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看肖晙钰,正颜厉色地说:“就先休息一会儿吧,十分钟之后再继续。”
  何闻冷冷瞥了一眼肖晙钰,肖晙钰也正在瞪着他。
  嗤,可笑,果然很幼稚。
  肖晙钰一次没讨到好处,又整出了第二次、第三次幺蛾子,但他耍的那点小心机,目的没达到,反而让余正南觉得心烦。
  肖晙钰经纪人只好跟他谈了一次,肖晙钰一时安分了许多。
  这天又是喻旻来给何闻送午饭,这次喻旻也打算来见一见余正南导演。
  肖晙钰一见到喻旻就挪不动脚步,他经纪人见了,担忧地提醒道:“这人是喻氏的总裁,我们得罪不起,快走吧。”
  “喻氏总裁?”肖晙钰眼前一亮。
  何闻开始拍戏了,喻旻也没急着离开,他在一旁看着何闻的表演。肖晙钰全程的注意力都在喻旻身上,趁他周围没什么人,肖晙钰便小心地靠过去。
  喻旻的注意力却是牢牢锁定在何闻身上,肖晙钰走到喻旻旁边,脸色都有些泛上了粉红,他深呼吸一口气,尝试跟喻旻搭话:“你好,请问你要不要喝点水?”


第五十八章
  看着向他递来的矿泉水,喻旻回绝道:“不用,谢谢。”
  被拒绝是能意想到的情况,可是喻旻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肖晙钰压下心中的不甘,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你不像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你是来探班的吗?”
  喻旻没作回应,肖晙钰便自顾自地说:“你在看谁呀?是何闻吗?我跟他的关系很好哦~”
  这时喻旻才打量了他一眼,肖晙钰心中暗喜,接着说:“不过宋宇煊跟他的关系比我更好,毕竟他们是主角,是荧幕情侣啊。”
  喻旻脸色微微变了变:“除了戏内,他们私下关系很亲近?”
  “啊,是啊!经常说一些悄悄话呢!”肖晙钰趁热打铁。
  喻旻只向他点点头,便直接离开。
  如此冷淡的态度让肖晙钰羞恼不已,气闷的只想跺脚。
  机会难得,却没能与喻旻多接触一点,肖晙钰有些不甘作罢。
  不过看喻旻的态度,应该是对何闻有嫌隙了吧?
  肖晙钰心中莫名又有一种畅快感,他比何闻要强才是,他达不到的事,何闻更不应该成功。
  余正南过来时,制片人正在同喻旻谈《寒星》放映期间的赞助问题。
  又是喻氏,他还正纳闷为什么喻氏要连着给他们剧组投资两次,之前程艺萱不是来过了么?
  一番了解后,余正南有些汗颜,原来何闻不是喻家认的干儿子,而是现任喻氏总裁的夫人啊!
  那这么看来,喻家对何闻很是看重了。
  不过,程艺萱来是想让他多照看何闻,那喻旻亲自来,又是为了什么?
  “多关照一下就行。”喻旻只道。
  “那是一定,喻总你就放心吧。”制片连连答应。
  程艺萱和喻旻两次的投资,直接在他们剧组占比百分之八十几,别说是关照了,就是直接开口提要求那也得办到。何闻这都不能叫带资进组,妥妥的进组引资,财神驾到啊!
  “你们剧组有个人……别让他影响到何闻。”喻旻觉得肖晙钰可能有些问题,本想让余正南考虑一下换掉肖晙钰,但他想到肖晙钰说的,他与何闻关系不错,便怕是自己误会了,也就没直接提出来,打算回去问清楚再做决定。
  制片人有些困惑的看向余正南,给他不停地使眼色,余正南想了想,喻旻指的可能是……肖晙钰?
  虽然他从心底并不认同带资进组,资本操控这种事,可无论是程艺萱还是喻旻,都没有利用资本来强迫他们妥协做什么事,只不过要他多多关照一下新人。这种事分明应该是剧组工作人员的责任和义务,其实无需特意强调,他们也应该一视同仁的对待每一位演员。
  现在人家给你们剧组投入了一大笔资金,只不过是希望你们在平时多照顾一下某位演员,就这点小事,有什么不可以的?何况何闻的表现一直不错,也不是那种光靠后台撑场面的人。像这样有能力的新人,也的确是应该多关注一下。
  至于肖晙钰……余正南想到他做的一些小动作,便明白了喻旻是什么意思,顿时便觉得有些头痛。
  幸好,喻旻还没开口要他换角,肖晙钰无形中躲过了一劫。
  “好的,我们会多加注意的。”余正南作出表态。
  “你去干什么啦?”卸完妆便等在外面车里的何闻见喻旻终于回来,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去了解了一下你们剧组。晚上想吃什么?”喻旻摸了摸何闻的头。
  “去吃火锅吗?”何闻提议道。
  “小心第二天上火。”喻旻开玩笑地说,“要是你脸上长痘了,可就不好拍戏了。”
  “才不会,我皮肤可好了!你看看。”何闻把脸凑过去。
  “好了好了,我们去吃火锅,快坐好,开车呢。”喻旻无奈道。
  “好耶~”何闻乖乖在副驾驶上坐好。
  路开了一半,喻旻突然问道:“你在剧组里有认识关系比较好的人吗?”
