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期回家一次,也不太现实。
  正当乔景熙有些犹豫时,乔胥又说:“学习在忙也要劳逸结合,何况,你这么久没回家,雪球也很想你,这几天都茶饭不思地蹲在门口,瘦了很多。”
  提到雪球,简直是在戳乔景熙软肋了。
  雪球是一只毛色纯白的萨摩耶犬,平日里一直是乔景熙在喂养,一人一狗关系很是亲密,从没分开过这么久,乔景熙这些天最记挂的就是雪球了。
  乔景熙也不是没有萌生过把雪球抱过来养的想法,但一方面,学校宿舍肯定是无法养狗的,想要养雪球还要在校外租个房子;另一方面,雪球虽然多数时候是乔景熙在喂养,但严格来说它属于乔胥。
  这是当初乔胥母亲养的宠物狗所生的狗崽子,如今大狗已经自然衰老去了汪星,留下的小狗也就存活了雪球一只,对乔胥而言雪球也有着不同的意义。
  基于这样的原因,乔景熙根本无法开口把狗直接抱过来。
  因此,在乔胥提到雪球后,乔景熙没再找什么借口拒绝:“好的,这周我会回家。”
  确定下这件事后,乔景熙见乔胥手机总是在响,就顺势提出了离开。
  乔胥点点头,笑容温和:“那我让司机送你?”
  乔景熙急忙说:“不用了,大哥,你还有事要忙,我就不耽误你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乔胥没有拒绝:“那我让秘书替你叫车。”
  这里本就是市区核心地段,现在又不是上下班高峰的特殊时期,打车非常容易,乔景熙很快就坐上车离开了。
  秘书将乔景熙送上出租车后又折返回去找乔胥,但还没走到包厢,忽然听到里面“嘭——”一声巨响。
  秘书神色一变,急忙跑上前去敲门:“乔总,发生什么了?您没事吧?”
  包厢里静默了一会儿,片刻后,正当秘书想再次敲门询问时,门突然开了。
  门后的乔胥神色如常,淡淡道:“没什么事,只是我手滑摔碎了一个杯子,结账的时候记一下就好。”
  秘书松了口气,忙应了声“好”,但余光瞥见门缝里一地的玻璃碎片时,不禁有些诧异:这……只是摔碎了一个杯子?
  *
  乔景熙坐在出租车里时,手机微信就响个不停。
  他打开一看,发现竟是叶白绮发来的消息。
  大白:【宝!!!我终于杀青回来了!!!】
  大白:【呜呜呜呜,我好想你】
  大白:【宝,你今天有空吗?】
  大白:【我来找你好不好?】
  乔景熙看着微信上的消息,眉毛一挑,很快就回复道:【好,我有空,哪里碰头?】
  他今天本来就没什么心情去上课,正好也很久没见过叶白绮了,就直接让司机调头换了个目的地。
  他们见面的地点约在一家餐厅,乔景熙远远地就在马路对面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站在门口。
  Omega留着一头妩媚的波浪卷,纤细的身材裹在紧身的黑色皮衣里,脸上架着一副几乎遮住半张脸的墨镜,精巧的鼻梁下是烈焰红唇,红与黑的搭配显得又酷又艳。
  一旁有个Alpha正举着手机,似乎在向他搭讪。
  但美人只高冷地摆了摆手,此外连个眼神都没搭理。
  Alpha有些自讨没趣,但又不甘心轻易放弃,郁闷地走远了两步,却没有离开,站在路边翻出了口袋里的烟,借着抽烟的掩饰,其实是想看看Omega等的究竟是谁。
  不过他没有等多久,因为他发现Omega很快迎上了一辆出租车,看着从出租车上下来的身影后,原本的高冷气质瞬间一扫而空,又是抱抱,又是贴贴,连走路都要手挽手,热情得像是有条尾巴在身后晃。
  Alpha险些惊掉下巴,心中缓缓浮出一个问号:原来Omega也能这么舔?
  不过当他看清出租车上下来的人的样貌时,瞬间脑袋一空。
  隐约有些明白了Omega这么舔的原因。
  在这种直击灵魂的美貌面前,根本就不分什么性别。


第18章 拨云见日
  “宝!终于见到你了!呜呜呜……”
  乔景熙刚下车,就见一道身影风一般向自己跑来,紧接着,一股浓郁热烈的玫瑰香味萦绕在鼻尖。
  叶白绮迅速抱住了乔景熙,恨不得黏在他身上:“宝,你看看,我每天想你想得茶饭不思,都瘦了好几斤……”
  再次听到“茶饭不思”几个字后,乔景熙不自觉地想起了雪球,不仅仅是因为乔胥刚刚才提起了它,更因为叶白绮扑过来的姿态实在与雪球见到自己的兴奋劲没两样。
  叶白绮:“宝,你这么快就过来了,是不是也很想我?我就知道!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也是独一无二的!”
