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品:《穿成痴傻战神的恶毒男妻

长安累得很,也没力气阻拦,便由着他了。
  见到冯管家回来,折腾了一整天的下人们虽然劳累,但也各个脸上带笑,是满足的。
  “冯管家您到底去哪里了啊?”
  “附近都找遍了也没找着,可真是急死我们了。”
  “不过只要您能回来,什么都值了。”
  “万幸,还好夫人把您带回来了。”
  虽然丞相府陪嫁来的下人不怎么样,但他们的夫人是真的心善。
  冯管家也很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
  “大家都辛苦了。”许长安擦去脸上的汗水,“回去好好休息吧,明日允你们不用做工。”
  一家之主亲自开口给他们放假,所有人都乐得欢呼起来。
  许长安笑了笑,看见躲在人群末尾的曾厉害,又敛了笑意,“曾四。”
  曾厉害躲不过,只好讪笑着站出来,“三、三公子。”
  许长安道:“从今日起,将军府的事情一概不许你再插手。”
  曾厉害没吭声,像在等着他继续。
  许长安却没有了下文,蹙眉道:“听见了吗?”
  ……又没有罚?
  “小的往后一定安分守己!”曾厉害应完,却掩不住心中疑窦丛生,精光流转,又开口了,“三公子,您劳累了一夜,不如……小的为您弄点艾草泡泡脚吧?”
  “好。”许长安确实有些不舒服,“你也累了一天了,忙完就下去歇息吧。”
  曾厉害应道:“是。”
  若是许长安注意到,就会发现曾厉害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敬畏。
  人群散去,许长安泡完脚才扶着墙壁慢慢地挪回自己房间。
  尽管声响很小,顾爻还是一听动静就睁开了眼。
  “吵醒你了?”许长安一瘸一拐地走进来,尽量压低了声音,“睡吧。”
  顾爻还是看着他,从洗漱到换衣,最后上榻。
  许长安觉得奇怪,“怎么了?”
  顾爻不说话。
  许长安被他一反常态的样子吓到,“是不是我出去的时候,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爻依旧不说话。
  正当许长安要叫来下人询问的时候,顾爻开口了。
  他说:“你很尊敬他。”
  许长安还有点懵,“啊?”
  顾爻说:“冯管家。”
  许长安“哦”了一声,跟顾爻面对面躺着,眼睛已经累得双双闭上了,“像冯管家那样的忠义之士,尊敬是应该的。”
  “他如何忠义了?”
  许长安道:“他——”
  话音戛然而止,许长安猛然睁眼,顾爻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调整状态,脑袋微偏,目光呆愣,看起来只是对此感到好奇而已。
  许长安松了口气,“今天太累了,快睡吧。”
  他刚才竟然觉得顾爻在试探自己,真是累坏了什么错觉都出来了。
  顾爻也不追问,乖顺地闭上了双眼。
  没一会,许长安均匀的呼吸声传来,顾爻才又睁开了眼。
  狼火告诉他,许长安知道冯管家去了那家寓意非凡的顶好吃包子铺。
  这是只有寥寥几人才知晓的事情,按理来说许长安不可能会知道,但许长安就是知道了。
  为什么?
  顾爻看着许长安近在咫尺的脸,眸中却没有丝毫疑虑。
  或许他早在两人一次次的相处中,确认那个答案了。
  累了一夜,许长安还记得早起给顾爻“煎药”,实际是煮了一锅三鲜粥。
  早膳没见到冯管家,许长安担心曾厉害又搞事情,就差没有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吼了,“冯管家人呢?”
  曾厉害很是无辜,“冯管家昨夜劳累,又吹了寒风,夜里便病了。”
  许长安愣了下,“可有传大夫看过?”
  曾厉害道:“当时夜深,小的不好惊扰您,便自作主张传过了。大夫说没事,让他小休两日便可。”
  许长安欣慰曾厉害总算干了件好事,“做得很好。”
  早这样,他之前就可以省很多事了。
  曾厉害低头掩去冷笑,“都是三公子教得好。”
  许长安不想听他拍马屁,“带我去看看冯管家。”
  “是。”
  冯管家确实害了病,面色枯黄,连下床行礼都做不到。
  许长安忙道:“自家人就别客套了。”
  冯管家已是十分虚弱,“多谢夫人关心。老奴已经好很多了,晚些时候就能下榻了。”
  许长安道:“不着急,多休息两日,养好了再说。”
  冯管家也明白自己身体已经不如年少,强撑着只怕会造成更多的麻烦,适时地示弱,“多谢夫人。”
  许长安又安排了两个下人照顾冯管家,便要回去了。
  冯管家道:“夫人且等等。”
  许长安回头,“怎么了?”
