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他联系了叶白绮推荐的私人侦探,让他调查自己生日宴上的可疑人员,下药的事他还记得,总不能让事情不清不楚地过去。
  小说中,“乔景熙”在大庭广众出丑后,乔父震怒,之后安排了很多人调查此事,但不知是乔家的动静太大,还是正如乔景熙猜测的那样,乔家的工作团队中就有内奸,总之,后面也没查出罪魁祸首,所有的证据都被对方巧妙地抹消了。
  所以这次他打算自己偷偷找人调查。
  除此之外,就是学校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他去金融系的教室上课了。
  刚开始,乔景熙出现在金融系教室里时还引起了很大骚动,学生们似乎都很意外他会出现在这里。
  后来才知道,乔景熙是正儿八经考入他们金融系的,只是开学时因为身体原因请了一段时间假,现在才回来上课。
  但随着最初的好奇与新鲜感过去,他们已经能自然而然地向乔景熙打招呼了。
  这几天,乔景熙基本都与室友唐元呆在一起,虽然两人不是一个系,但凑巧的是金融系的教室离美术系并不远,所以他们经常结伴上下课。
  但这天下课时,乔景熙看到学校中心的礼堂前有一堆学生在排队,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发传单。
  乔景熙不爱凑热闹,拒绝了工作人员递来的传单,身旁的唐元却在接了传单后还认真看了起来。
  “……原来红雨工作室要对外招聘人体模特的事是真的?开出来的时薪还是八千!难怪应聘的人排队排那么长!”
  唐元看着就有些心动:“景熙,要不我们也去应聘试试?”
  乔景熙礼貌拒绝:“我可以陪你排队,但我自己就算了。”
  唐元知道乔景熙不差钱,根本不会被酬金吸引,但还是试图说服他:“你真的不试试吗?不单单是钱的原因,据说这次是在给温老师选模特,你想想,要是应聘成功,未来你的画像就有很大几率被国家美术馆永久收藏,或是在世界各地的展览中心展出……”
  乔景熙怔了怔:“你说的‘温老师’指的是?”
  唐元激动地说:“当然是温之淮啊。国内青年画家第一人!除了他还能有谁?就是老一辈的画家中也被几个名望能高过他的。”
  听到“温之淮”三个字时,乔景熙瞳孔一缩,心里对他可能出现在校园里感到难以置信。
  ……明明剧情中没有出现过学校,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又重新产生交集?
  不对,招聘模特这种小事,温之淮应该不会亲自参与,大概率只是他手下的工作人员过来了。
  唐元本就是学美术的,对温之淮这样的画家自然无比推崇。但乔景熙任凭他说得天花乱坠,就是纹丝不动,坚定拒绝一起去应聘的提议。
  最后唐元也没办法,直替乔景熙觉得可惜,他总觉得以乔景熙的外貌条件,能应聘上的几率是很大的。
  乔景熙笑了笑,让唐元先在队伍里排队,自己去帮他拿报名表,这样还能省却一些时间。
  但就在他穿过走廊取报名表时,忽然闻到一股烟味。
  转过头,一个五官深邃苍白的Alpha正站在廊下抽烟。
  他是似乎在等什么,神色间有些不耐烦,但在察觉到乔景熙的视线后抬眸看了过来。
  “又见面了。”


第10章 沾光
  午后的阳光带着热辣的温度,让人出了一身薄汗,但乔景熙却感觉脊背发寒。
  他认出了眼前的男子正是在生日宴那晚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可那时他根本没想到,这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就是温之淮。
  梦中看到的毕竟只是文字,除了他本就见过的人外,另外两个变态A也只能从描述中判断出,他们身材容貌同样很不错,却不知道具体长相。
  但此刻,乔景熙看着男子深邃的眼窝,半长的头发垂到肩膀处,微微带着自然卷,中和了他面部冷硬的线条,抽烟的姿态肆意潇洒,带着一种艺术家特有的洒脱不羁……
  几乎瞬间就在心里确定了他的身份——温之淮。
  小说中温之淮就是以邀请“乔景熙”当绘画模特的理由接近他,刚开始“乔景熙”同样是拒绝的,但在温之淮锲而不舍,整天以为艺术献身之类的理由PUA之后,“乔景熙”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并与他签订了为期一个月的协议。
  可他没想到,表面上与他签订了协议的温之淮其实根本没想给他留退路,在将“乔景熙”哄骗去他工作室后,温之淮就在饮料中下了迷药,在“乔景熙”昏迷后,脱下了他的衣服,并将他的身体当做催发自己灵感画布,在他皮肤上画下一些令人血脉喷张的人体彩绘后,再将自己的“作品”拍下来珍藏。
  后来,在协议期限临近时,这些“作品”也理所当然地成了温之淮胁迫“乔景熙”的筹码。
  此后,温之淮也没有停止过对“乔景熙”的精神控制,为了让他爱上自己,还将“乔景熙”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数天,通过施加恐惧、压力等方式让他出于精神崩溃的边缘,自己再以拯救者的姿态出现。
  不过,温之淮或许在绘画上是天才,但在心理学上只是半吊子,他将“乔景熙”折磨得出现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却仍然没有得偿所愿,还险些被“乔景熙”咬断了喉管。
  只是温之淮到底是个Alpha,洞察力强,反应速度极快,发现不对劲时就立刻往后退开了,Omega的牙齿只在他颈侧留下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剧烈的疼痛让Alpha愤怒,可随着怒火升腾而起的却是欲望,犹如熊熊烈火般燃烧,驱使他更粗暴地去征服这个Omega!”
