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作品:《论宠物称霸星际的可能性

着彼此的热度和幸福,黑暗中,加里悄悄问,“媳妇儿,他们都有孩子,你想要吗?”看海顿是很喜欢小孩的,虽说加里觉得无所谓,但他尊重海顿的意见。
  “不了不了!”海顿赶紧摆手,打消加里的念头,“我把他们当朋友一起玩闹没问题,让我养小孩——坚决不!”
  养了孩子,就不能跟你怼天怼地翻天覆地了呀~


第198章 番外之宙斯卖场老板的幸福生活
  曾经遍布全星际的宙斯卖场因为意外分崩离析,有不少商界人士谈起此事都深觉惋惜。也正因为这样,当莫斯放出风声,新宙斯卖场将在温星创建总场的时候,全商业界都沸腾了。
  当然,红极一时、全星际瞩目的“蓝兽拍卖”自然是不会再做下去了,毕竟老板娘就是蓝星人,一生气把老板拍卖掉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但宙斯卖场收到的关注却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理由很简单,老板娘是西泽大师啊!他制造的一切武器设备通通授权给自家拍卖,自然引得全星际的权贵甚至政府都前去打听。
  宙斯卖场开业的那一天,万人空巷、络绎不绝。莫斯亲自上台剪彩致词,并以宙斯卖场承担百分之五拍卖费用的爆点作为开业酬宾的活动,现场的氛围被炒到了顶峰,鼓掌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
  而身为老板的莫斯却在致词后神秘失踪,一位经理有事找他但怎么也找不到,急得满头大汗,揪住一个工作人员便要问他有没有看见老板。
  “你说莫斯先生啊,我看见他啦!”礼仪小姐道,“刚刚和西泽大师去了十号仓库,应该是去检查商品了吧。”
  十号仓库是监管最严格的仓库,里面放着的都是西泽或者米勒大师的制造品,一旦被对手偷走或者被有心人做手脚,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莫斯和西泽要亲自去检查一遍。
  经理连忙往十号仓库赶,走到门口,突然听到里面传来砰地一声,经理浑身一激灵,以为有人搞破坏,登时推开门大喝一声,“谁在里面?!”
  “……”沉默过后,经理眼睁睁地看着灰头土脸眼角乌青的老板从一台设备的后面走出来,一脸阴霾,“你过来干什么?”
  “莫斯先生,联合星际谈判官来了,想约见您。”经理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虽说有点儿好奇为何老板会这副模样,但求生欲让他选择装瞎。
  “啧,真麻烦,联合星际这帮人都是牛皮糖。”莫斯烦躁地拨了拨头发,联合星际已经无数次联系自己,期望宙斯卖场有尖端的武器设备能为他们预留,可又不想大出血,便总打着交朋友的旗号约见莫斯,偏偏对方是联合星际,莫斯又不能完全不给面子,“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忙你的。”
  “是。”经理快步离开了。
  经理一离开,莫斯便猛地回身,从一台庞大的仪器后面把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剩了内裤的西泽揣到怀里,锁好十号仓库的门便光速往外跑,也幸好莫斯的私人休息室离得不远,且休息室自然只有莫斯能开启,不会像刚才那样被经理破门而入。
  “宝贝,我错了。”莫斯讨好地笑着,语气放软,脑袋在西泽的颈窝里蹭蹭,“你原谅我,我也是情不自禁,都怪你太诱人。”
  西泽冷着脸,“哦,怪我,怪我低头检查仪器漏了一下腰?”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只会用几把思考的家伙!
  莫斯见媳妇儿不为所动,便开始装可怜,一个近两米高的爷们撒起娇来得心应手,估计花一样的姑娘都要自愧不如,“宝贝儿,为了忙活这个破卖场,我都一个月没得到安慰了,你不心疼我吗?”
  “哦。”西泽面无表情,“心疼。给你做顿大餐?”
