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万人迷Omega觉醒了

是下午上课时间,大部分院系都在上课,过去找人扑空的概率很大。
  Omega宿舍是全校环境最好的宿舍楼,内部是两人一间的套房,虽然不算很宽敞,但设计得简洁温馨,除了客厅、洗手间等公共区域外,还有一人一间的独立卧室。
  乔景熙走进宿舍时里面一片静谧,他发现自己的舍友不在,估计是还在上课。
  他打量了一圈公共区域后,就来到自己的卧室。
  这虽然是乔景熙第一次来宿舍,但他的房间早已安排人来打扫过,衣服、被褥等物品一应物品也已布置妥当,所以他只需要将随时携带的书本等物品放置好,其余的不用做什么。
  乔景熙略微收拾了一下,就下楼去了一趟教务处销假。
  教务处的老师见乔景熙是个Omega,难得地没有对学生刚开学就请假这么多天的事发表任何批评,反而和颜悦色地关心了几句他的身体情况。
  没多久,乔景熙就顺利地销了假,从教务室出来了。
  随后,他拿出手机查找了一下校园内的快递接收点,他上午就收到了短信,提醒他前天购买的电击棒、防狼喷雾等防身物品已经全部抵达学校了。
  虽然在生日宴那晚之后,乔景熙觉得自己大概率已经避开了原本的剧情,但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Omega和Alpha相比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处于劣势,万一碰到什么危险,他总要有些防身的手段。
  因此他第二天就在网上下单买了这堆东西,但收件地址没有填乔家,而是改成了学校。
  乔景熙当场拆了包裹,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问题后就将这些东西塞到口袋及背包里装备上。
  这么一来,他心里总算踏实了点。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
  要怎么去找宴巡?
  星阁大学是综合制大学,占地极广,院系众多,若没有明确的方位,想找个人简直像大海捞针。
  他是不是应该先上校园论坛找人问一下,哲学系的位置?
  正想着,乔景熙忽然听到身旁两个同样来取快递的Omega的对话。
  “快一点!快一点!现在赶去图书馆一定还来得及!难得碰上宴男神去图书馆我们系还没有课!错过这次还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好!我尽快!不过这次宴男神的行踪被人直接公布在校园论坛上了,现在去图书馆的人一定很多。”
  “说得对!所以我们更要快一点!早点去抢占有利地形,以便近距离观摩男神的神颜!”
  ……
  乔景熙原本只是无意听到,但听着听着,莫名觉得两个Omega说的人或许就是宴巡,宴这个姓氏本就不多见,外加颜值能称得上“神颜”,综合下来就十有八九了。
  只是他有些意外,宴巡在学校竟然这么受欢迎?
  乔景熙思索片刻,决定跟着这两个Omega过去看看。
  如果他们说的人就是宴巡,那就正好过去把校园卡还给他,如果不是,那就当是在学校逛一圈,散个步,熟悉下校园环境了。
  两个Omega急急忙忙的,手里还拿了一堆快递,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跟在他们身后。
  走了约莫十来分钟,乔景熙终于跟着两个Omega抵达图书馆。
  推门进去,他就发现正如两人之前说的那样,图书馆里确实有很多人,而且从性别来看,Omega竟然占了大半,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甜,那是信息素与香水糅杂在一起的香味。
  乔景熙的目光在图书馆里搜寻了一圈后,很快在一排书架旁找到了宴巡的身影。
  他似乎格外高挑醒目,即便身边还有好几个Alpha,都能令人一眼就看到他。
  乔景熙正打算朝宴巡走去,忽然发现他身旁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Alpha有几分眼熟。
  Alpha全然不顾图书馆需要保持安静的规矩,正对着他身边的朋友高谈阔论:“……所以我说,Alpha最重要的还是要给Omega安全感,至少要保障Omega的物质生活!像那些只有一张脸能看,落魄得连份正经工作都找不到的Alpha,能有什么出息?”
  “喜欢这种Alpha的Omega真不知道怎么想的,难道今后出去约会开房难道还要Omega买单?”
  “……哦,我差点忘了,有的人还是中看不中用呢,哈哈哈哈。”
  Alpha嚣张的言论让乔景熙立马想起了他是谁。
  不就是生日宴上意外碰上,然后就像疯狗一样追着自己跑的辣鸡Alpha吗?!