  乔景熙:“……”
  乔景熙强忍着推开他的冲动,想了想,伸手揉了揉叶白绮的脑袋,故意将他的头发揉乱。
  对大部分明星而言,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乔景熙本以为这么做会让叶白绮感到不适,迅速退开去整理发型维持明星形象,可没想到,叶白绮像是没事人一般冲着他傻笑,还用脑袋蹭了蹭乔景熙的手:“宝,我的头发是不是很顺滑?你仔细感受感受?好不好摸?要不要再多摸摸?”
  乔景熙:“……”
  好吧,是他输了。
  叶白绮一脸得逞的笑,挽着乔景熙的手,黏黏糊糊朝餐厅走去。
  两人很快就走进了一间装修复古华丽的包厢。
  叶白绮走进包厢后就将墨镜一甩,彻底露出了那张明艳照人的脸。
  毕竟他是一个明星,虽然目前还不是很红,但也有一小批粉丝,为了避免被人打扰,平时出门在外还是会做一定伪装。
  “对了,宝,我刚刚就想问了,你怎么贴着腺体贴?是不是之前分化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要不是你不让,我早就想从剧组请假回来看看你了!”
  叶白绮目光里有些担忧。
  乔景熙摇了摇头,解释说:“别担心,我的分化没有问题,只不过分化后信息素的气味有些特殊,我不想让人闻到才用了腺体贴。”
  他没有告诉叶白绮自己患上信息素紊乱综合征的事,这件事说出来除了让叶白绮担心外,毫无作用。
  叶白绮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
  身体没事才是第一位的,至于信息素气味“特殊”……
  叶白绮不禁想到了新闻上看到的那些榴莲、橡胶、螺蛳粉气味的信息素……他想了想,说:“宝,你要自信一些,信息素的气味再奇怪也没事,你长得那么好看,根本不愁没有Alpha喜欢。更何况,每个人的喜好本就不同,一定有人就喜欢你这种‘特殊’的信息素的!”
  叶白绮说话间,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但他只是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可对方却不依不饶,被挂断后很快又打了过来。
  叶白绮脸上浮现一丝不耐烦,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放在一旁,仍是没接。
  倒是乔景熙瞥见了来电显示上的双人合影,随口问了一句:“……这是你新男友?”
  叶白绮与乔景熙虽说是朋友,但彼此的性格、喜好都大不一样,乔景熙也清楚叶白绮换男友如流水的作风。他甚至怀疑过,叶白绮进入娱乐圈的最大动力,或许就是娱乐圈里俊男靓女够多,方便他近水楼台。
  所以在看到这张叶白绮与另一个陌生男子的亲密合影时,乔景熙也没有太惊讶。
  叶白绮嘿嘿一笑,没有什么避讳地承认了:“是啊,这个Alpha长得挺帅,但就是占有欲太强太黏人,有时候我也觉得他太烦人,正想着再处一段时间看看,不行就分手算了。”
  满不在乎的语气,简直是活脱脱的渣O。
  乔景熙忽然有些好奇:“那如果Alpha不愿意分手,缠着你怎么办?”
  叶白绮轻笑一声,拿起茶壶给乔景熙的杯子中添了饮料:“能怎么样?大不了给一笔分手费安抚下。”
  乔景熙又问:“要是给分手费还是不行呢?”
  叶白绮笑道:“一般给些分手费,差不多就行了。如果Alpha还是不依不饶,我也不会再对他客气,稍微用些手段让他不敢再出现在我面前就行。当然,这个前提是,我也不会招惹一些惹不起的Alpha,正常交往前我都会调查下对方的背景,觉得自己可以拿捏的才会继续。”
  乔景熙对叶白绮的话听得很是认真,忽然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他发现先前是他着相了,才会觉得Alpha都很可怕要远离他们,但实际上,除却那些金字塔顶端的Alpha外,大部分Alpha都只是普通人,充其量就是力量、速度方面比Beta、Omega强悍而已。但既然叶白绮可以仗着家世背景随意揉捏这些Alpha,自己同样也可以!
