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室门后面捂着通红火辣的脸,张着嘴在无声呐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在干什么!!!
  从洗完出来到喻旻进去洗再坐到床上,何闻全程没敢去看他。
  两人一下子保持了一种微妙的沉默,喻旻也没在这种时候再去刺激何闻。但当喻旻把房间的灯关掉之后,何闻便又很自觉地滚进了他的怀里。
  黑暗中看不清彼此也就没那么尴尬了,何闻抱着喻旻闷声道:“要不要亲亲我?明天我走了之后,你可就亲不到我了。”
  话音刚落,何闻就被喻旻猛烈地吻住,炽热汹涌的气息像是想要将他完全攻陷,不容抗拒的,擒获着他的双唇,夺取他的滋味。
  喻旻将他搂得很紧,一场绵长激烈的深吻过后,彼此都在不住地胸膛起伏喘息着,但他们谁也不愿意放开对方。
  他舍不得喻旻,喻旻自然也舍不得他。
  只是他们心里都清楚,世上不可能有两全齐美的事。
  只不过喻旻一直将他的情绪藏匿得很好。
  或许只有在这样的黑暗之中,才能彻底地释放出他对何闻的浓烈占有欲。
  “睡吧。”
  喻旻又温柔地吻了吻他额头,因为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声音都变得有些沙哑。
  大家都是正常人,喻旻有欲望,他也有。
  他也想要喻旻。
  为什么要压抑自己,何况他们本就名正言顺。
  何闻一个翻身压在了喻旻身上,他又寻上喻旻的唇主动向他索吻,又沿着他的额头、眼睛、唇角、喉结向下一路吻去。
  喻旻呼吸加剧,有些难耐地微微推开何闻,道:“快睡吧。”
  何闻不听,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非得要和喻旻好好亲热亲热才肯罢休。
  何闻在喻旻的脖颈和锁骨处分别印上了自己的吻,这才稍稍停下动作,说:“给你做个标记,免得有人不长眼。”
  喻旻有些无奈,却也满心欢喜。他依旧克制住自己,轻轻拍了拍何闻的后背,柔声哄道:“那现在是不是该睡觉了?不然……”
  黑暗中,喻旻的眸色似是将黑夜给卷入了其中,蕴藏着翻腾的风暴。
  他缓缓磨了磨尖牙,那眼神仿佛是一头饿了许久的困兽,随时都可能将人扑倒吞吃入腹。
  也正因为在黑暗中,何闻浑然不觉。
  何闻聪耳不闻,甚至把手伸进了喻旻的睡衣里,摸上了他的腹肌。喻旻倒吸一口气,猛地一把将他想要胡来四处点火的手给制住,然后将何闻掀翻压在了身下。
  喻旻双臂撑在何闻身体的两侧,语气有些危险地道:“再乱来,小心明天赶不上飞机。”
  何闻抬手揽住喻旻,倔强道:“来啊,赶不上我就直接退出娱乐圈。”
  美色当前,拍戏算个屁!
  喻旻突然沉默了,何闻失望地瘪了瘪嘴巴,还是决定由自己主动出击。
  何闻那双正要继续胡来的手,才摸上喻旻的胸肌,便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压过头顶,无法作妖。
  接着,如骤风暴雨般的吻在他唇上、眼睑上、脖颈、锁骨处一一落下。
  每到一处,便留下一片火热。
  何闻睡衣的扣子被解开了大半,露出了里面细腻白皙的肌肤,如同豆腐般吹弹可破。喻旻的吻也放温柔了许多,似是怕把他的肌肤给弄伤了,一个一个的吻,都带着虔诚的爱意。
  两人的身体早就热了起来,感受着彼此的欲望,连呼吸都变得灼热。
  情动之时,信息素也无法控制地逃逸开来,房间里逐渐弥漫上水仙的清甜气息,勾得人更是情深。
  表明心意以来,两人没少亲热,却也仅仅是止步在亲吻。哪怕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也从未发生更进一步的亲昵接触。
  喻旻能忍,何闻也能忍,但此刻他不想再忍下去,他想要在和喻旻分开之前,让彼此的亲密程度再深一点。
  房间里一片火热,两人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何闻几乎就要进入发热状态了,他努力攀着喻旻想要再贴近一点,喻旻的动作却硬生生停了下来。
  “为什么不继续?”何闻咬牙问。
  “你有明早的航班。”喻旻用着明显低沉难耐的声音如是说道。
  何闻差点就要从状态中被打回去了,简直都被他这死板的榆木脑袋给气笑了,犟道:“赶不到我就不去了。”
  “不行。”喻旻开始动手给他整理衣服。
  “有什么不行的?”何闻挣开双手,在喻旻没反应过来时向下一把握住了他的欲望,质疑道,“难道说,是你不行?”
