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作品:《师尊【完结】

来的,腿脚还因为幼年被其他皇子推下假山,留了残疾。
  他活得小心翼翼,就像惊弓之鸟,心思格外多疑,每件事都要反反复复琢磨很多次,不敢随意相信别人。
  莫长空丢给他的馅饼太大了。
  他反而不敢相信是真的,嘴里乖乖巧巧地听话,脑子里却想了很多,觉得摄政王“野心”甚大,无事献殷勤,必有图谋。
  那时候,他还没满二十岁,身负厄运,死劫未过。莫长空不放心,怕自己一个错眼,师尊就会被奇怪的方法弄死,比如第三十二次轮回里,师尊有过敏体质,差点在生日那天,被马蜂二次叮咬而死。
  所以,莫长空对师尊盯得特别紧,天天守在旁边,事事亲力亲为,就连睡觉,也要强行守在旁边。
  陆云真自知不敌,特别会装蒜,心里各种怀疑,面上却要做出忠臣明君的范儿,天天装乖,事事“信任”,不敢违抗,任他为所欲为,嘴里还甜甜地叫着“长空”。
  莫长空对他带着十八层滤镜,没有多想,以为又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宝宝,便安安心心提出要求,要睡在他旁边。
  龙床之侧,怎可与他人共卧?
  陆云真心里大骇,怀疑对方心里有图谋,又不敢拒绝权臣,便伪装天真,尝试着撒娇,说床太窄,不习惯,只让他睡在龙床旁边的脚踏上。
  莫长空同意了。
  陆云真辗转反侧,观察了几天,心里百转千回,依旧吃不准对方在想什么,终于撑不住,昏昏沉沉睡熟了。
  半夜,他就掉下床,滚进摄政王怀里,手脚并用,抱着对方凉快的身体,搂得和八爪鱼似的。早上,他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自己失礼的举动,羞愧地想要道歉,无意中……惊恐地发现对方对自己起了强烈的生理反应。
  宫廷中,什么奇闻异事都有,谁也不天真,再结合摄政王从来不准给皇帝选妃,还处罚了提议迎娶皇后的大臣的独占欲,陆云真迅速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前朝秘史里,有过这样的事情,年少的小皇帝被逆臣囚禁深宫,日夜玩弄,忍辱负重多年,才得以脱身,逆臣死前还留下了大逆不道的宣言,说是真男人,在龙椅上操皇帝才痛快。
  陆云真慌了……
  他这辈子被圈禁宫中,不见天日,皮肤极其白皙细腻,身材也比较瘦弱,本来就很细的腰肢更加盈盈一握,是符合时下男风审美的美人儿。
  摄政王权倾天下,是百分百的真男人,却从来不碰女色,而且看他的眼神,越看越不对劲,尤其是夜半无人,偷偷打量他的时候,就像一头饿了很久的狼。
  完蛋了……
  陆云真自觉找到了摄政王推他登基的原因,心生叹息,他该不会又成为历史秘史里,被绑在龙椅上被逆臣欺负的皇帝吧?太丢人了啊。
  他天天琢磨这事,茶不思饭不想。
  突然有一天,他在身边太监的开导下,顿悟了。摄政王对他百般温柔,也没有用强,应该是动了真情。他知道对方所图的是自己,反而把别的乱七八糟担忧都去掉了,又想起摄政王救自己出火坑,细心照顾的事情,心里很甜。感觉不排斥男人的感情,还隐隐欢喜……
  摄政王文武双全,俊美好看,温柔体贴,从没做过祸国殃民的事情,是不可多得的忠臣,馋他的身体,总比馋别的东西好吧?至少这个报酬他付得出,而且他很想把摄政王绑在身边,永远陪伴自己。
  就是,这事被记入史书,会有点丢人……
  他思前想后,决定化被动为主动。
  身为帝皇,怎可屈居人下?他要抢先一步,临幸摄政王,好好收拢臣下的心!万,万一失败了,他就在史书里造假,说是他把摄政王强纳进后宫,日夜宠幸的!


第142章 剑神与剑
  深宫里,规矩森严,压抑人性,导致物极必反,皇族里叛逆放纵的特别多,养面首,建豹宫,什么古怪玩法都有,好男风的皇帝也不止一两位,大家对奇葩事情都见怪不怪,相关的资料和工具特别齐全。
  虽然莫长空盯得很紧,但陆云真还是从心腹宫人手里,偷偷得到了不少教学材料,甚至还有画卷,他仔细研究许久,反复推演,感觉稳妥。
  某个月高风黑的夜里,他就找借口,把自家摄政王邀上了龙床,鼓起帝王的勇气,钻进摄政王的被子里,按着推演过流程,温柔体贴,不容拒绝地这样那样了一番。
  莫长空极震惊,他曾经对师尊玩得很疯,但是,这样快乐的伺候行为……都是要用强迫的手段,师尊才会委委屈屈地照做。如今,这馅饼掉得他受宠若惊,究竟发生了什么好事?
  他在人类社会里混迹久了,虽然思维偶尔还有些不同的地方,但早已不是当年完全不通世事的傻子。身边什么样的人都有,大家讨论这方面事情的时候,他都有竖起耳朵听。
  人类也是有欲念的。
  师尊只是比较淡薄,但不是没有。
  人类也有奇怪的癖好,床上喜欢撒谎,欲拒还迎,到底喜欢不喜欢,还是要看事后,愿不愿意继续相好。
  师尊性格害羞,身体容易有感觉,难以承受,在那些事里撒了不少谎,但还愿意和他继续做,说明承受力不错,他的癖好也没那么糟糕。
  如今,那么多次轮回后,两人感情越来越好,师尊连这样的事情都伺候,不要尊严,还准备了上好的香膏……想必是很想要了。
  他能让师尊失望吗?
