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把何闻抱进他的房间,放在床上,再给他盖好被子,这才准备回自己房间去休息。
  刚替何闻把房间的灯给关上,就听见他说:“一起睡吗?”
  何闻说出这句话来就红透了脸庞,死死闭着眼在心里不停地默念,我们是未婚夫夫,我们是未婚夫夫,正常正常,没事没事。
  喻旻也很意外,他没有料到何闻会这么主动的邀请自己……
  喻旻沉了沉声音:“好。”
  感受到身旁的位置微微陷下,属于喻旻的温度似乎也在向他传来,何闻心跳如鼓。
  两人虽并不是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可却是第一次以真正的恋人关系睡在一张床上,心态早已发生了变化。
  喻旻与他还是保持着距离分睡在两侧,何闻既想与他更亲密一些,又觉得有些害臊。
  提出一起睡的人是他自己,结果“美色当前”又望而却步的人也是他自己。
  你怎么能怂呢!都是未婚夫夫了,还做什么柳下惠!
  何闻定了定心,偷偷摸摸地一点一点的悄悄往喻旻那边挪过去。
  黑暗中突然有一只大手揽住了他,将他搂进了怀里,喻旻在他额上亲了亲,道:“晚安。”
  小动作被发现,何闻羞得不行,把头埋进了喻旻怀里,却也不忘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然后才道:“晚安。”
  一夜好眠,睡得格外香甜。
  当何闻睁开眼的时候,他还缩在喻旻的怀里,看着喻旻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何闻悄然红了耳尖。
  他们离得好近啊……近到连呼吸都能彼此交缠。
  何闻还有些忸怩,可心里却是甜得冒泡。
  昨天……他们是互相告白了吗?他们是在一起了吗?
  何闻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害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即使身边人的体温是那么的真实。
  就在何闻独自瞎想时,喻旻睁开了眼,深邃的眸子一下子望进了何闻的心里,让他的心都仿佛漏跳了一拍。
  “早安。”
  喻旻像昨晚一样,又亲了亲他的额头。
  “早~”何闻摒弃心中的杂念,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起来后何闻这才注意到时间,都快十点了!
  “……耽误你工作了。”何闻尴尬地道。
  “不耽误。”喻旻打完领带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是我想多睡一会儿。”
  何闻再也不是缺根筋的何闻了,他明白喻旻是什么意思,害羞得眼睫不停地眨啊眨。
  吃过早饭,喻旻正要出门,何闻忽然叫住他,过去挑起了他的下巴,在他唇上印了一吻。
  何闻一副很A的样子,说:“给老公的临别吻。”
  喻旻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猛地一把扣住了何闻的手腕,将他带入了怀里,然后狠狠地吻上了他渴望已久的温软唇瓣。
  何闻眼睑轻颤,他圈住喻旻的脖子,同样十分热烈地回应着。
  一次还不够,两人站在门口搂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似是在奋力发泄那些压抑已久的情感,把迟来的利息,一齐讨要回来。
  何闻予取予求,甚至想要喻旻再过分一点,主动地向喻旻索要。
  当彼此分开时,何闻的唇瓣都变得红肿,泛着艳丽的水色。
  喻旻眸色沉沉地看着他甜香滋润的唇,用手指替他抹去了嘴角的水渍,又在他眼帘上轻轻落下一吻:“晚上我早点回来。”
  “好。”
  喻旻出门了,何闻站在原地脸上一片火热,他明明是想装A来着,结果反倒被吃得死死的啊摔!
  ……
  赵文华觉得他们喻总又跟平时不一样了,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美好,非要让他来形容一下,那就是满面春风,红光满面。
  看来昨天的生意谈得很好啊!
  何闻那边,他正在重新布置给喻旻准备的生日惊喜,昨晚他给全部撤下去了,今天必须好好补救。
  待喻旻晚上一回来,便被何闻给抱了个结结实实,“生日快乐~”
  何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本来昨天晚上就已经准备了的……但是……”
  喻旻即刻反应过来,带着歉意地说:“抱歉,害你白忙活一场。”
  何闻摇了摇头,笑道:“没有白忙活,我已经收获了最好的结果。”
  “快来许愿吃蛋糕吧~”何闻拉着喻旻去桌边,把蜡烛点上,灯一关,屋内便映满了星空。
  烛光摇曳,何闻的眼里不仅有星星和火光,喻旻还从那灿烂深处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第五十一章
  喻旻非常配合的走完了许愿吹蜡烛切蛋糕的流程,何闻又跑进厨房端出了亲手做的饭菜,非常自豪地说:“怎么样,你男朋友是不是特别好?”
