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不住问:“你喜欢喝这个牌子的奶茶?”
  乔景熙这才意识到宴巡误会了,急忙澄清道:“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我没喝杯子里的奶茶,陌生Alpha给的饮料我才不会喝,杯子里的被我倒掉了一些。对了,你先开车送我去一趟检测中心吧?我想去检测一下奶茶里的成分是不是正常。”
  宴巡感觉自己的心情瞬间明媚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Omega没喝温之芮的奶茶,还是因为Omega说温之芮只是“陌生Alpha”。
  不过在听到乔景熙怀疑温之芮在奶茶里做手脚时,他还是有些紧张:“怎么了?那个Alpha对你做了什么吗?”
  乔景熙摇了摇头,“那倒是没有,但我发现他似乎很希望我喝下这杯奶茶,觉得有些奇怪,就想去检测一下。”
  如果弄错了,他只是损失一笔检测费用。
  但如果直觉是对的,他绝不会轻易放过肖楠。
  宴巡思索了一下,觉得现在正是揭露温之芮身份的好时机,“其实我还有件事想告诉你。”
  “嗯?”
  “肖楠只是他的艺名,他的真名叫温之芮。我有一个朋友正好之前见过他,知道他的真名。所以昨天看到温之芮突然上了一档综艺还觉得很奇怪,正常来说,温家人不太可能进娱乐圈。”
  这个消息让乔景熙整个人都懵了。
  肖楠竟然真名叫温之芮?!
  他竟然是温家人?!
  乔景熙对宴巡的话没什么怀疑,听宴巡说是他“朋友”认出了温之芮,乔景熙也只以为是他以前打工时认识的同事。不管再高端的场所,总是需要服务人员的,所以即使身份相差巨大,恰好见过温之芮也没什么稀奇。
  “所以肖楠,不,温之芮是温之淮的弟弟?!”乔景熙震惊道。
  宴巡这回没有说死:“可能吧,他们的名字很像,又都是温家人,多少总有些血缘关系。”
  如果消息都太明确,反倒是像他特地调查过温家一样。
  不过事情点到这里已经够了,宴巡的主要目的就是让乔景熙对温之芮有所警觉,不要轻易被骗。
  只是没想到,即便乔景熙不知道肖楠就是温之芮,对他的警惕一点没少。
  宴巡有时候都快怀疑乔景熙是他臆想出来的Omega了,不然怎么能做到哪都那么合他心意?
  Omega不但长得漂亮、性格可爱、信息素销魂,还对除自己外的所有Alpha充满防范,懂得自己保护自己……
  乔景熙得知肖楠真名叫温之芮后,更是觉得这杯奶茶一定有问题。
  不过他不知道温之芮究竟想对他做什么?替温之淮报复他?
  在将奶茶送去检测中心的路上,乔景熙一直忧心忡忡,他知道温之淮的事情不解决,接下来一定还会有很多麻烦。
  不过要解决温之淮又谈何容易,小说中他就是一个做尽坏事却始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人。
  那个被送到警局的变态跟踪狂,乔景熙虽然怀疑是温之淮在幕后指使,却不觉得警方能顺藤摸瓜找到直指温之淮的证据。
  包括这次温之芮给他的奶茶,奶茶里本就原料多样,要从里面提取出药物成分再检测很困难,特别是有些药物的成分比较隐晦,未必能检测得出。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乔景熙和宴巡刚从检测中心出来,就接到了警局打来的电话,说是他们上次报案的案情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需要他们再去警局一次协助取证。


第34章 同居
  赶到警局之后, 乔景熙从警察口中得知,之前他们送去的嫌犯提供了一些证据,证明了他跟踪偷拍乔景熙的行为是受人指使, 所以才需要他们回去一趟,配合调查一下幕后之人与乔景熙之间的关系。
  这次嫌犯的偷拍行为虽然没有造成重大危害,但案情还是受到了警方的重视。因为他潜入星大偷拍造成Omega宿舍楼半夜警报拉响的时已经由校园论坛发酵到了网上。
  星大作为全国最高学府之一,向来备受瞩目,Omega又是现在最稀少、珍贵的群体, 因此星大Omega宿舍遭偷拍的新闻一出来,就上了热搜。
  如今嫌犯被抓获,而且他身上相机储存卡里的照片已经能够证明, 他就是操控无人机潜入星大偷拍却意外触发警报的人,警方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可在盘查取证过程中,警方却意外有了新发现。
  嫌犯使用的配有远红外线的无人机是需要登记购买的限制设备,而且价格昂贵, 不是轻易能买到的,顺着这条线索,警方查到了嫌犯最近收到了一笔异常的汇款, 继续追查下去, 就发现温之淮的助理与嫌犯有过联系。
