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磁性的嗓音:“醒了?”
  乔景熙愣了一下,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
  紧接着,随着“啪”一声开灯声,乔景熙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去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
  明亮的光线瞬间驱散了黑暗,让房间里的一切清晰可见,也让这满室狼藉更清晰地暴露在眼前, 屋内乱得简直像是被人打劫过一般。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信息素气味, 气味很独特, 说不清是什么,似乎是Alpha和Omega信息素交融在一起的气味, 此外,还混合了一股类似石楠花的气味……
  看着眼前的情形,乔景熙的记忆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昨晚发生的一幕幕画面瞬间在脑海里浮现。
  他顿时浑身僵硬,脸色涨得通红。
  昨晚。
  他和宴巡……
  不, 应该说是他因为发情期带来的生理反应,一个没忍住,就对宴巡……
  乔景熙还记得,Alpha原本只是规规矩矩地标记他,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在标记结束之后就想撤离。可他却在那个时候钻到了宴巡怀里,黏在他死死不放手……
  无数令人羞耻的画面在脑海里翻腾,乔景熙已经不敢想下去。
  可偏偏大脑就是背道而驰!
  乔景熙不敢面对自己身后的宴巡,慢慢弓起身子将头埋在枕头里,似乎这样就能像鸵鸟一样将自己埋起来。
  ……
  宴巡看到乔景熙蜷缩着身子,将脸埋在枕头里,只露出一截纤细脆弱的脖颈,身体轻轻颤抖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心,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肚子疼吗?”
  虽然他昨晚极力让自己动作温柔一些,但越是接近Omega,感受到的信息素诱惑越是强烈,渐渐他的理智就下线了……
  之后完全是本能在行事,他记得自己的举动不算粗暴,可到底Omega的身体娇嫩脆弱,他很难保证乔景熙有没有磕碰到哪里。
  乔景熙因为尴尬将头埋在了枕头里,不愿意面对宴巡。
  听到宴巡的询问后怔了一下:肚子疼?什么肚子疼?
  他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除了浑身酸软、四肢乏力外,没有任何不适。
  乔景熙摇了摇头,忙澄清道:“我没事……”
  可话一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到简直不能听。
  宴巡见状立即下床去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先喝点水。”
  乔景熙接过水杯,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才缓过来,他捏着手中的水杯,心情紧张,目光闪烁,左顾言它:“几点了?”
  “七点多。”宴巡说。
  “七点多了,太阳还没升起?”
  乔景熙有些诧异,他记得刚刚醒来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心道难不成今天是阴天?
  宴巡看了他一眼,补充说:“是晚上七点多。”
  乔景熙:“……”
  乔景熙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恍然间想起某些片段,他似乎真的从窗帘缝隙中看到过阳光,隐约还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好几遍,不过他当时心神不在这上面,压根没有注意。
  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和宴巡竟然已经在酒店房间里呆了一天一夜?!
  乔景熙呼吸一窒,恨不得学鸵鸟那样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宴巡问:“还要再喝点水吗?”
  乔景熙垂着头不敢看他,轻声说:“不喝了。”
  宴巡没有勉强,拿过乔景熙手中的水杯,温声道:“那吃点东西?我让酒店送餐过来。”
  乔景熙依然低着头:“不用了。”
  他没有什么饥饿感,或许是一天没进食身体早已超过了临界值,反倒感觉不到饿。更重要的是,他此刻心情很乱,根本没心情吃东西。
  乔景熙不知道为什么发生这种事后宴巡还是这么淡然,不但给他倒水,还关心他吃不吃东西。
  宴巡都不会生气的吗?
  还是Alpha在这方面都比较看得开?
  宴巡以为乔景熙是在为昨晚的事感到后悔,Omega发情期时都会很冲动,甚至很多时候会做出违背自己想法的事,所以在发情期时热情似火,事后又懊悔不已的事总是经常发生。
  宴巡正想劝乔景熙无论如何都要以身体为重,先吃点东西,吃完再找他算账时,忽然听到Omega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嗯?”宴巡愣了一下。
  “对不起——”
  乔景熙提高了声音,又说了一遍。
  万事开头难,既然已经说出口了,乔景熙不再逃避,他抬起头看向宴巡,郑重地对他道歉:“对不起,昨晚的事都怪我……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一开始提出想和你住一个房间时没有那个意思,后来在发情期时没有忍住,才……是我没有遵守合约,冒犯了你,如果可以,我愿意尽可能补偿你。”
  宴巡这回不只是愣住了,他是彻底傻眼了。
  “弥补我?难道你觉得昨晚的事对我而言是损失?”
