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么样的货色,不过没关系,我也挺好你这口。”
  何闻咬着牙是忍了又忍,他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他是公众人物,不知道在这走廊里的哪个角落就有台摄像机对着他,而剧组的人又在不远处的包厢里,他要是在这里直接动手,怕是会惊动所有人,今晚就能上热搜第一了。
  于是何闻压了压怒气,挑眉问道:“你想表达什么?”
  “来陪我说会儿话。”马茂元拍了拍何闻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
  何闻呵呵一笑,转身就走,走廊转角处便突然走出几名彪形大汉,拦住了何闻的去路。
  “来吧?”马茂元在身后不怀好意的笑道。
  何闻只得跟着马茂元进了电梯,再走进一个房间,看见床头摆放的那些器具用品,就算是再没脑子的人也该明白了这怎么可能会是单纯的“聊天”。
  不过何闻没在怕的,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他要对马茂元做出点什么暴力的行为来,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吧?
  何闻绷紧状态,准备找到时机就去动手,但马茂元接下来说的话却令他有点上心。
  “哎,看来林小姐说的不错,你们这种人,就是爱装得一副正经样子。”
  林小姐?何闻微愣,又是林思妍?
  进了房间,马茂元就完全暴露了本性,目的明显,坐在床边眼神露骨地打量着何闻,甚至直白地问他,床头的那些东西喜欢用哪个。
  何闻心下有了些计较,他打算先假意迎合一下,把话套清楚了再动手。
  于是何闻故作羞涩的模样,娇嗔道:“马总,你这人怎么这么直白啊?我喜欢用哪个还不得看您的意思?”
  何闻这话让马茂元觉得非常妥帖,而何闻这副娇羞的模样更是勾得他那不可言说的心思愈发难耐,拉住何闻的手就在那细细摩挲着。
  何闻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与反胃,装作耍小性子的样子,将手抽了回来,嘟着嘴问道:“对了,马总,您刚才说的那位林小姐是谁呀?该不会是您的老相好吧?我可不喜欢别人在跟我做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其他人。”
  马茂元现在满脑子只想着待会儿怎么睡这个妖精,何闻这欲拒还迎的姿态也哄得他是心花怒放。反正人基本要睡到手了,他也不担心何闻还能跑得掉。左右不是什么完全不可告人的秘密,马茂元便毫不放在心上的说了出来。
  林思妍打听到何闻要出演这部电影的消息后,便找上了马茂元,想让他好好“关照关照”何闻。
  马茂元是影视圈内出了名的手段腌臜的人,没少利用特权侵犯一些不怎么出名的Omega艺人。刚被林思妍找到的时候,马茂元还多少有些顾虑,何闻毕竟是喻旻的人,一般人还真不敢动他。
  但在林思妍的巧言诱惑下,马茂元觉得林思妍说的话有些道理,便决定先看看何闻再做打算。
  今晚见到何闻的第一眼,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看,何闻必定是个尤物。
  本就色迷心窍,再加上喝了点酒,歹念更是横生。
  他混迹娱乐圈这么多年,睡过的大大小小的明星都不知道多少个了,从未翻过车,还会怕他一个喻旻?何况他觉得何闻也不像什么老实人。
  “真是迫不及待想尝尝你的滋味了。”马茂元舔了舔手指。
  “是吗?”
  何闻早在跟他走之前就悄悄打开了手机录音,并将手机藏在了衣服里,马茂元的话已经全部录了下来,他和林思妍一个都别想跑掉!
  他本对林思妍没什么仇怨,可林思妍却三番五次的想要加害于他,他又不是圣母,必然是要做出反击的。
  “那你就好好尝尝吧!”


第六十七章
  何闻猛地挥拳向马茂元的面门打去,却被躲了开来,何闻立即反手就一拳补了上去,马茂元硬生生吃了这一下,随即闷哼出来。
  何闻冷笑一声,攻势不断加快,马茂元一边挨着揍一边躲闪,悄然从背后的柜子抽屉里摸出一剂针管,另一只手制住何闻的动作,然后扎上了何闻的颈部。
  何闻迅速挣脱开来,忍着刺痛狠狠地一脚踢了过去。被直接踹到腹部,马茂元吃痛地撞在了身后的柜子上。何闻一手捂着被针扎到的部位,一手直往马茂元身上招呼,将人踹翻倒地暂时爬不起来后,何闻这才走到房门口打算出去。
  “呵呵,没用的,你打不开的。”马茂元桀桀笑着从地上支撑起来,摸了把下巴,活动了一下脖颈,发出“咔咔”的几声。
  何闻二话不说就往门上踹去。
  就在此时,马茂元却释放出了Alpha的信息素来压制何闻,加上那一针药物的影响,不过几秒,何闻便感觉到自己可能快发热了。
  该死!
