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穿成痴傻战神的恶毒男妻

,“安安……安安……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许长安抚上他的后背,“阿爻。”
  顾爻将他抱得更紧了,小心又脆弱,几近哽咽,“我原以为,你说会消失,是骗我的……”
  他第一次意识到,许长安如果要离开他,有多么容易。
  许长安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验证自己的话,“对不起,吓到你了。”
  “是我对不起你。”顾爻已经不是第一次险些失去他了,“我想通了,安安,只要你能好好活着,就算是不喜欢我也好,在哪都好,我不强求你了,我真的不强求了……”
  顾爻的身体颤抖得厉害,许长安想到他这几天该有多么害怕,心也揪得厉害,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吻了吻他的额头,“没事了,阿爻别怕,我没事了……”
  顾爻抬头,暗沉无波的眼里盈了泪意,试探性地,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下他的唇。
  许长安没躲。
  顾爻得了鼓舞,猛然低头,吻了个天昏地暗。
  许长安像要被吃掉了,也竭尽全力配合着顾爻,直到呼吸不畅,顾爻才不舍地松开他,又亲了亲他的脸,像要让他沾满自己的味道,越多越好。
  许长安也很配合,乖乖让他亲。
  眼看顾爻亲了许久也不够,无涯实在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试图让他记起这一屋子人的存在,未免太没眼看了。
  顾爻没记起,倒是把许长安的注意力吸引了,扭头一看,所有人都擦着眼泪满含笑意,羞得他瞬间避开顾爻缩进了被子里,只想让时间重新倒流一次,救救他这张老脸吧。
  “咳咳……”无涯怕许长安尴尬,也避开不谈此事,“小千金虽然回来了,还得再检查一番,你们都出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0  00:00:09~2021-09-21  0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子衿、啧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4章 往后我陪着你
  一屋子的人想要留着,但又不敢耽误检查,都陆续地走了。
  无涯对顾爻说:“小念之,你也要出去。”
  顾爻不动,把他当成个空气。
  无涯放弃劝说,看向许长安,“小千金。”
  许长安会意,“阿爻,你先出去吧。”
  这句话的效力很好,如果没有经历过这次惊险的话。
  所以顾爻仍旧岿然不动。
  从今往后,谁都别想再分开他们俩了,就算是许长安也不行。
  许长安也心疼小傻子,“师父,要不……就这样检查吧?”
  反正已经没了外人,无涯干脆不装了,“检什么查,我就想骂他几句!你是不知道,这臭小子为了救你都干了些什么!”
  这句话系统也说过,如今无涯又提起来,许长安的心也提了起来,“阿爻……他怎么了?”
  顾爻抢先道:“师父该回了。”
  “哟,这个时候知道要赶我走了?”无涯气得叉腰,“前几日我要走的时候,是谁不惜拔刀也要拦着我,大有一副我敢跨出这个门槛,就要将我就地抹杀的架势?!”
  他出口时如此轻松,当时顾爻阴沉着脸的模样,却是当真只给了他一个活命的选项。
  救活许长安,否则,就给许长安陪葬。
  即使顾爻是无涯培养出来的,但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道理,用在顾爻身上也是再合适不过了。如今久经沙场的顾爻如果再来与无涯相比试,无涯已经没有信心可以再让他叫一声师父了。
  顾爻翻脸不认人,“师父该回了。”
  “就不回。”无涯偏偏耍起了小性子,一屁股坐在许长安身旁,啧啧细数顾爻做过的那些事,“小千金,你还记得老狐狸带去的那些黑衣人吗?全都是难得一见的武功高手啊,居然都被你夫君全都杀光了,你说厉害不厉害?”
  许长安记得,系统还说过,就算是挑出其中一个人来,他也是打不过的。
  顾爻的武功竟是如此高深莫测?
