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无人接听。
  服务人员见状,正欲开口询问,话还没说出来,却被林思妍猛然扇了一个巴掌,“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在场的几人都看懵了,小男生赶紧上前打圆场:“这些我们就先不要了吧,我们去另一家再看看?”
  “滚!”林思妍一把打开小男生,神情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般格外狰狞,怒气冲冲地就走了出去。
  谁也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被打的服务人员被另外一个店员安抚着先离开,换上一名新服务人员继续为还留在店内的小男生服务,“先生,请问这些您还需要吗?”
  小男生微笑道:“不,不要了。”
  走出去后,林思妍的车也开走了,压根就没想着管他,小男生鄙视地啐了一口:“老女人,没钱还装逼。”
  ……
  推开家门,林思妍就看见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翟朝。这时他不在公司在家就算了,不仅冻结了她所有的银行账户,还敢不接她的电话。林思妍气势汹汹地走过去厉声质问:“你做了什么?!”
  翟朝冷声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
  然后翟朝指了指桌几上放置的一份文件,说:“把这个签了吧。”
  林思妍这才注意到,桌几上的这份文件,是离婚协议书!
  “翟朝!你什么意思!”
  “离婚吧。”林思妍尖锐的嗓音吵得翟朝皱了皱眉,“财产已经给你分好了,还额外给你加了补偿,你可以放心的直接签字,要是不放心你可以仔细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就提,离婚后我们就别再有瓜葛了。”
  翟朝的神色态度摆明了就是铁了心的要跟她离婚,林思妍怒极反笑,讥讽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提离婚?怎么,林家的市场你不想要了么?你可别忘了你当初是为了什么才跟我结婚的!”
  翟朝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说的没错,我是为了你们林家的市场才与你结婚的,但我现在发现,我做出的选择是错误的,你给我翟家带来的帮助远远不及你给我翟家带来的麻烦。”
  “而且——”翟朝冷声道,“我与你结婚本就是互利的关系,我已经帮你林家度过了资金问题,我并不亏欠你们。与其让你毁掉我翟家,不如我亲自断腕,及时止损。”
  “真可笑,难道你认为你与我离婚后还能找得到比我家世更好的人么?!”林思妍嗤之以鼻。
  翟朝不置可否,或许没有家世能比得上林家的,但其人绝对比林思妍要好上百倍。何况如今的林家,早就不复当初,本就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今天过后,也不知道以后的圈子里还有没有这个林家了……
  “我不是没有尝试过与你培养感情,甚至对你在外做的那些丑事,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翟朝淡淡道,“可我没想到,你是个疯子。”
  林思妍包养小情人的事在与翟朝结婚后依然继续,翟朝虽知道,但也不愿去做计较。毕竟他们两人没有任何感情基础,林思妍对他无感是很正常的事。况且包养情人这种事在他们这种圈子里或多或少都有,比林思妍玩得还花的人也不少,这些事只要不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或被人挑到明面上来说,也没多少人会揪着不放。
  翟朝的话让林思妍大笑出声:“我是个疯子?对啊,我就是疯子!那又怎样?!你还不是和我这样一个疯子结婚了?!要想我签字,你跪下来求我啊!”
  翟朝冷笑道:“你签不签结果都一样,就怕你可能享受不到这些财产了。”
  “你什么意思?!”
  翟朝不做正面回答,而是低头看了眼腕表,说:“时间差不多了。”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休想让我签字!”
  无论接下来林思妍如何破骂尖叫,翟朝都巍然不动,不做理会,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林思妍怒道:“好,要离可以,那以后你就等着吧!我们林家给你的东西,你也得给我一一还回来!”
  翟朝似乎叹了口气,说:“我会的。”
  林思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字,翟朝收起自己的那一份,林思妍正要再放点狠话,屋外突然响起了警笛声。
  翟朝起身过去开门,林思妍正冷眼旁观着,直到她发觉警察是向自己走来,将要给她戴上手铐时,林思妍这才蓦地意识到了什么。
  林思妍惊恐万状,奋力挣扎着想要挣脱手铐和警察的桎梏,拼命地朝着站在门口的翟朝呼唤求助。
  “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一趟?”
