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没睡着,起床时眼下有些青黑。
  当然,大部分Omega在被警报声吵醒后都没睡好,去上课时一个个精神萎靡。
  校园里很快就传遍了Omega宿舍楼遭偷拍的事,论坛里帖子瞬间盖了几百层。
  宴巡也听说了这件事,见到乔景熙后,就问:“你没事吧?”
  乔景熙摇了摇头:“目前发现的只是无人机上有远红外线摄像头,至于偷拍到什么,影像传输去了哪里,都还不清楚。”
  他虽然怀疑这事与温之淮有关,但目前校方既没有调查出幕后黑手,也没找到任何线索,只有一架损坏的无人机作为证据。这个时候,即便他站出来指认温之淮也不会有人信,说不定还要被反过来说成是污蔑。
  但乔景熙心里有种预感,这次的警报事件,可能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从宿舍里搬出来,免得因为他一个人,搅得整栋宿舍楼的人不得安宁。
  宴巡又问:“我看论坛上说,被偷拍的宿舍在11楼靠中间的位置,你住的宿舍离那近吗?”
  乔景熙:“……”
  他没想到,仅仅一夜过去,竟然什么都上了论坛!
  宴巡见乔景熙沉默,心思一动,忽然有了猜测:“……你住的不会就是11楼中间?”
  乔景熙无奈地“嗯”了一声。
  宴巡一怔,犹豫片刻,说:“听说有些Omega现在觉得住学校宿舍不安全,打算自己搬出去,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想法?”
  乔景熙有些惊讶地看向宴巡,简直有点怀疑他是不是会读心术,这个念头刚刚在他心里转过,宴巡就问了这个问题。不过,在这件事上他还没有拿定主意。
  主要是,乔景熙还不知道自己离开宿舍后要去哪里。他不想住在乔家,虽然目前为止乔胥都没有丝毫朝小说中的变态A发展的苗头,但乔景熙觉得自己还是与他保持些距离为好。
  此外,其实在梦到那本小说之前,乔景熙就有过从乔家搬出来住的想法了。
  那是在两年前,他母亲刚刚过世的时候,乔景熙觉得他与乔家之间最大的羁绊断了,同时也认为乔家没义务继续养着他。所以在母亲下葬后不久,乔景熙就去找了乔父,向他提出了自己要搬出去住的决定。
  那时的乔景熙只有十六岁,虽然从小没了父亲,但跟着母亲来到乔家后也没吃过什么苦,因此想法也比较天真,他认为哪怕自己还没成年,但十六岁也已经可以照顾好自己了。
  他甚至已经计划好了,搬出去后就住到他生父留下的房子里。那里是乔景熙父母原先的婚房,是一个中高档小区,他出生的时候就住在那里,后来母亲嫁入乔家后,就将那套房子转到了乔景熙名下。
  乔父在听到乔景熙准备搬出去住的想法后,自然是极力反对,乔家家大业大,根本不在乎多养一个孩子。更何况,他虽然与乔景熙没有血缘关系,一开始对这个孩子好只是因为爱屋及乌,但相处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感情,自然就不想让乔景熙离开。
  但乔景熙还是悄悄收拾了行李,为搬出去做准备。
  然而就在他准备搬走之前,澜城忽然出了一件轰动性的新闻,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好几个独居的Omega在家中被人残害,颈部以上腺体以及头颅全都不翼而飞,现场无比血腥可怖。
  乔景熙在看到新闻后同样被吓住了,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一个Omega并不是有了钱和房子这些物质保障,就能一个人活得很好。
  恰巧乔父在那时发现了他偷偷收拾行李的事,就让保镖24小时跟着他,不让他离开。
  乔景熙也就继续在乔家住了下来。
  但这起连环杀人案其实至今都被警方侦破,只是随着凶手销声匿迹、不再作案,渐渐被人淡忘了。
  可乔景熙却始终对这件事印象很深,他衡量过,他父亲留给他的公寓虽然当时是中高档小区,但已经是二十年前建成的了,物业不是很好,安保方面更是很多疏漏,所以他一个人住在那里其实不太安全。
  如果另外去租一个环境好、安保严密的公寓,那也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相对来说,学校宿舍还是比较安全的地方。
  ……
  宴巡问乔景熙是不是想搬出宿舍,其实存了自己的小心思,他真正想促成的是,让Omega搬到自己那里,和自己一起住。
