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作品:《流氓学霸

李淮:他们不会有事儿吧?旁白:周肆溪没有说话,眼梢处看上去有些疲惫,只是点点头就上了楼。
  旁白:而李淮也顾不上这些了,她必须马上回去确认下家人是否有事儿。


第277章 【剧场篇】废屋的秘密(三)
  旁白:李淮家李淮:陈琛,我父母他们有事儿么?陈琛:才吃了药,你姐姐和你弟弟也回来看望你父母了,不碍事的,不要累着自己了。
  李淮:谢谢了你小琛,等下个月,我们……李淮:去民政局吧。
  旁白:听到父母没事,她也就放心多了,果然周肆溪是有用的。
  旁白: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李淮照例在晚上九十点就把一些不认识的村民带到村尾去打晕他们。
  旁白:人是周肆溪处理的,和她没有关系,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她害怕亲自看到这些人死,在周肆溪的房子外面站了很久。
  旁白:第八天晚上三点后,周肆溪处理了事儿再度出来时,感觉面上止不住的苍老。
  周肆溪:明天是最后一晚献祭,你得亲自进屋子完成献祭仪式,平复女巫的愤怒。
  李淮:那这些人的尸体呢?我去埋了。
  周肆溪:现在不用,他们有女巫祭献的气息,你们碰了会……让你们身体生病。
  旁白:李淮的父母还活着,李淮对周肆溪可算是感恩,回到家也就安心睡觉了。
  李淮:明天还有最后一个……一切一切都结束了。
  旁白:第九天旁白:20:30陈琛:阿曦,你知道,前几天失踪的李叔今天早上回家了说是鬼打墙,现在安全回来了,请附近的邻居吃顿饭,去不?李淮:回来了?李淮:明明李叔是第一个祭献的人啊,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又回来的。
  陈琛:阿曦你在说什么?大声点儿。
  李淮:哦没事,你先去李叔他们家吃饭吧,我现在有点事儿去村子里找个人。
  旁白:李淮必须要马上去找周肆溪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复活了,明明祭献成功了。
  旁白:21:00,周肆溪家门口周肆溪:你来了?祭献品呢?李淮:你知道李叔今天回家了是怎么回事么?他前几天不是拿去祭献了么?是不是祭献失败了?周肆溪:不用担心……只要今天的祭献品没事儿,凑齐九个,一切都结束了。
  周肆溪:你目前需要担心的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第九个祭献品来破解女巫的诅咒,如果今天没有,那么就是你自己了。
  李淮:啊,这么晚了,谁会跟我来啊,怎么办怎么办。
  旁白:一阵电话响起,是陈琛的。
  李淮:小琛?怎么?陈琛: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接你。
  李淮:……李淮:你来吧,在村尾,你一过来就可以看到我。
  旁白:挂了电话,李淮越发后悔当初就为了满足好奇心就去那个房子,现在就不用害自己最喜欢的陈琛了。
  李淮:周肆溪,只能马上找个替代品么?周肆溪:在你叫他来接你的那一刻,你不是已经做好决定让他替你献祭么?李淮:没有,我没有。
  旁白:陈琛很快就来到村尾周肆溪的房子门口了,只看见了周肆溪。
  陈琛:请问你有看到一个女孩,她……周肆溪:在屋子里,叫李淮。
  旁白:陈琛刚进屋子里,便被李淮敲晕了。
  周肆溪:把他带去最后那个房间吧,我开始说过最后祭献的一晚可以去我二楼的房间,我有些累,你去吧。
  旁白:李淮刚上二楼,一只黑猫就从她眼前窜了过去,一双绿色的猫眼睛正幽幽的看着她。
  李淮:呼,可能是周肆溪又养了只猫吧。
  旁白:李淮没有在意,拖着陈琛往最里面的房间走。
  李淮:啊!怎么可能?旁白:前几天献祭的李叔正在第一个房间……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整个脸全部像被挖空了一般,只是两个眼珠在上面直勾勾地看着她。
  旁白:李淮赶忙低下头快速拖着陈琛前行,径直打开了最后一扇门。
  李淮:啊啊啊啊,这这这……旁白:她看到的挂钟,九个并排板凳,和一张桌子,桌上是立着的十字架,这分明就是她第一次去古屋时看到的古屋,而挂钟,依旧指向三点。
  旁白:她想掉头跑开,背后的门一下子被带上,而那九个板凳上,赫然坐着四个动物和三人。
  妇人:年轻人,好久不见。
  李淮:你别过来,你个疯子。
  妇人:疯子?呵呵,你前几天还说我是你的恩人呢。
  旁白:女巫松下头纱,脸赫然是周肆溪的脸,只不过比前几天她看到周肆溪的脸要苍老得多。
