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程艺萱一进来就慌忙关心道。
  何闻微微笑道:“我没什么大事,放心吧妈。”
  “你这手,是骨折了吗?”程艺萱看见何闻被包扎起来的手臂,脸都气红了,“这剧组怎么回事啊?拿演员的生命当玩笑?!要是真出什么大问题了怎么办?!他们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妈,闻闻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喻旻微微蹙眉道。
  程艺萱立马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声音太大了,连忙说:“小闻你先好好休息,妈去问问医生你能吃些什么,妈回去给你做了送来。”
  然后对喻旻说道:“你先好好照顾小闻,等我送饭过来再换你去休息。”
  “不用。”喻旻冷着脸道。他要一直守在这。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我和你爸还有你轮流来照顾小闻,你也要轻松一点啊,你要也累垮了,还谈什么照顾小闻?”程艺萱气道。
  喻宗钦安抚地拍了拍程艺萱手背,对喻旻道:“小闻你就放心交给我和你妈,你应该清楚你现在要去做什么事。”
  ……
  沈宁业把他查到的证据交给喻旻,喻旻一下子就带人抓住了肖晙钰。别说肖晙钰压根不懂得怎样不留痕迹,纵使换个手脚做得比较干净的人来,就算掘地三尺也能把人给找出来。
  “道具的事,就是你做的?”
  在经纪人惊恐的表情下,肖晙钰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
  何闻在休息养伤期间接二连三收到了不少人的关心,《禹山剑》的剧组人员,还有上一个《寒星》的剧组人员,都纷纷发来慰问。
  这段时间程艺萱也是每天变着法子给他做各种滋补的饮食,一下子就让他胖了几斤,待伤养好后,估计还得花点时间减回去。
  在医院病房的几天,喻旻也没有回家,而是天天来病房陪着他,为了照顾好他,甚至看起来都憔悴了不少,眼下也浮现了些暗青色。
  何闻又是心暖又是心疼,但他知道就算他跟喻旻说自己没事的,不需要这样操心照顾他,喻旻也还是会固执的坚持事无巨细的亲自照顾。他只能好好休息,让自己恢复得更快一点。
  肖晙钰已经是凉的透彻了,找经纪人去求林思妍帮忙也了无音信,直到这时肖晙钰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林思妍给当枪使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肖晙钰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可已经入了狱的他,注定这下半辈子都毁于一旦了。
  林思妍的无情无义让肖晙钰彻底绝望了,于是他要求见到喻旻,主动将他做的这事是被林思妍给唆使的说了出来。
  肖晙钰是翟家人送进《禹山剑》剧组的事喻旻早就查到了,翟家跟喻家几乎没什么交集,翟朝与何闻更是不可能有怨仇,而林思妍嫁给了翟朝,想想之前林思妍一而再再而三针对何闻做出的事,如今这事要说与林思妍没半点干系很难使人信服,而肖晙钰的招供,直接给了喻旻有力的证据。
  “思妍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我想喻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林建业皮笑肉不笑地道,“况且思妍已经嫁给了翟家,跟喻家已经毫无瓜葛了,我相信她也不会再对何闻做出什么事来。喻总你可不能仅凭这人的一面之词就来我们林家讨要说法来了。”
  喻旻面色冷峻地说:“我来不是为了讨要说法,而是告知林家。”
  “如果不想从今以后都没了林家,那就管好自己的人。”
  “至于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林思妍做的,林总你最好亲自问清楚。”
  喻旻本就来者不善,他的话更是表明,喻家已经认定这事就是林思妍唆使的,林家以后的日子要更加不好过了。
  林建业气得脖子都红了,林夫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她听见了他们谈话的全部内容,忧虑地嘴里不停地念叨:“这该怎么办,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把林思妍给我叫来!”
