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我都会想方设法报复回去!你是第一个敢当众打我的人,你说……我会怎么对你?”
  他走到乔景熙面前,凑近了看那张在朦胧月光下仍漂亮得让人目眩神迷的脸。
  最初他就是被这张脸吸引,在以为对方是个Beta的情况下都想尝尝味道。
  可没想到,自己从头至尾都被人耍了!难怪他在宾客名单上怎么都找不到能对上号的人!人家是主人,怎么可能出现在宾客名单?
  加上后来的那次,他为宴巡顶撞自己,还当众打脸,一桩桩加起来,光是在论坛上请水军败坏他名声怎么够?
  怎么也得狠狠上个几遍才能出这口气!
  戚嘉树虽然快气疯了,但也不是完全不顾后果,他知道乔景熙不是他以前招惹过的阿猫阿狗,随便都能打发了去,所以才特地潜伏这么久,等到了这个机会。
  等事成之后,他会拍下一些照片来威胁,Omega都在乎名声,不敢轻易宣扬出去。或许还能和乔家联姻?
  乔景熙咬了咬舌尖,借着痛感抵御Alpha信息素带来的影响。
  可除了精神上的压力外,他再度感觉到体内血液沸腾般的热意……
  这热意不但没有随着他停止跑动而消退,反而愈演愈烈……
  渐渐地,开始往颈侧的腺体处凝聚。
  这种就感觉像是……
  发情期?


第13章 脊背发凉
  “你对我做了什么?”
  乔景熙脸色冷凝,语气像是淬了冰。
  Omega的发情期通常一个月一次,他从分化到现在还不到半个月,正常来说,至少要再过半个月才会迎来发情期!
  可现在发情期突然提前这么久,乔景熙立即就怀疑起了是不是戚嘉树对他做了什么,比如使用一些违禁的信息素诱导剂之类的药物。
  戚嘉树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兴奋又紧张,光是看着这张令人色授魂与的脸,身体就已经激动起来,因此没怎么听清乔景熙的话:“做什么?当然是做让你快乐的事!你与那个小杂种在一起怕是从没体验过AO之间极致的快乐吧?这次算你运气好,我身经百战练出来的技术在Alpha中绝对是数一数二,你也不吃亏,说不定还会爱上这种感觉……”
  戚嘉树说着,便一脸垂涎地伸手想去摸乔景熙的脸。
  乔景熙被恶心得够呛,看着已经快贴到自己身上来的戚嘉树,觉得这里距离很稳妥,他一定跑不了,当下就拿出□□,按下开关,一道危险的蓝色电流在黑暗中闪烁。
  可正在他准备往戚嘉树手背上来一下时,右侧树林中忽然窜出一道黑影。
  紧接着——
  “嘭——”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
  乔景熙眨了眨眼,却被眼前的情况弄得有些愣住——戚嘉树怎么瞬间飞出去了?
  “艹!谁偷袭劳资!”戚嘉树痛得倒抽一口冷气,但得益于Alpha强悍的身体素质,他迅速从地上爬起身,看向眼前的人影,与此同时,一股爆裂的信息素也向对方袭去。
  可下一秒,这股信息素似是被一场暴风雪吹散,空气中只余下一股凛冽的冰雪气息。
  戚嘉树在这股信息素下,脸色惨白,身体一个踉跄,再次跌倒在地。
  与Alpha对Omega单方面的信息素压制不同,Alpha与Alpha之间的信息素是谁强谁占上风,就如雄狮之间的比斗一样,败者唯有落荒而逃。
  乔景熙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高大背影,有些愕然。
  熟悉的信息素气味已经让乔景熙认出了来人是谁。
  ——可宴巡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正思索着,宴巡已经转过身看向乔景熙,上下打量着他:“你没事吧?”
  借着月光,乔景熙发现宴巡此刻气喘吁吁,额上还挂着汗珠,似是一路跑来的,他有些错愕看着宴巡,“我没事。”顿了顿,“你怎么会在这里?”
  宴巡见乔景熙不像受伤的样子,心下松了口气,虽然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抄近路赶了过来,但还是怕自己来迟。
  宴巡知道戚嘉树不是那么容易吃闷亏的性格,所以一直让楚渊派人盯着他,即便这么多天过去戚嘉树毫无动静,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仍然让人留意着戚嘉树的动向。
  所以在今晚得知戚嘉树的行为很反常,一个人蹲守在小树林里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出来后,宴巡就猜到他准备对乔景熙做些什么。因此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学校,准备跟在乔景熙身后送他安全回寝室。
  可没想到他来的还是迟了,赶到教学楼时,乔景熙已经上完晚课离开了教室。
  宴巡在扑空之后,就一路朝着小树林跑来,赶到时就看见戚嘉树贴近了乔景熙,用信息素压制着他,准备摸他脸的那一幕!
