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白茫茫,光洁的街道,高耸入云的陌生建筑,天空中没有太阳,地面上也不见任何树木花草,只有穿着各类奇异装束的人匆忙来去,形色各异。
  怀中的雪貂消失不见,他的面前出现一道光屏,一只半透明的白色雪貂正抱着一杯可乐吸吸溜溜了一大口,打了个嗝才心满意足地开口道:“欢迎来到主神空间——”
  似有所觉地转身,东方不败轻眨了一下眼睛,抬眸望向楼梯处,视线撞进了走下楼梯的那人眼底。
  男人穿着修身的黑色大衣,长裤短靴,腰后别着黑金长刀,就这么站在楼梯边缘,正抬手懒洋洋地往下拽着黑色的皮质手套。
  他的唇角带着一如往日的戏谑笑意,抬步朝着站在窗边一袭红色古装的美人走去。
  伴随着鞋跟磕碰地面的脚步声,皮质的手套被扔在地上,顾客慈走到东方不败的身前,抬手将东方不败揽在怀中,倾身一吻,耳鬓厮磨间声音犹自带着笑意:“欢迎来到我的主场,我的……教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