  “老奴有一事,不知能否劳烦劳烦夫人。”
  “您说。”
  “平日都是老奴伺候顾将沐浴,如今老奴病了……”
  “我当是什么事呢,没关系,我安排别人去就行。”
  “恐怕不行。”冯管家大有豁出去的气势,“顾将不喜外人触碰,如今……如今恐怕只能劳烦您了。”
  许长安“啊?”了一声  ,“我去?”
  冯管家似是也觉得奴才指挥主子太过荒唐,掀开被子强撑着要下床,“还是老奴自己去吧。”
  许长安连忙把他按回榻上,“没事没事,我去。不就是洗个澡吗?我去。”
  冯管家道:“那便有劳夫人了。”
  嘴上答应得痛快,真到实践的时候,许长安又怂了。
  他一边吃着三鲜粥,一边琢磨着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顾爻。
  虽然顾爻现在已经能接受他的部分触碰了,但不代表顾爻能够让他帮忙洗澡啊。
  “那个……”许长安抬头,正好跟顾爻的视线撞上,吓得他把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你……你要吃吗?这粥很香的。”
  平时的顾爻肯定会用沉默拒绝他,今天却不知为何,竟站起身来,自己拿了一个碗,放在许长安面前。
  “……干什么?”许长安不明白他是何意,又得不到回答,犹豫着给他添了一碗粥,放了个勺子进去,“是这个意思吗?”
  顾爻抬起碗,竟然真的坐在旁边开始吃。
  许长安万万没想到他会接受,愣了半晌,直到顾爻问他看什么,他才回过神来,“不是……就、就你以往都不怎么搭理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喝粥呢。”
  这粥闻着清香扑鼻,入口搅动味蕾,纵然是顾爻这等不注重口腹之欲的人,也觉得好吃得紧。
  他没回答许长安的疑惑,只将吃完的碗放在他面前,不走,也不动。
  许长安看了看空碗,又看了看顾爻,试探性地将锅里剩下的粥都舀进了他的碗里。
  顾爻果然拿起碗,又开始吃。
  许长安瞪大了双眼,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能读懂顾爻的意思了,“你喜欢吃三鲜粥?这点够不够?要不要我再去煮一些?”
  顾爻安静地吃着,看不出是要还是不要。
  许长安狗腿道:“那我明天还给你熬这个?或者换个新花样?”
  这问题无法用摇头点头来表达,顾爻将空碗放在桌上,堪称纡尊降贵地回答道:“都可。”
  顾爻一小步,许长安一大步。
  这可乐坏许长安了,连带着心情都不再那么胆战心惊,“今天冯管家生病了,他还交代了我一件事。”
  顾爻等着他继续。
  “他说你不喜外人触碰,让我代他伺候你沐浴。我知道自己也是个外人,但是看他要下床,我就……答应他了。”许长安小心地打量着顾爻的表情,然后发觉这很多余,因为顾爻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表情。
  他说完,脑袋已经低得快要埋进胸口。
  顾爻倒是觉得稀奇,从小就被人伺候习惯的自己,什么时候不喜外人触碰了?
  不用问,他都知道冯管家存的是什么心思,不过是希望许长安与他能够再亲密一些。
  可惜……
  顾爻垂眸,也不再多想,“走吧。”
  早一时知道,晚一时知道,都是要知道的。
  许长安呆道:“啊?”立刻反应过来,“你同意了?你确定?哦不不不,你刚才已经同意了,反悔没用。我们走,现在就走!”
  偌大的浴池里热气滕绕,一缕缕在池边打着转儿,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让人在步入屋内后惬意顿生。
  许长安搓了搓手,“好暖和啊。”
  顾爻已经自觉地走到池边,张开了双手。
  许长安不知道他这是在干什么,直到顾爻的目光看过来,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昨天他允了所有下人休息一日,现在浴室里连个伺候的都没有,他不仅要帮顾爻沐浴,还要帮顾爻更衣啊。


第18章 以后我来护你
  许长安心说成亲那夜你不是脱得挺利索的吗,这会又不会脱了?
