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作品:《穿成痴傻战神的恶毒男妻

您都认识。”官老爷道,“他们就是您那两位哥哥的妻妾。”
  许长安一怔,“眉娘他们?”
  官老爷道:“没错。”
  失踪了那么久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不稀奇。
  许长安倒没多大反应,“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知您可还记得,狩猎节那日,您曾失踪了一夜?”
  “记得又如何?”
  官老爷道:“据报官的人所言,他们的死期,正是您失踪那夜。”
  好家伙,日子又给凑上了。
  许长安哭笑不得,“谁报的官?我怀疑他才是凶手,意图无中生有。”
  怎料,回答他的却是一道熟悉的声音,“是不是无中生有,你下来一看便知。”
  许关迎?!
  许长安的笑容僵住,下意识看向四周,果然出现了几名黑衣人。
  就算是要报复他在朝堂上顶嘴,也不用报复得这么快吧?
  官老爷在许关迎出现后,就默默带着自己的人撤退了。
  显而易见,他只是许关迎将许长安单独引诱出来的幌子罢了。
  一个空有头衔的痴傻战神和手握实权的当朝丞相,只要稍微提点,官老爷自然就会明白,哪一个才是他最招惹不起的。
  许长安一边计算自己能撂倒几个人,一边跟许关迎周旋,“父亲这是在怀疑孩儿?”
  “爹也不想怀疑你,可是架不住夜夜噩梦,你那几个嫂子,张着血盆大口说要让你偿命,爹就是再宠你,也要还他们一个公道啊。”许关迎摆出一副无奈的姿态,“尸体就在不远处,你若是问心无愧,爹自然也会还你一个清白。”
  有过第一次暗杀,许长安也学聪明了,为了预防有人从轿子外面偷袭,他及时地翻身下轿,拓宽了被局限的视野,然后立刻叫出系统。
  许长安:系统!快,许关迎带了多少人来?
  系统:稍等,我数一下。
  系统:四十八名武功高手。
  果然,许长安围着轿子绕了一圈,除了他在轿中能看见的,视野盲区里还站着数十名黑衣人,甚至已经拔了刀,悄无声息地在靠近轿子。
  许长安抱着一丝侥幸:如果我豁出去了能冲出包围吗?
  系统:就算是单挑,也不能呢。建议宿主不要直接跟他们起冲突,否则宿主死在这里的可能性很大。
  许长安:那阿爻人呢?能联系到他吗?
  系统:他在将军府里,我没有联系到他的能力。
  许长安揉了揉眉心: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系统:先稳住他们吧。
  许长安觉得这么做跟早死晚死都得死没什么区别:然后呢?
  系统:我不能剧透。但我说过,你做过的与许安安不同的所有选择,都会形成另一种因果。这一次,也是因为你的行为造成了这个结果。
  许长安自知理亏:行吧。
  系统消失,许长安其实心里很慌,面上却不显,“这么多人,看来父亲给孩儿的选项,就只有一个啊。”
  但他慌张,许关迎却比他更加慌张。
  刚刚才跳下轿子的许长安,只一瞬间的功夫,是如何出现在距离他不过十几米的地方的?
  许关迎提起了十二分精神,面上也不显,笑问他:“安儿不喜欢吗?”
  “怎么会?”许长安也笑了,“只要是爹给的,孩儿都喜欢。”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先顺着许关迎的意了。
  眼见他们朝着森林深处走去,躲在暗处的狼火却是一脸阴沉,立刻让烽烟回去禀告顾爻,自己则继续跟踪,见机行事。
  许关迎的那些话,确实能骗到许长安这种不知情的人,但对于亲手杀死了眉娘三人的狼火而言,却是天大的笑话。
  他早已将那三人处理得连骨灰都不剩,许关迎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尸首?
  这是要借机对许长安行不轨之事啊!
  许长安跟着许关迎走了许久,不敢问他到了没有,也不敢放松丝毫警备。一边应付着许关迎,一边观察着那群黑衣人的动向,时刻准备迎接他们的偷袭。
  还好之前在轿子里睡了一觉,不然就这高度警惕,许长安都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安儿啊,”许关迎跟他闲聊,“你的几位哥哥嫂嫂,平日里待你都还不错吧?”
