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天呐,我看到他的时候都震惊了,没想到这种享誉国际的知名画家竟然愿意来学院里当老师!不知道学校究竟花了多大代价才能把人请来?”
  乔景熙:“……”
  哦,学校可能不但没花一分钱,还被温之淮塞了好处。
  唐元:“我问过院里的老师,他们说温老师之后会长期在学校里任教。我们班上的同学听到这个消息都快高兴坏了!不过老师们没有说温老师会教哪个年级,我们都猜测他会教高年级。景熙,你说我有没有机会上到温老师的课?”
  乔景熙:“……”
  在他的举报之下,怕是没有机会了。
  但在唐元满脸期待的眼神下,乔景熙只能昧着良心,艰难地说:“……有吧?”
  在唐元吃饭的时候,乔景熙抱着睡衣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回想起傍晚宴巡与温之淮对峙时的场景,他基本已经肯定了宴巡是顶级Alpha。
  但问题是,他是顶级Omega,宴巡又是顶级Alpha,正常来说,他们之间的契合度不可能太低啊?
  就算不高……
  但至少平均水平总要有吧?
  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乔景熙琢磨了很久都没有头绪后,忽然想到了他去信息素匹配中心做的检查,根据上次工作人员说的时间,报告应该是已经出来发到自己当时填写的邮箱里了,不过他还没有登录邮箱查看过信件。
  要不要查看一下检查报告?
  从浴室出来后,乔景熙就回到房间,坐在电脑前,看着邮箱的登录界面,犹豫了半天——
  现在看?
  要不再等等?
  对了,上次宴巡不是也一起做了匹配检查吗?他的报告也出来了吧?今天见面的时候他怎么什么都没提起呢?……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最终,乔景熙深吸了一口气,心道:早晚都要面对。
  他咬牙按下了登录键……
  结果……
  嗯???
  怎么里面一封信新邮件都没有?
  乔景熙不死心,连着刷新了几次“收件”图标,终于确定自己真的没收到检查报告后,心中有些茫然:是信息素匹配中心的报告延迟发送了?还是自己填表的时候写错了邮箱?
  要不要问问宴巡,他有没有收到报告呢?
  乔景熙正犹豫着,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正好是来自信息素匹配中心的电话。
  接通电话后,对面的工作人员先是很客气地确认了一下乔景熙的身份,然后说:“很抱歉,因为您的检查结果出了一点小问题,所以我们进行了新一轮的复查,所以还没来得及把检查报告发给您。可以的话,我们希望您能再来匹配中心一趟,我们想和您当面谈谈,可以吗?”
  乔景熙愣了愣,不知道自己的检查结果能出什么问题?
  听到工作人员的话后,略一思索就答应了下来。
  反正不管是什么问题,迟早是要面对的,乔景熙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就很干脆地把时间约在了明天。
  敲定下来之后,乔景熙又给宴巡发了个消息:【我明天有事要去信息素匹配中心一趟,你不用来宿舍楼下等我了。】
  宴巡似乎在忙,乔景熙这次发出去的消息他没有立刻回复,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回了一条:【他们也给你打了电话,让你过去一趟?】
  乔景熙看到这个“也”字时,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宴巡的报告也出现了问题?不会那么巧吧?
  紧接着,又是一条微信:【那正好可以一起去。】
  ……
  宴巡看着回完消息后,手机屏幕上沾着的血痕,翻转掌心看了一眼手上的擦伤,伤口处还在渗血。
  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撞在一个石墩上,车头深深凹陷,露出一堆被挤压成破铜烂铁的零配件,驾驶座上的司机满头是血地趴在方向盘上,已经昏迷过去。
  荒凉的巷子里路灯昏暗,平时这里本就少有人来,即便是这么巨大的撞击声都没有一个路人来查看情况。
  宴巡随手摸了一把手机屏幕上的污痕,随即转过身,折返到轿车旁,对着车牌以及车内昏迷过去的司机拍了几张照片,将它们发给楚渊:【帮我查一下这辆车和司机。】
  虽然车上的司机伪装成喝醉酒的样子,故意将车开得歪歪扭扭,但宴巡可以确定,这绝不是意外事件,而是冲着自己来的。
  在他避开一次后,司机又踩着刹车折返回来,足以证明了这点。
  或许是拍照时手机的闪光灯刺激到了司机,他竟从昏迷中醒来,只是身体被卡在车座与安全气囊之间动弹不得,他的视线与宴巡对上,里面有恐惧与痛楚,但又像是一种无声的祈求。
  宴巡没有理会,拍完照后就转身离开了。
  *
  下了一夜雨后,第二天天气开始放晴,但澜城的温度又降下来一些,出门时空气中透着凉意。
  乔景熙一转头就看到站在一棵树下的宴巡,他手上还提着热腾腾的早餐,在乔景熙走近后,就将袋子递给他。
  乔景熙很快注意到宴巡下巴上有一块淤青,询问道:“这里怎么了?”
