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宴巡,焦急地追问:“他对你做过什么?”
  宴巡拍了拍乔景熙的肩膀,安慰道:“没什么,一点恶作剧罢了。”
  紧接着,他抬头看向温之淮,声音冰冷:“你想做什么尽管来,我还担心找不到机会送你进监狱。”
  宴巡身上的气势让温之淮有些心惊,他一下子就回想起那天在暴雨中,这个Alpha将轻易将自己揍倒在地的画面。
  不过温之淮很快说服自己,他不过是个普通Alpha,能把自己怎么样?
  这次只是他大意了,背后推动这件事,阻止温家保住自己的势力,虽然还没查出来,但温之淮推测十有八九是乔胥插的手。
  有能力将事情处理得这么滴水不漏的人本就没有几个,又跟乔景熙相关,除了乔胥没有别人了。
  宴巡说完之后,没再理会温之淮,拉着乔景熙就往外走。
  乔景熙本想再回过头去再问温之淮几句,但在宴巡强势之下,还是被带出了问询室。
  只是刚走出警局,乔景熙就忍不住再次询问宴巡:“你快告诉我,温之淮对你做过什么?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
  宴巡不想让乔景熙担心,温之淮做的事他会自己找他算账。
  宴巡看着乔景熙,温声道:“真的没什么,你看我不是没受什么伤吗?”
  宴巡说得越是云淡风轻,乔景熙心里越是难受,他仔细回忆起这段时间宴巡身上的异常:“之前你身上的擦伤,下巴上的淤青,还有手上流血的那次,是不是都是温之淮做的?”
  宴巡:“……”
  他没想到Omega把他身上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伤都记得这么清楚。
  这种时刻,竟让他觉得为难又甜蜜。
  乔景熙咬了咬唇:“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温之淮也不会报复你……”
  宴巡伸手揉了揉乔景熙的脑袋:“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何况保护Omega是Alpha的荣幸。”
  乔景熙鼻子一酸:“怎么办,我好担心你会出事?要不然我还是回去和温之淮签谅解协议吧?”
  宴巡怔了一下,安慰道:“别这样,你别受他影响了。即便他背后有温家,但温家也无法永远庇护他。他这次可以拘留,下次就可以坐牢。”
  乔景熙反驳道:“但是他坐牢也没法换你不受伤害。”
  宴巡看着Omega泪光盈盈的眼眸,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乔景熙的额头,保证道:“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
  乔景熙得知温之淮对宴巡做过什么后,心里就一直很乱,突然感觉到额头上一阵温热的触感,他愣了一下,大脑一下子没转过弯来:……这是宴巡亲了自己?
  为什么?
  单纯的安慰吗?
  回去的路上,乔景熙整个人都还有些发懵,但看到宴巡神色如常的样子,又不太好意思提。
  虽然之前他和宴巡有过更亲密的举动,但那是在发情期或是标记过程中,被身体欲望驱使之下的本能反应,但刚刚那个额头吻,显然不在这样的范畴里。
  乔景熙纠结了许久,入睡前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不过忙碌了一天,躺在床上后他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只是这个晚上注定无眠。
  半夜。
  乔景熙刚睡下不久,就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了。
  醒来时,他闻到了空气中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虽然没能一下子分辨出这是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乔景熙顾不得别的,立即下床去开门,敲门的人正是宴巡,他神色焦急,敲门声越来越响,似乎乔景熙再不开门就要砸门而入。
  门打开后,宴巡立即拽住乔景熙的手往外走:“快点跟我下楼。”
  乔景熙正想询问情况,就听宴巡说了下一句:
  “这栋楼着火了。”


第37章 沉沦
  走廊里浓烟滚滚。
  两人用湿毛巾捂住口鼻, 一路从逃生楼梯下楼。
  好在这片高档住宅是一梯一户的格局,加上入住率不算很高,即便发生了火灾, 需要撤离的人群也不多,逃生楼梯里空空荡荡,没有发生人群拥堵的情况,一路有惊无险,两人很快就从楼栋里出来了。
  此时, 楼下已经站着不少人,有消防员、物业管理、其他楼层的业主等等,消防车的鸣笛声在黑夜中声声刺耳。
  乔景熙惊魂未定地看着忙碌的人群, 脸色苍白。
  他出门时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在午夜的寒风中,有些瑟瑟发抖。
  宴巡走上前替他挡住风:“没事吧?”