  说完,西泽当真从沙发上跳下来,随便披了件外套,往与休息室相连的小厨房走去。莫斯赶紧把媳妇儿捞回来,亲亲西泽的肚皮,道,“不吃大餐,就吃你。”
  西泽虽然还是冷着脸,眸子里却已经流露出妥协的笑意,身为与西泽相处数年的最亲近的人,莫斯当然读出了西泽的让步,欣喜地覆身上去。
  这一天,眼巴巴地等待莫斯的联合星际谈判官都要等成望夫石了,也没见到莫斯的人影儿。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宙斯卖场老板强硬的拒绝态度,便焦急地跟上头通讯,星际议会长听到谈判官的报告叹了口气,道,“算了,下次约见的时候,答应他的价格吧。”联合星际不是没钱,只是想借着郁生是星际将军的私人关系让莫斯给友情价而已,奈何莫斯不吃这套。
  于是,将媳妇儿吃干抹净、心满意足的莫斯从休息室出来,碰到经理的时候,居然接到了联合星际妥协让步的大好消息,惊喜的同时忍不住将这功劳推到西泽身上,心想,果然吃媳妇儿就有好事发生,以后得多吃啊!
  就这样,在宙斯卖场的开业拍卖会的这一周里,莫斯度过了愉快的生活,愉快到他都几乎忘记自己还有儿子这个事实。
  直到那日一个通讯打到了莫斯终端上,听着小贝尔软乎乎地要找爸爸,莫斯才意识到自己浪太久了,宝贝儿子在家都等急了。
  “要爸爸回来。”小贝尔软软道,“想爸爸了。”
  “好,明天我就跟你西泽爸爸回去。”莫斯拿自己软乎乎的儿子一点儿辙都没有,虽说回去以后就意味着一日两次的福利没有了,但为了儿子,牺牲一下幸福还是值得的,更何况莫斯估摸着西泽的忍耐也快达到顶峰了,再这样频繁自己也快挨揍了。
  西泽和莫斯在通讯中逗了一会儿贝尔,还没逗够呢,贝尔的小脸儿就消失了,米勒大师傲娇的面孔冒出来,“贝尔该睡觉了,你俩别浪费他的休息时间!对了,不用那么急着回来!小贝尔在我这儿好得很!”
  “师父,徒弟也想您呀。”对于抚顺米勒大师的脾气,西泽那叫一个熟练,他笑眯眯地同米勒大师对视,声音带了点儿撒娇意味,“师父不想徒弟吗?”
  “哼!”米勒大师背起手,“那还不快回来!不孝子弟!”说完不等这边两人反应,率先挂断通讯。
  西泽和莫斯面面相觑,同时笑出声来。
  “我们还是早早回去吧,不然师父就要发飙了。”
  “宝贝儿,我都听你的。”
  “少油腔滑调,你爪子往哪儿伸?”
  “啪!”
  “……”
  看来宙斯卖场老板的“幸福”生活,要危险喽!


第199章 番外之梦中约会
  自从虫族被剿灭,温雪帝国一跃成为全星际最强盛的国家后,郁生的工作就清闲了许多,毕竟世界和平星际友好,没什么值得他上阵的事情。至于军队的事宜,郁生已经开始着重培养有实干的人才,而他更多的是作为精神导师,说直白点儿就是全军的偶像,只要他做个激励演讲,全军的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
  不过,虽然郁生放权后清闲了,身为帝王的弗雷却无法当甩手掌柜,依旧是起早贪黑忙于各种国事。郁生倒是理解他,晚上还主动施展自己的推拿手法,为弗雷消除疲劳。但不知遇到了什么难题,弗雷已经连着半个月没有回房间睡觉了,直接留宿办公室或者通宵忙碌,要不是郁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早就上门抓“狐狸精”去了。
  虽说相信弗雷不可能背叛自己,郁生还是觉得弗雷不同寻常,毕竟最近温雪帝国没有什么大事,国泰民安,有什么事会一连半个月连回房睡的时间都没有呢?
  这天晚上,郁生照旧接到弗雷留宿办公室的消息,忍不住叹口气,抱过旁边忙着玩机器人的闻岚放在小床上,“儿子,该睡觉了,你弗雷爸爸依然不回来。”
  闻岚放下机器人,突然扭过头对着郁生,肉乎乎的小脸儿非常严肃,“爸爸,你生气了,要去打父王吗?”
  郁生挑挑眉,伸出手指不客气地弹了闻岚脑门一下,“小小年纪,哪儿那么多操心事儿?快点儿睡觉了,明天你哥哥要带你出去玩儿。”说完,郁生把闻岚的小短腿儿塞进被窝,自己也躺到床上,翻来覆去猜测弗雷不回来的原因,猜着猜着便睡了过去。
  当郁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的时候,身体先一步觉察了异样,他似乎不在王宫的卧室了,而周围这个建筑风格,怎么看怎么像——
  地球?!