  “那一晚,浓烈的铁锈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
  光是想起这些剧情,乔景熙就感到一阵窒息,对于温之淮那句“又见面了”,不但不想理会,还恨不能转身就跑。
  只是,那天晚上他们只有一面之缘,彼此连话都没说过,自己的信息素也没有在他面前泄露,自己对温之淮而言应该就是个寻常路人,为什么他要特地对自己说“又见面了”?
  思索间,温之淮走近了两步,乔景熙被他身上的烟味呛到,皱眉后退了两步。
  这毫不掩饰的嫌弃动作让温之淮不禁有些好笑,抬手就掐灭了烟蒂:“抱歉,呛到你了?”
  乔景熙不知道温之淮的来意,想了想,干脆装作不认识:“……你是?”
  温之淮微笑打量着乔景熙,似乎看穿了他的伪装,却还是从善如流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温之淮。”
  乔景熙“哦”了一声,态度有些冷淡,一幅完全没有聊天兴致的表情。
  这下连温之淮都有些意外了,在他看来,无论是他那一晚跟着戚嘉树他们那行人一起找人,还是事后找人调查他的身份,都是私底下进行的,乔景熙本人应该不知道才是?怎么他现在见了自己却是这么明显的排斥态度?
  温之淮见乔景熙似乎想走,但目光搜寻了一圈落在桌上那叠报名表上时,又有些犹豫,他急忙上前一步,从工作人员那取了一张报名表递给乔景熙。
  工作人员正有些诧异,随即就听温之淮说:“我的模特找到了,就是他。”
  工作人员闻言立即一脸震惊地看向乔景熙。
  温之淮:“接下来你们替我安排一下。”
  工作人员:“好、好的,温老师!”
  乔景熙悚然一惊,急忙打断道:“等等,我没有要做兼职的意思。”
  工作人员一愣。
  温之淮挑了挑眉,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惊讶:“为什么?你刚刚不是想拿报名表吗?”
  乔景熙解释:“我是帮我朋友拿的。”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工作人员心思最为活络,见了温之淮的态度后急忙上前劝说乔景熙:“……那个,其实我们工作室不止招聘一个模特的,这位小同学,你完全可以和朋友一起来兼职嘛。我们红雨工作室薪水待遇、工作环境都很好,两个人一起还能结个伴,不是挺好?”
  乔景熙心道:好什么?好一起被变态折磨吗?但他面上不动声色,礼貌拒绝道:“我学业有点忙,就不掺和了。”
  温之淮说:“我可以保证每周的兼职时间不超过6小时。”
  乔景熙想了想:“这样的话钱太少,兼职也没什么意义。”
  鸭舌帽都愣住了,他心里默默算了笔账,时薪8000,每周6小时,那一个月就……近二十万!
  都抵他好几个月工资了!
  这个水平还少?
  现在的大学生这么有钱吗?!
  温之淮脸色不变,笑道:“你要是不满意时薪的问题,可以再加。”
  他调查过乔景熙,知道他是乔家二少爷,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Omega,在别人眼里优渥的薪水,在他眼里只能算磕碜也很正常。
  可温之淮越是好说话,乔景熙越是觉得他用心险恶!
  正常找模特,哪用得着百依百顺?
