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作品:《大佬都当我是男狐狸精

吗?竟然能这么顺利的化形,太神奇了!”
  他这话说得于风有些奇怪,就好像他也不知道那珠子有这本事似的。
  “坏福礼……”狗孩甩开他的手,躲到了于风身后。
  “虽然化了个人形,但是还不会说话……”于风被狗孩拉扯着,先前那股紧绷气氛也消失殆尽,苦笑问碧守,“你们当初是怎么学的人话?需要多久?”
  “很快的,我还没有人形的时候就通人言啦。”碧守颇为自得,他向于风解释,“我们学习人言的方式和你们学外语的方法不一样,学起来其实很快的。要不你让他跟我回去住几天,我把他教会了再带回来?”
  这个提议可谓慷慨又便利,可于风忽然觉得心里好像突然被一个小小的钩子勾住了。
  不过几天而已,他竟不愿狗孩跟别人走。
  “不了吧。”他笑着说,“慢慢学也没什么,也没指望他做事。”
  送走了碧守和那凶兽,狗孩的情绪明显低落了许多。电视也不看了,靠在于风怀里,蔫头蔫脑的,像生病了似的。
  “哪里不舒服?”于风手不方便,便低下头,用额头去探他的温度,“要吃零食吗?”
  狗孩用力地捶了捶自己的胸口:“疼……”
  狗狗也有了自己的心病,于风觉得又好笑又心疼,低声问他:“怎么了呢?”
  “比收(碧守)……”狗孩撇下嘴角,要哭不哭的,“风……”
  “狗,没有……”
  他很费劲地想要解释使自己伤心的事,却怎么都说不清楚,最后叫着于风的名字大哭起来。
  “我,狗,没有!没有!”
  于风却像是听懂了,渐渐沉默下来,调整了姿势,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半天都没有说话。
  “我一直没有给你取名,是因为我总觉得人世无常,你我也只是短暂的相遇,或许很快就会分离。”
  他吹了吹狗孩脸上的泪水,笑了,“其实也就是害怕,不给你名字,以后要是你跟别人跑了,我也可以当做你没来过。”
  “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他的手不方便,只能将下巴搁在了抽噎着哭泣的狗孩肩上,像是一个拥抱。
  像是在回应他的问题,狗孩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他。
  没过多久,于小吉顺利地在于风家落了户,让于风原本单薄的户口本,多了那么一页。
  是夜,小吉又一次抱着自己的枕头爬上了于风的大床,很是不客气地钻进被窝从背后抱住了他。
  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就想要这么做了,当那难吃的珠子在他的肚子里翻滚绞痛的时候,他也只有一个念头,他好想变成一个真正的人,陪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好好地抱抱他。
  “热死了。”于风不领情地挪了挪身子,避开了身后那个体温很高的拥抱。
  小吉愣了愣,追了上去再度紧紧抱住了他。
  他才不管呢!就是要抱!
  番外 兽耳危机
  碧守正在遭遇一个严重的危机。
  “怎么会这样……”他对着镜子愁眉苦脸,“这样不就出不了门了吗……”
  “那就别出门了。”
  身后有人伸臂将他环进臂弯,不怀好意地低头去咬他头顶那两个怎么都收不回去的毛耳朵。
  “伤才刚好,上什么班。”凶兽附在那双颤巍巍的狐狸耳朵旁轻声呵气,“今天我也不出门了,我们就……”
  碧守被耳边的奇妙温度闹得几乎要站不稳,却还是一把推开了那个一大早就不正经的男人,非常义正言辞:“我的病假都休光了,再不上班就要扣钱了!”
  叶朝给出的工作福利已经比一般的公司要优厚许多,也不嫌弃他没有学历和工作经验,可他还总是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胡乱休假,这样怎么能做一个负责任的老公!
  “要不,戴个帽子?”被推开的男人放弃了旖旎心思,悠闲地靠在门框上提出建议。
  “不行啊,医院要换工作服的。”碧守对着镜子,用力将自己的毛耳朵按进头发里,低头也不知道在抽屉里找着什么,“不知道能不能用发夹把它们别起来……”
  翻来翻去,还真让他在抽屉里找到了几个制式很朴素的发夹,是他之前长发的时候用过的。
  尹斌靠在门框上,眼见着他用那个金属的弹簧发夹用力将那双可爱的小耳朵和头发夹在了一起,光是看着就觉得疼。
  一个发夹还夹不住,碧守咬着嘴唇,又伸手拿了一个。
  “不要闹。”尹斌抓住那个自虐的小爪子,顺便拿掉了已经夹上去的那夹子,很是心疼地揉了揉那被夹得已经有些发烫的耳朵,“你不想要这对耳朵我还想要。”
  “可是我要去上班……”碧守抬头看着他,一双狐狸耳朵耷拉下来,委屈得眼角都红了起来,“它们怎么办啊……”
  “就先请一天假……”这小脑袋的手感很好,尹斌轻揉着都不舍得松手,“我们问问别人有没有办法,等问题解决了再去上班。”
  “要扣钱……”碧守也知道耳朵不收起来没法上班,心里却还是放不下那点工资。
  就尹斌现在的收入,养他们外加一只猫可以说是毫无压力,可这小狐狸精就是很执着地要赚钱养家,这份热心让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扣就扣点,下次别给我买衣服了。”尹斌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我的衣服已经够多了。”
  “不行,上次看到那件你穿肯定特好看……”
  ……还挺倔。
  他们首先咨询了沙发上那只睡得翻出了白肚皮的猫。
  “啊?”陈非非迷迷糊糊的,问题都没听清,“兽耳play?我以前也经常干……”
  下一秒他就被那突然靠近的凶兽的脸吓得炸了毛:“什么?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你们问的什么来着?”