  “可惜老狐狸自知打不过你夫君,在黑衣人的保护下从暗道跑了。”无涯摇了摇头,很是惋惜,“若不是你夫君急着救你,老狐狸定然也逃不过一死。”
  许关迎没有留下任何证据,黑衣人又被顾爻赶尽杀绝,死无对证,他们现在根本奈何不了许关迎。
  然而机会仅此一次,顾爻绝不会让许关迎有第二次逃走的机会了。
  更何况,许关迎还可能与常青帮有关系,再加上这一次,那就是仇上加仇,不共戴天。
  “还有啊还有,”无涯笑眼盈盈的,“你当时魂魄离体了,肯定不知道,你夫君抱着满身是血的你闯进我的国师府时,是如何让我帮忙的。”
  这一次,顾爻的声音里带上了浓浓的警告,“你该回了。”
  “瞧瞧,你夫君是多么忘恩负义的一个人啊?你才刚苏醒,他就急不可耐地要赶我走了,连师父都不叫了,嘤嘤……”无涯掩面假哭,“小千金,我真是好生难过啊。”
  许长安夹在两人中间,也不好偏袒谁,“师父,阿爻是不是答应你什么了?”
  无涯道:“那倒是没有。”
  说完又觉得自己吃亏了。对啊,他当时就应该趁机要些什么的,怎么就没想到呢?
  许长安松了口气,无涯却忽然凑近他耳边,低声且迅速地道:“他只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哭着跪下来,求我救你一命罢了。”
  没有趁机打劫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顾爻当时浑身煞气的凄然模样,让他腾不出多余的心思,也不敢出言调笑一句吧。
  许长安愣愣地定在了原地。
  顾爻怒而动手,“你——!”
  “我走啦!”无涯迅速闪开,推门逃走,“下次再见吧,小念之的心尖肉!”
  还不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许长安抬头看着顾爻,“师父说的……”
  “是假的!”顾爻立刻回答,“他骗你的!”
  许长安捏紧了床单,“……真的吗?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呢?”
  顾爻张了张嘴,又咬牙闭上了,低着头没有回答。
  是他失策了,早在许长安睁眼的瞬间,他就应该把无涯给撵走的。
  许长安的喉结滚动,“阿爻,你可是大齐的将军啊,怎么能……”
  怎么能……就为了救我一命,破了防,低下你那宁死不屈的头颅,弯下你那铁骨铮铮的膝盖?
  “我是大齐的将军,”顾爻捏紧了双手,“可我,也是你的夫君啊。”
  他的话字字清晰,到后面却没了底气,弱到声如蚊蝇。
  因为许长安不认。
  从头到尾,许长安都不认他这个夫君。
  换了往常,许长安该是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他未来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可是如今,或许是因为临死前他一心念着的都是顾爻,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将顾爻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也或许是因为他经历了几次濒死,每次醒来守在身边的人都是顾爻,总之,他的心就是再狠,此刻也狠不下去了。
  “阿爻,”许长安摊开手,眼眶都红了,“你过来。”
  顾爻不明所以,仍是乖顺地坐上去,靠进了他的怀里。
  “我不走了。”许长安抱着他,在他震惊地瞪大双眼时,又重复了一遍,“往后,我都陪着你。”
  人民会有更厉害的子弟兵去守护的,顾爻,就由他来守护吧。
  顾爻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紧紧抓着许长安的手,“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走了。”许长安也握紧了他的手,“我会陪着你,一直都陪着你。”
  顾爻还是傻乎乎地看着他,那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心疼。
  “你没听错,我不走了,阿爻。”许长安蹭了蹭他的额头,哽咽着轻声道,“我以后都不走了。”
  顾爻怕自己会错意,“你是为了……报答我?可是安安,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束缚你,我……”
  “不是。”许长安笑得无奈,干脆捧着顾爻的脸狠狠亲了下他的唇,“我若是真的不喜欢你,会让你亲那么多次吗?”
  这是许长安第一次,自己主动吻顾爻。
  顾爻又是惊诧,又是欢喜,连重点都抓错了,“……你亲我了?”
  许长安哭笑不得,“嗯”了一声,“不喜欢?”
  “喜欢!”顾爻迅速回应,拇指轻轻摩挲许长安的唇,“那……我可以吻你吗?”
  许长安低头凑上去,用行动给了他回答。
  俩人险些失了控,如果许长安没有忽然笑起来的话。
  顾爻都快憋坏了,“安安,你笑什么?”