  许长安心说是挺不错的,就差没有让原身下跪学狗叫了,“是的。所以孩儿万万没有可能会害死他们,还望父亲明察。”
  “爹自然是相信你的。”许关迎拍拍他的肩膀,还没落下就被他躲开,皱眉,“怎么,爹还碰不得你了?”
  “爹说笑了,只是这会天黑,孩儿有些不适罢了——”许长安眼角瞥见一名黑衣人消失,立刻凝神追踪对方的去向。
  “别担心。”许关迎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身后,“等你把身体还给我儿,就不会再有不适了。”
  许长安猛然回头,后颈便是一痛,当即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许长安想揉揉隐隐作痛的脖颈,却发现手脚都动弹不得。
  他想起昏迷前的经历,倏地睁开双眼,许关迎的一张老脸无限放大,吓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许关迎后退站直,“醒了?”
  许长安迅速回神打量四周,这里像是一个村落的祭台,台下包围了一圈黑衣人,他的手脚全被绑得死死的,这么一会儿就已经被勒出了瘀血,发麻胀痛。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我发现后面有个大bug!得改好多!时间来不及,只能先取消双更、恢复一更了,对叭起!!(;?Д`)


第53章 黑衣人有纹身
  最令他感到费解的是,他整个人都被泡在了一个装满黑黄液体的木桶里,祭台四周还用血画了一堆看不懂的鬼画符,一直蜿蜒延伸到他的桶边。
  藏在暗处的狼火皱起了眉头。
  他来过这里,这里就是山匪与村民尸横遍野,后被常青帮当作据点之一的永安村。
  许关迎竟然知道这里,难道……他跟常青帮之间,有什么关系?
  狼火算了算时间,顾爻应该已经快到了,到时候可以揪住许关迎问个清楚。
  许长安嗅了嗅,水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艾草味,“父亲,您这是……?”
  “骗人的话,就不必再演了。”许关迎目的达成,并不打算再跟他虚与委蛇,“你不是我儿,叫老夫一声父亲,怕是无名无分。”
  许长安眯了眯眼。
  他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你是很聪明,也险些骗过老夫。”许关迎承认自己的过失,“但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越是想要以假乱真,破绽反而就会越多。”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装下去也没有必要了。
  “所以呢?”许长安说,“你想怎么样?”
  许关迎双手撑在桶边,目眦欲裂,“我儿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这是他的执念,也是他至今仍想弄明白的真相。
  许长安可笑他心中只有两个嫡子,“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许关迎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若是,我现在就杀了你!”
  宽厚的手掌扼住了咽喉,窒息感随即袭来。
  许长安半点不慌,每个字都像从嗓子眼挤出来的,“这话说得,难道他们不是我杀的,你就会放过我了?”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许关迎的手越收越紧,“说啊!我儿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许长安回答不了,也不想回答。
  几乎要将许长安活活勒死时,一旁的黑衣人及时制止,提醒他:“别忘了,那位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可不是让你把人掐死的。”
  许关迎根本不听,愤然推开黑衣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老夫做事!”
  这一动手,黑衣人的衣衫就乱了,许长安隐约瞧见他的胸口有刺青的痕迹,还没来得及看清,他便整理好着装,沉了声音,“在下不敢越矩,但许千金若是死了,您当知晓,那位会如何对付您。”
  许关迎一怔,害怕得几乎是下意识地松了手,咬牙道:“待你失去了利用价值,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许长安得以喘息,咳嗽不停,靠在桶边才不至于滑下去溺死水中。
  他原以为黑衣人与许关迎是主仆关系,现在看来,黑衣人怕是跟神秘人才是主仆关系,许关迎不过就是枚棋子罢了。
  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
  不等许长安好好想想,就听许关迎恶狠狠地道:“你可知道,这一桶装的都是些什么?”
  许长安嘲讽他:“你嗅觉失灵了,我还没失灵。”
  “混账!”许关迎反手就是一巴掌,死死捏着他溢血的嘴角,冷笑道,“这一桶里装的,都是艾草。我儿对此过敏,这么大的量,足以致死。你占了他的身子,有这一地的招魂符为引,只要他们念完咒经,你就会魂飞魄散,再无转世之机!害怕了吗?”
  原来许关迎用眉娘他们做诱饵,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啊?