  “是。”喻旻笑着点头,“男朋友,我们现在就开饭吗?蛋糕还没吃呢。”
  “啊对!先吃蛋糕!”
  晚餐过后,两人就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何闻靠在喻旻的怀里,时不时抬头看看他,心思全然没有放在电影上。
  喻旻好笑着问:“怎么了?”
  “我在想,为什么我之前那么久都没有发觉你喜欢我呢?”何闻闷闷地道。
  喻旻哑然失笑:“可能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吧。”
  “那为什么我追你的时候,你也没发觉呢?”何闻郁闷地说。
  “我不是没发觉……只是……”喻旻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跳跃性太大,所以我不敢去往这方面想。”
  听到这话,何闻愤愤地道:“都怪那本书!”
  他在看的时候就觉得这书写得有问题,就这居然还被奉为最佳情感类书籍?!请的水军吧!(ノ`⊿′)ノ
  “什么书?”
  “这本,《百分百追求Alpha的十步小技巧》。”何闻在手机上找出来给他看。
  这书……太眼熟了……
  喻旻轻咳一声:“书上说的不一定适合所有人。”
  “也对。”何闻突然心灵福至,又问,“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套路我?”
  “什么?”
  “之前被……误会我们是情侣关系,你是不是故意不解释然后让我帮你演戏?”
  “……嗯。”
  好家伙,原来喻旻才是那个套路最深的人。
  “老公~”何闻侧过身双手环住喻旻脖子,撅着嘴巴说,“那你猜猜我有没有套路过你呀~”
  喻旻想了想,道:“猜不到。”
  “嘿嘿~我叫你老公就是在套路你啊~”
  “为什么?”
  “你自己想~”
  “嗯,反正你只这么叫我。”喻旻愉悦地勾起嘴角。
  “哼,那可不一定。要是万一哪天你不喜欢我了,我才不要叫你老公,我要去找小鲜肉,说不定……唔——”
  喻旻堵住何闻的嘴不让他再胡说八道下去,分开前还坏坏地咬了咬何闻的唇瓣,故作凶狠地说:“不准。”
  何闻哼唧了一声,非常霸总的反啃回去,“你也不准不喜欢我。”
  好不容易才刚刚在一起的两人,简直就像是干材遇烈火,怎么亲都不够,只想再亲密一点。要不是得呼吸,何闻甚至想抱着喻旻一直亲,他太喜欢与喻旻接吻的感觉了。
  一番激烈的热吻过后,两人都在喘息,和心上人如此亲昵的接触,不可能没有感觉。更何况何闻是跨坐在喻旻身上和他搂在一块,感受到喻旻对他的欲望何闻也是老脸一红。
  何闻把头埋在喻旻的肩颈边,恰好将他的腺体给呈现在了喻旻眼前。这么近的距离,喻旻都能从他身上闻到水仙的香甜气味。
  喻旻不禁回想起那次临时标记,顿时便觉得尖牙痒痒,想要再次咬上那处肌肤,尝尝水仙的滋味。
  如果水仙有毒,那对他来说就是罂粟,让他欲罢不能。
  神使鬼差之下,喻旻拿手轻轻触了触何闻的腺体,被人触碰到那处的卩火示╳肌肤,何闻轻哼了一声,却没有去控制的,释放出了一些信息素。
  他在回应对喻旻的喜欢与信任,同样也在勾引喻旻。
  在何闻信息素的引诱下,喻旻十分克制的一下一下地亲吻着他的腺体,用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汹涌的欲望。
  但这样对何闻来说,无疑也是一种煎熬,再这样下去,可不得进入发热期。
  何闻忍不住说道:“快点标记我。”
  有了这句话,喻旻便也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作为安抚,然后咬上了久违的“水仙花”……
  还是那样的甜。
  标记无论对于Alpha还是Omega来说,也是发泄欲望的一种方式,能够获得满足感。何闻缓着余韵,缩在喻旻怀里汲取安全感,喻旻轻缓地抚着他的脊背,嗅着何闻身上再次出现属于自己的味道,心里也是一本餍足。
  不过这只是临时标记,迟早是会消散的,只有当他们完成最终的永久标记,何闻才会真正打上他的烙印。
  喻旻回过神来,看着何闻微微泛红的腺体,有些忧虑地问道:“你以前……有没有想过做腺体摘除手术的事?”