  许长安摸摸顾爻的手臂,“阿爻,你究竟是几天没洗澡了?都能搓泥了啊,哈哈哈哈……”
  顾爻身形一僵,抬手嗅了嗅,自己果然泛着一股子酸臭味。
  他这几日只顾得上让许长安的身体干干净净的,自己倒是半点都不曾留心捯饬过,邋遢得就像个路边的乞儿,哪里还有半点身为王侯将相的风范。
  先前许长安能让他亲那么久,也真是委屈了。
  顾爻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下了榻就往浴房走,“我、我先去冲个澡。”
  许长安拉住他,“我跟你一起吧。”
  两人在浴室里险些擦枪走火,还是被许长安主动叫停的。
  顾爻压着他不让他逃,“为什么不让我继续?”
  “我才刚回魂啊,你就等不及了?”许长安止不住乐,将汗湿的发撩到耳后,“而且我不能欺负小傻子,要等你完全恢复神智了才行,所以你也要好好努力啊。”
  顾爻想说不欺负,许长安仍旧坚持,眉眼弯弯,“知道你难忍,我帮你就是了。”
  然后蹲身没入了水池中。
  顾爻都不知道是谁在欺负谁了。
  接连多日没有休息,顾爻心神俱疲,跟许长安闹了几次,收拾干净便回房睡了。
  许长安窝在顾爻怀里,两人同床共枕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顾爻均匀的呼吸声。
  该是累极了吧。
  他抬头,亲了顾爻一下,也沉沉睡去了。
  既然已经决定要留在顾爻身边了,许长安自然也要跟系统说一声。
  他原以为系统会趁机调侃他几句真香,系统却比他想象的要温柔得多。
  系统:你要想清楚了,顾爻开始恢复神智,也就意味着现在是最危险的时期,你真的要陪着他一起冒险吗?
  许长安正在熬粥,尝了口味道,还差点儿火候: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有我在的话,虽然不能保证起到多大效果,但至少能帮阿爻挡开部分危险。
  系统明白他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多说:等你完成任务,还是能够回到现代的。
  许长安倒是很意外:那不得是百年之后了?我的尸体能保存那么久吗?
  才刚确认关系,就连白头偕老都想好了。
  系统机械的声音忍不住笑:不用担心,就算是百年之后的你回去,还是在猝死当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许长安大喜:那我还会有现在的记忆吗?
  系统:不会了。
  许长安怅然若失:……哦,是吗?
  也对,如果有的话,他在现代,恐怕会忍不住去追寻顾爻的影子吧。
  顾爻在房间里等待许长安熬粥,倒也没有闲着。
  他将烽烟和狼火叫出来,宣告了许长安的主权,“往后除了我,安安也是你们的主子了。”
  从前他就想这么做了,只是怕许长安不愿意,如今许长安愿意为他留下,他自然是要让底下的人都清楚明白。
  烽烟和狼火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并不意外,“属下遵命。”
  直到看见顾爻拿出一个小物件,小心翼翼地塞进了袋子中。
  两人的脸色霎时白了,“顾将?!”
  顾爻看也没看他俩,“怎么?”
  两人面面相觑,终是没能说出口来,“……没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节快乐呀~(///▽///)
  给大家一个甜甜的加更吧~(///▽///)
  爱你们呀~(///▽///)


第55章 小安主动出击
  许长安端着粥进来时,烽烟和狼火还没走。
  “正好,今日煮的有多的。”许长安舀了两碗给他俩,“你们也吃点吧。”
  主子还没动口,他们做属下的哪里敢越矩?
  烽烟和狼火不敢动,也不敢不接,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顾爻见他们这个反应,微微挑眉。
  他刚刚才说了,要将许长安视作主子,忘得这么快,是想受罚了?
  烽烟和狼火浑身一颤,连忙跪地接过,“属下谢过夫人。”
  “嗯?”许长安记得他们之前的自称似乎不是这个,看来是小傻子跟他们说了些什么,倒也没有深究。
  “安安,”顾爻拿出之前的小袋子,递到许长安面前,“这个送给你。”
  “什么东西?”许长安还是第一次收到小傻子的礼物,打开一看,是个挂在脖子上的装饰品,上面还有些看不懂的黑红色符咒,“是护身符吗?”
  “是定魂符。”顾爻说,“有了它,往后再也无人能将你带走。”
  他就是死,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许长安满身是血躺在自己怀里的滋味了。
  许长安愣了愣,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下就把定魂符戴在脖子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