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穿成痴傻战神的恶毒男妻

我会好好对它的。”
  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至少顾爻有心,他就很开心了。
  就是这定魂符有些重,估计得适应一段日子。
  “对了,”许长安给顾爻和自己各舀了一碗粥,“正好烽烟和狼火也在,有些话咱们就边吃边聊吧。”
  烽烟和狼火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许长安不紧不慢地道:“我知道,你们俩是阿爻最亲信的人,阿爻一旦恢复,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你们。”
  顾爻吃粥的动作微顿。
  许长安……已经知道他在装傻了?
  “所以我也没什么好瞒你们的。”没人敢接话,许长安只好自己接了自己的话茬,“可惜阿爻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盯着虎符的人又那么多,这次魏国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忽悠过去,我们得先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行。”
  原来还不知道他已经恢复了。
  顾爻松了口气,“什么是最坏的打算?”
  “其实我也不知道。”许长安无奈地笑了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你必须得尽快完全恢复神智才行。”
  顾爻装作似懂非懂地点头。
  “烽烟,”许长安转向其他人,“待会我去庖房拿一袋药来,有劳你送给国师大人,让他看看配方或者药材有没有问题,如果有,能不能配出比现在更好的药来。”
  无涯身为国师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他魂魄离体的那段时间错过了无涯的空闲期,只能先从药材上面想办法了。
  烽烟应道:“是。”
  “还有狼火,”许长安搅了搅冒着热气的粥,“有劳你查一下,许关迎上次带来的那群黑衣人。”
  狼火不解:“是有什么不对劲吗?”
  “他们应该不是许关迎的人,而是隶属于神秘人的手下。”许长安话音稍顿,“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跟顾家灭门有关系。”
  顾爻一愣。
  许长安继续道:“神秘人行事谨慎,我不求你能找出蛛丝马迹,只想让你确认一下,他们的胸口,是不是都纹有蛟龙图腾。”
  瓷碗“哗啦啦”落在地上碎得粉碎,顾爻倏地起身,惊诧万分地看着许长安。
  许长安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说过,我是借尸还魂,为你而来的。”许长安坦然与顾爻对视,“所以在你彻底恢复之前,我会做你的刀,尽我所能把那群人抓出来,替你报仇。就算不能抓出来,我也要让他们知道,比起你,你身边还有个人更值得他们忌惮。”
  烽烟此去,无论能不能查出东西,对方都会明白许长安确实是借尸还魂,且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要想动顾爻,就得在除掉顾爻之前,先除掉他。
  顾爻却慌了,“不行,不能把你也牵扯进来……”
  “你可是我夫君啊,这怎么能算是牵扯呢?”许长安笑了,“何况喜婆也说过,既然喝了合卺酒,你我夫妻二人便如一人,应当同甘共苦,永不分离,不是吗?”
  顾爻定定地看着许长安。
  “放心,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许长安抱了抱顾爻,微微垂眸,“只是我之前,不想要害人而已。”
  既然一味忍让没有用,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顾爻,他都必须要主动出击了。
  顾爻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竟是当真如蓝玉吉所说,要让许长安护着他,保他安然无恙吗?
  可惜眼下,他确实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许长安不想他们把这件事看得那么沉重,轻咳一声,“烽烟、狼火,我方才说的话,你们都记住了吗?”
  烽烟和狼火跪地道:“属下谨遵夫人命令。”
  该做的都做了,许长安才稍稍放心了些。
  他吃完自己的那一碗,见顾爻他们还在吃,便起身往外走。
  顾爻连忙拉住他,“你要去哪?”
  许长安被他忽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我去拿药,怎么了?”
  顾爻尴尬地收回手,“……哦。”
  许长安又给他添了一碗,“我马上就回来,你们慢慢吃。”
  顾爻忍不住,按下许长安的后脑勺亲了下他的额头。。
  许长安脸皮薄,“还有人在呢,你干什么啊……”
  顾爻坦坦荡荡,“快些回来。”
  许长安捂脸,“……好。”
  烽烟和狼火憋着笑意。
  现在的顾将是半点都离不开夫人了啊。
  许长安走后,顾爻的脸色却冷了下来,他们也不敢再嬉闹。
  顾爻道:“若是黑衣人真有蛟龙纹身,立刻彻查许关迎,就算将他腿脚打断关起来,也绝不能再失去这条线索。”
  二人应道:“属下遵命。”
  许长安去庖房拿药,走了好长一截,脸上的热度才消下来。
  他轻轻抚着羞得发红的额头,好像还能感受到顾爻嘴唇的触感。
  他一个母胎单身,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撩,要不是看过原著,都快以为顾爻是个身经百战的情圣了,不然为什么总能轻易挑动他的心弦?
