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作品:《种田之小夫郎发家记

以让他们现采瓜果蔬菜。
  自己摘下的果蔬,再按街面上的价钱卖给他们。
  原来筑的那两排青砖房是给客人们留宿的。
  在路边种上了很多美丽的花朵,绚丽的花儿发出芳香的气味吸引来很多彩蝶。
  在这个农家乐园有着让客人们感受到轻松惬意的氛围。
  周志承周老爷老早就得到信儿,但他在外地做生意,因而他早早的就派了人给何君送了贺礼。
  现在周府专门跟何君接触的不再是苏林了,而是一个姓丁的管家。
  何君也很长时间没见着苏林了,他还挺好奇地问丁管家,苏林这段时间忙什么去了。
  丁管家却告诉何君,苏林失踪了,跟着苏林一起不见的还有周老爷脖子上的那块无事玉牌。
  这块无事玉牌是周老爷祖上传下来的镇宅之宝,珍贵异常。
  这苏林不告而别,再加上这块无事玉牌莫名地消失了,不由得不让人怀疑,这是苏林盗走了这块无事玉牌,然后潜逃了。
  周老爷因为被自己最亲近的心腹背叛,还有祖上的宝贝在他手中丢失而大发雷霆。
  他派了很多打手到处追踪苏林。
  可奇了怪了,这苏林就像是上天入地一般,怎么也找不见人了。
  周老爷只能暗暗后悔,怪自己收了一只白眼狼。
  把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留在身边,这次教训当给自己警个醒,下次用人还是要多多留神才行。
  何君当时听闻,也不由得感叹一番。
  虽然他与苏林并未深交,但他总感觉苏林这个人有些古怪,不同于一般老百姓,是个有故事、有城府、有手段的人。
  他心里是希望苏林不是这盗窃无事玉牌的人。他也希望苏林跟谷清一样,或许是躲在哪个灵气之地闭门修炼去了也说不定。
  没准哪天又忽然出现了呢。
  何君其实也有很久没看到谷清了。
  谷清因为马上要进阶到七级,所以他是去那紫衍灵气境界闭关修炼去了。
  谷清临走前告知何君他这次一进去闭关就要小半年,他一定要进阶到七级才会出来。
  他还挺神秘地告诉何君,到时候七级了,也许他会的法术又更多更奇特,而且人也会变得不一样的。
  何君听了还挺期待的,不过他也非常想念谷清。
  平时谷清在的时候,他那高傲的性子,还有喜欢找人干架的冲动脾气又让何君有些头疼。
  但他真的离开了,何君又格外地想念着他。
  他是真的把谷清当成自己的亲兄弟一般看待的。
  眼见着自己的最大愿望—农家乐园开门在即,自己的好兄弟谷清却不在旁边见证着自己的成功,何君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点失落的。
  不过待谷清归来时,没准他又是一个华丽的变身呢。
  谷清到时候武艺更高强,法术更厉害,那就可以罩住我何君了,这也是一件大好事呢。
  ……
  等大家把写着“文君农家乐园”的匾额挂上那高高的墙楼上,农家乐园就正式开门了。
  在这一日,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包括附近村的村民们都来了。
  因为百姓们听闻这是第一家农家乐园,都带着好奇来瞧。
  村长、二叔公,三叔公,四叔公他们都来贺喜了。
  景行放了一挂老长的响亮鞭炮。
  而鹅湾村筑了一个大家从未听过的农家乐园的事,被何君、景文他们去卖菜的时候,跟那些百姓们都说了。
  于是那些有钱的,还有闲着没事的人都纷纷驾马车来鹅湾村,他们都想图个新鲜,看个究竟。
  今天第一天就开门红,游人络绎不绝,到处可见人头攒动,人声鼎沸,那场景就两个字来形容“热闹”。
  ……
  晚上,景文在房间内抱起何君转了一个大圆圈后,将他抵在门上。
  两人鼻尖对着鼻尖,景文用着腻死人的温柔轻声说着。
  “宝贝,我可喜欢死你了,我太想你了。”
  何君红了脸,羞涩地说:“我……我已经十八岁了。”
  这句话听得景文顿时激动起,他小媳妇这个关键时刻忽然说十八了,这可是一个大暗示呀。
  景文想,面对这么可口的小媳妇,我再忍得住,我就不是男人。
  景文捧着何君的脸就用力亲上去。
  他边亲边撕着自己与何君的衣服,很快两人就裸裎相见了。
  景文强势地将炙热的舌伸进何君嘴里吮吸着。
  景文此时感觉全身都是灼灼的火在燃烧着。
  景文的手抚摸上何君的臀部,接着手指迅速却轻柔地转动进去。
  何君勐得感觉到疼痛,景文却不容他开小差,又是一顿强势的亲吻,吻得何君“唔唔”地发出呻吟声。
  何君已被吻得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待扩张好了,景文一只手臂将何君的臀部托起来,将他两条腿环在自己的腰侧。
  此时“小景文”正不停地颤抖着,叫嚣着冲刺。
  何君双手环住景文的脖子,就感觉一股力量把他拽着往下沉,有个坚挺刺入。
  “啊……”
  何君痛得眼前发黑,他脖子后仰,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乖,开始会有点疼,我会轻一些,后面会好的。”
  景文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看何君痛得浑身发抖,只得轻言安慰。
  何君伸手使劲握了握景文的手,这是一种无声的暗示,是让景文安心的信号。
  待何君身体不再抖动,景文一边吻着何君,双手却掐住何君的腰撞击起来……
  房内响起了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地呻吟声。
  “啊,轻……轻点。”
  “宝贝,放松些,那儿太紧了。”
  “唔……啊,你还要来呀……唔唔……”
  “……”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