  “有啊,还挺多的。”
  “嗯,那关系不好的呢?”
  何闻想了想,道:“也算不上关系不好,但是那个人吧,怎么说,怪惹人讨厌的。”
  “是谁?”
  听喻旻一下子就沉下去的声音,何闻笑了笑道:“没事,他也作不出什么妖。”
  “今天我遇见了一个男性Omega,在你拍戏的时候。”
  这话一下子让何闻上心了,问:“谁?”
  “不知道。”喻旻淡笑道,“不过……他似乎想挑拨离间你我的关系。”
  “啥?!岂有此理!你快说说那个人长什么样!他怎么挑拨离间的?你不会真信了吧?!”听到这话,何闻一下子就震怒了。
  当面来跟他对线无所谓,他最讨厌别人玩阴的!而且喻旻现在就是他的底线!要整他可以,如果牵扯到喻旻,他只想把那人给拖出去打一顿!
  “他说他和你关系很好。”喻旻不紧不慢地说。
  “放狗屁!我在剧组里还没有关系特别好的!”何闻直接爆粗口。
  “他说你和宋宇煊私底下走得很近,关系密切,还经常说悄悄话。”
  “哈?我跟宋宇煊走得近?经常说悄悄话?什么鬼,难道不是肖晙钰和宋宇煊么!前几天他俩还在网上炒cp呢!”
  何闻简直气炸,他@#&^%$?!!!
  “肖晙钰?”
  “就我刚说的那个惹人讨厌的人。”何闻还在为前一秒无语,后一秒他就反应过来,“你遇见的那个人,是不是肖晙钰?!”
  剧组里的演员除了他和肖晙钰,其余人都不是男性Omega!
  何闻描述了一下肖晙钰的模样,喻旻点点头道:“就是他。”
  “好家伙,这人是不是有点大病啊,怎么就爱跟我过意不去?”何闻都要被气笑了。
  “他经常找你麻烦?”
  何闻便把他和于士杰在试镜时第一次碰见肖晙钰的事,还有几次肖晙钰在剧组里耍的一些小手段都说了出来。
  喻旻皱起眉问:“你们剧组还有这样的人?”
  “整天不务正业,连玩心机都玩得不入流。”何闻鄙视道。
  “要不要把他换掉?”喻旻提议道。
  “倒也不必。”何闻想了想说,“你要换人的话,肯定得给剧组投资吧,我可不想被说成带资进组。”
  “而且这会不会太麻烦了?算了算了,谅他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喻旻沉默了一下,还是没把他已经决定给这部剧投资的事说出来。而且换个人而已,一点也不麻烦,也就是他开个口的事。
  不过何闻既然这么说了,那他便也暂时不动,但余正南那边,他得再提醒一下。
  “听你的。”
  何闻还在气头上,但喻旻对这种事的态度让他觉得十分庆幸。虽然他相信喻旻不会只凭肖晙钰的几句话就对他产生怀疑或者间隙,但他还是挺害怕面对这样的诬蔑的。
  他一点都不想拿喻旻对他的信任和爱来赌。
  何闻有些顾虑地问:“你是怎么觉得他就是在挑拨离间咱俩的?”
  毕竟肖晙钰也没明着说,听上去颇像是无意之间说出来的话。一次两次没什么,次数多了,倘若喻旻是个缺心眼的人,不会去细思也不会去问清楚,一旦在心里被打破了一个信任的缺口,开始了第一次小小的怀疑后,这个缺口就会慢慢地越来越大,然后彼此之间的信任就很容易土崩瓦解。
  “直觉。”喻旻严肃着脸道,“就算是关系好,说话也应该先过一遍脑子。”
  何闻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说的对,你怎么这么聪明?”
  简直是鉴婊小达人!