  “夫人?夫人?”
  冯管家伸手在他面前晃了半天,才吸引他的注意力,“您在这干什么呢?”
  许长安“啊?”了一声,“我……我去庖房拿药。”
  冯管家指了指长廊,“可这是您回房的方向。”
  许长安回过神来,更觉得丢脸,他都把药揣进袖子里了,还拿什么药?
  正要说已经拿到了,冯管家便问他:“您要拿的可是顾将的药?今日的份不是喝过了吗?”
  许长安差点想把愚蠢的自己给拍死,还好没说出口,不然他每天把药藏起来,给顾爻煮粥的事情就要败露了。
  他讪笑道:“啊,对。这不是想起来吃过了,正要去找您拿药,您就出现了嘛。”
  冯管家想起许关迎上次说的话,“夫人是要给顾将加量吗?”
  “不是。”许长安跟着冯管家走,“顾将手里的虎符遭人觊觎,我想请国师大人看看现在的药行不行,不行就重新配一副——呃!”
  冯管家脚步骤停,他一不留神就撞了上去,抬手揉了揉鼻尖,“怎么了?”
  冯管家摊开手心,有一丝无措,“拐杖坏了……”
  许长安送给他的拐杖,雕刻在拐杖顶端的包子裂开了。
  “没关系。”许长安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可能是天气太干燥了,不是还有好几根吗?换一根用吧。”
  “哎。”冯管家应了一声,像是想起什么,敲了下脑袋,“瞧老奴这记性,顾将的药都是当日开的,您若是要拿去给国师大人,且等老奴去药店取一副吧。”
  许长安道:“您就别跑这一趟了,我让常顺去取吧。”
  “不打紧。”冯管家坚持,“事关顾将康复,老奴还是亲自跑一趟放心些,”
  许长安也就不再多劝。
  待冯管家取来药包,许长安便找了个机会单独叫来烽烟,将配方一起交给他。
  烽烟见他手边还有一袋药包,“这一袋不拿吗?”
  许长安想了想,“一起吧,就放那别拿回来了。”
  他藏了那么多包药材,自己都愁找不到地方扔,能丢一包是一包吧。
  “是。”烽烟便拿着药包消失了。
  许长安看着天边的太阳,只能盼望无涯可以帮上忙了。
  烽烟和狼火的速度很快,当天夜里,几乎是同时回来复命的。
  先开口的是烽烟,他说:“国师大人看了配方,没有问题。又检查了两个药包,除了其中一个药包缺了一味药材之外,并没有其他异样。不需要重新配药。”
  “缺了一味药材?”许长安皱眉,“什么药材?”
  “国师大人没说。”烽烟很是愧疚,“只说那味药材是颗粒状,约莫是属下送去时,不慎将药包弄破,在路上全漏光了。”
  还好多拿了一包,不然的话,配方与药材不一致,每日负责取药的冯管家就成了恩将仇报的小人了。
  “没事,药可以用就行。”许长安放了心,正要问狼火核实的结果如何,就见狼火跪了下来,忍不住皱眉,“你这是何意?难道黑衣人身上的不是蛟龙纹身吗?”
  他当时确实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纹身,只是位置刚好在胸口而已。
  “不是的。”狼火却道,“属下无能,前去永安村时,黑衣人的尸首……已经全部被人带走了。”
  顾爻沉了脸色。
  对方的速度,果然还是一样的快。
  “除此之外,在夫人死里逃生后,许关迎也不见了。”狼火说,“属下已经派人去寻,只是,至今都没有个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  绝不承认那是虎符——来自挣扎着想要留点悬念的作者
  感谢在2021-09-21  08:00:12~2021-09-22  11:09: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鬼、应笑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道官伪渣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6章 温柔待我夫君
  许关迎惜命,谋杀许长安未遂,自然要提防着顾爻的报复了。
  但他再怎么逃,还是会有露出马脚的一天。
  许长安也不着急,避轻就重,换了个法子确认,“阿爻,你还记得蛟龙纹身吗?”