  李淮:周肆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要帮我么?周肆溪:我只负责收我的祭献,没说帮你。
  李淮:什么意思?周肆溪: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你就是我的祭献品啊,哈哈。
  小姑娘的皮肤可真好,喝了你的血,也许会更美吧。
  李淮:你已经吃了那么多人了,还不满足么?周肆溪:多?不多啊,就你一个而已。
  李淮:这八个不是你吃的?周肆溪:他们早死了,只不过是我的玩偶而已,整个村子,能做我祭献品的也就你了。
  李淮:都死了?旁白:李淮身后的陈琛突然站了起来,冲周肆溪诡异一笑,然后僵硬的挪动到第八凳子上。
  李淮:小琛!周肆溪:他早死了。
  周肆溪:现在,你看看十字架上的人呢?旁白:十字架上一个正赤着其上身的男子正在痛苦挣扎,嘴里不时传出如怪兽般低吼,皮肤都被撕扯烂了。
  李淮:李洛!李淮:他们全是你杀的?周肆溪:呵,他们全是自找的,人心不足蛇吞象,为了找替代品,杀了别人,自然……久而久之,全村就死了,哈哈。
  李淮:你个疯子,那个谣言不是真的对吧。
  旁白:周肆溪慢慢地扯下自己的脸皮,手皮,渐渐的,暴露在外面的全是泛白的肉和骨头,上面爬满了蛆虫。
  周肆溪:其实他们都是行尸走肉了,全部听从我的意志。
  李淮:那李洛和陈琛?周肆溪:你觉得李洛为什么会介绍我给你认识?因为啊……他们全部听从我的意愿,整个村子都是我的玩偶,都死了。
  周肆溪:至于谣言,半真半假。
  周肆溪:假的地方只有一点,下诅咒的那个不是谣言里的女巫,而是死去的那个曾孙女。
  周肆溪:其它的,都是真的。
  去吧,第九个献祭就是你,而我能得到一张完美的脸了。
  旁白:屋外的月色有些惨白,照得李淮的脸色没有半点血色,李淮突然诡异一笑,然后,僵硬的挪动到最后一个板凳上。
  周肆溪:年轻人,你的好奇心太重了,现在祭献开始了。
  旁白:周肆溪念着怪异的咒语,窗外的月光突变成森蓝色,周肆溪的指甲慢慢变长随即像恶兽一般哀鸣。
  周肆溪:祭品是黑蝙蝠,我养了十年的老黑猫,女巫的鲜血,灵动的泉水,还有活人的脸皮……周肆溪:今晚过后,我便能拥有少女青春美好的脸,好了,李淮过来吧,我的祭献品。
  旁白:李淮缓慢地走了过去,周肆溪一勾手,尖锐的指甲直接从耳朵起刮开了她的脸皮,瞬间李淮的脸变成了血肉模糊。
  周肆溪:安息吧,你的灵魂,我会替代你成为李淮,而你将会被带往恶魔的归宿地……旁白:第二天,那栋房子就好像从未被打开一样,依旧大锁布满了锈迹,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从房子里面走出来的年轻的姑娘,她长得很漂亮,并且神似李淮的脸……ps:完结正文以后偶尔会更新剧场片。
  这边还有一个婚礼的番外,到时候会整理,具体我也说不准。
  如果你看到这里对故事感兴趣的话。
  就留个言跟我说一下。
  怪诞频道接受点菜单,666礼物点菜一次,你喜欢什么故事都可以点。
  陈琛:(? ̄?^ ̄??)嫌弃你,那啥我的婚礼在哪里……沈歌:快了,快了,应该是在这个月之内会有。
  李淮:我给你打点钱,你可以尽快了。
  沈歌:嘿嘿嘿(o﹃o?)李洛:我在想你是不是应该也给我写一个呢。
  李淮:你和谁和谁?李洛:要不就我们两个吧。
  李淮:白眼……陈琛:难得大团圆结局,原本还是设定be。
  沈歌:你的意思是想要be吗?陈琛:那当然不是呀。
  (= ̄?ρ ̄=)?zzZZ谢桓:你们还记得我吗?我好歹是个最佳男配角。
  你们是不是给我颁个奖?沈歌:这个嘛,我看情况嘛,看给你奖励什么?给你个男朋友。
  谢桓:原本我都好好的,我是直的,到你这里,我就直接弯了。
  沈歌:别这样子嘛,你弯了,挺可爱的。
  *??(^?^*)?*陈琛:到时间点了吧?我想去吃个饭,你们自便吧。
  沈歌:那啥时候是去李淮家呀?我是。
  是的话就把我叫上一起呗,我今天也没饭吃。
  李淮:……陈琛:这个嘛。
  李淮:不行。
  沈歌:你闭嘴,你们家那么有钱,你不可以那么小气。
  好了,都别说了,给我准备一份大龙虾,我饿死了。
  陈琛:沈歌: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我们一起吃饭去,我们下期再见。
  沈歌:咳咳咳,其实还缺一个婚礼的,你提起我就写,你不提起我就慢慢来,缘分遇见吧,人这一辈子千万别在少年时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你就会像我这样,爱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