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么可以错过?
  估摸着喻旻回来的时间,何闻提前把灯都给关上,换成一种能在黑暗里映出星光的小彩灯,蛋糕也已经摆上了桌面,何闻拿着两个礼花彩弹守在门边上,就等喻旻推门进来的那一刻。
  屋子里静悄悄的,房子外面也没有任何动静,何闻耐心等了一会儿,眼看时间都快比喻旻平时回来的时间要晚上二十多分钟了,何闻难免焦虑起来。
  考虑了片刻,何闻先给喻旻发去了信息,问问他大概还有多久回来。结果发出去的消息也像石沉大海般半天没有得到回复。
  屋内重新恢复亮光,何闻坐在沙发上纠结着要不要给喻旻打个电话。
  平常这时候喻旻早回来了,今天这么反常,肯定是被什么要紧的事情给牵绊住了,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打这个电话,万一打扰到喻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那不是更糟糕吗?
  可是,又万一是喻旻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不行不行,不能胡思乱想!
  就在何闻枯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玩手机时,喻旻终于打来了电话。
  “抱歉,现在才给你打电话,你吃过晚饭了吗?不要等我了,我这边工作上还有些事要处理,今天可能会晚点回去,你要记得早些休息。”
  喻旻身处的环境有些嘈杂,听上去不像是适合谈工作的地方,但他既然这么说,何闻便不会多想。
  只是……
  何闻失落地看了看他为喻旻精心布置的生日惊喜,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遗憾:“那好吧……”
  “那你什么时候……”
  他还是不想错过今天,只要不过十二点,就还是喻旻的生日,他可以等。
  正欲详细问清楚喻旻大概几点回来,话说到一半,何闻突然听见喻旻那边响起一道女人的声音,“喻总,你在跟谁说话呢?”
  听到这个声音,何闻立马噤了声。
  喻旻所在的环境本就不太像是在适合谈工作的地方,身边又出现女人,怎么想都觉得不太正常。何闻一时间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不敢去面对心中的猜忌,他想听听那个女人接下来还会说什么。
  “没什么。”喻旻对那个女人说道。
  那个女人有些挪揄地笑了一声:“那我们就过去吧?”
  “我先挂了。”这是喻旻对他说的。
  何闻听见那边电话挂断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喻旻似乎有些匆忙,都没有听他把话说完……
  为什么不回答在和谁说话呢?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挂断电话呢?为什么谈工作要在那种地方呢?为什么会有女人在旁边呢……
  何闻越想心里越酸涩,鼻头一酸,便红了眼眶。
  他清楚自己没有立场去怀疑喻旻,也不应该这么随意猜忌,不信任他,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像对喻旻早已无法抑制的情感。
  他原本以为自己足够洒脱,即便他曾经就做好了注孤生的准备,即便他认为只要他努力了,就算没有追到喻旻也可谓是不留遗憾。
  而当假设的事实可能就要真实地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或许就在他遇见喻旻的那时候起,他就不可能再轻易放得下,他害怕失去喻旻。
  喻旻回来时将近十二点,屋子里整个都是黑漆漆的,何闻没有像往常那样给他留着灯,也没有傻傻地等他回来。
  应该已经睡了吧。
  喻旻打开灯,转头却看到何闻抱着腿低着头蜷缩在沙发上。
  喻旻心下蓦地一紧,赶紧走过去,轻声唤了一声:“闻闻?”
  何闻不吭声,也一动不动,但是这种姿势,也不太可能睡得着或睡得好吧。
  喻旻环抱住他,作势就要将他抱起来,准备把他放到床上去休息,没想却被何闻给抗拒地一把推开了。“闻闻?”喻旻不解地困惑出声。
  “别管我!”何闻重新把自己蜷缩紧,继续缩在沙发上。
  见何闻如此反常,喻旻担心不已:“闻闻,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能不能和我说说?”
  喻旻浑然不觉若无其事的态度让何闻心里更加难受,可这本来就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是他自作多情,怎么能生喻旻的气呢?可喻旻对他那样好,还有像这样接连不断地关心和温柔,让他愈发沉溺,也让他在这份感情里越陷越深。
  如果喻旻对他没有那样的感情,就不应该对他这么好,给他带来虚妄的幻想。
  何闻眼里含着水光,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他,态度坚决地道:“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喻旻微怔,“我们是假的不是吗?!你要是有喜欢的人就不要来招惹我,我也不会再打扰你了!”
  “我们保持距离,把戏演完就分开吧。”
  何闻把心中的想法一股脑说了出来,可话虽说出来了,他也仍然伤心不减,甚至在心底还抱有一丝希冀,希望喻旻告诉他不是他想的那样。
  把这些话说出来,无疑也是剖露了他对喻旻的感情。如此仓促地表露心意,一旦不被理解,他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何闻垂着眼眸,再也不敢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喻旻似乎被何闻的一番话给震到了,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惊喜、无措、茫然等许许多多的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虽然何闻没有直接明了的说清楚,但他话里的意思难道不是他对自己有感情吗?!
  喻旻情难自禁地欣喜了起来,但又很快冷静下来,何闻的话里还说……他有喜欢的人了?看来是因为什么误会才导致何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未必就是他想的那样……
  “你知道我有喜欢的人?”喻旻小心翼翼地询问,既是疑惑,也是试探。
  听见喻旻不加辩解地承认了,何闻心里凄凉一片,强忍着不断涌上心头的酸涩情绪说:“你今天晚上……难道不是去和她……”
  喻旻不解地蹙眉问道:“和谁?我今晚在见R集团的董事。”
  何闻气闷道:“你撒谎!谈工作怎么会去那样的地方?而且为什么会有女人在你旁边?!”