  辣鸡,果然在哪里都散发着恶臭!
  乔景熙捏了捏拳头,走上前去,冷笑着看向Alpha:“怎么,难道你嫉妒?”


第7章 寒芒在背
  在乔景熙出声之前,其实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他。
  漂亮的Omega无论在哪里都是惹眼的,特别是长着冰肌玉骨般的少年,在人群中就像是单独开了滤镜一般,生生比旁人白了好几个度,连相同性别的Omega都看直了眼。
  Alpha们更是蠢蠢欲动。
  “……这个Omega,是我们学校的吗?”
  “不是吧,以前从来没见过。如果是我们学校的,长成这样都是校花级别了,不可能完全没听说过。”
  “说的有道理!那他是来找人的?”
  “会不会和其他Omega那样,都是来找宴……”
  “你闭嘴!我不想听到这个!”
  对Omega而言,宴巡是校草、是男神,但对Alpha而言,宴巡完全就是Alpha公敌!造成星阁大学Alpha单身率居高不下的罪魁祸首!
  小声议论的Alpha们正商量着怎么上去搭讪,结果还没来得及上前,就见自己的梦中情O快步走到宴巡所在的角落,直接开口替他怼了正在嘲讽他的Alpha戚嘉树。
  Alpha们见状,脸色顿时犹如吃了苍蝇般难受。
  戚嘉树听到乔景熙的声音时一愣,这泠泠泉水般的声音听得他骨头都酥了,但说出来的话却令人心头火起,他满脸不快转头看向乔景熙,当看清他的脸时同样很快认出了他:“……是你!你还敢自己出现在我面前?!”
  在金筠山庄那晚,乔景熙离开时碰巧与戚嘉树一行人错开了,不知道他们为了找他费了多少力气。
  戚嘉树向来是个小心眼的人,得罪过他的人他从来不会放过,那晚虽然喝得醉醺醺,可意识还是清醒的,想到那个Beta对自己的不屑和戏弄,他就气得觉都睡不着。
  第二天,戚嘉树还特地找人打听了所有来参加晚宴的Beta,却发现没有一个能对的上号。可他仍然不死心,还查了当晚的工作人员名录,可无论他怎么查,那个漂亮的Beta就像是一场梦境,梦醒过后就彻底消失了……
  时间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两天,但戚嘉树仍是不甘心。
  他知道自己对那个Beta除了气愤外,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瘙痒。这心尖上的痒意甚至让他晚上和自己的Omega女友约会时,都有些心不在焉。
  可没想到,惦念了几天的人突然就出现了!
  戚嘉树目光炽烈地看着乔景熙,很快就注意到了他脖子上的腺体贴以及身上信息素阻隔剂的气味,他愣了愣,下意识道:“你一个Beta装什么Omega?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勾引Alpha?”
  乔景熙冷冷一笑:“眼睛不好还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脑子不好嘛——只能当做有毒有害垃圾处理了。”
  周围的人闻言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戚嘉树脸色阴沉,那晚他是喝多了没错,但也不至于连对方身上有没有信息素都判断出错,何况当时又不止他一个人在场,总不能所有人鼻子都出了问题?上次被这个Beta侥幸逃了,这次可没有这样的好运!
  戚嘉树走上前一步,高声道:“是不是Omega,当场撕下腺体贴不就知道了?”
  说着他竟是要揪住乔景熙的衣领,直接撕下他的腺体贴!
  乔景熙瞳孔一缩,口袋里的手已经捏住了微型□□,正打算给这Alpha来一下,正好试用一下这些新到手的装备。
  但下一秒,身前就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宴巡挡在乔景熙身前,紧紧攥住了戚嘉树的手腕。
  巨大的力道让戚嘉树瞬间疼得脸色发青,他用力抽了抽手,却怎么都撼动不了Alpha的掣肘,只得色厉内荏道:“小杂种!你做什么?赶紧放开我!信不信我马上以打架斗殴的名义让学校开除你!”
  乔景熙见他这个时候都不忘威胁人,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立即从宴巡身后窜出来上前“啪啪”抽了戚嘉树两耳光!
  新仇旧恨之下,乔景熙简直发挥了全部潜力,直接在Alpha脸上抽出两块红痕。
  响亮的巴掌声让图书馆里顿时鸦雀无声。
  围观的人群默默咽了下口水,看向乔景熙的目光由惊艳变成复杂——好、好辣的Omega!