  “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翟朝语气平淡的说。
  在林思妍的凄声喊叫中,翟朝看着林思妍被押进了警车,然后关上了门。
  林思妍被警方带走了,关在监狱里等待开庭审讯;而马茂元则是被打成了重伤后才草草扔进了牢狱中。
  除了解决林思妍的事,喻旻对林家进一步的施压也在一同进行。
  林家一边忙着找律师托关系,一边又要应对着喻氏来势汹汹的打击。翟朝虽然及时将翟家抽身,却依旧逃不开被波及一番。
  程艺萱和喻宗钦得知此事,更是直接放话,谁要帮林家,谁就是和他们喻家过不去!
  人人都不愿掺和到这种事当中,林家一时间徘徊在分崩离析的边缘,林思妍最终还是没能保释出来。
  再几个月过后,何闻的第一部 电影拍完了,婚礼便也开始了筹备阶段。
  喻旻何闻两人已经去领了证,等着结婚的这段时间,何闻什么活动都没接,整天不是陪着程艺萱逛街买东西就是宅在家里吃吃喝喝,因为无事可做,甚至开了一两天的直播。
  这天,何闻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长胖了,小腹上都多了一些肉肉,而且这些天他总是馋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正郁闷又要减肥了,何闻突然想起前两天刷到的视频,当Omega怀孕时,会比平时更爱多吃!
  想到这,何闻不可置信地微微睁大了眼睛,不会吧?!他不会是怀孕了吧?!
  自从有了第一次,何闻没少和喻旻亲亲热热,说是怀孕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何闻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去医院看看。
  晚上喻旻回到家,见何闻连吃饭都能间接性陷入大脑宕机状态,便问道:“怎么了?”
  何闻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好像怀孕了!”
  喻旻:“???”
  见喻旻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何闻赶紧给他分析Omega怀孕会出现的症状,“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长胖了?我这几天还老想吃各种零食,管都管不住嘴!”
  喻旻默了默道:“可是……我们还没有成结啊。”
  “啥???”
  “我们只是进行了完全标记,但如果要怀孕的话,就得你,咳,生殖腔打开,然后,嗯,最终成结才行。”
  “虽然也不一定非要那个在生殖腔里面,但受孕的几率就不会特别大了……因为是第一次受孕的过程嘛。”
  “而且……第一次进行成结Omega的发热期会持续七天……”喻旻轻咳一声,“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Omega要第一次怀孕,就必须连续滚七天床单。”
  听着听着何闻就呆住了,他简直惊呆了!他生理课上可没学这些啊!他生理课干嘛去了?!
  哦对,他压根没仔细听!
  别的不说,光那个连续滚七天床单,真的可以做得到吗?!
  何闻偷偷瞄了一眼喻旻,这人一次都那么久,这要连续七天……
  喻旻发现了何闻在偷瞄自己,凑过去亲了亲他,笑着问:“你想要宝宝了吗?不如主动点,自己把生殖腔打开?”
  何闻脸色瞬间爆红:“臭、臭流氓!!”
  喻旻忍不住笑出声来,也不再逗他了。
  何闻独自一人静静,努力接受自己只是长胖了而已,并没有怀孕的事实。
  晚上,喻旻刚从浴室里出来,何闻就将人扑倒在床上。
  “照你的说法,那只要我不打开生殖腔,是不是就能不用担心怀孕了?”
  喻旻没搞懂何闻脑袋瓜里在想什么,科普道:“当然不是,只是概率大小的问题。”
  “那我不管,我要及时行乐!”
  一时睡觉一时爽,何闻在爽的过程中脑子里还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好像连续七天也不是不可以?