  何闻更加用力地踹着门,马茂元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做最后的挣扎。
  信息素开始不受控制的泄露出去,昭示着何闻逐渐进入发热状态。虽然现在的情况比较糟糕,但何闻仍然足够镇定。因为他的信息素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受得了的,等马茂元出现排斥反应,一切就都好解决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马茂元却并没有像原本该出现的情况那样被他的信息素给放倒,而是跟没事人一样开始向他逼近。
  怎么可能?!难道马茂元也是他信息素的“择优”型?!
  “哦哟,差点忘了告诉你,林小姐说你的信息素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让我注意一下,所以——我用了信息素阻隔剂。”马茂元咧嘴大笑道。
  信息素阻隔剂能保证在一定时间内不受任何信息素的影响,闻不到也感受不到,自然不会出现反应,那么何闻的信息素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啧啧,看你这惊讶的表情,看来你信息素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啊。”
  说着,马茂元不紧不慢的去点燃了一种熏香,然后坐在床沿边上抱胸撑着脑袋眯眼笑看着何闻慢慢被发热状态影响。
  “唉,不能闻闻看你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道可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没关系,没有信息素,这些东西也足够助助兴了。”马茂元有些可惜的说。
  房间里点燃的是催情类迷香,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味,更是勾得发热状态愈发加剧。几重刺激的作用下,何闻的额头都汗湿了,发热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愈发明显,只有紧紧咬着下唇这才能让自己把神经紧绷起来,注意提防着马茂元接下来的举动。
  何闻在心里不禁有些懊恼,他以后出门一定要喻旻每天都给他打个标记再走!
  估摸着何闻差不多没什么力气反抗了,马茂元这才起身靠近,却被何闻又是一脚踢开。
  马茂元又挨了这么一下,没有丝毫恼羞成怒的样子,而是愈发兴奋起来,咂了咂舌道:“看来还有不少的力气啊,真不错,待会儿不至于太无味,话说回来,原来喻总喜欢玩的是像你这样烈性子的人啊。”
  妈的,死变态!
  在反击了几次之后,何闻也有些力不从心了,手脚都在发软,马茂元见他总算没力气再反抗了,得意洋洋地笑了一声,便伸手将何闻从门口处抓回来。
  被马茂元暴力地拖着走摔到床上,何闻正想办法再拖延一点时间,突然,房间门“轰”的一声被从外面踹了开来,喻旻一进来就闻到了何闻信息素的味道,还有一些不太正常的香味,而何闻正倒在床上,马茂元单膝跪在床沿皮带正解了一半……
  喻旻大步上前一把将马茂元从床上狠狠甩了下去,马茂元被掷到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被喻旻给再次打得趴下了。
  虽然喻旻很想就这样直接宰了马茂元,但一旁床上明显进入发热状态的何闻他不能放着不管,硬生生停下了动作,把何闻抱起出了房间。
  “去把人处理了。”
  守在门外的保镖们得到喻旻的指令,便鱼涌而入,并关上了房门。
  喻旻把何闻放进车里,开着车往家赶回去,何闻信息素的气息和不断喘息出的热气都令他艰难忍耐着,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更是青筋暴起。
  喻旻头一次这么生气,怒不可遏,咬牙切齿地道:“你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你怎么敢?!”
