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力让戚修竹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却无法以杀害父母的凶手的名义将他送进去。
  得知真相的时候他只有十岁,根本做不了什么,而当年的证据本就被抹消过一遍,这么多年过去,更是难以根据那些零星的线索来戚修竹定罪。
  乔景熙有些心疼宴巡,他清楚这几句话说起来轻描淡写,但背后付出的艰辛绝不是一般人能想的。
  他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宴巡的手,正寻思着要说些什么时,就听宴巡说:“对不起,这本来是场误会,我想过对你坦白,但是因为害怕你得知真相后不肯原谅我,就一直拖到现在……”
  乔景熙怔了一下,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想了想,问:“……等等,为什么你觉得我知道真相会不肯原谅你?”
  宴巡一直暗暗观察着乔景熙的态度,见他没有要拂袖离去的意思,松了口气,说:“因为你之前说过,你很讨厌有钱的Alpha,觉得他们面目可憎,没一个好人。我担心你知道我也属于那类‘有钱的Alpha’后,会不愿再与我接触,就像对待戚嘉树、温之淮那些Alpha追求者一样。”
  乔景熙:“……”
  乔景熙:“……这可能也是个误会,其实我主要是对人不对事。”
  他对戚嘉树、温之淮那些Alpha的态度还真与他们是不是有钱没关系,只不过本就品行不端的Alpha有钱有势后杀伤力更大而已。
  没想到当时说的那些话竟会引得宴巡误会,甚至不惜继续伪装成一个贫穷大学生。
  乔景熙刚开始得知宴巡非常有钱时,确实有些气愤,但这气愤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宴巡有没有钱,而在于他欺瞒自己,不够坦诚。然而在听到宴巡解释了来龙去脉后,就只剩下心疼了。
  宴巡本以为Omega不会这么轻易原谅自己,已经做好了直面暴风雨的准备,可没想到迎来的只是一场和风细雨。他甚至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吗?你不追究我隐瞒你的事了?”
  乔景熙见他表情有些傻,忍住了笑意,故意板着脸说:“谁说不追究?”
  宴巡闻言顿时紧张起来:“那你准备怎么办?”
  乔景熙说:“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
  宴巡立即说:“除了分手,我都可以答应你。”
  乔景熙转头从购物袋里拿出那对情侣手链,将其中一条给宴巡戴上,说:“从今往后,没有我的允许,手链就不许摘下来。”
  宴巡看着手腕上那条精致的情侣手链,神色不禁有些恍惚,满脑子都是:还有这样的好事?
  他原本都以为Omega要揍他一顿出气,他已经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迎来的不是棍棒而是糖。
  宴巡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整个被浸泡在温水里,他忍不住抱住了乔景熙,在他耳边呢喃:“你怎么可以这么好?”
  乔景熙被他说话的气息勾得耳朵痒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快放开我,在餐厅里别做出这种举动。对了,你的朋友都还在吗?你们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宴巡在乔景熙耳垂上落下一个吻,随后才放开他,突然想起什么,问:“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景熙身子一僵,装作若无其事道:“没什么,就是上课有些无聊,随便出来逛逛。”
  或许是沉浸在愉悦之中,宴巡没有对乔景熙找的借口产生什么质疑,他拿起桌上另一条手链给Omega戴上,随即牵着Omega的手,说:“既然没什么事,那要和我朋友一起吃个饭吗?”


第45章 面对
  宴巡给楚渊发了消息, 询问他们在哪个包厢,然后就带着乔景熙一起过去了。
  一群人得知宴巡要带着Omega一起和大家一起用餐后,各个激动得翘首以盼。
  乔景熙走进包厢时, 看到的就是一群人目光灼灼看着门口的画面,他立即感受到一股难以名状的压力,悄悄往宴巡身后躲了躲。
  宴巡清咳了一声,提醒众人收敛一点,然后与乔景熙一起入座。
  在简单做了个介绍后, 众人重新拿起了筷子,不过显然,谁的心思都没放在吃喝上。
  楚渊等人看着宴巡给乔景熙夹菜, 那温柔体贴的模样简直令人牙酸,他们面上没说什么,但几人私底下建的微信聊天群里却已经炸开了锅。
  【你们看到了吗?!情侣手链!!!】
  【看到了!刚刚还没有的,显然就是他们单独在包厢时给戴上的, 之前看到老大的表情,我还真以为他麻烦大了,结果……是我天真了……】
  【是啊, 可恶, 又被他装到了!】
  【看来以前那些也都是借口!明明这个Omega看起来那么漂亮乖巧!老大该不会为了防止我们觊觎他的Omega, 故意编排人家?这心机……】
  唯一对宴巡和乔景熙之间的情况了解得最多的楚渊,看着几人瞬间倒戈的话, 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乔景熙。
  目光落在Omega精致的眉眼以及比花瓣更娇嫩的皮肤转了一圈后,心道:果然越是漂亮的Omega的越是心狠手辣,谁能想到就是这个Omega整得戚嘉树精神失常至今还没缓过来呢?