  怎么变兽耳陈非非可谓是行家,猫耳兔耳甚至是时下流行的小恶魔的犄角,他都能给变出来。
  可是怎么变回去,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更像是……本能?就跟张开手掌和握拳一样,我怎么跟你们解释呢,就是直接做就好了啊。”
  陈非非已经变成了人形,炫耀似的反复变换着脑袋上耳朵的样子,“你看,就像呼吸一样简单。”
  “呃……”虽说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但这猫还是没用得让人震惊。
  “你之前不是说过还有什么乌鸦喜鹊之类的前辈来着?”尹斌低头问碧守,“打电话问问他们?”
  “可以是可以……可是他们本来就没有耳朵啊?”碧守翻着手机,“咱们还是去问问师父吧!”
  尹斌毫不客气地推开猫,将碧守圈在怀里坐在了沙发上:“先问问他们试试。”
  “哦好。”虽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师父,碧守还是听话地拨通了姜梓的电话。
  “这个啊……”姜梓那边吵吵得很,他回避到了安静一点的地方,声音带着笑意,“这我还真有点了解。”
  “真的?!”
  “听你们那的长老说你已经跟人结婚了?”姜梓忽然换了话题,“对方还是个凶兽血脉?”
  “嗯,对的。不好意思没有邀请你……”碧守还以为他在责怪自己,赶紧解释,“下次一定……”
  “下次?”尹斌咬了一口这只不会说话的狐狸。
  “不是这个意思……”姜梓笑了,“我的意思是,可能是那凶兽的精气太过霸道,激发了你作为兽类的那部分本性,所以耳朵才会收不回去。”
  “所以说如果你们可以稍微收敛一点做……”
  姜梓的话还没说完,凶兽本人已经挂断了电话。
  在姜梓指出问题所在之前,尹斌其实早就大概猜到了这对小耳朵可能与自己有点关系。
  碧守不知道的是,最近二人在亲密之时,他的这副狐狸耳朵经常会自己跑出来,尹斌觉得可爱,一直没有提醒过他。现在收不回去了,总觉得是有一点他的责任在的。
  之所以没让他直接去找弘元,也是怕被长辈看破这一点。
  “稍微收敛一点什么?”碧守还没反应过来,看着尹斌撅起了嘴巴,“你怎么挂我电话呀?”
  尹斌不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没收了他的手机。
  实在没有办法,碧守只能穿上连帽衫,用帽子把耳朵盖得严严实实的,去了师父和叶朝的家求助。
  当然,开车的是尹斌。
  这日叶朝正好是下午的班,他们到的时候叶朝还没出门。
  他见碧守面色沉重,还以为是旧伤又犯了,连忙拉着孩子检查盘问,结果问了才知道是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
  叶朝也好,弘元也好,一见这兽耳,再看一眼那紧跟着碧守的凶兽,心中都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玩得挺尽兴啊。”他冲尹斌冷笑道,风凉劲十足。
  “嗯。”尹斌竟然还给他点头,分毫不让地回击道,“可能是比您二位要活跃些。”
  这下可算是狠狠踩了叶朝的痛脚。
  弘元以灵石塑身已经完成,可也许石头终究是没有血性的,重新塑身后的他比以往要更加清心寡欲,本就是木头性格,现在又多了石头身子,虽然功能反而提升了,可是人家不积极了啊!
  这简直是把还以为能过上荒淫的二人生活的叶朝气坏了。
  “没治了。”叶朝瞪着那凶兽咬牙对碧守说道,“就是他传染给你的,除非你们分手,否则没治。”
  “呃……”尹斌被这位长辈小心眼的程度惊呆了。
  “怎么会……”碧守一点都没怀疑叶朝会骗自己,当下眼睛就红了,“我不要分手……我们好好的呢。”
  他抓紧尹斌的胳膊,一个劲地摇头:“那就不治了,就留着它们吧,我们回家,不治了。”
  尹斌搂着自家的小狐狸精,亲吻他潮湿的脸颊,心疼他一片真心太容易被骗。
  也无奈碧守都这么伤心了,叶朝那边还梗着脖子不解释呢。
  “池老板。”他只得向弘元求助。
  “不必分手。”弘元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
  不等尹斌宽心,他又冷冷说道:“只需要分房睡七天,待碧守能自行控制了就好。”
  “嗯?”碧守擦了擦眼泪,露出了惊喜神色,“真的?!那简单啊!”
  简单吗?
  尹斌的脸色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为了「保护碧守不受到袭击」,叶朝好意提供了碧守额外的一周假期,并安排他留宿客房一周,顺便用这个时间跟师父学习对兽耳的控制,以免之后再发生类似情况。
  尹斌当场提出了异议,被他们以多数票驳回。
  碧守的耳朵在第三天就可以自动收回了,但叶朝还是热情留他呆满了一周,一周后来接人的尹斌的脸都是黑的。
  或许是害怕自家老婆再被关一周禁闭让尹斌有所收敛,又或许是碧守已经掌握了更强的控制技能,之后的再没有发生过耳朵收不回去的糟糕情况——偶尔会被尹斌要求变出来玩就是了。
  后来这事也不知是被谁传了出去,很久之后碧守忽然收到了来自于风的信息。
  信息上问:“听说你们人形还能单纯化出兽耳来玩?”
  还不等碧守回复,又有一条信息发了过来:“小吉怎么没有,你有空教教他?”
  尹斌懒懒地瞄着前情敌的信息,接过手机替碧守回复道:“小吉才多大,你想干什么?变态。”
  “你能不能把手机还给碧守?我根本就没有……”
  于风洋洋洒洒发来了一大段问候他的亲切用语,尹斌根本都懒得看下去,丢了手机抱住自己的小狐狸精就滚到了床上。
  天气真好。
  适合生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