  于是乔景熙不再提钱的事,装作忧虑道:“请问……温老师,我来工作的话是给你当模特吗?”
  温之淮心下一动:“当然。”
  乔景熙歉然一笑:“那就没办法了。”
  温之淮正仔细打量着他的五官,越看越是觉得Omega脸部每一根线条,每一个弧度都堪称完美,特别是那双浅茶色的眼眸,阳光下犹如水波粼粼的湖面,澄澈而诱人。这张脸无论做出什么表情都是美的,即便皱眉都令人觉得别有风情,笑起来就更是耀眼夺目。
  只是,Omega说出的话却让温之淮颇感诧异,他迟疑道:“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当我的模特?”
  温之淮加重了“我的”二字,如果乔景熙之前拒绝的理由是不想做模特这份兼职,那么现在的意思显然是对温之淮本人有意见了。
  乔景熙点头,看着温之淮:“温老师似乎很喜欢抽烟。”
  温之淮不解:“……所以呢?”
  乔景熙说:“尼古丁会对Omega的皮肤造成伤害。”
  鸭舌帽工作人员这时插嘴道:“这个你放心,我们温老师是很有职业素养的人,工作期间不会抽烟,更不会让你闻到二手烟。”
  乔景熙说:“三手也不行。”
  鸭舌帽:“……”
  虽然Omega基本都很娇气,可这也未免娇气过了头!
  最后,乔景熙看着温之淮,颇为“遗憾”地感慨:“哎……原本我是很崇敬温老师这样的天才画家的,还觉得温老师是画坛的希望,未来成就更是不可限量……可是没想到,真的见到本人之后竟然是这样……”
  一边说,一边“失望”地转身走了。
  温之淮:“……”
  他记得他只是抽个烟?
  为什么听起来像是在吸D?
  当乔景熙拿着皱巴巴的报名表回去找唐元时,唐元正对他翘首以盼,见人走近后立即问:“景熙,你刚刚是在和谁说话?他们是红雨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吗?那个穿黑衬衫的Alpha好帅!我感觉他的气质特别像小说中描述的吸血鬼,苍白俊美,优雅邪肆,行走在黑暗之中从来不晒太阳……你觉得呢?”
  温之淮虽然在画家圈很有名,但他本人的照片却是从没出现在公众平台上,也从未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将神秘感营造得很充足,因此没什么人知道他的长相。
  连唐元这么爱八卦的一个人,都没挖出过偶像的照片。
  乔景熙沉默片刻后,点点头:“……你说得对。”
  在他看来,温之淮确实与吸血鬼一样——都不是人。
  唐元不知自己无意中把偶像骂了,仍然兴致勃勃地问:“对了,我看你和他们聊了好一会儿,有什么内部情报吗?”
  乔景熙想了想,说:“确实是有。”
  唐元凑近了些:“嗯?”
  乔景熙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悄悄道:“这次招聘的模特其实早就内定了,是工作室的关系户,现在只是走下形式。”
  唐元很是震惊:“……他们这都跟你说了?!”
  唐元倒不是很惊讶模特内定的事,在他看来任何地方都少不了关系户、潜规则什么的,他惊讶的反而是工作人员竟然把这种私密的事告诉了第一次见面的乔景熙。
  唐元嘿嘿一笑:“是不是那个黑衬衫对你一见钟情?”
  然后色令智昏,不可自拔,什么秘密都倒出来了。
  乔景熙怔了怔:“不是,我……”
  唐元打断他:“不用解释,我懂!你心里只喜欢宴男神!”
  乔景熙:“???”
  唐元唏嘘:“要不是因为这样,你以为那些每天在Omega宿舍楼下转悠的Alpha,只是远远看你一眼就走这么简单?”
  乔景熙:“???”
  这几天他还觉得大学里的Alpha比高中里成熟很多,不会看到Omega就走不动路,做出一些令人窒息的疯狂表白。
  难道真相与“成熟”不“成熟”没关系,而是他无意中沾宴巡的光了?


第11章 真会玩
  寝室里,乔景熙看着手机股票软件上红红绿绿的K线,切换到后台检查了一下今日盈利,看到那一串数字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不缺钱方面他真的没有说谎,他本身对物质方面的需求并不强烈,平日里的开销远低于那些喜欢追求各种珠宝首饰的名媛Omega,此外,他在赚钱方面还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靠着平日里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作为最初的启动资金,乔景熙已经在期货、股票市场陆陆续续赚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