  宴巡瞬间怒火中烧,一脚过去就将戚嘉树踹飞在地,要不是担心Omega有没有受伤,他甚至恨不得直接将戚嘉树踹死!
  只是,听到乔景熙询问“你怎么会在这里”时,宴巡犹豫了一下,说:“我有个同学,正好看到戚嘉树在小树林里堵你,我担心他报复你,所以过来看看。”
  他与戚家之间的恩怨还没有结清。
  现在,还不是告诉Omega一切的时候。
  乔景熙虽然觉得这有些过于巧合,但宴巡一来就踹飞戚嘉树保护他,也从未对他做过任何不好的事,因此在思索几秒后,还是选择了相信。
  乔景熙:“谢谢。”
  宴巡:“……不用。”
  四目相对间,乔景熙发现自己心跳莫名加快,腺体也越来越烫。
  他不知道自己与宴巡之间的信息素契合度有多少,但他知道自己是非常喜欢宴巡信息素的气味的,在宴巡的信息素爆发开来后,溢散到他身边的信息素让他本就发热的腺体越发滚烫起来,似是不满足于空气中飘来的这些,叫嚣着想要更多。
  被这种渴望所牵引,体内的信息素同样开始翻涌,似乎想冲破腺体贴的桎梏,离开身体去与那股冰雪般的信息素缠绵。
  乔景熙努力压制着这种胡思乱想,正走神时,忽然听到一声哀嚎。
  他抬眼看去,这才发现宴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身去找戚嘉树,毫不留情地一拳拳往他身上打:“仗着身体素质强迫一个Omega,你也配当Alpha?信息素压制的滋味怎么样?舒服吗?”
  戚嘉树本就还没从那几乎把他冻傻的信息素里回过神,紧接着就是一顿铁拳,痛得他嗷嗷叫:“住手!你算什么东西敢来管我的闲事?你信不信我回头就让人弄死你!艹,还打?你有本事打死我!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乔景熙看着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戚嘉树,不禁有些傻眼,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宴巡这么暴戾的一面。
  压制着对手的Alpha犹如一只凶兽,气场可怖得令人不敢靠近。
  乔景熙愣了几秒后,终于想起什么,冲宴巡喊道:“等等!别打了!”
  宴巡没有停手,又一拳击中戚嘉树的腹部,看着他蜷缩成一团的模样,冷冷道:“这样的垃圾根本不值得同情!”
  乔景熙急忙上前拦住宴巡:“不是同情,先别打了,我有话要问他。”
  宴巡在乔景熙靠近时就收了力道,他不愿误伤到Omega,更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残暴,虽然觉得光是自己揍的那几下还不够解气,但犹豫一番后,还是顺势停下了手。
  乔景熙蹲下身看着戚嘉树,目光恶狠狠地看着他:“说——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戚嘉树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
  他不都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吗?
  乔景熙冷笑一声,拿出□□,想了想,将强度调节到三档,随后对着戚嘉树的手臂“滋啦”一下。
  戚嘉树顿时浑身一抽搐:“嗷——嗷——!”
  他顿时痛得眼冒金星,冷汗都流了下来,脑袋里更是一片茫然: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刚刚的拳头虽痛,但好歹痛的只是局部,这玩意儿却让他从头到脚,浑身都痛得厉害!
  乔景熙面无表情,冷酷得宛如一个鲨手,审问道:“现在可以说了?你对我用了什么诱剂?怎么下的?”
  戚嘉树闻言更是茫然:“什么诱剂?我不知道啊?”
  乔景熙又在他手臂“滋啦”一下,“你不说是吧?那我就看看你多有骨气!”
  “嗷——嗷——!”戚嘉树涕泪横流:“不是,我真的不知道啊!”
  又一声“滋啦”。
  “嗷——嗷——!别!别电了!我什么都说!”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信我!信我啊!!!”
  又一声“滋啦”。
  “嗷——嗷——!我错了!放过我吧!”
  又一声“滋啦”。
  “嗷——嗷——!”
  “我今后再也不敢了!我跪下给你认错!给我一个认错的机会——”
  “我还可以发誓!我发誓今后绝对不会报复——!”
