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作品:《白月光请求出战[电竞]

很菜吗?”
  “不菜。”路鸣舟呲溜坐起来,“你悟性高,一点就透,而且听话,指哪打哪。”
  楚焕枝露出不信任的目光,“别人枪管都塞……唔嗯?!”
  原本想再重复一遍两个人重逢那天路鸣舟喷他的话,结果被路鸣舟强行堵嘴。
  所以这人说自己流氓起家真不是说说而已,什么事儿都能往流氓那个方向前进。
  路鸣舟的亲吻好像一直都这么蛮不讲理,带着患得患失的恐慌,带着三次错过楚焕枝的遗憾,带着填补遗憾的疯狂。
  那短短半年福利院的生活和楚焕枝错过了,高中和楚焕枝错过,四年前在北美又错过。
  曾听过一句话,从前的遗憾是为了以后的圆满,路鸣舟深以为然。
  -
  秋季赛循环赛结束后,梁灿的停赛处罚也正式结束,路鸣舟老骥伏枥,又一次拯救WR,秋季赛的积分排名稳在前三。
  《方舟》的销量也终于到了公司满意的数字,潘颂这段时间开始试着让他开一次巡回演唱会。他们偶尔会牵着狗闲逛到莲姐的咖啡厅,楚焕枝称之为“一代狙神挨揍旧址”。
  那条街随着云江市一中老校区的搬迁变得越来越萧条,莲姐那间咖啡厅的生意也不尽人意,最后贴上旺铺招租,也搬走了。
  本就不宽的街巷堆着落满灰尘的破旧家具,空气里都是肉眼可见的颗粒,灰扑扑的街道在等待城市再次想起,然后翻新、重建。
  但他们偶尔还是会去那一片遛弯,带着狗,人少反而方便遛狗。人少也方便两个人短暂地在阳光下亲密。
  不过有家刺青店一直都在,文身师路鸣舟认得,于是预约了一天,路鸣舟在那把左边后肩当初文的疤上又多文了几道。
  楚焕枝挠下的疤,一头较粗一头较细,像道笔锋。路鸣舟在上边文了几笔,让那道疤成了一根枝桠。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休息两天来更番外!
  六月开下本赛车手qwq期待您一个爱的收藏,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
  感谢在2022-04-17 20:44:50~2022-04-18 12:0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小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太空漫遊 5瓶;soft亲爹O-O、7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5章 番外IF线(1)
  齐洋是云江市求知街人尽皆知的小混头, 这人街头街尾的都认得,在棋牌室旁边的黑网吧做收银,虽然是个混混,但人也圆滑, 会来事。
  他收银的这个黑网吧不看身份证, 给钱就能上。
  那个年代的家长普遍还没有举报意识,有些学生听闻这里不需要身份证, 便壮着胆子逃个第一节晚自习跑出来玩半个钟头。
  但下午两点就来的, 齐洋还是头一回见。
  “开台机子。”少年把二十块纸币放在收银台上。
  齐洋抬眼, 少年身量挺拔, 眉宇不凡, 看上去不像班里那种调皮捣蛋偶尔出来潇洒一下的后排学生。齐洋没问, 收下钱, 打了个条子出来, “喏。”递给他。
  少年接过来什么都没说, 找了台角落的机位坐下。
  齐洋的电脑里开着四个梦幻西游的号搬砖, 无限重复一些固定操作,整个人很疲, 所以他时不时要站起来走一走。
  走到少年的机位后面, 在打CS。
  齐洋看了一会儿,此人枪法相当精准。在这个网吧打CS的人有些素质极差, 带根马克笔来在屏幕中间涂一个准星点,这样就不需要临时拉镜。
  但这少年不需要, 当时还没有“一帧拉枪”、“Repeek”这些名词,齐洋只知道这少年拉镜瞄人的功夫堪称卓绝。
  “小子。”一局打完,齐洋拍拍他,“你不错啊, 叫什么名字?高几?”
  “路鸣舟。”
  “齐洋。”齐洋介绍了一下自己,顺便从兜里掏了根烟丢到他键盘旁边,“交个朋友?我还没见过这么早来上网的学生……等会儿,你是学生吧?”
  看着年纪不大,但气质就不太像了。感觉……沧桑了点?
