,但是却好像把纲吉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哎呀,阿纲!”奈奈发出了惊讶的呼声:“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呀?”
  “怎么了吗?”
  “我好想奈奈,”纲吉说道:“明明我和奈奈已经好几个月都没见到了!”
  奈奈发出无奈的笑声,弹了弹男孩的额头:“说着什么傻话呢,明明才一个下午没见呢,阿纲真是的,快点进来吧。”
  诶?
  沢田纲吉
  今年8岁。
  他吹灭了自己的生日蜡烛,他在心里面许下了美好而有些天真的愿望,正当他欢欣鼓舞的吹灭了蜡烛,并且想要品尝自己的蛋糕时,他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呜哇,好黑。
  纲吉眨了眨眼睛。有什么东西挡在了他的前面。
  纲吉冷不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某些东西刺激了他的大脑。
  他看见了一颗大脑在自己的面前。
  没有躯壳,空荡荡的下半身。
  部位被干净利落被斩断了。斑驳的血迹和干瘪的皮肤。哦,那团黑漆漆的是头发啊,纲吉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呼吸停止了,它近距离的怼在了眼前。
  “阿纲,怎么了吗?”坐在对面的奈奈不解的看着棕发的孩子僵直的站着。
  餐厅的服务员恰好路过,关切的询问:“怎么了小朋友?是食物不和胃口吗?”
  沢田纲吉有些僵硬的转过了头,看向了服务员小姐,声音微微发着颤,却又很平和:“没有……我磕到牙齿了。”
  “哎呀,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奈奈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在纲吉的眼中奈奈的手穿过了那个怪物。
  纲吉低着头咬了一口蛋糕。
  他的耳边传来了声音,嘶哑,诡异而怨毒:
  【你看的见我吗?】
  纲吉在那一天之后,渐渐开始带上了口罩。
  他比以前更喜欢低着头了,或者爱上了看书,深奥的他看不进去,只能翻翻jump漫画。
  他也总是喜欢坐在了电视机的面前。他开始不自觉的让自己变得嗜睡。应该说是闭上眼睛会更容易犯困。
  总是,纲吉让自己在醒着的时候注意力全神贯注的集中在某件事情上,而忽视外界的低语和奇形怪状的影子。
  他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鬼吗?还是某些看不见的怪物呢?纲吉困惑的看着贴在窗户外面的有着两个圆眼睛,和一对白色翅膀的小怪物,不合比例的瘦小身躯和似人手指。
  棕发的孩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觉得有些记忆好像丧失了。
  一个微小的橙亮色火苗出现在掌心中,像是超能力的感觉,却一点都不烫,连个水都烧不开。纲吉吐槽道,估计没有比这更废物的能力了吧。
  其他奇怪的事,有时候摔伤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发出惨叫,纲吉感觉也不像是自己痛感迟钝了,但是,就是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疼,好像隔了一层棉花。
  纲吉从衣柜里面掏出一个盒子。
  里面有一对铁块镣铐一样的东西,沉甸甸的,纲吉很轻易的就拿在手里面把玩,和拿着两个玻璃球块一样。
  还有一张纸。
  “这个上面写着什么呀……”纲吉翻来覆去的盯着,这张纸都快被他盯破了。
  上面稀奇古怪的三角形符号完全看不懂:“简直就是火星文嘛……”
  他沉思了一会,感觉下面那个落款好像是自己的名字。
  可是他什么时候在这个上面签了名呢?纲吉觉得自己脑子糊里糊涂的,有些东西被搅成了一团。
  不过直觉告诉他很重要,他将其重新放回了盒子里面。躺在散发着松香味的木地板上,突然觉得有些落寞。
  “总觉得,好想有个朋友就好了……”他看着旁边jump漫画上面人物,拿了起来:“要是像银时一样的白头发,嗯,神乐的蓝眼睛,觉得应该要浅一点,像是宝石一样闪闪发光,想想就很帅气呢!”
  纲吉疯狂的想着想着一下子把书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在做什么梦啊……是白痴嘛……”他小声自言自语:“怎么会有人愿意和古怪的废材纲做朋友……”
  棕发男孩坐起身来,垂头丧气的看了一眼窗外努力想要进来的小怪物,叹息一声:“如果那些都长你这样该有多好。”纲吉甚至觉得那光秃秃的大眼睛怪物有几分可爱了。
  明天是阴天。
  他根本不敢出门。
  ——
  狛枝凪斗被送到了一片沙漠中。
  风沙飞扬,冷酷无情的拍打两人的脸颊。
  齐木楠雄面无表情:“你穿越之前在这荒野求生?”
  狛枝凪斗羞涩的回答:“不,说起来还有几分不好意思,是飞机事故。”
  齐木不想这个搁着给搁这事。他伸出手拍了一下狛枝凪斗的肩膀。狛枝凪斗有些吃惊的看着对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超能力者回答道:“我将你的身体机能回溯到了七年以前。”
  “你可以看看身体上还有什么问题。”
  狛枝凪斗惊讶的摸了摸胸口。
  他的呼吸变得顺畅了起来,精神上那隐隐的压迫感消失掉了。
  “真是神奇。”好像自己从未生过病一样呢。
  “你最好定期去医院里检查。”齐木楠雄说道:“回溯不是完全的消失。能拔除还是早期拔除。”
  “该说的事情我说完了,再见。”
  诶,狛枝上前两步想要抓住对方却捞了个空。
  “啊,走的好快啊。”
  超级高校的幸运摇了摇头,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真空袋。
  他伸出手弹了弹,里面蔷薇色的头发随之晃动。
  “啊,居然瞒过去了,真的是超级幸运呢。”
  以他的才能能够破解出秘密吗?复制克隆人,啊人造的才能怎么能和真正的“希望”相提并论呢?或者说齐木君能够感受到从而再次来到他的世界吗?
  “诶,可全靠你了呢。”
  他感受着健康的身体感叹:“齐木君,真是个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