  戚嘉树更是整个人都懵了,他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让别人难堪,他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双目赤红,可身体的疼痛远远比不过此刻的羞辱感!
  乔景熙瞪着Alpha,态度比他更嚣张:“有本事你就让学校开除我!做不到就夹起尾巴,今后好好学学怎么说人话!”
  戚嘉树快气疯了,脑袋一热,一股爆裂的信息素忽的朝乔景熙袭来。
  在公众场合使用信息素压迫Omega无异于性.骚扰,严格来说就是犯罪,但盛怒之下戚嘉树却管不了这么多。
  乔景熙脸色一白,但咬着牙并不后退。
  Alpha的信息素会造成精神上的威慑,让人产生紧张、恐惧、害怕等情绪,可实际上不会直接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他可以忍过去……
  正想着,忽然有一道霸道凛冽的信息素缠绕住他的身体,可与之前那道信息素不同的是,这道冰雪气息的信息素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压迫感,反而像是只罩子一般,将乔景熙笼罩在里面,完全隔绝了另一道信息素对他的影响。
  乔景熙抬头一看,只见宴巡再次站到了他身前,那道冰雪般的信息素正是源自于他。
  而对面的戚嘉树却犹如被暴风雪洗礼了一般,脸色苍白地后退了一步。
  乔景熙看着Alpha宽阔的后背,怔了怔。
  之前Alpha出手阻拦戚嘉树还能说是出于道义,但在他打了人后还能站在他面前保护他显然就是……偏袒。
  戚嘉树气得浑身颤抖,目光恶狠狠地在宴巡与乔景熙之间徘徊:“好!好得很!今天的事我记住了!你以为宴巡这个小杂种能护得住你?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
  戚嘉树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他虽怒火中烧,但还维持了一些理智,他知道继续下去自己讨不到什么好,他又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人绑了。但私底下他多的是办法治他!
  不管他到底是Beta还是Omega,戚嘉树都不在乎了,反正只要手脚干净一点,不留下任何证据,就算是Omega保护协会找上门,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宴巡与戚嘉树相识这么多年,对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很是了解,看到他目光中一闪而过的阴毒,就知道他恐怕要对Omega用一些下作手段,他脸色一沉,皱眉道:“我以为Alpha不对Omega动手是最基本的风度。”
  戚嘉树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说着,他又看向乔景熙:“我叫戚嘉树,记住我的名字。”
  这会成为你今后的噩梦。
  乔景熙担心戚嘉树会因为宴巡护着自己的事而报复他,他清楚凭借戚家的背景想对付一个普通人简直太容易了,于是又刻意拉了波仇恨,嗤笑道:“你以为我会怕?我叫乔景熙,你要是脑容量太小记不住,建议拿笔抄下来。”
  反正他会好好苟着的,不去任何危险地方,一出学校就带上保镖。
  相信戚嘉树也不会和乔家硬刚,直接让他们交人。
  或许是“乔”这个姓氏比较常见,戚嘉树对此没什么反应,倒是宴巡转头看了乔景熙一眼。
  这场闹剧收场后,宴巡和乔景熙也没在图书馆继续呆下去,两人默契地一前一后往外走去。
  毕竟,周围那些如有实质般黏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实在是令人寒芒在背。
  ……


第8章 来找你。
  仅仅几分钟后,图书馆里发生的一幕就把校园论坛屠版了!
  原因无他,一方面当时目睹这一切的学生实在太多,另一方面,事情本身的爆点太多!
  宴巡本就是星大公认的男神,除了长得帅蝉联了好几届校草之位外,他本身也极为优秀,二十岁就取得了双学士学位,二十二岁就已经是哲学系研二的学生,常年霸占各类国家奖学金,向来是校园论坛上的风云人物。
  至于戚嘉树,他因行事作风高调,在学校同样很出名,最广为人知的就是他因为嫌弃学校宿舍楼不够宽敞,以捐赠一栋宿舍楼为代价让校方安排他一个人住三间寝室,中间墙壁打通,重新布置成一间超豪华版的房间。
  大部分学生其实不知道戚嘉树的背景究竟有多强,但却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可以招惹得起的,因此他在图书馆里高声喧哗时,即便很多人对他的行为不满,却也没人站出来说些什么。
  可这回却是有个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