  因为何闻信息素的特殊性,他担心何闻产生过不好的想法。
  腺体摘除手术一来风险极高,二来没了腺体,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会极大的损害身体健康,折寿都算是较轻较能接受的副作用了。除非救治必要,医院也不会轻易给患者做这项手术,而且该项手术的费用同样非常高昂。
  何闻摇了摇头,道:“有过一点点这种想法,但我还是想以健康为主。而且我做主播之后,信息素发生变异其实并不怎么影响我的生活,我又不是不能接受一辈子靠抑制剂度过发热期,虽然也有不良的副作用……但是摘除腺体好像更可怕欸……再说了,我这信息素,有时候还能当‘生化武器’使,外出连防狼喷雾都可以免了哈哈哈哈。”
  说完何闻又眨了眨眼睛道:“不过要是万一碰见像你这样不排斥我信息素的坏人,那我就没辙了,只能看看能不能打赢或者逃跑了。”
  听何闻一边开玩笑一边自嘲,喻旻满是心疼,将他抱得更紧:“幸好你没这个念头。”
  不然以何闻的性格,只要他赚足够了钱,难保不会跑去把腺体摘了以绝后患。
  “幸好我遇见了你。”何闻笑道,又撅起嘴巴嘟囔,“不过别人的Omega信息素都是甜甜的,只有我的信息素那么奇怪……”
  “你也是甜的,比任何人都要甜。”喻旻认真地说。
  何闻噗嗤笑出来,戏谑道:“你是不是鼻子有问题呀~”
  喻旻轻笑着说:“是啊,只能闻得到你的甜味,说明我们是天生一对。”
  何闻心里甜得不行,“对啦,我们来把东西换一下吧~”
  “换什么?”
  喻旻便看到何闻把【虚拟恋人】、直播平台、微博ID昵称全部给改了,然后抓起喻旻和他戴着订婚戒指的手,十指相扣,咔嚓拍了一张照片,又换作头像,接着便见他把【虚拟恋人】给注销卸载了。
  “这种对外的公共社交平台,当然必须得‘秀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注销删除【虚拟恋人】?”
  何闻用一种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看着他,双手捧上他的脸,仔细道:“我本来就不做虚拟恋人了啊!而且我有恋人了!难道你希望我给别人做虚拟恋人?”
  喻旻连忙否定:“不希望。”
  于是喻旻学着何闻的操作,把他的这些账号也全部更改了一遍,同样将【虚拟恋人】修改完后注销卸载了,算是一种仪式感。
  现在无论是直播间还是微博,他们一看就是情侣头像情侣名,妥妥的秀恩爱。
  何闻把以前没用的微博删删干净,然后将那张被他们作为头像的照片给配上文字发了出去,喻旻及时跟上点赞转发毫不懈怠。
  从这天开始,微博就变成他们公开秀恩爱的平台了。
  何闻开心地不断刷新着那条微博下面的评论,他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喻旻是他的,他也是喻旻的!
  喻旻宠溺地看着他,问:“还有微信呢,微信要不要换?”
  “对,还有微信!”
  何闻打开微信通通更改设置,顺便还将电话联系人也给重新设置了。
  “你看你是我的特别关心,我是你的特别关心嘛~”何闻冲喻旻眨着星星眼。
  “那你看看。”喻旻笑道。
  何闻:(′ε`)?
  “要不要朋友圈也发一条?”何闻兴致冲冲地问。
  “好。”
  彼此都是初次谈恋爱,那些恋人之间会做的事,他们也都想尝试一遍,两人都乐在其中。
  何闻突然想起他朋友圈还有权限,当时是为了维持人设,现在已经没必要了,何闻便将朋友圈完全解开。
  喻旻见状便问出了他当时的困惑:“你之前为什么突然设置这些?”
  “咳,当然是为了追你啊。”何闻不好意思地道,“我以为你喜欢的是那种很萌很可爱的Omega……”
  喻旻恍然大悟,无奈地笑道:“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何闻:“哼。”(`⌒′メ)
  “你以前很喜欢空手道吗?”
  “还好吧……”何闻挠了挠头,“我当强身健体来学的,还能顺便学点防身技巧。”
  “那我的闻闻可真厉害。”喻旻夸赞道。
  说到曾经的辉煌历史,何闻骄傲地昂起头说:“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而且这种比赛很少会有Omega能进入决赛,因为绝大多数Omega只要对上Beta,就得被淘汰了。”


第五十二章
  这比赛实行淘汰制,起初为Omega对Omega,Alpha对A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