  “当然,我们的合约里只写了标记的部分,超出的这些都属于违约范畴。”
  “合约是合约,但我们不是恋人关系吗?昨晚的事虽然是个意外,但恋人之间做这种事也不算太出格,最多只是进展快了一点。”
  “等等!我们什么时候是恋人关系了?”乔景熙满脸诧异地看着宴巡。
  宴巡微微皱眉,凝视着乔景熙,说:“你忘了?你不是好几次在人前说起过我是你男朋友吗?我也默认了这件事。这难道不是恋人关系吗?”
  乔景熙神色茫然:“可是,那只是我为了应付其他Alpha随口说的托词。”
  宴巡闻言,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迟疑着问:“所以你只是拿我当挡箭牌,实际上并没有这个意思?”
  乔景熙从他的目光中感到一种压力,“也不能这么说,你是我的朋友,我以为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我对你而言,只是朋友?”宴巡一字一顿地问。
  “当然不是。”乔景熙解释:“不仅是朋友,还是救命恩人,你在我心里非常、非常重要。”
  宴巡心里五味陈杂,他虽然没有亲口向乔景熙确认过他是否喜欢自己,可他以为这已经是默认的事,这还用多问吗?光凭Omega对自己的特殊,他怎么可能不是喜欢他?
  他想当然地以为,既然乔景熙喜欢自己,他也喜欢乔景熙,那么他们之间自然而然就是两情相悦的“恋爱关系”了。可万万没想到,这种“恋爱关系”只是他单方面的认为。
  宴巡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继续抽丝剥茧地追问。
  “那你之前找我签的合约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为我治病应得的酬劳,如果是别的Alpha,我也会给他一笔钱。”
  “别的Alpha?”宴巡心里一阵酸涩,他艰难地说:“你是说,如果我们的信息素匹配度没那么高,你就会找别的Alpha标记你?”
  信息素匹配度100%可以称得上是天作之合,是亿万人中都少有的独一份的幸运。
  可偏偏,宴巡此时此刻,实在不愿意把一切归结为信息素的合适。
  乔景熙发现了宴巡难看的脸色,他忙澄清道:“我不是因为我们信息素契合度100%才选择你。我一开始以为我们信息素契合度很低,特别失望,这才考虑到找别的Alpha为我治病。但其实,只要我们的信息素契合度达到最低要求的75%,那么不管别的Alpha与我的信息素匹配度有多高,我还是会选择你。”
  而且这份合约也只是针对宴巡的,乔景熙在将合约给他之前,删除了上面所有限制条例。
  如果最终与他签合约的Alpha不是宴巡,那么对方不可能毫无束缚地对他进行标记。
  宴巡闻言心情好受了很多。
  他知道乔景熙的信息是紊乱综合征很严重,发作起来甚至会危及到生命,因此如果他们信息素匹配度极低,他也不会阻止别的Alpha标记乔景熙。他担心的是Omega对他的选择完全只是出于信息素匹配度由高到低的排列,没有任何情感成分。
  现在看来,他仍然拥有这份特殊性。
  只是Omega自己未必认清这一点。
  “但是经过了昨晚的事,我们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朋友了。”宴巡看着乔景熙的眼睛,“你认为呢?”
  乔景熙瞬间哑然。
  “……对不起。”
  “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的关系呢?”
  “……我不知道。”
  宴巡循循善诱:“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考虑真正和我成为恋人呢?”
  乔景熙怔了一下:真正成为恋人?