  他不知道Omega会不会接受自己的提议,虽然这看起来进展有些太快,但从乔景熙让自己签下的那份协议来看,他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何况,他们住在一起好处很多。
  比如接送Omega上下课会更方便;或者Omega半夜里再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他也能陪在身边,不至于第二天才知道;以及,在Omega需要临时标记的时候就不用特地去酒店了……
  不过在宴巡问出口后,就看到乔景熙垂下头,闭口不言的模样,他就觉得多半还是自己太心急了。
  同居的事,不可能这么一蹴而就。
  宴巡将乔景熙送到教学楼下后,目送着他上楼的背影,开始期待周日的到来。
  ……快了。
  其实今天已经是周五了。
  许多家在本市的学生平时周末也会选择回家住1-2天,而昨天夜里的事一出,整栋Omega宿舍楼就变成了一副人去楼空的景象,一大早就有很多Omega提着行李箱往外走。
  唐元也是其中一份子,但他家不在澜城,在临市,回去没有那么方便,就干脆请假买了今天的机票,一大早就赶去了机场。
  因此,他再次错失了亲眼看到星大校草男神宴巡接送乔景熙的画面。
  乔景熙这周也是准备回家的,因为他向管家打探过乔胥的动向,得知乔胥又飞去了国外出差,这周都赶不回来,就彻底放下心来,准备回去好好陪着雪球玩两天。
  回到乔家后,雪球见到乔景熙后果然很兴奋,一人一狗玩闹至大半夜。
  乔景熙终于累得没空再思考什么,洗漱完后就回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只是,睡着睡着,他感觉雪球又窜到了他床上,作为一只体型圆润的狗勾,雪球的分量自然不轻,睡梦中,乔景熙一度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呼吸。
  但他实在太累了,只是挥了挥手赶雪球下去,眼皮子都没睁。
  第二天醒来时,乔景熙看着空无一物,连狗影子都没见着的房间,忽然想起一件事——
  昨晚,他根本就没让雪球进他房间睡觉!
  那睡梦中的压迫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鬼压床?
  乔景熙坐在床头发了一会儿呆,直到管家来敲门通知他早餐已经准备好后,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
  他对“鬼压床”的事没有想太多,只以为是自己太累了,所以感官在睡梦中造成的错觉。
  乔胥下楼的时候,正巧看到管家端着一个托盘往餐厅走,雪球似乎闻到托盘里食物的香味,亦步亦趋地跟在管家身后,嘴里还发出“嗷呜”的声音。
  乔景熙见状有些好笑,脚步上前喊住了雪球,避免它继续打扰管家,他蹲下身rua了一把雪球的脑袋,正想询问管家,雪球早上是否已经喂过时,忽然看到餐桌旁坐着的一个身影。
  “大哥?”乔景熙的声音里满是诧异。
  乔胥露出一个微笑:“景熙,早上好。”
  乔景熙慢吞吞在餐桌旁坐下,拿了一份早餐,吃了几口后,装作不经意地问:“大哥不是在国外出差?怎么突然回来了?”
  乔胥喝了一口咖啡,说:“后面有个行程取消了,所以提前回来了。”
  乔景熙又问:“那大哥什么时候到家的?”
  “今天一早。”乔胥说着,神色自然地从桌上拿过一个白煮蛋,递给乔景熙:“吃鸡蛋吗?”
  乔景熙下意识伸手接过鸡蛋,“谢谢。”
  “不用谢。”乔胥微微一笑,随即他像是想到什么,“对了,景熙,我这次出差还给你带了一份礼物回来。”
  乔景熙顺着乔胥的视线看到餐桌后面的柜子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白色礼盒,乔胥用湿毛巾擦了擦受,然后站起身拿过礼盒,递给乔景熙:“这是一个合作商送的手机,还没有上市,我听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种数码产品,我就借花献佛了。”
  礼物不是很贵重,这让乔景熙松了口气,“谢谢大哥。”
  乔胥含笑看着他:“不拆开看看?”
  在乔胥的注视下,乔景熙打开了包装盒,里面是一只纯白的手机,款式精巧漂亮,品牌也是时下最流行的。
  “喜欢吗?”
  “喜欢。”
  “那怎么放回了盒子里?”