  何闻在跟马茂元进房间前,不仅打开了手机录音,还给喻旻发去了短信和定位,喻旻看到消息就立马朝这边赶来。但是刚才房间里的那个情景,万一他再晚那么一点……又或者他根本没及时看到短信没有赶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敢往最坏的结果去想,更不愿去想,若是何闻真的受到了伤害,他无法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踢开门的那一瞬间他所看到的,腾起的怒火差点夺走了他的理智,恨不得当场把马茂元给弄死。
  但现在冷静下来,他的心都还在发颤,他在后怕,他害怕失去何闻。
  何闻强忍着发热的不适,在那笑着说:“你不是及时赶来了嘛,有你在我当然不怕啦。”
  “你还说!”喻旻眉头紧蹙着,情绪丝毫没有松懈下来。
  “放心,他没讨到好果子吃,我揍起人来也是很疼的。”
  喻旻不吭声,何闻见他是真的很担心很生气,只好乖乖承认错误,可怜巴巴地撒娇道:“老公~我错了,对不起,我真的没事,你别生气了……我好热啊……好难受……嗯……”
  说着还往喻旻那边蹭了过去,车内狭小的空间里早就溢满了何闻信息素香甜的气味,即使要忍耐克制得很辛苦,喻旻还是没有把车窗打开。
  感受到身旁那犹如一团火球般炽热的体温,喻旻直接将脚下的油门踩到底。
  一路飙回家,一进门喻旻就给何闻做了个临时标记,但效果却并不显著。
  “还是好热,怎么办……”何闻扯着自己的衣服,不断往喻旻身上贴紧,试图缓解燥热。
  喻旻便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进行安抚,Alpha冰冽清凉的薄荷味信息素却没能成功达到舒缓的效果,反而让何闻的身体一下子像是找到了引燃点,愈发滚烫起来,发热状态更是凶猛。
  “肯定是那个药的影响……”何闻愤懑地嘟囔出声。
  “他给你下药了?”喻旻忙问。
  “……先别管那么多了……我要你,快给我……”何闻的眸子氤氲着水雾,湿濡濡的,身子软得像一滩水一样,却还凑在喻旻的耳边吐息着热气。
  从开始到现在,喻旻一直在忍,何闻这撩拨的举动让他差点就要克制不住自己。喻旻深吸一口气,安抚性地亲吻了一下何闻的眼睛,准备再给何闻标记一下试试。
  何闻顿时就不乐意了,猛地推开喻旻,有些不悦的气愤道:“别临时标记了!给我完全标记!来上我啊!你是不是不行?!那我出去找别人!”
  喻旻一把将何闻桎梏在怀里,凶狠地吻上了他的唇,惩罚性的在他柔软的唇瓣上咬了一口,沉声道:“你说的,别后悔。”
  鬼才会后悔啊!
  何闻圈住喻旻的脖颈,主动的回应着。
  房间内一片火热,衣服被他们的主人随意的散落一地,欲海沉沦中,何闻除了感受喻旻的征伐,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等何闻醒来,都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默默感受了一下身体上的状况,何闻只觉得浑身没劲。
  他隐约记得最后都快天亮了喻旻才放过他……
  果然男人憋久了一开荤就很可怕……
  被完全标记后,何闻能清晰地嗅到从自己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薄荷味气息,与他水仙的味道融合在了一起。
  何闻有些羞赧,但更多的是满足和幸福。喻旻恰在此时推门进来,看见何闻已经睡醒了,便问他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虽然昨晚非常主动的人是他,但此时何闻害羞到脸上爆红。
  啊啊啊,别问!别问!
  喻旻在床沿坐下,认真地道:“要是身体有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何闻羞涩地点头:“嗯。”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我熬了一些粥,今天就先吃点清淡的吧。”喻旻摸了摸何闻的脑袋。
  “好。”
  吃饱喝足后,何闻感觉自己又精力充沛了,想要出去蹦跶一下,但喻旻还是非得让他躺床上好好休息。
  “等我把这些事处理完。”
  “以后不论怎样,都不准再像昨天那样莽撞了。”喻旻批评教育道,“有事要及时告诉我,但不是要你像昨天那样处理。”
  “我知道了。”何闻眨着眼睛保证道。
  但看着喻旻那忧虑的目光,何闻又凑上去亲了亲他的眼睛,郑重发誓道:“我再也不会做出昨天那样的事了。”
  “嗯。”喻旻这才露出一个浅笑。
  “对了,这个证据给你。”何闻把手机拿给喻旻,“昨天我套了马茂元的话,已经全部录下来了,这事也有林思妍的份。”
  喻旻面色沉了沉:“好。”
  ……


第六十八章
  翟朝走进包厢,看见林建业也在,双方都是一愣,见人都到了,喻旻便也不多绕弯子,直接将态度和证据摆在了他们面前。
  听完这一切,林建业和翟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震惊的神色。
  喻旻的意思很明确,林思妍他这次是一定不会放过了,至于叫他们过来,算是一种通知,也算是让他们“死”得明白一点。
  林思妍带着她在外面包养的小男生在奢侈品店内包场购物,结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卡全部都被冻结了。当场失了面子,林思妍顿时火冒三丈,当即就给翟朝打了电话过去,却压根没人接听。接着又往林家打了过去,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