  ……
  纵使林建业再怎么大发雷霆,林思妍也绝不承认,从林家回到翟家,正巧碰见翟朝从公司回来,翟朝没有向往常一样看见她便打招呼,而是直接无视了她从旁边走了过去,林思妍心中的不满升到了极点,她口无遮拦的就骂了出声:“你是瞎了吗?!翟家的人就是这样目中无人的?!难怪你们翟家也就配混成这个样子了,你以为我看得上你们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够不够资格……”
  翟朝一声不吭,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林思妍的破骂还在外面持续着,着实和一个市井街头骂街的泼妇没什么两样,没有一点出身豪门该有的素质和教养。
  今天公司的股票一路暴跌,一向没什么合作来往的喻氏竟开始对他们的市场下手了,打压行为明显。
  他虽清楚喻家跟林家的那些恩怨,但从林思妍嫁到他们翟家,直到今天为止,喻家都没有对他们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而今天突然发难,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能有联系的最近发生的大事,就只有前些日子《禹山剑》剧组出的那场道具事故了,喻旻的未婚夫何闻恰好就是受伤者。
  而这场事故的始作俑者,正是他们送进去的那个人。
  这个人,这个请求,是林思妍提的。
  林思妍对何闻做出的那些事,圈子里都有所耳闻。
  翟朝哪能猜不到这事十有八九就是林思妍造成的。
  翟朝头痛不已,等外面林思妍的怒骂声停歇了下来后,他这才走了出去。
  看见林思妍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跟谁发消息,翟朝也懒得去关注猜测,不欲再去花费精力放在这种暂时无关紧要的事上面,只淡淡地道:“喻旻动手了,你注意点。”
  这句话似乎踩到了林思妍的引爆线,一触即炸,林思妍又开始骂骂咧咧,翟朝没作理会,直接出了门,回公司处理烂摊子。
  回到自己房间的林思妍,从梳妆台上的镜子里看见自己脸上的丑态,愤恨地随手砸掉了翟朝前几天刚送她的饰品。
  要不是何闻,怎么会有如今这些事!她又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
  身体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何闻便主动提出要继续拍戏。
  因为知道何闻不会想要就此错过出演这部剧的机会,喻旻便让《禹山剑》剧组的拍摄整个暂时停下来,期间费用都由喻氏承担。而发生这种事,剧组也有一定的责任,何况差点闹出人命,导演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暂停拍摄。
  得知何闻想重新回到剧组进行拍摄,喻旻简直是日夜担忧,硬是哄着何闻再多休养了半个多月,再加上何闻不断保证自己已经没事了,喻旻又带着他去医院反复做了几遍检查,这才肯答应让他回去拍戏。
  “答应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好吗?”
  重新开拍那天,喻旻将何闻送到拍摄现场,临走前还对他感到十分不放心。
  何闻心下软成一片,又感到格外内疚,他都简直难以想象喻旻当时在公司得知自己出了事故时该有多么心慌多么担心。
  喻旻这沉重的关心让他无法不向他做出严肃的保证:“好,我一定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何闻回到了剧组,剧组工作人员都一一前来关心,吴景陌也过来跟他说不要勉强,还是养好身体最重要,让何闻简直受宠若惊。
  这件事故在网络上自然早已曝出,《禹山剑》重新开拍当天,导演和吴景陌都发表了微博称赞何闻的敬业精神,更是给何闻圈了波粉。
  [小闻要注意身体啊!要是不舒服千万别勉强!]
  [何闻真的太棒了,长得好看,演技又不错,还这么拼命,真的太棒了!(流泪)]
  [从做主播到现在做演员,不得不说,何闻一路走来真的多灾多难,尤其容易招小人嫉妒陷害,真是不容易啊……]
  [这么优秀的人,谁以后再哔哔何闻不配这个不配那个,我一定要撕烂他的嘴。(微笑)]
  [路转粉,从今天开始,何闻就是我第一个追的星了!]


第六十六章
  时间过得飞快,《禹山剑》顺利杀青,接着成功播出,广受好评,创造了同期电视剧的收视率高峰,何闻的名气也是一涨再涨。
  最令人意外的是,《禹山剑》的主题曲交给了何闻来唱。
  [何闻的演技真的炸裂啊!!!太强了!!!我给跪了!!!]
  [这个反派真的演的好好,我好爱他,我第一次会这么喜欢一个反派角色。(泪目)]
  [妈妈问我为什么一边跪着一边哭着看《禹山剑》。]
  [《禹山剑》主题曲是何闻唱的!!!太好听了我的妈!!!我爱死这个男人了,我要是个Alpha我立马就去跟喻总抢男人!!!]
  [我追的人怕不是一个全才???唱歌也能这么强,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吗?(流泪)]
  [我爬墙来粉何闻了,从此就是何闻坑底的人了~]
  [明明这才第二部 电视剧,为什么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何闻去领影帝奖的那一天。]
  [何闻的可塑性实在太强了吧!!!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孩子!!!]