  他明明记得,昨天晚上分开之前,宴巡还是好好的?
  宴巡看着Omega漂亮的眼眸,解释说:“雨天路滑,不小心摔了一跤。”
  乔景熙又看向他的掌根处的擦伤,问:“这里也是摔伤的?”
  宴巡下意识就想收回手,但他手里还提着早餐,只能转了一个角度,将掌心朝下:“嗯。”
  乔景熙接过宴巡手里的纸袋,有些不放心地问:“那还有别的地方伤到了吗?”
  宴巡看着Omega担忧的神色,唇角露出一丝笑意:“没有了。”顿了顿,“我是Alpha,这点小伤不碍事。”
  乔景熙总觉得以宴巡的身手不太可能因为路滑就摔倒,但他的伤口看起来又确实像是摔的。乔景熙思索许久也没找出破绽,转念一想,Alpha还能一大早给自己买早餐,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面前,想来也不是大问题。
  走出校门后,两人直接打车去了信息素匹配中心。
  机构门口依然站着无数排队的Alpha,但乔景熙和宴巡这回没有排队,他们一过来,就被里面的工作人员请去了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着三四个人,都是穿着白大褂的Beta,年纪都比较大,似乎都是信息素匹配中心的领导。因为这里是给Alpha、Omega做信息素检测的地方,为了避免沾上工作人员的信息素,增加信息素检测的准确性,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一律都是Beta,连领导也是如此。
  乔景熙本以为他和宴巡会再度分开去不同的房间谈话,可没想到这回竟是让他们一起的意思。
  这反倒是让乔景熙更奇怪了。
  其中一位四五十岁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拿出两份报告,微笑着递给乔景熙和宴巡:“不如你们先看看检查报告的结果?”
  乔景熙不明所以,有些忐忑地接过检查报告。
  倒是宴巡察觉到了这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神色中都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可这奇怪的状况却更令人猜不透。
  两人几乎是同时接过了检查报告翻看,紧接着,很快就发现了在报告最显眼的位置一行加黑加粗的“匹配度100%”字样。
  乔景熙呼吸一窒,顺着那行字往后看去,那里显示的是一个Alpha的名字:宴巡。
  宴巡看到的名字则是:乔景熙。
  宴巡挑了挑眉,立即猜到了这些医生心情激动的原因,匹配度100%的AO已经很多年都没出现过了。他虽然对这个结果感到有些意外,但接受得很快,完全没有乔景熙内心天塌地陷般的震惊、茫然,难以置信……
  乔景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和宴巡的匹配度不是很低的吗?怎么会检测出来是100%?
  “这份检测结果会不会是弄错了?”乔景熙忍不住问。
  将报告递给他们医生立马说:“不可能!我们在结果出来后,拿着你们二人的血样,做了三次以上的复核,测出来的结果都是100%,所以这份检测报告绝对是准确无误的!”
  另一个医生插话道:“没错,我们已经对这个结果进行过反复比对和确认,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匹配报告超过了正常检测时间还没出来的原因。特地把你们两人叫来这里,也是因为我们商议下来认为,光是发送一封邮件你们或许会对报告上的内容存疑。”
  “是啊是啊,这都多少年没碰到过信息素匹配度100%的AO了!我听说你们本来就是情侣,当初就是一起来我们中心做的检测,现在又一起看到这份报告,不是更有仪式感吗?”坐在沙发上的医生笑道。
  乔景熙:“……”
  原来就是为这“仪式感”才特地把他们骗过来,让他们多跑一趟。
  医生们显然没有忽悠人多跑一趟的愧疚感,一个个摩拳擦掌,感觉比当事人还兴奋:“匹配度100%的AO,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你们当初选择来我们中心做检测,也是和我们有缘,所以我们中心的几个领导商量下来,可以由我们这里出资,免费为你们筹办婚礼!”