  目前, 嫌犯已经松□□代了自己确实是受人指使,还拿出了双方联络时的电话录音作为证据。也就是说, 如果助理这边有所突破,找到别的证据,就能将幕后的温之淮挖出来。
  乔景熙没想到这件事会有这样的发展,简直顺利得不可思议。
  在警方询问他是否与这些人有过节时,乔景熙立即将温之淮对他的骚扰行为告知了警方, 以便警方继续查证。
  从警局出来时,乔景熙还有些恍惚。
  虽然他清楚即便最后查到温之淮,也很难定罪,最多就是拘留几天,但对温之淮的声誉影响却是巨大的。
  此刻正逢傍晚,天际残阳似血,绯色霞光将万物勾勒出一圈朦胧的金边。
  乔景熙眺望着远方的滚滚云霞,心情有些激动,一转头就看到Alpha高大挺拔的身影。
  恍然间想到,会发生这些转变似乎都是因为宴巡。
  要不是宴巡发现了有人在巷子里偷拍,也不会这么顺利将跟踪自己的嫌犯抓捕,更不会因此顺藤摸瓜挖出指向温之淮的线索。
  温之淮一直都是乔景熙心中的疙瘩,受剧情影响,即便乔景熙在面对温之淮时强装镇定表现得无畏无惧,可内心深处,总是对他心怀恐惧。
  乔景熙甚至好几次半夜里被噩梦惊醒,梦见的就是剧情回到原点,温之淮对他做出了与剧情中同样的事。
  但得知警方将根据他提供的线索继续调查此案,盯着温之淮之后,乔景熙只觉心里的阴云又散开了一些。
  夕阳下,乔景熙看着Alpha俊美的脸,由衷感叹道:“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宴巡微怔,他看到Omega漂亮的眼睛里亮晶晶似是溢满星光,显然心情非常好,他心中同样升起了一股愉悦感:“对我而言,你也是。”
  在此之前,宴巡从未想过,他会碰到一个Omega,仅仅是对他笑一笑,就能让他感到无比快乐。
  他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就像他身上冰雪味的信息素那样,冰封冻结了起来。
  乔景熙愣了一下,随即有些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你这是商业互吹?但我刚刚说的是认真的。”
  宴巡凝视着他的眼睛,说:“我也是认真的。”
  乔景熙微笑着没有说话。
  残阳之下,他们静静地凝望着彼此,画面美得犹如一幅隽永的电影海报。
  对视之中,空气陡然多了几分暧昧。
  宴巡的心跳越来越快,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Omega粉嫩柔软的嘴唇上,那晚Omega突然凑上来时他没有准备,还没感受到那特殊的触感,就感到嘴唇一疼,紧接着就是一股铁锈味。
  那时为了避免失控,宴巡推开了Omega,但还留在他唇上的痂痕却时常在提醒着他那晚的事。
  此刻看着Omega诱人的嘴唇,宴巡被蛊惑般向前走了一步,然后缓缓低下头……
  乔景熙被宴巡的目光看得耳尖发热,他有些不理解这种感受,他明明不在发情期,甚至因为不久前刚刚标记过,距离发情期还很远,但还是感觉心跳加速,希望与Alpha更贴近一些。
  因此在宴巡靠近的时候,乔景熙没有躲开,目光直直地看着他,似是在期待什么。
  “嗡嗡嗡——”
  一阵手机震动声打破了寂静。
  两人都怔了一下,乔景熙回过神,忙后退了一步,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室友唐元打来的电话后,就立即按下了接通。
  “景熙?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刚录完节目?”唐元的声音很快就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乔景熙有些诧异,他不是喜欢发朋友圈或是将自己私事到处宣扬的性格,因此去拍综艺这件事根本没几个人知道,连唐元面前都没提起过,他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去拍节目了?”乔景熙奇怪道。
  唐元说:“我当然是看了你的直播啊!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去录节目也不跟我说一声,其他寝室的Omega跑来问我,我却一问三不知!现在我都快被他们问得烦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乔景熙听到电话那端声音嘈杂,询问道:“怎么回事?现在宿舍里有很多人吗?”