  路鸣舟嗯了声,点头,看看键盘旁边的烟。没拿,重新把耳机戴上,又排一局。
  “嗳。”齐洋平时也不是上赶子去跟人套近乎的人,但这路鸣舟属实让他有点兴趣,路鸣舟和这条街上混的人不太一样,“你是不是不会抽啊?不应该啊……嗯?这是啥?巧克力?”
  “放那儿。”路鸣舟语气倏地冷了下来。
  齐洋一怔,巧克力丢回去,“靠,干啥啊还急眼了?我就看看我又不要你的,多稀罕呐。”
  讨了个没趣,齐洋骂了两句后手揣着兜回去收银台。
  这边刚坐下,那边涂黑的网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带着一束扇形的光铺在黑网吧脏兮兮的水泥地上。
  齐洋伸头一看,“嚯,又一个。”
  下午六点前跑来上网的学生屈指可数,旁边是云江市一中,重点高中,整天想着逃课上网的学生并不多。
  进来的男生瘦瘦的,穿云江市一中白色的夏季校服。皮肤很白,样貌也水灵。
  所以齐洋的态度也好了很多,“你……来买东西?借厕所?”反正看着不像来上网的。
  “找人。”男生的声音不大,但没有露怯,也没有像有些优等生那样如入虎狼窝。
  “找谁?”齐洋问。
  怎么办,不知道他叫什么……小男生眉心微蹙,想了想。
  “一个男生,个子很高。”
  齐洋见他长得好看,而且不算胆小,声音也好听,其实想来也能知道他想找的人是路鸣舟,但就是想逗逗他。
  于是齐洋胳膊肘子撑在收银台上,笑眯眯地看着他,“多高啊,有我高不?你找他干啥?你同学啊?”
  小男生起初还观察了一下,“比你高一点,我找他……”末了迅速反应过来,他在这逗自己玩,于是话锋一转,“不用了,我自己找。”
  齐洋见状赶紧绕出收银台,“嗳嗳,小同学,我带你找啊,这里头黑,你别走摔了。”
  男生直接退后一步,不卑不亢也毫不畏惧,“不需要,谢谢。”
  倒还挺讲礼貌。
  然而这么一来二去,吸引了一些客人朝这边看,而且有些人闲得慌,见他白净,吹一两道转着弯的口哨。自然,路鸣舟也看了过来。
  一眼看过来,路鸣舟吓一跳,刚好这局打完,摔了耳机就跑过来,“干什么?”少年的嗓子在里面熏得有些哑,而且他不太喝水。
  路鸣舟立刻挡在男生和齐洋中间,面对齐洋,“你干什么。”
  齐洋讪笑,“不是,这你同学吗,我刚要带他去找你来着,给他吓着了,我哪知道这么不经吓啊。”
  路鸣舟回头快速看了眼男生,又收回目光,重新放在齐洋身上的视线有些狠厉。
  不过路鸣舟没说什么,转身握住男生的胳膊把他拉出黑网吧。
  “你怎么跟过来了。”路鸣舟问。
  男生从校服裤子口袋里掏出个东西,伸到他面前,“你的家门钥匙丢了。”
  铜黄色的金属钥匙,是姑姑家的备用钥匙,常年放在他书包的拉链夹层里。以防某天姑姑一家都没带钥匙的话,还可以来学校找路鸣舟。
  “我故意扔的。”路鸣舟说,“我不需要这个东西了。”
  “哦……”
  钥匙还躺在男生的掌心,有些进退维谷的感觉。
  路鸣舟还是抓起来,然后走到网吧门口的垃圾桶旁边,咚的一声丢进去,“以后别进这种地方。”他说。
  “哦……”男生感觉自己被训了,然后接了句,“那你不是也进了吗。”
  “我比你大。”路鸣舟说,“我进去也不会被欺负。”
  “那我也没被欺负呀。”男生撇撇嘴,拽了拽自己校服下摆。
  路鸣舟意识到自己语气冲了点,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眼前自己的情况很复杂,两个小时前这男生还在食堂窗沿上放了块巧克力,两小时后自己就站在黑网吧门口教训他。
  “我是说……”路鸣舟笨口拙舌的,“这里面的人心思坏,以后不要进来,有什么事在学校里跟我说。”
  “但我不知道你在哪个班。”
  路鸣舟说:“高三9班,路鸣舟。”
  “喔……”
  “我知道你叫楚焕枝,高二1班的楚焕枝。”路鸣舟笑笑,“谢谢你给我买吃的,以后别买了,钱自己留着。”
  蝉趴在树上玩命地叫唤,云江市比较靠南,盛夏风里总是黏腻的,让人有一种沐浴露没冲干净的感觉。
  那是少年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不算多么梦幻,也不算太美好。这个时间的求知街除了蝉鸣雀叫也没有其他声音,居民们要么出门上班了要么午休还没醒,学生们的第一节课快上完,街边报亭的大爷蒲扇搭载肚皮上打盹。
  楚焕枝咬了两下嘴唇,“好。”
  “你逃课出来的?”路鸣舟问。
  楚焕枝忽然笑了,“没有,我撒谎说肚子疼。”
  路鸣舟跟着笑了,“你老师信了?”