  更重要的是,到时全国都会知道他们中心检测出一对100%匹配度的AO了!
  冲着这个“好兆头”都不知道要吸引多少Alpha、Omega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做检测!
  乔景熙半响无语,眼睁睁看着医生们商议着如何给他和宴巡举办婚礼,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荒诞感。他转头看了宴巡一眼,想看看宴巡是什么反应。
  在乔景熙的视线落在宴巡身上时,Alpha似有感应一般,转头与他对视,乔景熙从那双黑玉般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眸光流动间,Alpha的视线显得格外专注而认真,但似乎与平时也没太大区别。
  最终,乔景熙和宴巡当然没有理会医生们“原地结婚”的提议,拿上自己的检测报告后就离开了。
  而且出于隐私考虑,他们没有同意匹配中心将自己的姓名公布出去,只允许在庆祝的横幅上使用化名。
  中心的领导们对此都感到非常遗憾,但在劝说无果之后,也只能尊重当事人的想法。
  乔景熙得知自己与宴巡信息素匹配度100%后,心情就一直有些混乱,加上办公室里的医生们你一言我一语,不停为他们的婚礼献计献策,闹得人根本静不下心来。
  走出信息素匹配中心后,乔景熙与宴巡两人静默地走了一段路,谁都没有说话。
  远离了喧嚣的人群后,乔景熙忽然觉得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寒风吹过,卷起片片落叶。
  阳光从树梢间倾泻而下,落入那双浅茶色的瞳孔中,绽放出一种比宝石更美的光芒来。
  乔景熙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忽然心里涌起一股后知后觉的欣喜。
  他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饿了许久的人,原本只祈求着想要一份清粥馒头,可眼前出现的却是满汉全席,他就突然傻了眼,甚至怀疑眼前看到的究竟是不是幻觉。
  他本来只想找一个信息素匹配度高一点,而且看起来不那么讨厌的Alpha,为他治病。
  可没想到,这个Alpha不但不讨厌,还是他非常感激、喜欢的朋友宴巡,就连他们之间的匹配度都是不可思议的100%!
  虽然乔景熙还没问过宴巡,但他知道像宴巡这么善良正直的Alpha,一定是愿意帮助他的!
  所以,原本需要忍耐的治病过程也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接受。
  想到这里,乔景熙唇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既有愉悦,又有庆幸。
  高大英俊的Alpha默默看着身旁Omega脸上纯粹美好的笑容,心中微微悸动,也终于松了口气。
  宴巡从看到报告时,就注意到乔景熙脸上没什么喜悦,反而一副神思不属、魂游天外的模样,似乎对这个匹配结果并不满意。以至于他一路都忐忑着要不要问清楚。
  现在看来,Omega当时只是没反应过来……
  宴巡有些哭笑不得,同时发现自己刚才的心情简直比昨夜看到那辆车撞过来时还要紧张。
  乔景熙开心了好一会儿,回过神后,他转头身旁一直默默陪伴他的Alpha,郑重问:“宴巡,你愿意标记我,为我治病吗?”
  虽然他觉得Alpha不会拒绝,但问总还是要问的。
  宴巡怔了一下,很快点了下头:“当然。”
  当时他陪着Omega做检测的唯一目的,就是确认自己与他的匹配度能否满足治病的要求。他以为,在这个匹配报告出来后,这就已经是默认的事了。
  “谢谢。”
  虽然这个回答在他预料之中,但乔景熙仍然感到很开心。
  他对Alpha露出了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容,紧接着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宴巡:“???”
  一个Alpha标记一个Omega,究竟要怎么吃亏???


第28章 签订合约
  乔景熙原本想从匹配度高的Alpha中挑选一个为自己治病, 就打算与对方签协议并且支付报酬的,相当于用钱购买标记,完全银货两讫的态度。
  虽然现在为他治病的Alpha变成了宴巡, 乔景熙也没打算占朋友便宜,该给的钱还是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