  喻旻弯了弯唇角,笑道:“因为我们彼此信任。”
  “mua~”何闻趁等红灯,给喻旻脸上奖励了一吻。
  有了第一次接近,肖晙钰就期待着第二次机会,甚至开始表现出想要与何闻拉近关系的意思,好打听喻旻什么时候再来探班。
  何闻自然清楚他在打什么算盘,也不欲与他虚与委蛇,在肖晙钰再次话里有话地向他打听喻旻的事的时候,何闻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毫不留情地当众说道:“不要妄想了,我老公不是你能觊觎的,他、是、我、的。”
  然后亮出自己手上的订婚戒指:“看见了吗?不要给脸不要脸。”
  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俩,肖晙钰脸上红白交错,怒目圆瞪地道:“看什么看!”说完,便仓皇走开了。
  何闻冷哼一声,敢来挖他墙角,真是不给点脸色就不知道好歹。
  肖晙钰虽没在何闻那讨到好处,却也不代表他会就此放弃。他已经从微博上了解清楚了何闻的事,何闻跟喻旻只不过是订婚了而已,只要没结婚,他就有机会,就不能算小三。
  喻旻还是会经常性接送何闻,并且偶尔过来给何闻送饭,这便是他要抓住的机会。
  “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去招惹那位喻总啊!”肖晙钰的经纪人发觉这事后为此操心不已。
  “什么招惹?我这是追求。”
  “他不是那个何闻的未婚夫吗?”
  “对啊,未婚夫而已,又没有结婚。”肖晙钰说的理直气壮。
  “不是,你这样做就是不对的啊。”肖晙钰的经纪人急了。
  肖晙钰不高兴地说:“什么不对?哪里不对了?我以后要嫁给了喻旻,资源还不是一大把?我看这何闻也是靠着喻旻才拿到的主角!”
  【作者有话说:大家五一快乐呀~~】


第五十九章
  何闻已经对着行李箱叹了好几口气了,喻旻走过去抱了抱他,问:“怎么?不开心吗?”
  “我要去M市那么远的地方,还要待那么久,短则一个月,长则几个月,那我岂不是要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你了吗!”何闻转过身抱住喻旻,把头埋在他怀里。
  喻旻摸了摸他脑袋说:“怎么见不到?不是可以视频吗?”
  “视频算什么!我们又不是在网恋!我才不想异地恋呢!”何闻哼道。
  “可你现在是一名演员。”喻旻给他顺毛,“既然要拍戏,就肯定要经常到处跑。我有时候也可能要出远门去出差啊。”
  “事情做完了就回来,只是短期而已,又不是从此以后就分居两地了。”
  喻旻无奈笑着,虽然他也不想与何闻分开这么长的时间,但没有谁能真正一分一秒都不分离吧。
  何闻不为所动,喻旻捏了捏他的脸蛋道:“就当出去旅游了不好吗?”
  “谁旅游还要工作啊。”何闻皱了皱鼻子。
  “那等你把这部戏拍完,我们一起去旅游。”
  “真的?”
  “嗯。”
  “好~”
  何闻有了动力,重新开始收拣行李,喻旻也帮着他整理。
  “这个你也要带吗?”喻旻拿出一个小抱枕问道。
  “当然啊,不然我晚上抱着什么睡觉?”
  自从他俩睡在了一张床上,何闻天天都是把喻旻当抱枕抱着睡的。(误)
  喻旻有点忍俊不禁,还是给他放进了行李箱,“那好吧。”
  要带走的东西收拣完毕,何闻检查了一圈家里还有没有需要带走的,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喻旻身上。
  被何闻“如狼似虎”地紧盯着,喻旻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我在想能不能把你也给打包带走啊~”
  何闻凑过去亲了亲他,凶巴巴地说:“我不在,你不准在外面沾化惹草,招蜂引蝶!”
  喻旻好笑地答应。
  一切都准备好了,明天一早他就得去机场。临去洗漱前,何闻突然从浴室门后面探出个脑袋来,有些嚅嗫着说:“要不要……进来一起?”
  喻旻还没出房间,突然被叫住听到这话,呼吸都是一滞。
  被喻旻黝黑深邃的眸子看着,何闻心里怦怦直跳,连说出刚才那句话的冲动勇气都泄了大半:“反、反正,咱们是未婚夫夫……那个……有什么大不了的,对、对吧?”
  何闻声音越说越小,脸也是越说越红,不过喻旻还是听清楚了。
  看着何闻羞涩的模样,喻旻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正要开口说点什么,何闻便“嘭”的一声把浴室门给关上了,还“咔嗒”一下顺手把门给反锁了。
  “我我我开玩笑的!”何闻在浴室门后面大喊道。
  喻旻无奈地轻笑了一声,回答道:“快洗吧,别着凉了。”
  听见喻旻走出房间的脚步声,何闻蹲在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