  唐元说:“对啊,附近几个宿舍的Omega都过来了,都是看了你的综艺后被圈粉了,所以就来我们宿舍等你,想亲眼看看你。”
  乔景熙茫然:“……等等,宿舍楼里有那么多人看了我的节目吗?”
  不是说这个综艺很冷,根本就没几个观众吗?
  难不成这仅有的几个观众全部集中到他身边了?
  唐元说:“当然人多啊,你不知道现在这个综艺有多火吗?微博热搜上铺天盖地的视频cut,我也是看到了热搜才去看的节目,否则我还不知道你去拍综艺了呢。”
  乔景熙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热搜?哪来的热搜?”
  唐元说:“节目刚开播就有热搜了,刚开始可能是你们节目组买的吧,但后来就是网友自发转发了。这期密室的剧情设计得很有意思,加上请来的嘉宾颜值爆表,所以一下子就火了。其中,关注度最高的就是你!我觉得,要不是你没开通微博,估计现在至少涨粉几十万了吧。”
  乔景熙听了唐元的话,只觉眼前一黑:这节目竟然突然翻身了?!
  唐元说:“对了,我看到微博上有星大的学生认出了你,还不小心暴露了你的身份信息,可能最近会有很多人来学校找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乔景熙:“……”
  挂断电话时,乔景熙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用去想,他也知道此刻宿舍里有多热闹,但他是天生不喜欢热闹的性格,人群环绕的环境只会让他神经紧绷,倍感压力。
  乔景熙打电话时没有避着宴巡,因此宴巡从乔景熙的通话中大致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遇到麻烦了?”宴巡问。
  乔景熙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忧愁:“我拍的那个综艺突然爆火,引得很多人去学校宿舍找我,感觉回去会好麻烦……实在不行,我在外面住一段时间?”
  宴巡闻言,立即表示赞同:“出去住也好。宿舍本就是休息的地方,人太多吵吵嚷嚷还怎么休息?”
  乔景熙思索了一下:“你说得对,但事发突然,我没什么准备……看来只能找家酒店。”
  宴巡看着乔景熙,提议道:“其实你可以住到我……”
  然而话刚说一半,乔景熙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乔景熙的注意力瞬间被手机吸引了过去,看到来电显示时,他有些诧异,这次打电话来的人竟然是乔胥。
  乔景熙略有迟疑,但还是很快接通了电话:“大哥?”
  “嗯,景熙。我刚在网上看到,你去拍了一个综艺?”乔胥的声音不紧不慢,即便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那股沉稳的气质。
  乔景熙没想到乔胥打电话给他也是为了这件事,他有些诧异,问:“是的,大哥,有什么事吗?”
  乔胥的声音很温和:“大哥知道你和叶家的二少关系向来不错,只是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和他一样,有往娱乐圈发展的打算?突然在热搜上看到你,还挺惊讶的,要是你有这方面的意向,可以告诉大哥一声,大哥手上有些人脉,可以为你铺路。”
  乔景熙怔了一下,很快说:“大哥,你误会了,我没有在娱乐圈发展的想法,这次参加综艺只是陪叶白绮一起去玩一下。”
  “原来如此。”乔胥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在微博上看到热搜,有人已经挖出了你的信息,还发起了一起去星大找你的提议,下面响应的人有很多。你现在还没回学校吧?大哥觉得你现在回学校宿舍住不太安全,不如你暂时先搬回家里住?”
  “我可以安排司机每天接送你上下学,路上花的时间也不会太久,你觉得呢?”
  “回家住?”
  乔景熙发现,在乔胥提出来之前,自己竟然从没想过这个选项。
  此刻听到乔胥的建议,第一反应也是怎么合理地拒绝。
  一旁的宴巡在听到Omega说出“回家住”几个字时,眼皮跳了一下,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提出让乔景熙搬去和自己住的想法,乔胥就来横插一脚。
  宴巡其实对乔胥的感官有点复杂,他直觉上不太喜欢乔胥,这个Alpha虽然看起来温和儒雅、风度翩翩,可宴巡始终觉得他心思过于深沉,令人捉摸不透,这样的人最好是离远一点为妙。
  然而,乔胥偏偏又是乔景熙的兄长,如果不出意外,他今后还是自己的大舅哥。
  这个身份实在很难令人忽视。
  不过,宴巡发现,乔景熙和乔胥的关系其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
  乔景熙在接听乔胥的电话时,宴巡就发现他脸上的神色只有诧异没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