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楼了!
  捏吗的, 这像话吗?合理吗?
  这俩人甚至才认识一天不到啊!
  -不是每个千万级大主播都有这么大血包#点烟
  -嘉宝目前就是疯狂上升期,完全不觉得意外。
  -绿区还说“包办婚姻”呢,笑吐, 俩人都不熟!
  -表面上熟不熟不重要,私底下快点熟起来!
  -录屏剪出来也太搞笑了, 看得我鹅叫到整栋宿舍楼感应灯都亮了!一个全程输出骚话,一个生气就捏笔, 能嗑起来真的不奇怪, 没头脑和不高兴也太有意思了!
  -马思卡那张传说中的照片一度被野鸡主播认领, 好家伙,嘉宝昨天给老板抽头像,也算是侧面给他佐证是本人了吧,马思卡粉丝嘴上骂得很欢快,心里乐得跟中彩票一样好吧, 这可是正统的痞帅大帅哥!
  扯到马思卡的真人长相,这楼必须得歪个两页。
  十八无丑女,那十九岁的男孩子只要不是个大胖子, 把自己拾掇干净, 绝对也是充满蓬勃青春的气息。吃瓜群众可以说曾经那张高糊照片看不出什么, 但嘉慈这张人像,几乎是完美的与大家想象之后马思卡印象契合!
  哪怕是同性, 也不得不承认, 马思卡是“有点帅”在身上的。
  谁都敢说, 给嘉宝刷礼物的马思卡粉丝,绝对存着感谢对方为正主正名的心情。
  这不比什么声明都来得直白?
  -绝了,微博互关了,真“包办婚姻”!
  -这臭男人为什么那么多猫猫头表情包啊?
  -好耶!我一夫一妻的梦想在今天实现了!
  -速报:马思卡换头像了,发动态了!
  -[头像是我,想聊了不?.JPG]救命啊——
  -头像是你,我想聊了,嘉宝不一定QAQ
  -马思卡,臭男人,被嘉宝迷住了吧#狗头
  -一副中了蛊的样子,之前粉丝给他画过多少头像,一个都不肯换的……
  大晚上,马思卡的微博关注了嘉慈,换了头像,还用已经不怎么新鲜的梗发了个“暧昧不清”的表情包。说真的,这么一步看似普通,实则都充满了反常意味:
  已知这人一个头像可以用到微博关闭;
  已知这个人逢年过节的活动从不和人搭伙。
  再已知,马思卡今年2月14日曾经说过:自己宁可做寡王中的寡王,也不要将就。毫不掩饰他的眼光之高,可具体是个什么标准呢,就连马思卡的老粉也不知道,他其实很少说这方面的事情。
  这臭男人大半夜兴风作浪发的微博,下面已经有四位数的评论了:
  “头像是你,嘉宝不想聊。”
  “你骂他菜!我们几百万人都听到了!”
  “小学生都不带这样撩人的,好废物啊马思卡!”
  “你看他除了回关你,一个眼神都没给#挖鼻孔”
  “这么捏捏一个菜鸟会使你快乐吗马思卡?”
  另一边,奇迹嘉嘉微博上一条动态还是上个礼拜发的:他说他要请假,鸽一天,不然大作业要交不上去了。
  当时大家相当体谅他、关心他。
  粉丝之中也不乏艺术生出身的大学生们,更是深知其中苦楚,恨不得能抱着嘉宝一块儿哭呢!
  至于现在么,那条微博下面挤挤攘攘的充满了各路吃瓜群众,大家都是叫他小心臭男人,更要小心说你打游戏菜的臭男人。
  护得嘉宝简直像个心思懵懂天真无邪的傻白甜!
  事实上,在经验缺乏的前提下还能把直播玩的溜,每天蹭蹭涨粉的人,能是真傻白甜?大家伙才不管呢,他们就是爱凑热闹!
  现在演到哪儿了?
  哦!是他跑,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
  这一夜过去,各方骚动。
  嘉慈安眠一夜,又开始为考试月纠结。
  如果非要在学业和直播之间选一个,他当然毫无疑问选前者。可中午的时候,经纪人发来消息告诉嘉慈:你小子走运啦,我和马思卡那边说好了,接下来你们俩可以一块儿连麦直播玩游戏!
  听起来像是“我和马思卡家长说好了,你俩可以一起玩了喔!”,实际上,这经纪人是给嘉慈找了个超级大血包、让人家给奶孩子!
  嘉慈尽管还没入行多久,但倒不是什么都不懂。
  “这样好吗?马思卡能同意?”
  他还记得对方说自己打游戏打得菜呢!
  这种什么游戏都玩的来的王者级别,会心甘情愿托着一个黑铁段位的巨型飞机?
  嘉慈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斟酌着问道:“我和他一块儿播,纯粹是他吃亏啊,就算是单纯一起玩游戏,也得拖他后腿……”
  嘉慈没明说,马思卡这个人有点控场的毛病。
  他不觉得自己这种才播不到一年的小菜鸟,能有人家高中时期就搞直播的人厉害。
  他偶尔直播话说多了、回头第二天都会口干舌燥嗓子疼,马思卡居然能接连两三个小时输出不带停的!最牛的是,这人说的还都不是废话:严肃起来的时候言之有物,玩笑时有梗又放得下身段。就连嘉慈粉丝不到他零头的小新人,这人除了嘴一句“你打游戏菜”之外,也没有任何看不起……
  可就是那句“你打游戏菜”让嘉慈提不起劲。
  他刚刚学画画的时候,最害怕画的静物是苹果。
  一个原因,是嘉慈不爱吃苹果,小时候吃出过一条虫子留下阴影,连带着对静物苹果也不喜欢。
  不喜欢画苹果,就好比一个文化生不爱上数学课。
  都已经不喜欢了,如果不是考试非要考,谁乐意去画苹果、去学数学?