  不过看着宴巡殷勤细致的模样,与过去冷淡的性情截然不同,显然是深陷其中。
  吃完饭后, 楚渊一行人就准备回公司上班,宴巡便询问乔景熙:“要一起过去看看吗?”
  乔景熙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今天不去了,下次吧。”
  去参观宴巡的公司,什么时候都可以,但去乔宅检查自己房间有没有摄像头,却需要赶在乔胥回国之前,免得节外生枝。而通过昨晚电话里透露的信息,乔胥回国就在这一两天里了。他必须马上去乔宅检查,顺便将自己的行李打包出来。
  宴巡闻言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说:“好,那我送你回去?”
  乔景熙立即拒绝道:“不用了,来来回回多麻烦,我自己打车就好。”
  宴巡看着他,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乔景熙心里一暖,“但我也不能时时刻刻依赖你。”
  宴巡说:“为什么不可以?”
  乔景熙怔了一下,看着宴巡认真的神色,思索片刻后,说:“我不希望太麻烦你。”
  宴巡说:“可你的事对我而言从来不是麻烦,何况,我不希望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发生危险。”
  乔景熙闻言微微一笑,凑近宴巡耳边将情侣手链的功能告诉了他,接着补充道:“所以,不必那么担心,如果我有什么危险,你会第一时间知道。”
  其实乔景熙在买手链的时候,没有想太多,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起梦中的剧情,但现在剧情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温之淮都入狱了之后,乔景熙就不觉得那些剧情会应验了。买下这对情侣手链,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它们本身非常精致好看。
  那些附加的功能,就像是出行时随手买了份意外保险般,没有想过它真能用上。所以刚开始给宴巡戴上时,没有将这些功能告诉他。
  宴巡在得知手链的功能后,愣了一下。
  他知道乔景熙有多吸引Alpha,其中不乏一些性格极端的变态,诸如温之淮之流。或许是之前Omega被人跟踪、下药的事给他留下了阴影,现在只要乔景熙没有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内,宴巡就忍不住为Omega的安危感到担心。
  宴巡不是没想过买一些有定位和警示功能的物品让乔景熙佩戴,但他担心Omega会怀疑自己的动机,觉得自己被束缚。特别是在发生了手机被窃听的事件后,宴巡就更难以开口了。
  没想到,乔景熙会主动购买这款具有特殊功能的手链。
  宴巡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情侣手链时,心里就已经很开心了,得知手链的功能后这种喜悦更是翻了个倍!
  两人远远缀在楚渊等人后面,彼此隔着七八米左右的距离,加上商场音乐的覆盖,前面的人听不清他们的谈话,只能装作“不经意”回头时,看到两人凑在一起喁喁私语的画面。
  一群人忍不住发出感慨——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大这么腻歪的样子!”
  “是啊,谈个恋爱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隔那么远我都能闻到一股酸臭味!”
  “我酸了!真的酸了!好想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对了,看这情形,老大下午该不会又翘班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沉默了片刻,彼此面面相觑,更可怕的是,从彼此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都认为这件事极有可能发生。
  因此,在不久后宴巡赶到公司时,这些人反倒诧异了起来。
  忍不住围着宴巡开始八卦。
  “老大,你没有和Omega一起走吗?”
  宴巡点了点头,露出手上的情侣手链,矜持道:“他一直都很体贴我,所以担心我来回麻烦,自己打车回去了。”
  楚渊盯着宴巡手腕上的手链仔细看了看,越发觉得眼熟,思索片刻后,忍不住问:“宴哥,你手上这条手链是那家专做个人安全用品的蓝域公司推出的守护天使系列吗?”
