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之相对的,少年的声音慌乱,却条件反射般拒绝:“不行!”
  “敦君,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有些时候,有些事比生命更具价值。”
  太宰治的声音淡淡。
  “那份资料里有关于‘虎’和‘书’的情报,要是被对方得到了‘书’,届时会牺牲比这更多的无辜生命。”
  “可……我”
  少年显而易见地陷入一片混乱和慌乱,迷茫又挣扎。
  “太宰君!”
  “太宰!你还在等什么!”
  “敦君,快做决定吧。”
  “我……”
  一声少女的尖叫划破满室的紧绷。
  “我……!”
  门外突然重归一片寂静。
  狗卷棘眼神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对这一出逻辑清晰的短剧做点反应。
  看到狗卷棘的表情,江户川乱步挑了挑眉。
  “乱步先生。”
  房门再次被打开,依旧是之前的橙发少年,他小心翼翼地从门框后探出一个头来,神色慌张,“我们……”
  “不用装了。”
  江户川乱步的声音让谷崎润一郎一愣。
  “诶……诶?”
  “对方的目标不是‘虎’,也不是‘书’。”
  江户川乱步站直身,向着门外走去,声音漫不经心。
  “把他交给军方处理吧。”
  “乱、乱步先生!”谷崎润一郎迅速看一眼被绑在椅子上,看起来乖巧又可怜的白发少年,表情纠结,“这个……”
  要是只是普通市民怎么办……虽然有异能力,但是在当时那个状况,也算是正当防御……
  不过‘言灵’这种偏向精神控制的异能力……的确是被军方管控更安全,无论是对横滨还是他本人……
  谷崎润一郎表情越发纠结。
  径直走向门外的名侦探没有回头。
  “对方的目标是武装侦探社,并且具备一定程度的战力。”至少对方有自信在异能无效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不仅如此,无论政府是否有意隐瞒,没有任何记录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假如政府无意隐瞒,结合那把刀,说明对方有可以瞒过政府的情报处理后勤和相当程度的武器供给链。
  同时满足以上两个条件,还具备一定战力,目标是武装侦探社的未知组织,棘手程度便直线上升。
  在这个前提下,情报收集和异能管控都是军方最擅长的领域。作为政府机关,假如言灵异能者和他身后的组织没有问题,军警自然会适当处理。
  ……要是政府有意隐瞒,敌我不明的武装侦探社也不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管制对方太久。
  言灵异能者得知无效化的异能存在后却毫不慌张;身上的肌肉走向;武器是匕首而不是枪都说明他不是完全靠异能力的类型。
  但他却一副失去异能就没有抵抗能力的样子,毫不反抗地跟着到了‘武装侦探社’,睁开眼睛的第一反应是‘好奇’。
  ——说明对方的目的恰恰就是接近武装侦探社。
  江户川乱步现在在做的,就是分散风险。
  “!”谷崎润一郎表情倏地一变,尽管想不到江户川乱步这么多,但‘目标是武装侦探社’这一点,就足够他的视线带上警惕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联系军方。”
  似乎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态,只有被绑在椅子上,即将被送去军方关起来的狗卷棘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可是我,从被带到这起,就一句话都没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