  乔景熙拿着□□电了几下后,忽然闻到空气中一股腥臊味,垂眸一看,只见戚嘉树裆部湿了一片,淅淅沥沥滴着水。
  ……竟是失禁了。
  乔景熙见状有些嫌弃地后退了两步,“你怎么这么恶心?”
  看着这一切的宴巡:“……”
  深秋的林间晚风,莫名吹得有些脊背发凉。
  乔景熙默默叹了口气,他有些没辙了,没想到戚嘉树骨头这么硬,都这样了还是不肯说。
  腺体已经肿胀得微微隆起,腺体贴再也无法彻底隔绝过多的信息素,那销魂的香味终于盖过了阻隔剂的气味,泄露了些许。
  躺在地上的戚嘉树抽了抽鼻子,发出呓语般的呢喃::“……什么气味?好香……好香……”


第14章 信息素紊乱综合征
  宴巡闻到Omega信息素气味时,第一时间看向了乔景熙的脖颈,腺体贴还完好地贴在那里,但颈侧微微隆起的弧度让他意识到乔景熙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这是……
  发情期?
  虽然宴巡不是Omega,但好歹上过生理课,知道腺体贴只能隔绝Omega日常散发的信息素气味,但到了发情期时,作用就微乎其微。
  可是距离Omega上一次发情期才过去半个月,怎么会现在又……
  一瞬间,宴巡就想到了乔景熙刚刚提到过的“诱剂”!
  难道是戚嘉树在自己赶来之前就对Omega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宴巡看向戚嘉树的目光越发冰冷。
  随即他就听到了戚嘉树的呓语声,发现顶着一张青紫不堪的脸,站都站不起来,却还手脚并用努力将身体朝乔景熙所在的地方挪动,整个人犹如着了魔:“给我……唔,好香……给我……”
  宴巡见状毫不客气地上前踹了他一脚,将戚嘉树踹倒在树下彻底晕死过去后,转身看向乔景熙,有些担忧:“你感觉怎么样?”
  乔景熙扶着一棵树的树干,额上全是汗,已经有些站立不稳。
  宴巡一时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否应该靠近Omega,这里是户外,Omega信息素对他的冲击力比上次在封闭的更衣室里低了一些,可这诱人至极的信息素真的很容易让人一个不慎就失去理智。
  即便是向来冷静自持的宴巡,都无法打包票保证自己在靠近Omega之后,一定能顶住。
  乔景熙不知道宴巡的纠结,他呼吸急促,胸膛剧烈起伏:“……我很难受。”
  这种难受并非只是欲望上的,身体上同样如此。
  嘭嘭跳动的心跳像是失去控制,速度快得似乎一台失去控制的仪器,随时面临报废的可能,呼吸再用力却仍像是缺氧一般,大脑一阵阵眩晕,宛如一条即将濒死的鱼。
  之前在分化时,乔景熙也有过类似的感受,但症状没有这次这么严重,加上那时他还处于世界观破碎的震撼里,没有太在意身体的不适,在分化结束症状消失后也没有去看医生。
  可现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宴巡以为Omega指的“难受”是情热反应,便询问道:“你带抑制剂了吗?不如我……”
  话没说完,就见Omega朝自己伸出了手:“……帮帮我。”
  宴巡一怔,目光紧紧盯着那只莹白如玉的手,似是受到蛊惑般,到嘴的话突然就说不下去。
  他不愿意在Omega发情期时趁人之危,所以拼命克制了本能的冲动,提出用抑制剂的方法。
  ……可如果Omega是自愿的呢?
  宴巡喉咙一紧,他还未做出什么决定,可身体的反应速度已经超过了大脑,眨眼间他就上前几步握住了Omega的手,还顺势将人拽入了自己怀中。
  Alpha似乎天生对这种事无师自通。
  宴巡闻着那股诱人的信息素气味,正想低头亲吻Omega的脖颈给他一些安抚时,怀里的Omega像是被抽干了力道般身体下滑,昏迷前只留下一句:“……送、送我去医院。”
  宴巡一慌,立即抱紧了Omega的身体不让他摔倒。
  突如其来的变故唤醒了宴巡的理智,他后知后觉意识到,刚刚Omega说的“难受”指的是欲望之外的因素?向自己伸手仅仅是希望自己送他去医院?
  宴巡:“……”
  他心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立即打横抱起Omega往树林外跑去。
  一路上为了避免Omega的信息素继续外泄,他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包裹住Omega,用Alpha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