  嗯,就是事后动都不想动一下。
  ……
  婚礼当天,两人一直戴着的订婚戒指被摘了下来,因为他们即将要换上由他们共同挑选定制的结婚戒指。
  在见证中接吻,不同于订婚那时的作秀,相同的是那份难以言述的心情,他们相拥在一起,亲吻在一起。
  分明是白天,何闻的眼底却似有星光洒落,“我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庆幸我信息素的问题。”
  “因为这样我就是为你而生的。上天安排我来了,又将你给送来了。”
  喻旻挽起他的手,在他戴着戒指的无名指上印下一吻,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说:“我很荣幸。”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正文到这里就先完结啦~感谢宝贝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呀~接下来还有一点点番外哦~~~(●'?'●)】


第六十九章 番外
  “真好看。”
  在国外某座依山傍水而建的城镇里,何闻坐在阳台上欣赏着对面的夜景。
  山色与夜色融为一体,却比夜色更浓;湖面泛着粼粼波光,与皓月相交辉;漆黑的天幕上仍然可见棉丝般的云朵,一切都是静谧而又美好的。
  “喜欢这里吗?”喻旻走过去环住他纤细的腰肢,偏头在他额角落下一吻,“回来再看,该出发了。”
  举办完婚礼后,两人就直接出发飞到了这里开始他们的蜜月之旅,这只是规划里的第一站,现在他们将要去这座城镇里一个古老而又闻名的剧院看一场演出。
  将要走进剧院时,路旁有一名卖花的小女孩向他们走了过来,询问需不需要买一朵花。
  喻旻便买下了两朵,给何闻与自己的胸前各自别上。
  他们看的是一场古典的戏剧,而爱情则是艺术的永恒主题。
  从剧院出来,两人携手走在晚间的街道上,灯火不算璀璨,但胜在宁静而又温柔,偶尔从一旁的花圃中冒到外面的花枝,也能增添一丝惊喜。
  回去的路上,两人路过一座哥特式的教堂,意外的没有关闭。进去一看,里面还有不少男男女女的恋人。
  喻旻解释道:“我听说这个教堂有一个传说,当真正相爱的人在夜晚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亲吻对方,就能得到上帝的祝福,永远在一起。”
  “真的吗?”何闻好奇地问。
  喻旻眼里噙着笑意,说:“那要试试吗?”
  “要!”
  当零点来临,教堂里沉重古朴的钟声敲响,数对情侣都在相拥亲吻着,这里没有人会在意这样做算不算当众接吻,因为此时此刻他们的眼里只有他们挚诚所爱的人。
  在最后,喻旻对何闻说了这么一段话。
  “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臂上如戳记,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
  “无论这世间有没有神灵,我都会永远属于你。”
  ……
  悠扬的小提琴乐搭配着跃动的烛光,好似音符在跳动,在这座城镇度假的每一天都足够浪漫。
  但干饭人何闻却有些心急,无心仔细去享受这美好的烛光晚餐,因为,他有个快递到了,却迟迟找不到机会去取。
  这天,何闻撒着娇非要喻旻出去到他们居住的地方的另一头给他买一个蛋糕来。
  喻旻无奈,只好叮嘱他别自己一个人乱往外跑后出了门。
  待喻旻离开了,何闻赶紧跑去他快递的寄存点神神秘秘地拿了个快递回来。
  这座城镇不大,不到一个小时,喻旻便返回了。
  一推开门,便看见打扮成女仆模样的何闻站在门口,“主人~欢迎回来~”
  喻旻:emmmm
  何闻非常“尽职”地将他手上提着的蛋糕接过,“主人辛苦啦~我来给你跳个舞吧~”
  也不知道何闻是什么时候自己偷偷学的,蹦蹦跳跳的舞还有是挺有模有样的。
  喻旻轻咳一声:“你这是……”
  “好不好看?”
  “好看。”
  何闻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问:“主人你饿不饿?”
  “还不饿。”
  “不,你饿。”
  “我饿了。”
  “那主人你是想先吃蛋糕呢,还是想先吃我呀~”
  喻旻总算明白何闻是在整什么花样了,便也开始主动配合,忍俊不禁地一把将人抱起,扛在肩上,拍了拍他屁股道:“那就先吃你吧。”
  然后何闻成功被弄得哭哭唧唧,中途喻旻还非常坏心眼的问:“怎么不叫主人了?”
  “嗯……主人……”
  因为闻闻女仆的“主人”叫得太过于动听,所以被主人给狠狠惩罚了。
  喻旻原本以为何闻就是一时兴起,结果次日,他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便看见坐在床上的何闻又不知怎么地换上了兔子装,不仅有兔子耳朵,后背处的衣服开口露至臀部上方一点点,还带个圆圆的毛茸茸的兔子尾巴。
  何闻什么时候买的这么多情趣用品……
  就在喻旻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今天的兔子何闻又扑到了他的身上……
  因为何闻一天、两天、三天的连续性“作死”,所以到最后何闻总是又要哭哭唧唧的求饶。
  但是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消停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