  顾爻怎么可能会忘记,“记得。”
  “那蛟龙纹身是不是在这个位置?”许长安拉开衣领,露出一片雪白肌肤,凭着记忆描摹大概形状,“龙头朝上,纹得很细致,顶端差不多快到锁骨了。”
  在他拉开衣领的瞬间,烽烟和狼火立刻就低下了头。
  “是。”顾爻一把合上他的衣裳,也想知道许长安到底知道多少,“蛟龙纹身与松柏树纹身,是一伙人吗?”
  “我不知道。”可惜许长安了解的线索也有限,“我只知道,他们曾经一起出现过。”
  不用问,顾爻也知道,是在他家灭门的那一天。
  “没想到那天竟然真是蛟龙纹身的人。”许长安叹了口气,“这么看来,常青帮估计已经差不多死绝了吧。”
  狼火一愣,猛然抬头看向许长安。
  明明没说话,许长安还是看出了他眼中的震惊,乐了,“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
  狼火哪里敢那么想,“不,是属下傻。”
  许长安:???
  顾爻也没想到许长安竟然知道这件事,“你派人去查过?”
  “阿爻想知道吗?”许长安笑吟吟的,伸手去摸他的脸,“那你得先告诉我一件事。”
  顾爻偏头亲吻他手掌,“什么事?”
  许长安强制他看着自己,“我想知道,你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他发现最近顾爻开口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也越来越能跟上他的节奏了,除了缺少谋略,几乎跟一个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顾爻微顿,“……记得你是我夫人。”
  “谁问你这个了!”许长安红脸,“其他的呢?”
  顾爻斟酌了一下,“记得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事。”
  许长安觉得有希望,“比如?”
  顾爻说:“比如有人要害我。”
  “谁?”
  “不知道。”
  许长安:“……”
  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许长安无奈扶额,看来还是得靠自己,“其实要想得到常青帮灭绝的结果,并不难。因为按照我所知道的线索,常青帮属于王承苏管辖,而王承苏又是许关迎的下属,许关迎不可能不知道常青帮的存在。所以王承苏死后,以许关迎的性子,无论常青帮之前是不是他的,之后肯定都会变成他的。”
  顾爻还是没明白这跟许长安知道常青死绝了有什么关系,“那又如何?”
  “但是许关迎想让我魂飞魄散的时候,身边带的却是神秘人的人,一个常青帮的人都没有。”许长安很肯定系统给的统计,如果是常青帮的人,他不可能一个都干不掉,“当时许关迎和黑衣人的态度,明显早已互看不惯。既然不是主动选择的对方,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除了常青帮的人死绝了,许关迎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只能用神秘人的人之外,没有第二个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身边连个能带出来的自己人都没有了。”
  “至于常青帮的人为什么会死绝了……”许长安单手托腮,想了想,“王承苏是被谋杀的,常青帮十有八九也在同一天死绝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们查到了王承苏身上,但是想要害阿爻的人很警惕,迅速就把所有线索都抹干净了。”
  烽烟和狼火默不作声,对许长安的推断心服口服。
  不愧是顾将的人,动起真格来,连他们都自愧不如。
  许长安完全不避讳,“你们现在应该已经盯上许关迎了,对吧?”
  狼火受了顾爻的意,坦诚应道:“是的。”
  “许关迎确实应该盯着,但比起这个,我更好奇另一件事情。”许长安看向顾爻,“明知道顾家与许家是死对头,为什么圣上还要将我嫁给你?这不是摆明了要给你罪受吗?”
  且不说原身不是个软柿子,就算原身真的是个软柿子,还有丞相府那一大家子作怪精,会凭着探亲的借口来找顾爻的麻烦。
  顾爻的脸色不是很好,“是许关迎以死相逼求来的。”
  圣上下旨指婚之前,曾经来过将军府,跟他说了此事。可惜那时候他神志不清,根本不懂圣上的意思。
  就算是懂,他家被灭满门,戴孝还不满三年,圣上就让他娶妻,即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