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少钱,若是按照普通人的消费标准,这些钱已经足够衣食无忧过一辈子了。
  目前账户后台剩余的这些钱,还是在乔景熙时不时有大额开销的前提下。
  毕竟喝水不忘挖井人,最初是乔父教了乔景熙金融方面的知识,而且作为初始资金的零花钱其实也是乔父出资,所以乔景熙逢年过节都会买一些昂贵的礼物赠给他。虽然乔父不太在意礼物的价值,但能收到乔景熙精心准备的礼物,还是会很开心。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人情往来,比如给乔胥买生日礼物之类的。
  算下来,这些开支其实比他日常开销大多了。
  不过这些都是乔景熙自愿的,乔家没有苛待过他,但或许是因为他来乔家时年龄已经八岁了,即便乔父对他再好,他也没办法把乔父当做自己的亲生父亲,对他给予的一切坦然接受,乔景熙总觉得这些不该是自己的,哪怕收下了,也总想着尽可能多回馈对方。
  在查看完今天的行情及收益情况后,乔景熙退出了软件。
  随后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1:03。
  往常这个时间,他已经准备睡下了,可今天在校园里碰到温之淮的事让他心绪难平,总感觉命运像只巨网般笼罩着他,一个不小心就会拨乱反正,回到原本的剧情。
  思索片刻后,乔景熙打开微信,给宴巡发去了一条消息:
  【你今天还好吗?】
  这几天,乔景熙基本每晚都会给宴巡发一条这样的消息,确认他是否安好。
  戚嘉树那边一直没什么动静,乔景熙怀疑他查过了自己的身份后,放弃报复了。
  但他总觉得戚嘉树不是能轻易忍气吞声的性格,所以担心他会不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对宴巡下手。
  乔景熙不希望有人替自己受过。
  *
  宴巡看到消息时,正与楚渊一起从公司里出来。
  他这两天一直在忙别的事,基本都不在学校,但在看到Omega发来的问候时,眉眼间的锋利褪去,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
  身旁的楚渊当然没错过宴巡神色的变化,一边在心中称奇,一边挑眉笑:“根据我的经验,这条消息一定是某个Omega发来的。让我猜猜是谁……”
  宴巡没有理会楚渊,低头回复着乔景熙的微信。
  他姿态坦然,没有遮掩手机屏幕,楚渊一眼就看到了微信上乔景熙的头像与昵称。
  头像没什么特别,是一朵软乎乎的画了微笑表情的云朵,昵称只有一个字:熙。
  楚渊前两天还在星大的校园论坛上吃宴巡的瓜,自然一下就联想到了乔景熙,他兴奋道:“是不是那个超辣的Omega?直接动手扇戚嘉树那个?那视频看得我太解气了,恨不得抠下来做成手机动态壁纸,拿一次手机看一遍!”
  楚渊说着,忽然想到什么,忧心忡忡道:“宴哥,不过我觉得你和这种Omega在一起也很危险,一看就知道,这样暴脾气的Omega肯定不能容忍你勾三搭四……”
  宴巡闻言,抬起头奇怪地看了楚渊一眼:“嗯?”
  他什么时候“勾三搭四”过了?
  楚渊提醒道:“就是在金筠山庄那晚碰到的Omega!信息素简直能把人魂都给勾走的那个!那天你回来时身上可是沾满了他的信息素,要是以后再发生这样的情况,又被这个Omega发现了,恐怕……”
  可楚渊还没说完,就被宴巡打断:“不会。”顿了顿,“就是同一个Omega。”
  楚渊都愣了,他与大部分网友一样,看到视频中Omega脖子上的腺体贴时,就下意识以为Omega的信息素或是寡淡或是不太好闻,总之不会是能吸引Alpha的气味。
  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
  这个又美又飒的Omega与那个信息素销魂的Omega竟是同一个!
  楚渊几乎难以置信:“……那他为什么要贴腺体贴?这不就像是绝色大美人天天蒙着面纱出门吗?简直是暴殄天物!”
  宴巡皱了皱眉:“你能别整天把Omega的信息素气味多勾人挂在嘴边吗?”
  楚渊一噎:“合着你能直接蹭人家一身信息素,我却连提都不能提?”
  宴巡目光淡淡地扫过来,楚渊秒怂:“行,不提!不提就不提!要不要我原地失忆,直接忘了那信息素的气味?”