  说完何闻就后悔了,脸也刷的一下红到仿佛都熟透了。
  这尺寸……好、好大……
  有句话不是说,男人最不能被说的就是不行,尤其是来自伴侣的怀疑。
  他这……完美踩雷!
  虽然他的确是想用激将法让喻旻和他再亲热一点,可真轮到要面对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点点怂怂哒……
  糟、糟糕,可能要完犊子了。
  何闻小心地咽了咽口水。
  他这不是煽风点火,是直接引燃爆炸!
  喻旻猛地加重了呼吸,气息变得愈发炙热浑浊起来,眼神具有十足十的侵略性,似是能直接将人吞噬进去,艰难忍耐着开口:“你……别乱来。”
  这种极端性感磁性的声音何闻还从未听过,钻进耳道似是被羽毛在神经上轻挠了一般,让他头皮发麻,浑身一颤,还没来得及撒开的手上又是一紧。
  喻旻被弄得又是一喘,何闻手上的东西也变得更大更***了。
  虽然隔着衣物,但无论是喻旻的火热滚烫,还是何闻手掌的温软,都能较为清晰地感触到。
  这这这……这会不会真的完犊子啊!
  何闻这时才尴尬地放开手,有点磕磕巴巴地含糊着道:“呃……睡、睡觉吧?”
  喻旻没有回应,而是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温厚的大手伸进他才给何闻扣好的衣服里,在那光滑的肌肤上游走。
  何闻***出声来。
  撩出了火还想睡觉?
  那是不可能的。
  在大脑陷入一片空白时,何闻最后一秒想的是——
  完了,要赶不上明早的飞机了。
  ……
  【作者有话说:嗯,】


第六十章
  房间里弥漫着薄荷水仙交融的气味,还夹杂着一丝令人面红耳赤的味道。
  何闻已经累的睡过去了,安安分分的,连睫毛都不想颤动一下。
  因为何闻明早还得赶航班,喻旻最终还是及时刹住了车,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
  而且如果要做,他怕他真会忍不住对何闻进行完全标记。一旦要开始完全标记,那必不可能如此草草就能了事。按照完全标记的复杂程度,别说赶明天的航班了,就是再往后延迟几天那也赶不上。
  虽然只是互相帮助了一下,可毕竟也算终于开了荤,喻旻格外餍足。
  清理完毕后,喻旻又怜惜地亲了亲何闻,这才搂着他闭上眼睛休息。
  何闻身上萦绕着Alpha浓郁的薄荷气息,与他自身水仙花的气味交织,薄荷味甚至霸道地盖过了水仙的味道,彰显着喻旻对他的占有。
  由于刚才进行了几次标记,何闻的腺体都变得红肿了,被他注入信息素的腺体由内而外地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味道,喻旻就像是成功将猎物划入领地的猛兽,满足且安心的睡着了。
  第二天被闹钟叫醒的何闻在喻旻怀里睁开眼睛,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便觉得压根不想动弹。
  好累……航班什么的……要不就不去了吧……
  但是喻旻也醒来了,先给了他一个早安吻,然后督促道:“快起来吧,我先去给你准备早餐。”
  何闻满脸不情愿地坐起来。
  换衣服时,何闻从镜子里瞥见自己身上的吻痕,便清楚地想起了昨晚的事,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把衣服穿上,遮住吻痕。
  不得不说,喻旻还真是很有分寸啊,吻痕全都留在了不容易露出来被看见的地方,对他拍戏丝毫不会造成影响。
  在那种时候还能考虑这些,啧啧。
  然后何闻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腺体,嘶——
  好痛啊,臭喻旻,标记了多少次啊!
  不过在嗅到自己身上有喻旻的味道时,何闻还是非常开心的,这走出去可不得秀他一波?
  洗漱完后,坐到餐桌旁,何闻一眼就看见了喻旻脖子上自己留下的那个分外惹人注目的吻痕,何闻有些沾沾自喜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起来,喻旻见了便轻轻敲了敲他脑门:“好好吃饭。”
  “嗷。”何闻低头干饭。
  但是,这脑子他就是不受控制地喜欢乱想啊!