  他完全可以去信息素匹配中心,匹配一批契合度在75%以上的Alpha,从中筛选出性格、背景都容易掌控的,最好还比较缺钱,与他们谈判后再签订合约。
  甚至他可以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要求Alpha在标记时需要用铁链捆绑在座椅上,浑身只有脖子以上能动就行。
  虽然这对Alpha而言实在有些侮辱人,可乔景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毕竟这件事关乎他的生命安全,大不了到时候多支付点精神补偿费用。
  通常AO之间的平均信息素匹配水平在60%左右。所以与自己匹配度超过75%Alpha必然有一大批,只要钱给的够多,他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人。
  想到这里,乔景熙像是心中有块巨石终于落了地。
  他有些激动地抓住叶白绮的手:“大白,谢谢你。”
  叶白绮怔了怔,但很快反手握住乔景熙的手,亲亲密密地说:“嗨,跟我还客气什么?”
  无非就是顺手倒杯水的事?
  他以前也没少给乔景熙端茶倒水啊?
  乔景熙微笑看着他:“嗯,那如果你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别客气。”
  叶白绮闻言心头一动。
  他正巧想到了一件事,不过在见乔景熙之前,他还犹豫着是不是要开口,以他对乔景熙的了解,他认为乔景熙答应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既然乔景熙现在都这么说了,要不就提了试试?
  乔景熙很快发现了叶白绮的迟疑,像是真有什么难事,就主动问:“怎么了?”
  叶白绮心一横,略微组织了下言语:“是这样的,宝,我想邀请你陪我参加一个密室类型的综艺,我不太擅长玩这方面的游戏,本来也是不在乎输赢的,可偏偏这次的综艺安枳也要参加,听说还请了个强有力的外援,这不是摆明了想给我难堪吗?”
  “如果到时候如果双方差距太大,他一定会不遗余力买营销黑我!我必须不能让他得逞!不过我身边除了你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姜鑫那几个人水平比我还菜,根本指望不上……”
  乔景熙有些诧异:“综艺?上电视那种?”
  叶白绮摇了摇头,可怜巴巴看着乔景熙:“这个综艺采用的是网络直播形式,也没有后期剪辑,所以更考验现场的发挥。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出风头,以前连学校的文艺汇演都不愿意参加。但我思来想去,认识的人中只有你最合适,你本就擅长玩密室,就当是陪我去玩场游戏?”
  乔景熙有点为难,他对娱乐圈的事向来没什么兴趣,更不喜欢走在聚光灯下,这一点上他与叶白绮也是天差地别。可偏偏自己刚说出愿意帮助叶白绮的承诺,现在拒绝岂不是在打自己脸?
  叶白绮见他犹豫,像是有些松动的样子,忙趁热打铁:“你放心,其实这个综艺挺凉的,关注的人不多,拍完后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认出你那种。我就是看安枳那个贱人不顺眼,想争口气!”
  乔景熙叹了口气,无奈道:“那我考虑一下?”
  叶白绮听他没有一口拒绝,心情放松了很多,喜笑颜开道:“好的,宝,你尽管考虑!想到可能和你一起录制节目我就超开心、超激动!”
  ……
  在叶白绮的陪伴下,乔景熙旷了一天课。
  下午的时候,乔景熙从班级群里得知,系主任又来找他,发现他旷课的事后非常生气,还直接打电话来找他。不过乔景熙没有接听陌生来电的习惯,看到通讯录没存的号码就以为是骚扰电话,根本没接听。
  班级群里同学们@他的消息,大意是提醒他,看到的时候给系主任回个电话,道个歉。
  可惜乔景熙看到了也不打算给系主任回电,甚至打算第二天继续旷课。
  ……倒也不是存心的。
  只不过,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要去信息素匹配中心找契合度高的Alpha,那就事不宜迟,毕竟谁都捏不准他下次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时间充裕点总是好的。
  乔景熙看完了手机上的信息,正想退出微信时,忽然收到宴巡发来的消息,询问乔景熙现在在哪里,是不是有麻烦需要他过来帮忙。
  乔景熙有些诧异,随即想到,多半是他们早上一起碰到乔胥的事,让宴巡误以为自己会受到大哥的苛责,所以一直关注着自己有没有回学校。
  乔景熙心里涌出一股暖流,迅速回复道:【我没事,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好。】
  这条消息之后,宴巡没有再发什么消息给他。
  乔景熙莫名有些失落,盯着两人的聊天框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