  宴巡没想到楚渊竟能认出来,他没有隐瞒,点头说:“不错。”
  楚渊“嘶”了一声。
  其余人虽然没听说过这条手链的来历,但见楚渊的神色就知道背后有猫腻,立即询问道:“什么意思?这手链怎么了?”
  楚渊一脸吃了柠檬的表情,酸道:“没什么,就是特别贵而已。前几天我女朋友看上了这款手链的造型,闹着要我给她买,我都没舍得,别看这是人造晶石打磨的手链,但里面镶嵌了芯片,价格比天然珠宝还要贵个两三倍……”
  “不会吧?我记得手链是老大的Omega买来的?”
  “对啊,我保证老大和我们一起去吃饭时,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
  “也就是说,Omega送了这么贵的手链给老大?”
  有人质疑道:“你们别激动啊,说不定是老大工资卡早就上交了呢?”
  宴巡正要解释,但听到“工资卡上交”后,忽然心思一动:对啊,以前那是误会,现在都解释清楚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像别的Alpha那样,上交工资卡给自己的Omega?
  不但如此,今后他们还可以买更多情侣物品,水杯、衣服、手表等等……
  众人聚在一起闲聊了几句,满足了下好奇心后,就四散开来各自工作了。
  ……倒不是Alpha不喜欢八卦,而是没人喜欢主动吃狗粮。
  还不如早点完成工作,想办法晚上不加班,早点脱单来的实际。
  楚渊没有脱单的烦恼,可他仍然不想方方面面被比下去!
  于是他同样迅速进入了工作模式,拿着一份报表,对宴巡说:“我一直盯着温家那边的情况,目前看来,温家可能撑不过这一波冲击了。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一股势力在打压、蚕食温家的势力,手段比我们残酷得多,当然效果也更立竿见影,当下温家折损的部分大概有三分之二左右是被对方吞掉的。不过我目前还没有查到这股势力是那一方的。刨去利益不谈,至少在打压温家这一点上,对方和我们算得上盟友。”
  树倒猢狲散,温家鼎盛时期自然是无法撼动的庞然大物,可一旦出现破绽,就多的是想把温家拉下马,自己取而代之的家族势力,毕竟谁都不甘永远屈居人下,所以发生这样的情况,宴巡丝毫不意外。
  接着,楚渊又汇报了一些他们这里趁机收购的一些温家的公司和项目。
  宴巡想了想,忽然问:“最近乔家有什么动静?”
  楚渊怔了一下,思索片刻后,说:“没什么动静。我听到消息,说是乔氏集团的决策人近期不在国内,所以对温家的事没有任何动作。”
  ……
  乔景熙回到乔宅时,看着这熟悉的建筑,莫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其实他从这里离开没有太久时间,但一种挥之不去的陌生感油然而生。
  管家见到乔景熙突然回来后,很是热情地迎了上来:“小少爷,今天放假了吗?你看起来瘦了些,一定是在外面没吃好。这个时间点,你吃过午饭了吗?不如我先让人准备点下午茶?”
  乔景熙急忙制止了管家:“不用麻烦了,其实我就是回来拿点东西,很快就要走。”
  管家闻言神色有些失落:“很快就要走?晚饭都不留下来吃吗?”
  乔景熙说:“嗯,所以不用准备什么。”
  管家叹了口气,说:“这些天小少爷、大少爷、老爷都不在,整个家里冷冷清清……”
  乔景熙安慰道:“再过一两天,大哥和爸爸就会回来了。”
  等管家离开后,乔景熙迅速跑到自己房间,锁上门,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那台探测仪。
  他环视了一圈屋内熟悉的摆设,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论真相怎么样,他都该面对而不是逃避。


第46章 线索
  “滴滴滴——”
  在探测仪响起来的那一刻, 乔景熙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像是冻起来般难受。
  他站在原地僵立许久,然后才根据探测仪标注的方位,缓缓在房间里摸索。
  很快乔景熙就在房间的隐蔽位置找到了三个摄像头, 一个藏在装饰画夹层中,一个藏在窗边插座里,还有一个藏在壁灯的灯罩中。
  乔景熙心里一片冰凉,想到自己在房间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监视之下,他握着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