  乔景熙抓住宴巡的衣摆,颤抖着说:“这火是温之淮放的?他疯了吗?”
  虽说现在没有任何证据, 但这实在是过于巧合,他和宴巡下午刚去过警局见温之淮,并且拒绝了签谅解协议, 晚上公寓就发生了火灾, 这事要说和温之淮没半点关系, 乔景熙是不信的。
  宴巡伸手抱住了乔景熙,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抚道:“别怕, 如果真是他做的,他一定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乔景熙反手抱住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与宴巡身上凛冽的冰雪气味信息素截然相反的是,Alpha的体温很热,拥抱的温度瞬间驱散了深夜的寒冷, 让他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过了一会儿后。
  “对了,你朋友的这套房子多少钱?正常来说,我是不是要赔他一套?”乔景熙忽然想到。
  刚刚只顾着惊吓,差点忘了,要是这房子不能住人了的话,那他岂不是还要背上巨额负债?
  虽然乔景熙不清楚这里的房价具体多少钱,但从小区的档次来看,显然价格不菲。
  宴巡:“……”
  乔景熙:“我暂时可能没那么多钱,可以分期还吗?”
  他感觉自己心在滴血。
  看来从今往后要努力赚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宴巡想了想,说:“应该不用陪,我记得我朋友买过房屋保险。”
  乔景熙松了口气,紧接着越发好奇:“你连你朋友有没有买保险都知道?”
  乔景熙没有体会过这种事无巨细都会彼此分享的友情,当然,叶白绮是愿意事无巨细都分享给乔景熙,包括他交往的所有男朋友,每一个恋爱细节等,不过乔景熙没有兴趣听而已。
  让他觉得惊讶的是,原来AA之间也会有这么黏黏糊糊的友情?
  宴巡正不知如何回答,就听乔景熙又说:“差点忘了问,你朋友是Alpha吗?”
  “当然。”宴巡说。
  在两人聊天期间,公寓的火势已经控制下来。
  站在楼下等待的业主经过了解,得知了楼栋着火的原因。
  原来是一直空置着没人入住的六楼因屋里电器老化引发了火灾,而正是因为里面没有住人,火势没被及时发现,因此房屋烧毁严重,但万幸的是,这次没有业主因火灾受伤或遇难,除了六楼及相邻的楼层外,其余业主的房子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不过,六楼的失火烧毁了整栋楼的供电设备,修理可能需要两周时间,这期间内楼里的住户都会处于停电状态。所以不少业主纷纷返回家里,收拾了行李准备去住酒店。
  既然消防人员调查出来的活在原因是这个,那就意味着乔景熙真的不用赔房子了。
  只是,乔景熙心里仍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事情的真相没有那么简单。
  跟宴巡一起上楼时,乔景熙忍不住对他说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宴巡却说:“别太草木皆兵了,温之淮现在还在拘留所,应该做不到这些。何况他总不至于为了教训我,搭上一栋楼的人命?”
  乔景熙想了想,觉得宴巡说得也有道理。
  真要是这样,这得多丧心病狂才能做得出来?
  两人回去后,各自回屋收拾了下东西,准备与其他业主一样去酒店借住几天。
  乔景熙不知道的是,宴巡一个人收拾物品时,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上面有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如果不想遭遇更多厄运,就立刻离开他。】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宴巡一下子就领会了其中的意思,显然这次的失火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在背后推动。
  对方特地挑选了一个无人的楼层,或许是因为他不想让乔景熙身处险境,所以这次的失火只是一个警告与威胁。
  但只是一个警告,就动辄烧毁一套高档住宅,这与温之淮之前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和乔景熙一起去警局时,刺激到了温之淮,让他的手段越发狠辣,不再是小打小闹。
  可宴巡总觉得这不太像是温之淮的作风。
  两人离开小区后,找了一家最近的五星级酒店,办理入住时,乔景熙拉了拉宴巡的衣袖,犹豫着说:“我可以和你住一间吗?”