  何闻觉得自己要没救了。这才半开荤戒,他脑子里就全是黄色废料了,昨晚的疯狂和令人沦陷的滋味,不断在他大脑里回放,这早饭吃着吃着就开始跑偏了,何闻的眼神也从面前的饭碗里飘到了旁边喻旻的身上。
  明明都是男人,为什么喻旻的就那么惊人!这难道就是Alpha和Omega的区别吗?!他都手酸死了,为什么喻旻还跟没事人一样?!
  何闻既不服,又羞涩。
  喻旻注意到何闻的视线在往自己身下乱瞟,有些危险地磨了磨尖牙,沉声道:“你在想什么?”
  被当场抓了个现行,何闻的脸刷地一下就红透了,赶紧收回目光,埋头扒饭。
  喻旻将何闻送至机场,于士杰已经提前等在了门口,将何闻的行李交给他后,喻旻嘱咐道:“好好照顾他。”
  “放心吧,喻总。”
  因为何闻设置的闹钟几乎就是掐着时间踩点到,所以他们也就不能再在外面多待一会儿,得赶紧进去安检。
  于是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何闻直接无视旁人,抱着喻旻狠狠亲了起来。
  于士杰心头一跳,下意识就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狗仔,然后想想也没这必要,毕竟何闻情况比较特殊,只好默默偏头将视线转移,不去硬吃这份狗粮。
  “那我走了,要记得想我哦~”
  一番深吻过后,两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直到看着何闻进了安检,喻旻这才开车去了公司。
  喻旻没有刻意去遮掩脖子上的吻痕,所以一进公司,便收到了不少惊讶的视线,过来给喻旻汇报今日行程安排的赵文华也是瞪大了眼睛。
  这是他们总裁夫人亲出来的吻痕吗?!难怪他们喻总今天看起来有些春风满面的,不过为什么又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难道……是总裁夫人强迫喻总不准遮住吻痕的吗?!
  赵文华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开始汇报今日的行程安排。
  “宏旭集团表示希望最好能与我们公司当面洽谈,是我们派人过去,还是跟他们沟通派人过来?”赵文华翻了翻手上的材料道,“时间大概定在下个星期,我们有一名职员正在M市旁边的G市出差,时间上刚好合适。”
  “宏旭集团在哪个市?”喻旻微顿,再问了一遍。
  “M市。”
  赵文华见喻旻的神情微变,也摸不着头脑,只好等喻旻做决定。
  “我们过去谈。”喻旻道。
  “那我们是……”
  “我亲自去。”
  赵文华:????
  大可不必。
  “去问一下宏旭集团,见面的时间能不能再提前一点。”喻旻手指敲了敲桌面,“最好……明天。”
  赵文华:?????
  不是,明天?!喻总你清醒一点!!!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吗?!还是想逃离夫人身边?!!
  赵文华已经由那个毫不掩饰的吻痕脑补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明天会不会太匆忙了?”赵文华弱弱地提出问题。
  “不会。”喻旻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去订机票和酒店吧。”
  “……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
  赵文华:“……”
  因为剧组的时间安排得很紧,何闻抵达M市后,在酒店稍作休息,下午三点半就得开始拍戏了,直到晚上十点多才收工。
  何闻回到剧组安排的酒店,累得直接扑在了床上,然后拿出手机先给喻旻发了个消息。
  他正准备先去洗个澡回来再跟喻旻视频,结果喻旻的电话便迫不及待地打了过来。
  “是不是想我了呀?”何闻一接电话便笑道。
  “是,想你了。”喻旻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愉悦,“你开一下门。”
  “什么门?”
  何闻话音刚落,便传来敲门声。
  小心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喻旻!
  何闻惊讶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差点直接蹦到喻旻身上,还是因为怕是自己眼花出了幻觉才没敢这么做。
  但是,被标记的影响还在,何闻的Omega神经率先就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Alpha气息。
  所以,就是喻旻!真的是喻旻!!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何闻已经震惊到无法形容了,“你不管公司了吗?!”
  喻旻笑道:“因为想你啊。”
  “那你也不能这样乱来啊!”何闻有些生气地说。
  虽然能够真实见到喻旻他也很高兴,但是喻旻要上班,要管公司,哪能闲的没事跟着他跑?!他可不想做蓝颜祸水啊!而且,不谈钱的事,这样远距离来回跑,不费精力吗?!!喻旻工作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还专程坐飞机过来见他……
  何闻又感动得鼻头一酸,把人拉进房间,抱着他的腰有些哽咽地嗔道:“下次别这样做了,这不早上才刚刚分开么,最多也就两三个月见不到而已,我们还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