  莫长空在爽快过后,立刻把师尊从被窝里拎了出来,师尊很喜欢在这些事情里挣扎,他却是天生神力,需要极度克制,很容易在过程中不小心弄伤身体脆弱的凡人,比如捏断骨头什么的……
  他思索片刻,便撕了龙袍,结成长长绳索,把师尊牢牢地捆在龙床上,摆出容易行事的姿态,确保自己失控时,不会受伤。
  ……
  临幸变成了被临幸。
  摄政王以下犯上,手段凶残。
  陆云真从懵逼到挣扎再到哀求最后到抽泣,哭得嗓子都哑了,完全没办法让情绪高涨,脑子失去理智的野兽停下来。
  事后,他还理亏,不知怎么指责,但结果值得欣慰,他把摄政王的心彻底收服了,确保忠心耿耿,不会谋反。
  摄政王天赋秉异,让他承受得极其艰难,还有些不知廉耻的癖好,爱说荤话,每次都让他欲死欲活,但为了大楚的安定,皇帝要有奉献精神,牺牲劳累也无妨。
  陆云真和他约法三章,不准在龙椅上玩,不准让人知道内情,也不准把事情写进史书。
  莫长空对龙椅毫无兴趣,只喜欢温泉和户外活动,虽然不知道师尊为什么变得如此大胆,但爽快答应了。
  小皇帝勤勤恳恳地晚上爬着床,白天处理国事,摄政王勤勤恳恳地白天辅助朝政,晚上伺候君王,君臣和谐,感情深厚。
  大约十余年后。
  某皇帝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陆云真瞳孔震惊:“什么?原来不爬床也可以?你压根儿没想过谋朝篡位?”
  莫长空迷惘:“为什么要谋朝篡位?”
  心思多疑的皇帝想起这十几年承受的辛苦操劳,无语凝噎。但是……折腾那么久,他把摄政王的行为都惯上瘾了,自己的身体也习惯了每个月总有几天下不了床的生活……
  两人都到这地步了,还能怎么着?
  帝王生涯的轮回结束后。
  陆云真拿回记忆,风中凌乱,他看着眼前心满意足,恨不得再把这个轮回重复几次的孽徒,再次羞愧得无地自容。
  他以前在这个轮回里死得早,懂得少,现在……待在皇宫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眼界开阔,见多识广,承受力也好了许多。
  陆云真纠结许久,放弃挣扎:
  “算了。”
  莫长空的眼睛都亮了,他已经确认师尊不讨厌那些事,以后都可以想办法哄着,见机行事,现在他会的招数可多了,而且懂人类社会,熟悉师尊性格,又有好感度加成,成功率很高。
  陆云真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有点不安,在神魂消失前,饱含热泪,发自肺腑地叮嘱:
  “轻点……”
  这句话贯穿了剩下的所有轮回。
  莫长空慎重地点了点头。
  剩下的轮回世界,除了仅剩的两个变成动物,还有三个病秧子,弱过头的身份外,他都没逃过去,幸福美满的生活里,总是穿插着种种难以描述的死去活来,鸡飞狗跳的丢人事。
  “不是让你轻点吗?!”
  “真的最轻了。”
  ……
  百世轮回,一次又一次地改变命运的结局,在相同的场景里,快乐的记忆覆盖掉痛苦的记忆,治愈心灵,弥补遗憾,修复所有的伤痕。
  这才是涅槃之镜的真实用法。
  黑暗和痛苦会让这面镜子堕落成魔物,幸福和快乐会让这面镜子化身为神灵,一切皆由入镜人抉择。
  终于,所有的轮回结束。
  神器里的凤凰重新展翅,扭曲和丑陋消失,镜子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纹饰里怪异的魔物都变成了美丽的奇花异草,明亮的火焰在欢快地跳跃着,青铜之门化为通往涅槃的新生之路。
  陆云真走出镜子。
  碎裂的神魂已被修复,强大的识海里没有痛苦。他已触摸剑神之道,拥有了剑神的神位。
  天地封神,降下甘露,百万功德重铸神体,贯通所有灵脉,助其新生。
  海平市亦在废墟里重生,各方处置得当,伤亡轻微,损失并不严重。勤劳的人们在重建家园,挖掘机刨开倒塌的破旧平房,清理断掉的大树,和居民商量补偿款,准备重建高楼和公园。街头巷尾又支起了麻将桌,大妈大爷们在讨论土豆贵了几毛钱,工厂主在电话里向客户们保证,马上复工,绝不拖货,白领重新挤进了地铁,不管是加班还是发薪,都不能耽误。小学生在艰难微笑,学校没有塌,老师很安全,明天就开学,作业还得交……
  人间处处是喜剧。
  金灵娘娘确认所有的命运都进入最好的线路,满意地离开。
  陆云真在海风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眼前光华夺目的剑,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梨涡跳跃,就像带着世间所有的桃花,他重新打了个招呼。
  “长空,走。”
  长剑落入怀里,沟通神魂,融为一体。
  海鸟鸣叫声里,浪花滚滚,剑风在海面划出长长的道路,将跳跃着想要追赶玩耍的海豚甩到身后。
  剑神与剑,越过沧海,冲上云霄,斩尽苦厄,踏入繁华红尘,看遍万水千山,然后回到城市里。
  高塔之巅,灯火璀璨,高架桥上车辆如流水,广告牌播放着眼花缭乱的商品,科技更新换代,到处都充满勃勃生机。
  陆云真安静地看了许久,怎么也看不腻,新生的剑神紧紧抱着自己的剑,用清亮的声音宣布:
  “我愿永远守护人间。”
  手里的剑化出人形,吻上他的唇,给予世上最温柔的回应:
  “我愿永远守护你。”
  师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