  乔景熙还没从刚才火灾的阴影里缓过来,到了陌生环境后,下意识就想依赖宴巡。
  宴巡看着Omega有些苍白的脸色,知道他只是因为害怕,说实话,让乔景熙一个人住一间,宴巡也不太放心,所以他果断答应了下来:“可以。”
  乔景熙在征得了宴巡同意后,仍没忘记抢先付了房费。
  不过他这次开的双人标间而不是总统套房。
  倒不是因为差点背上一套房子的巨额债务让他意识到要省着点花,而是乔景熙觉得总统套房空间实在太大了,住两个房间其实与分开住没什么区别。出于他的私心,他直接开了个标间。
  宴巡用房卡打开房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了相隔不到一米的两张床,他脚步一顿,转头看向身旁毫无所觉的Omega。
  乔景熙对这个布局很满意,进房间后脱下外套就往其中一张床上躺去。或许是因为半夜吹了冷风,又或许是因为在无法乘坐电梯的情况下来回爬了几趟楼梯,折腾许久。
  乔景熙感到身体很乏力,大脑也有些昏昏沉沉,只是因为神经紧张,哪怕困极累极他还是睡不着,意识迷迷糊糊,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烫。
  “景熙?”
  朦胧中,乔景熙听到宴巡的声音。
  “你还好吗?”
  宴巡在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出来后,就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勾人心魄的香味,Omega脸颊绯红地蜷缩在被子里,整个人看起来很难受,像是……
  发情期又到了。
  宴巡一下子就想起了Omega身上的信息素紊乱综合征,虽然之前去医院复查时,医生说症状已经好了很多,但毕竟不是痊愈,看情况显然是Omega在遭遇了巨大的情绪波动后,再次出发了病症,导致信息素紊乱,再次进入了发情期。
  乔景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身体下意识朝宴巡贴了过去:“唔……我好难受……”
  宴巡看着床上容貌绝色、身段诱人,浑身散发致命魅力的Omega,只觉自己的理智变得岌岌可危。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平复□□内的躁动,但房间里馥郁的信息素气味却将□□勾得更旺。
  乔景熙不知道宴巡的挣扎,他本能地往Alpha怀里钻,嘴里含糊地央求:“标记我……快标记我……”
  宴巡眸色微暗,他抱着Omega坐到床上,然后撕下了他脖颈上的腺体贴,手指缓缓从那臌胀起来的,还带着咬痕的腺体上滑过。
  这微痒的触感让乔景熙浑身一哆嗦,喉咙里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
  紧接着,喘息声就变成了呜咽。
  Alpha的牙齿轻轻叼住了Omega腺体上的嫩肉,略微调整了下位置后,像是终于找到了满意的角度,下一秒,牙尖刺入了腺体。
  两人的信息素渐渐交融在一起。
  100%契合度带来的特殊感受让人像是灵魂都插上翅膀飘了起来。
  在这种安抚下,乔景熙滚烫的腺体终于逐渐平复下来,但身体里的热流却仍没有消退,莫名地生出一股饥饿感,似是想将宴巡吃拆入腹。
  乔景熙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身体无意识地在宴巡怀里蹭来蹭去,将他的浴袍弄乱,敞开的领口露出了大片胸膛,接着他的手贴了上去。
  宴巡轻轻抽了一口气。
  其实标记已经结束,只是他仍舍不得离开,嘴唇流连在Omega脖颈处,一下下啄吻着他的腺体。忽然感觉到乔景熙的手贴上了自己的皮肤,他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耳畔传来Omega略带哭腔的声音:“……怎么办?我身体里还是很难受。”
  “帮帮我……”
  宴巡感觉自己像是在悬崖边缘被推了一把,虽然明知此刻的时间、地点有些不合时宜,甚至Omega的央求多半也只是发情期冲动之下的反应,但他真的是忍不了了。
  哪怕事后Omega可能会怪他、怨他。
  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考虑,只想拉着Omega一起沉沦。


第38章 成为恋人?
  月落日升。
  阳光顺着窗帘缝隙洒落, 又渐渐隐没。
  乔景熙醒来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墙上的灯带发出昏黄的光。
  他眨了眨眼, 眼睛逐渐适应了这种黑暗,随即看到屋内一片凌乱,地上散落着枕头、衣物。
  乔景熙想起身开灯,可他刚动了一下,很快感觉到自己浑身酸软, 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下一秒,一只劲瘦有力的手环住了他的腰, 头顶传来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