  这种理由如果是路鸣舟说的,那么他老师大概会说:你不想上课可以说实话,我又不是不放你走。
  “为什么不信?”楚焕枝是真诚的在疑惑。
  诚然,一个从不撒谎的乖乖小孩忽然在上课时说自己肚子疼,其实大部分老师是相信的。
  路鸣舟没跟他解释,走过去,“那你怎么出学校的?”
  “翻出来的。”楚焕枝退了退,不动声色地把左边胳膊向后收了一下。
  路鸣舟察觉到这个微小的动作,伸手拉过来,胳膊肘蹭破了一点皮。他皮肤白,虽然只是蹭破了皮却红了一小片。
  “走吧,我送你回去。”路鸣舟拉着他的胳膊走向自己平时翻墙的地方,就是报亭的旁边。
  路过报亭的时候,路鸣舟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钱搁在柜台,然后拿了瓶1块钱的矿泉水。拧开,拉过楚焕枝的胳膊,浇在他蹭破的地方。
  夏天凉凉的矿泉水淋下来很舒服,降温,而且镇痛。
  “谢谢。”
  路鸣舟嗯了声,没有拧回去,而是自己灌了一口,然后指指上面的围墙,“下次从这儿……呸,别再翻了,你这技术下回头朝地直接就给摔傻了。”
  “下次就熟练了。”楚焕枝故意这么说。
  “啧。”路鸣舟蹙眉,一副上来要揍他的气势,“还下次,还熟练,翻墙逃课给你能的。”
  楚焕枝丝毫没有面对刚才网吧里齐洋那样的鄙弃,反而故意扬起嘴角笑起来,顶嘴,“明明是给你能的。”
  给路鸣舟说没脾气了,人家说的是实话。
  路鸣舟叹气,“我上网不是去玩……算了,你赶紧回去。”路鸣舟走到墙根,“过来。”
  论翻墙头,路鸣舟是把好手,这边围墙平时没什么老师来闲逛,而且围墙另一边有堆起来的废旧课桌椅,可以当个垫脚的。
  楚焕枝很听话地跟过来,只见路鸣舟蹲下,拍拍自己肩头,“踩上来。”
  “啊?”楚焕枝一愣,“不太好吧?”
  “赶紧的,我还得回去,网吧计时收费的。”路鸣舟催促他。
  楚焕枝还是觉得踩人肩膀太过分了,直摇头,“不了不了,我还是自己爬吧。”
  “楚焕枝,我数三个数。”路鸣舟瞪着他,“给我过来。”
  “我从校门走吧!”楚焕枝抬脚就往大门跑。
  然而没跑出几步就被路鸣舟掐住领子,“你傻呀,你从正门走你怎么说?”
  “我就说我迟到了!”
  “不嫌费事呢你?!”路鸣舟没耐心了,直接把人拦腰扛起来走到墙根,“扶好。”
  路鸣舟力气极大,高中生浑身是劲儿,轻轻松松把人往上一抬,迫使他踩在自己肩头,这样楚焕枝可以直接趴在墙头,路鸣舟知道另一边是一堆桌椅。
  他抬头,楚焕枝已经骑在墙头了,于是笑笑,说:“跳下去之后扔块石头出来,让我知道你安稳落地了。”
  楚焕枝点点头,转身跳了下去。
  然后立刻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碎石头,卯着劲儿丢过墙头。
  再然后……
  “嗷!”路鸣舟捂着头,“真准呐你!”
  楚焕枝噗嗤笑了声,赶紧往教学楼跑。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