  但他不敢说,怕顾爻翻脸不让他伺候。
  许长安走到顾爻面前,伸手要碰他衣领,后遗症就上来了,“等等,咱们先说好了,不许捏我手腕。”
  顾爻点头。
  许长安才安心地脱下顾爻的外衣,又伸手去解他的腰带。要绕后面那一圈时,几乎整个人都环抱住顾爻,巨大的体型差给人一种他在向顾爻撒娇的错觉。
  许长安将解下的腰带放在屏风上,继续去脱顾爻的里衣,顾爻忽然先一步按住了他的手。
  许长安一惊,咬牙叫道:“痛痛痛……”
  压根没用力的顾爻:“……”
  许长安反应过来后也很尴尬,轻咳一声,“那个……刚才你什么都没听见。”
  紧接着转移话题道:“里衣也得脱了才行,不然会湿透的。”
  顾爻看着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松开了许长安。
  许长安不明所以,继续给他脱衣裳。
  刚刚拉开里衣,就见到了结实胸膛上纵横狰狞的刀疤。
  许长安手一抖,里衣瞬间掉落,露出顾爻精壮的上半身。
  小麦色的肌肤,堪称完美的肌肉线条,却几乎找不到几块完整的肌肤。
  砍伤、刺伤、烧伤、箭伤……
  有的深可见骨,有的陷进要害,甚至还有的将他整个贯穿……
  许长安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伤痕,都在顾爻的身上见到了。
  他震惊地捂着嘴,后退两步,眸中全是骇然。
  顾爻喉结滚动,长睫垂下,遮掩住眸中黯然情绪。
  果然……还是算了吧。
  他的手动了动,竟觉得那件躺在地上的里衣似有千斤重。
  没等他有所动作,先听到一句脏话。
  “操……”许长安咬牙忍住喉头哽咽,眼眶洇湿发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爻不过二十出头,却为了这大齐百姓抗下多少血腥,一个人闷着从来不吭声,更不知道喊疼,如今还成了个痴傻,老天真不公平,凭什么好人却没个好报?!
  许长安大步向前,狠狠抱住顾爻。
  顾爻被他撞得微仰,愣了愣。
  “将军受苦了。”许长安用抱紧他,哭声颤抖不堪,“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吧。”
  温热的泪水滑过肌肤,顾爻僵站着,不知该如何反应,也从未有过类似经历。
  他大战敌国凯旋而归时,衣衫褴褛血染满身,所有人惧他、怕他,夸他了不起,是盖世英雄,却没有人对他说一句将军受苦了。
  一朝灭门他沦为痴傻,人人都道他傻子可欺,羞他辱他还想夺他兵权,寻常人躲都躲不及,更遑论对他说让我来保护你。
  他原以为一身伤疤会吓退许长安,许长安却给了他这辈子从未想过的承诺。
  保护吗……
  他只保护过别人,还不知道被别人保护是种什么滋味。
  顾爻想了想,或许,就跟许家兄弟来到将军府那一日,许长安推开自己独自承受那杯烫茶时,是一样的感受吧。
  屋里暖和,但也不能光着身子久站。
  许长安担心他生病,忍着情绪将他脱光了,自己也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两人都进入了暖洋洋的池子,舒服得不行。
  许长安拿了搓澡的毛巾,本意是想洗干净一点,别让顾爻觉得自己敷衍,此刻才觉得多余。
  顾爻身上那么多伤,这一搓下去,得有多疼?
  顾爻趴在池边,等了许久也没等到许长安动作,正想拿过毛巾自己来,却见水中倒映里,身后的许长安一直在擦拭。
  他将毛巾沾了水,只敢往顾爻没伤的地方擦,动作之轻柔,可以与池水波动相比较。
  擦了没两下,眼眶又红了,憋着不出声,囫囵擦了擦脸,自己咽下泪水,手上的动作更轻了。
  顾爻微顿,慢慢地,又趴回了池边。
  许长安害怕弄疼顾爻,动作很轻,却也明白这满身的伤疤不能在池水中久待,给顾爻洗干净了,便将人带出池子,一点点地仔细擦拭干净,然后换上干净衣裳。
  俩人回了屋里,许长安把他安顿好,“你在这等着,我马上回来。”
  顾爻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坐在榻上安静等待。
  没一会儿,许长安回来了,把手里拿的几个小瓷瓶放在桌上,又出去端来几个火盆,将房门窗户关上,等室内暖和了,才给顾爻脱下外衣,让他趴在榻上。
  “这是我在府里找到的最好的金疮药,听冯管家说,只有它不疼。”许长安倒了一些在自己手上,心里也知道都是哄人的,古代的药物哪里有真的不疼的,只是或轻或重罢了。
  他轻轻地擦拭着那些旧伤,嘴上还吹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