  乔景熙从未想过这一点,其实自从做了那个梦后,他心里一直都没有片刻放松过,更没想过要进入一段恋爱关系。因此下意识把宴巡摆放在“朋友”的位置,其实仔细想来,他们之间很多举动都早已超越了朋友的范畴,只是他一直不愿意深思。
  昨晚发生的事,彻底打破了乔景熙的安全罩,让他不得不面对。
  他喜欢宴巡吗?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区别只在于程度的深浅。
  但那种为他心动,为他情难自禁的感觉却真真切切,就是喜欢。
  可问题是,他喜欢宴巡他们就能在一起,成为恋人吗?
  温之淮之前就因为自己对宴巡下手,虽说火灾的事多半是意外和他无关,但难保之后不会做什么。
  宴巡身手再好也只是个背景普通的大学生,在资本与权势面前难以抗衡,说不定还会引火烧身……


第39章 倒霉
  宴巡看着乔景熙的犹豫, 猜到他可能会说出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立刻补充道:“难道你不打算对昨晚的事负责?”
  乔景熙闻言一下子哑火了,他迟疑着说:“可是我担心, 你和我在一起会遇到危险。”
  宴巡说:“如果是这个理由,你不必担心,我也不会接受。Alpha保护自己的Omega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何况你说的事未必会发生。”
  乔景熙思考了片刻,终于松口说:“要不然, 我们先试试?”
  这个结果尚不能让宴巡完全满意,但他不想一下子将Omega逼的太紧,就顺势答应了下来:“好。”
  乔景熙松了口气, 抬眸看向宴巡,似是一下子没法适应两人之间的关系转变,不知道说些什么。
  宴巡看着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的Omega,他身上没穿衣服, 白皙的肩膀从被子里露出半截,露出脖颈、锁骨处斑驳的痕迹,漂亮又可怜的模样看得人心猿意马。
  不够宴巡清楚Omega前一晚刚受到惊吓, 又连着折腾了十几个小时, 一整天都没进食过, 没法承受更多了。
  “我让酒店送份粥过来,你喝完粥再把药吃了?”宴巡说。
  乔景熙怔了怔:“药?什么药?”
  宴巡有些心虚地解释:“避孕药。抱歉, 那个时候我情绪比较激动,忘了戴套。这次只能麻烦你吃药了,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乔景熙闻言脸色唰一下涨红。
  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些两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凭良心说,宴巡不戴套的主要责任可能在他,他缠得他压根腾不出手来……
  乔景熙本想借口洗澡去洗手间躲避一会儿, 但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很干爽,没有任何黏腻感,一下子就猜到是宴巡帮他清理过。
  紧接着,乔景熙就发现他现在躺着的床不是刚开始睡下的那一张,他转头看了一眼,很快发现之前的那张床上已经是一片狼藉,枕头掉到了地上,被单皱巴巴地缠在一起。
  乔景熙:“……”
  救命。
  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他开一个双床的标间简直是早有预谋。
  一张床脏了还能换另一张睡……
  ……
  等两人一起吃完晚饭后,乔景熙才想起来查看下手机。
  他隐约记得之前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过好几遍,不过后来就一直没什么动静了。
  找到手机时,乔景熙发现原来手机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他找出充电器,给手机充了点电后重新开机。
  一开机,顿时一堆消息涌了进来。
  有班级群的,有叶白绮的,有唐元的,大部分是在讨论之前拍的那档综艺的事,但查看了未接来电后,他发现乔胥在凌晨时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
  时间分别是在凌晨3:23,3:46,4:28。
  乔景熙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有些心慌,他预感到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了。
  乔胥不是没分寸的人,但凡不是紧急到需要立即联系到对方的事,就绝不会挑这种时间来电。
  可紧急到他大半夜还没睡,不停给自己打电话的事又有多少呢?
  只犹豫了一瞬,乔景熙就立即回拨了过去。
  电话铃声响了许久,直到快等待结束前才被接起,乔胥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景熙?”
  “大哥,我刚看到你凌晨给我打过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吗?”乔景熙问。
  电话那端迟疑了一下,然后说:“……已经没事了。”
  已经没事了,这分明是发生过什么事,只是乔景熙接电话的时间太迟,事情已经过去了。
  乔景熙忍不住追问:“大哥,究竟怎么了?”
  乔胥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说:“之前我接到国外医院打来的电话,说爸爸因为突发心梗被送去了医院抢救,所以我在赶去机场时给你打了电话,想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