  嘉慈眼下就有点儿这种类似抗拒的感觉。
  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游戏主播,但因为最开始的原因被分在游戏区。就算那些组团搞娱乐局的游戏主播,身上多少也有点技术,又爱尝试各种各样的游戏,一出什么新款绝对要跟上趟,争着吃一只螃蟹蹭到最多的热款红利。
  可嘉慈没有。
  他完全是为了赚钱而赚钱。
  只不过最开始选择了流量大的游戏区试水……
  他如今,也对游戏生出一点儿PTSD。
  如果是和马思卡那种人一起玩儿的话,更加!
  但经纪人直说这是大好事儿,这么大的便宜,有占白不占。
  “这个圈子里抱团的游戏主播多着去了,但是利益一旦结合在一起,到后期几乎很少有好聚好散的结局。马思卡那边是单打独斗的,那正巧你也是,就算不能成为多么铁杆的兄弟,合得来的话当个能说上话的朋友也不错。”
  嘉慈沉默……
  铁杆兄弟,不了吧!
  “他带你,但你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呀!你看看,昨晚一次,你俩都涨二十来万呢,这难道是他一个人能做得到的?换句话说,你的作用也在给他扩宽吸粉路径嘛!”
  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下午,嘉慈换了教室上理论课,空调开得很足,冻得他咬紧牙齿绷紧小腿,就这样了,台上老师还讲得热火朝天、Polo衫衣领子都湿了。
  他想起马思卡应该也收到了消息。
  打开微信,划了斜杠线的免打扰小喇叭上有红点。
  嘉慈想过对方会发消息,但绝对不会这——么多!
  【。】:小嘉宝,在干嘛,今天什么时候开播?
  【。】:半个小时过去了,你手机坏了吗?
  【。】:吃饭上厕所加睡觉时间都够了还不回?
  直到最新一条消息显示是中午。
  【。】:好啊,免打扰啊,那你怎么不索性拉黑
  嘉慈无奈,大哥,你现在发现倒也不算晚。
  正当他想着发什么回复的时候,那边开始“正在输入中”——
  【。】:还以为你离开地球了呢?
  【。】:撤掉!撤掉听见没!接下来还要在我手里过活呢,还敢设我免打扰?
  十九岁的男生面对一个不如他的同性,会霸道强势都什么地步?
  这就是了。
  嘉慈预感将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
  他不紧不慢的回复对方,马思卡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大概闲得很,消息都是秒回,嘉慈发一条,他能说三条,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方面较劲儿。
  直到下午四节课结束,嘉慈还没来得及说,马思卡已经发了消息过来:上满课的倒霉孩子该下课了吧,快点吃饭回去收拾准备开播,今晚哥带你吃鸡!
  大哥,是我吸你的血包啊!
  不用这么积极、这么迫不及待的!
  与此同时,马思卡的直播间已经开了,他本人虽然在屏幕前,但人不说话,专心吃东西,摄像头没出来,刚刚聚起来的观众就只能听个声。
  “这个点不吃饭吃什么。”
  “我自己做的饭啊,不想点外卖。”
  “今晚会玩玩吃鸡,这几天都不打排位了,累了,毁灭吧。吃鸡带小朋友一起,纯娱乐局。”
  说起小朋友,大家还没意识到是谁。
  都怪马思卡的语气太熟稔了!好像天生就该这样!事实上,他们昨天才产生第一次交集……
  “我慕名去看了他的吃鸡精彩合辑,确实精彩,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生存几百个小时,决心可见一斑!”
  说着,马思卡放下筷子,自顾自的笑起来了。
  弹幕都在吐槽他昨天说人家菜,马思卡也不解释,“可爱是可爱,菜是菜,这是两码事。”
  半个小时之后,嘉慈到家,打开电脑和设备。
  马思卡cue他cue的像个无情的机器人,催他上播。
  一进去,就听着这人自来熟的问候:“来了啊,又唔唔的,你是猫咪成精了吗小嘉宝?”
  嘉慈小嘴一瘪,转移话题:“你好丑。”
  不像他,哪怕是吃鸡人物,也要给角色整好看的头发和漂亮的小裙子。
  “哦,你既然说到这个,那我又要补充一点,你这得是花里胡哨的彩笔标配呀!”
  嘉慈的直播间,镜头里的少年肉眼可见的咬了咬唇:“喔,菜就菜,反正我不要当个丑不拉几的彩笔!我不和你挨一起,你丑到我了!”
  马思卡的络腮胡子大汉非要往他边上贴。
  “就要挨一起,哪里丑了吗,你就不能代入我的脸?”
  “玩游戏还看什么建模呀,玩游戏赢才是最重要的!”
  【我新来的,请问是走流程还是张嘴接糖吃?】
  【代入马思卡的脸,你有这么高?】
  【我们乖乖嘉宝才不和臭男人贴贴!】
  嘉慈哼哼唧唧,“系统请不要把我和这个臭男人安排在飞机的邻座,谢谢!还有,我不和你一起跳,你老爱打架……”
  马思卡逗上瘾了:“坐哪儿另说,待会你跳我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