  宴巡点点头,认真道:“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之前宴巡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介意某个Omega的信息被别的Alpha闻了。这种行为封建得就像是古早时候,丈夫介意自己的妻子抛头露面一样。
  过去他从不认为自己属于“封建”这一类,甚至非常支持Omega走出家庭,参与到正常社会生活中来。
  可听到楚渊提起Omega信息素的时候,心里确实有种微妙的不爽。
  而宴巡与楚渊之间的关系,向来没什么隐瞒,便直说了。
  楚渊“呵呵”一笑,想了想,转移了话题:“对了,戚嘉树这次怎么那么怂,除了找水军在校园论坛里黑人外,竟然没什么别的动作?真是让我白白盯了这么久。这个Omega究竟是什么身份?能让戚家忌惮的人可不多……”
  很快,他灵光一闪,想到什么:“等等,他姓乔!不会是乔家人?”说着,他恍然大悟般:“……难怪生日宴那次,寿星都没出现,只给现场的宾客放了一段音频!”
  扔下一众宾客,只为偷偷私会?
  连楚渊这样的老玩家都忍不住感叹:……你们真会玩!
  宴巡后来没有再回宴会厅,不知道音频的事,此刻听楚渊说起,却确认了乔景熙就是乔家二少爷。
  只是,他本以为乔家人丁稀少,人际关系简单,没什么阴私,可事实或许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初次见到Omega时,他的状态明显不对劲,特地绕路到更衣室,也像是在躲什么人。
  ……
  乔景熙给宴巡发过微信后很快收到了回复,确定他没事后安心了一些,只是因为记挂着温之淮的事,晚上睡觉仍然不安稳,辗转反侧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过去,导致上第一节 课时差点迟到。
  他预感温之淮对于找自己当模特的事不会那么容易消停。
  事实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在见过温之淮的第三天,学校系主任在课间找了一趟乔景熙。
  身材微胖的系主任在寒暄许久后才绕到正题上来,劝说乔景熙接受温之淮工作室的邀约。
  “学校非常重视这次和红雨工作室的合作,特别是美院那边,希望借此让国际知名度更上一层楼。乔同学如果觉得学业有压力的话,学校也会理解并给予支持,只要参加这个项目,可以算十个学分。”
  金融系正常的一门必修课,一学期下来也只有四个学分,十个学分相当于乔景熙可以少上两门必修课及一门选修课,每周省下的时间超过六小时,相当于把兼职的额外时间都补全了。
  这件事乍一看只有美院能得到足够好处,但两个院系之间显然有什么利益交换,否则金融系主任也不会极力地游说。
  面对学校这边施加的压力,乔景熙仍然找借口拒绝了。
  但可以看出,系主任对此很不满意:“身为星大的学生,就要有为学校增光添彩的意识,做事不能太自私,只凭自己喜好。不过你是Omega,又年纪轻轻,性格有些任性我也可以理解。这样吧,你先别急着拒绝,回去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


第12章 跟踪尾随
  考虑是不用考虑的。
  乔景熙从办公室里出来后,看着走廊上阳光卷起的浮尘,默默想着。
  不过既然系主任都那么说了,他就顺势答应了“考虑一下”。
  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但他担心拒绝得太干脆温之淮那边又会想出别的招,这么一来,至少在他“考虑”的期间内对方应该不会再频频打扰。
  正如乔景熙所料,接下来的两天都还算平静,不过室友唐元与系里的同学一起去澜城郊外写生了,会在外面呆一周左右,所以这些天乔景熙都是一个人上课吃饭。
  但到了第二天晚上,乔景熙独自在食堂吃晚餐时,忽然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你赢了,我可以为你戒烟。】
  消息没有署名。
  乔景熙茫然了一瞬,但很快灵光一闪,想到了发消息的人多半是温之淮。
  原因很简单,乔景熙身边认识的人中,除了温之淮,他还真没见过第二个抽烟的。
  乔胥是完美主义,不抽烟、不喝酒,浑身上下找不到丝毫陋习。乔父比较养身,也是不抽烟的。乔景熙与班上的同学接触不多,除了上课外并不在一起,或许他们私底下会抽烟,但至少他从没见过。唯一在抽烟问题上说过两句的,只有温之淮。
  可那是因为想到剧情中温之淮对“乔景熙”的PUA,才故意找了个借口试图PUA回去。
  难不成温之淮真觉得自己在意的真的是尼古丁伤害皮肤这件事?