  “我都快害怕死了。”许长安更觉得好笑了,咽下口中腥甜,朝他咧嘴,“如果你做得到的话,就尽管试试。”
  许关迎不知他为何底气十足,联想到他之前瞬移的功夫,气得又给了他一巴掌,怒道:“老夫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何时。开始念咒!”
  瞬间,祭台下的数十名黑衣人,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明明声如洪钟,却连一个字也听不懂。
  许长安被许关迎扇得脑子嗡嗡作响,嘴角仍是在笑。
  他可是有系统的人,妄想让他魂飞魄散,也不问问系统同意吗?
  可惜他的笑意没有持续多久,竟然真的开始头疼起来。
  起初他以为是因为这些黑衣人的念咒来自四面八方,吵得他头疼,后来他渐渐发现不对劲,因为这样的疼还伴随着撕裂感,像要硬生生,将他从这具身体里扯出来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
  许长安痛不欲生,连忙在心中狂喊系统,可惜今日的时效用完了,系统是如何也出不来了。
  许关迎甚是得意,“笑啊,你怎么不笑了?笑啊,哈哈哈哈哈……”
  许长安的惨叫声响彻黑夜,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四肢扭曲陷入艾草水里,绳子深深嵌入血肉,鲜血从七窍里流出,喉咙里也不停地在呕血,眼睛逐渐翻白,
  ……现在是什么时辰?他能撑到子时唤醒系统吗?如果撑不到的话,阿爻怎么办?阿爻还接受不了他离开的消息,他怎么能死……
  直到痛到昏迷前,许长安还在念叨着顾爻该怎么办,大概是心有所思,他好像模糊看到天边的黑暗中,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愈来愈近,愈来愈近,不待看清,便再也支撑不住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许长安看到的,是熟悉的红木床顶。
  有什么吵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又被喝止。
  他听不见,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得慌。
  撕裂的疼。
  好像有人握住了他的手,力度很轻,几近小心翼翼,轻轻地唤着什么。
  那嗓音明明很陌生,他却莫名因此感到安心,想回复,想开口,身体却不听使唤,只能盯着红木床顶,除此之外,就连移动一下眼珠子都做不到。
  “叮咚”一声,有什么东西响起。
  系统:……虽然我很想跟你说话,但你现在的状态,我还是先帮你恢复记忆吧。
  不同于第一次的剧烈痛苦,这一次的记忆输入十分温柔,一点一点地让许长安慢慢接收,甚至在他稍微觉得头疼时,系统都会停下来,给他一点时间缓和。
  等到许长安接收完所有记忆,无光的眼眸也有了神采:我只有一个问题。
  系统:爱过。
  许长安:……
  许长安:为什么许关迎带来的人,能对我产生影响?
  系统:因为你确实是借尸还魂,只要找对了法子,确实能够将你驱走。
  许长安:是真的魂飞魄散?!
  系统:是的。
  许长安:那你怎么不早说!
  系统很委屈:一开始我就说过了,为了防止宿主过于依赖系统,系统出现的时效有限,能力也有限,我也没想到你还是以为我是万能的……
  说到后面,系统都快没声了。
  许长安知道这确实怪不了系统,要怪就只能怪他看过的穿书文里系统金手指太大,一时还改不回来。
  许长安:那我现在是怎么回事?死了?还是没死?
  系统:没死。顾爻救了你。
  又是顾爻。
  许长安都不知道自己欠了他多少次了。
  系统欲言又止,还是开了口:而且为了救你,顾爻他……
  话没说完,时限结束,系统便消失无踪了。
  阿爻怎么了?
  许长安心里一咯噔,再叫系统,系统都不回应了。
  知觉终于回归体内,许长安听到细细碎碎的哭声,还有人压抑着不断唤他的名字。
  “安安……安安……你看看我……安安……你看看我啊……”
  许长安眨了下眼,身体还有些疼,只能慢慢地,慢慢地,扭头看向身旁。
  满屋子的人,遮住了想要透过门窗照射进来的阳光。
  顾爻蓬头垢面,如获珍宝地握着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安安……是你吗?安安……”
  许长安艰难地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顾爻的脸,沙哑道:“是我。”
  长袖滑落,露出藕节臂弯,这几日消失不见的红痣胎记,终于再次映入眼帘。
  顾爻呼吸一窒,猛然将他抱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