  “我想把旧手机上的资料拷贝过去再用。”
  “好。”
  乔胥经历了一晚上的飞行,整个人有些疲惫,吃完早餐就回房里休息了。
  乔景熙盯着那只白色的手机,沉思许久。
  忽然想到什么,打开网页搜索起了“手机检测”服务。


第30章 受伤
  乔景熙正牵着雪球在湖边玩耍时, 忽然收到叶白绮的微信,说是节目组导演想在综艺正式开拍之前组个饭局,让嘉宾们彼此熟悉一下, 以便直播时发挥出更好的节目效果。
  聚餐的时间定在周日晚上,乔景熙没有拒绝,虽然他答应去录制的初衷是去履行答应过叶白绮的承诺,但好歹也收了节目组二十万的酬劳,既然接下了这份工作, 他还是会尽量配合。
  这天晚上,乔景熙在临睡前故意喝了一杯咖啡,他想让自己维持清醒, 弄清楚昨晚的“鬼压床”究竟是不是错觉。
  上床前,乔景熙把雪球赶出了房间,又检查了门窗,确定全部都关好了。
  前半夜很平静, 咖啡带来的神经亢奋感让他的大脑一直保持着清醒,偌大的卧室里寂静无声,除了他没有别的人, 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外, 只有屋内24小时运转的新风系统发出的轻微声响。
  渐渐地,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咖啡的提神效果无法维持一整晚。
  朦胧中,乔景熙再次感受到了昨天晚上那种“鬼压床”的感觉。
  他的手腕似是被什么攥住了, 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大脑也迷迷糊糊,在半醒半睡之间徘徊。他想努力睁开眼,让自己清醒过来,但眼皮子沉得厉害, 费了极大的力气才睁开了一条缝。
  黑暗中,他似乎看到一个人影坐在他床边……
  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感倏地在心里蔓延。
  心脏紧张得砰砰直跳。
  但他的意识与身体似是割裂开来了一般,任凭大脑拼命传递着危险信号,可身体偏偏动弹不得,像是随时都要陷入沉睡,他拼命睁开眼,让自己保持清醒,但眼皮越来越沉,视线越来越模糊……
  视线中最后的画面,就是这道身影附身靠近自己……
  ……
  乔景熙猛抽了一口气,瞪开眼睛时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紧接着,乔景熙就看向床边,似乎想确认那道黑影还在不在。
  屋内有些昏暗,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窗帘缝隙中穿过,但也能轻易看清床边空无一物,没有任何人坐在那里。
  乔景熙慢慢从床上坐起身,环顾四周,又仔细查看了一下床上的被单,真丝被单上有一些凌乱的褶皱痕迹,但这种轻薄的真丝被本就容易起皱,这痕迹很可能是他在睡梦中压出来的。
  昨晚的一切,似乎只是个过于逼真的噩梦。
  乔景熙脑子里有些纷乱,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这间房间的风水出了问题,所以睡觉时才会频频发生鬼压床的情况。
  缓过神后,乔景熙感到身上有些黏腻,他猜测这多半是因为自己在梦中被吓出一身冷汗,于是起床找了套衣服,去浴室洗了个澡。
  水雾氤氲中,乔景熙忽然想到,今晚是他和宴巡约定好的补标记的时间。
  乔景熙提出的时候,是本着“公事公办”的态度,既然他与宴巡已经签订协议了,那么他付钱,宴巡配合他治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事到临头,乔景熙又莫名生出一丝紧张的情绪。
  他忍不住回忆起第一次被宴巡标记时的感受,那时他的意识不太清醒,整个过程都迷迷糊糊任凭Alpha施为,但那种灵魂深处得到满足,畅快得令人颤栗的感觉就像是刻入了他的脑海里,只要一想起来,就让他心跳加速。
  乔景熙本以为这是AO标记时的正常感受,后来上网查询了一下才知道,大部分AO在标记时没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他们对标记过程的描述是“像一个热吻”。
  得知宴巡和他的信息素契合度是100%后,乔景熙才恍然这是信息素匹配度100%的AO进行标记时才会产生的灵魂契合感。
  但这种过于舒适的感受也是在令人造成困恼。
  乔景熙很难忘记,自己在标记过程中哭湿了宴巡衣服的画面,现在回想起来都尴尬得脚趾抠穿地心。
  这次标记时,怎么也要保持清醒,克制自己!
  ……
  下午时,叶白绮打电话给乔景熙,邀请他和自己一起去做造型。
  虽然晚上只是个非正式聚餐,但叶白绮的死对头安枳在场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给他任何“艳压”的机会。
  乔景熙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看书,哪怕他经历过梦见自己活在一本小说里这样不可思议的事,但他本质上还是不太相信玄学,所以想从心理学、或是医学方面找找会出现这方面问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