  郁生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他环顾四周,揉揉眼睛,确认了路两旁的广告牌都是Z国字之后,无法抑制地心慌起来。
  无论他有多么想念自己的故乡,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星际,他也早已将自己扎根于星际,如果回到故乡的代价是失去他们,郁生是宁死也不愿意的。
  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他不过是像往常一样在卧室睡下,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地回到地球呢?
  发现疑点后,郁生的情绪平静下来,他沉心观察四周,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破绽,证明这里根本不是真正的地球。
  比如,周围商铺的名称虽然都是中文,卖的东西却都不是郁生熟悉的东西,甚至还有什么机甲零件商铺,充斥着星际的影子。
  再比如,路上的行人虽说姿态万千,神色自然,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不是帅哥就是美人。
  郁生是军人出身,自身的警惕性超乎寻常,那么有谁能在他睡熟的时候对他做手脚呢?联想一下弗雷最近的异常,答案似乎昭然若揭。
  想到这一层,郁生彻底淡然了,他慢悠悠地在“地球”的城市中闲逛,虽说有些啼笑皆非的“BUG”,但熟悉的柏油马路和黑发黄皮肤的同胞们还是触动了他内心最感动的部分。
  尽管不能真正回到故乡,但她会永远住在最美好的梦里,是梦中最柔软的一捧泥土。
  走进一片古色古香的园林,入目是雕梁画栋、灰瓦白墙,一个穿着长长的碧色长裙的姑娘走过来,文绉绉地冲郁生行了一礼,用中文柔柔道,“公子请随我来。”
  郁生点点头,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他明白眼前的姑娘应该是个虚拟的人物,是弗雷特意设计的,但这种绣着龙凤的绿色婚纱裙还是让他忍俊不禁。
  这一路小桥流水、水木清华,路的两旁开满了鲜花,香气袭人,当繁花越来越密,汇成一片彩色的花海时,在万花丛中,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温柔地注视着郁生,手中托着一个精致的小礼盒,郁生下意识加快了脚步,跑到弗雷面前,张了张嘴,最终化为一个拥抱。
  “我没办法带你回蓝星。”弗雷道,“我只能为你创造一个相似的地方。”
  郁生眼含笑意,“相似吗?我怎么还看到有商铺在做机甲促销呀?”
  “……”弗雷的脸上难得浮现一丝尴尬,“我是从母亲和你的话语中拼凑出的地球,很多地方可能——”话没有说完就停下了。
  因为郁生吻上了他的唇。
  “我们算不算老男人的浪漫?”一吻结束,郁生的眼眸发亮,“你手里拿着什么?”
  弗雷的耳尖儿微红,他轻咳一声,将手中心形的小礼盒打开,里面镶嵌着一对儿银色简约龙形戒指,内层用中文刻着闻宵和郁生的名字。
  “真没创意。”郁生眉眼弯弯,“但是我喜欢。”
  “还有别的。”弗雷牵起郁生的手,往花海远处走去,“我特地请星际的名厨帮忙还原Z国的美食,在那边模拟了一条小吃街,不过可能不太正宗。”
  “没关系。”郁生握紧弗雷,“有你在就正宗。”
  两个人相携走向夕阳辉映的地方,身后是一片摇曳的花海,绘成一幅地久天长。
  此时,在王宫的卧室内,闻岚扑腾着肉乎乎的胖腿儿,试图爬到郁生身边研究研究郁生爸爸头上戴着的奇怪帽子,但被郁光紧紧抱住,不许他捣乱。
  “哥哥、坏!”闻岚不满地冲郁光道,伸出短短的食指指着郁生头上的特制虚拟头盔,“要那个!”
  “不行。”郁光拍拍闻岚的小屁股,“你要是打断了父王和爸爸的约会,一定会挨揍的,哥哥这是为你着想。”
  闻岚根本听不懂为什么爸爸带着帽子睡觉就是在跟父王约会,虽然他已经能说话很利索了,但每逢着急的时候就会嘟嘟囔囔咿咿呀呀,说不清楚话,郁光被他萌得不能自已,在他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抱着眼神控诉的闻岚离开了郁生的房间,悄悄地关好门。
  嘘——不能吵醒爸爸呀,看到爸爸脸上挂着的笑容了吗?爸爸和父王在做同一个美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