  还愿意为他戒烟?
  这种莫名透着暧昧情愫的话语,让乔景熙简直饭都吃不下去了!
  他思索几秒后没有回复短信,就当没看到那样站起身收拾餐盘,然后准备去上晚修课。
  金融系的课程确实比较繁重,一周里有两天都是有晚课的,虽然晚上的课程都是选修,内容相对白天轻松一点,但为了修满学分,还是要去上课。
  走在路上时,温之淮似乎以为乔景熙没看到短信,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乔景熙感受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拿出一看,发现来电显示上正是源自那条令人作呕的短信的号码。
  一种烦躁感油然而生,乔景熙这回想也不想地挂断电话,然后再把这个号码拉黑。
  之后,不知道温之淮是不是放弃了,在乔景熙上晚课期间,手机再没什么动静。
  金融系的教学楼离Omega宿舍比较远,步行需要二十来分钟,中间还要穿过一片小树林。据说为了响应节能减排的号召,星大到了夜间并不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的景象,除了教室内,走廊与路灯都开着节能模式,橙黄的灯光有些昏暗。
  夜晚的微风透着凉意,乔景熙踩着脚下铺满落叶的小路,树叶沙沙的声响在耳边回荡。
  他清楚温之淮不会这么轻易放弃,拉黑只是暂时的,他多半还会找别的方法联系他,再不济也能跑到学校找他……
  可正当乔景熙思索着如何摆脱温之淮时,忽然注意到“沙沙”的声响似乎密集了起来。
  这不是自己的脚步声!
  意识到身后有人时,乔景熙下意识警觉起来。
  虽然这可能只是个正好与自己同路的学生,但他还是迅速将手伸入口袋里摸到防身用的□□才安心。
  他仔细聆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发现沙沙的声响离自己越来越近时,忽然加速向前奔跑起来。
  身后的人像是没想到乔景熙回突然就跑,脚步声停滞了一下,像是没跟上来。
  但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乔景熙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再度逼近后,神色一凝。
  这回已经可以确定了身后的人不是恰好同路,正是冲自己而来!
  确定了这一点后,乔景熙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一边加速往前奔跑,一边继续听着身后的动静,好在从脚步声来判断,对方似乎只有一个人,并没有同伙跟着。
  ……是温之淮吗?
  乔景熙脸色冷凝,握着□□的手微微用力。
  他准备等确定对方只有一个人后,再冷不防转过身给尾随的人来一下。
  这款□□是他特地定制的,开到最高档时的电压足以将一个成年Alpha电得失禁、半身不遂,或许还会留下一些终身后遗症。
  当初购买时商家都一再确认,是否真的需要定制电压这么高的□□,甚至需要乔景熙签免责协议才肯发货,但他还是坚持定制了这款超强电压款。
  从脚步声判断出身后的人离自己已经不到两三米距离时,乔景熙只犹豫了不到一秒,就果断将□□的档位调到最高。
  只是,不知是不是剧烈奔跑的原因,他感觉自己的血液有种沸腾感。
  乔景熙努力压下身体的不适感,停下脚步后迅速转过身,终于看到了那个尾随自己的身影。
  ……竟然不是温之淮。
  这个认知莫名让乔景熙松了口气。
  尾随着他的Alpha以为Omega突然停下来是因为乏力跑不动了,狞笑道:“怎么不跑了?之前不是很能跑吗?难道是跑不动了?你不是很能吗?……装成Beta耍我,让我在金筠山庄白找了大半个晚上!还在学校里当众打我脸!你是不是以为,你是乔家二少爷,有这张护身符在我就不敢动你?”
  他说着,一股爆裂的信息素朝乔景熙席卷而来。
  Alpha信息素的威压让乔景熙呼吸一窒,仿佛头顶压下了一座大山。
  他看着眼前的戚嘉树,说实话,刚开始乔景熙并没有认出他来。
  这里光线昏暗,第一眼只令人看得一个模糊的轮廓,树影落在脸上让那张原本还有点小帅的脸看起来狰狞又疯狂,与之前见到的简直判若两人。
  乔景熙咬牙抵御着信息素带来的影响,额上冒起一层冷汗。
  戚嘉树见他这副模样,总算觉得心口的恶气散了点,他得意道:“你也不去问问,我戚嘉树是胆小怕事的人吗?!但凡让我受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