  随着名气的大涨,何闻的地位直逼一二线明星,不仅接了各种时尚杂志的拍摄,还出了几张歌曲专辑,唯独迟迟没有接任何一个代言。
  就在网友粉丝们都纷纷好奇时,喻氏进军了奢侈品新领域,而品牌代言人正是何闻!
  [好家伙,老板娘亲自代言,给我整呆了。]
  [你以为这只是代言吗?不,这是堂而皇之的秀!恩!爱!(柠檬)(柠檬)]
  [去看喻氏官方微博!!!划重点!!!何闻只给喻氏的品牌做代言!!!只给喻氏代言!!!我又嗑到了啊啊啊!!!]
  [喻总真的好爱吃醋啊哈哈哈,连代言都要吃醋~(狗头)]
  [喻总yyds!]
  [妈耶,这也太幸福了吧!]
  ……
  林家和翟家都因为喻氏的施压而忙得焦头烂额,林思妍也安分了起来,没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蹦跶。然而表面上虽消停了,暗中却在算计着如何一击致何闻于死地。
  电视上的《禹山剑》还在热播中,林思妍看见何闻的脸就觉得怨愤,何闻欠她的一切,她必要在他身上讨回来!
  ……
  “不多休息一段时间吗?”
  得知何闻又接了一部新剧本,而且还是他主动向于士杰提出要求要接的,喻旻似乎有点不大开心。
  何闻黏到喻旻身上说:“已经休息了这么久了,再休息我就得变成咸鱼了。我多赚点钱不好吗?到时候我养你啊哈哈哈哈。”
  喻旻无奈笑道:“我怕你太累了,把拍戏当成爱好不好吗?”
  何闻翘起嘴巴说道:“你猜猜现在我手上这剧本是什么剧本?”
  “偶像剧?”
  “笨。”何闻戳了一下喻旻的脸,笑道,“我接的这部戏是电影哦,作为我的第一部 电影作品,怎么能说不拍就不拍了呢?”
  “那……”喻旻卖了个关子道,“你知不知道接下来我打算做什么?”
  “做什么?”
  “我们的婚礼,是不是该提上议程了?”喻旻轻笑道,“原本打算现在就开始和你一起筹备,可你又要开始拍戏了,看来只能再延后一点了。”
  “啊?!”何闻傻眼了,婚、婚礼什么的……
  “你不愿意吗?”喻旻的表情突然怅惘起来。
  “谁说的!谁说我不愿意?!我太愿意了!!!”何闻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你怎么不早点说啊啊啊啊——”
  “日子已经定好了吗?我不拍了,不拍了。”
  见何闻如此激动,喻旻好笑地拦住他要给于士杰发消息的手,说道:“没事,日子还没确定呢,等你把这部电影拍完我们再筹备婚礼的事。”
  而后又亲了亲他,安慰道:“我们的日子还长着,不在乎这一年半载的。”
  何闻感动得稀里哗啦,为了能早点开始筹备婚礼,早日和喻旻结婚,何闻更是拼了命的看剧本、背台词,能少NG就少NG,多节约一点时间,多加快一点拍摄进度,他就能早一些拍完了!
  电影开机的第一天晚上,剧组便举办了聚餐活动,何闻原本不打算参加,但架不住导演组的极力相邀,只好跟了过去。
  聚餐期间,无论他人怎样劝酒,何闻始终滴酒不沾,只喝他的果汁。
  若是有人非要让他喝,他就搬喻旻出来。:)
  酒过三巡,在场的人都醉得差不多了,何闻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便告辞离开,却在刚出了包厢时,被人给叫住了。
  “来,何闻啊,咱们来聊会儿天。”
  马茂元说着还点了根烟抽起来,烟酒混杂的刺鼻气味直让何闻蹙眉。
  但这人是电影的出品方,何闻不好将不悦表现得很明显,只道:“马先生,时候不早了,我爱人还在家里等我回去,有什么事我们下次找机会再聊吧。”
  “急什么?你男人在家又不会跟别人跑了,还是说……你急着回去把你男人喂饱套牢了?”
  马茂元凑近何闻,嘴里还说着污言秽语,冲他脸上吐了一口烟,手也往他屁股上摸了一把。
  这种性骚扰的举动,直让何闻感到恶心,不禁捏紧了拳头。
  但考虑到马茂元的身份,何闻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一拳打上去的冲动,而是冷笑着说:“这就不劳您费心了,还请你自重。”
  “哟,还挺清高呢?”马茂元又抽了一口烟,朝何闻脸上吐出来,语气轻蔑地道,“别装了,我清楚你们这些Omega都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