  喻旻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过来,有些好笑地解释道:“你说的‘她’就是我要见的R集团的董事,是一位女性Alpha。”
  “她性子有些奇特,一向如此,谈工作不选安静隐私性好的地方,就爱选酒吧这种场所。但那个酒吧是她名下的产业,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我才答应在那种场所谈公事。她比我还大七八岁,早就结婚了,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见见她。”
  听完喻旻的解释,何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喻旻眼里含笑地看着他,说:“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是因为……吃醋了吗?”
  他的心思被喻旻一语道破,何闻顿时羞愧无措地掩饰自己:“胡、胡说!”
  见他如此,喻旻心中已经了然,有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畅快感,笑道:“好,是我在胡说,是我太在意你了。”
  闻言,何闻羞赧不已,耳朵又红又烫。
  既然话都快说开了,喻旻便想再进一步,干脆揭了那层纸,“至于我喜欢的人是谁……你真的没有感觉到吗?”
  喻旻炽热的眼神紧紧锁定着他,避无可避的目光令何闻心下微颤,答案在心底破土而出,何闻不禁脸上一热,有些无措地嚅嗫着转移话题:“你、你快去洗澡!”
  喻旻浅笑了一声:“好。”
  “等一下!”
  喻旻刚转身,便被何闻叫住。何闻起身过去凑近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丝薄荷味信息素清爽的味道,和一种让人头脑发昏心跳加速的Alpha荷尔蒙的气息,干净而又迷人。
  完全沉下心来的何闻猛然意识到了自己又冲动做了什么,双颊红得愈发滚烫。
  他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太丢脸了!!!他是抓丈夫外遇证据的小娇妻吗?!!
  喻旻倒是十分坦然地让何闻检查,心里更是抑制不住的欢喜,他非常愿意看到何闻这种在意他的表现。
  “……你快去洗澡吧。”何闻一手捂脸,没脸见人的挥挥手。
  “好,等我洗香了再让你闻。”喻旻开玩笑地道。
  何闻耳尖都要红得滴血,只想原地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喻旻的嘴角早已控制不住地上扬,一看就心情非常好。有些事既然已经明确,也就不必急于一时,他得给何闻一点冷静的时间。
  喻旻去洗澡了,何闻就在那捶胸顿足,又是自责又是后悔又是苦恼,他这样不信任喻旻,简直令人心寒!喻旻会不会生气啊……
  何闻只想掐死几分钟前的自己。


第五十章
  等缓缓冷静下来后,何闻这才去消化喻旻说的其它话——
  难道说……喻旻他也喜欢自己?!
  何闻有点不敢相信地张大了嘴巴,原来他们一直是双箭头吗?!
  ……
  喻旻从浴室出来,何闻仍然坐在沙发上,但不是之前那种自闭的状态,而是肉眼可见的扭捏与不自在。
  喻旻笑着走过去,何闻立刻起身低头弯腰鞠躬道歉一气呵成:“对不起!我不该不信任你,对不起!”
  “没关系。”喻旻摸了摸他的脑袋,柔声道,“其实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你在意我,所以才会这样忧虑。”
  “反倒是我的不对,没有及时给你安全感,一直在退缩。”
  “所以,现在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这句话我应该早点说出来的,我喜欢的人,从来就只有你。”
  “或者说……我爱你。”
  喻旻的眼底满溢着温柔的笑意,缱绻着不再克制隐藏的情感,让人挪不开眼。
  “所以……你也喜欢我?”
  何闻脸颊微红,低头小声问:“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喻旻无奈道:“你一直没有发觉我在追求你吗?”
  何闻嘟囔着:“你不也是一样。”
  “因为我不敢太过自信。”喻旻笑了笑,“是我的不对,我应该更主动一点。”
  何闻也觉得惭愧,现在仔细想想,喻旻确实没少各种暗示,也较为明显的表示过几次,都怪他以前神经太大条了!若是就这么错过了彼此,他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也是我不对……啊啊啊——不说这个了,我……”何闻顿了顿,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喻旻喜欢的他,是凹人设的他吧?
  何闻抿了抿唇,在心里做起了复杂的斗争。
  他不想欺骗喻旻,他想让喻旻了解真实的自己,但他害怕喻旻不能接受。
  他们才刚刚互通了心意,这份喜悦还没来得及体会,难道就要夭折了吗?
  见何闻一下子变得心事重重的样子,喻旻心里也有些拿捏不准,担忧道:“怎么了吗?”
  何闻看了他一眼,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一口气,虽然迟疑,但却坚定的把话问了出来:“你……喜欢我什么?”
  这是一道送命题。
  喻旻心中警铃大作,却又无奈。他的闻闻,为什么会这么不自信?
  来自恋人的这种问题,一向是个难题,饶是学生时代的高材生的喻旻,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感情这种东西,很难用三言两语形容得清楚,但喻旻还是认真想了想说:“或许是你的天真可爱吸引了我吧。”
  果然如此。
  听到这个回答,何闻的心情一瞬间又回到了冰点,苦涩得不行。
  “其实你喜欢的不是真实的我。”何闻强忍着难过的情绪,决定把这层虚伪的面具给揭掉。
  “你所看到的那个可爱的、软萌的、胆小的、乖巧的何闻,都不是我,全部都是我装出来的!”
  “你还记得在巷子里遇见我的那一次吗?其实我是准备揍他的……”
  “还有那天晚上,其实他们都是我揍的……”
  何闻把他的“真实面目”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我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还是别喜欢我了,真正的我不值得你……”
  “不,我喜欢你。”喻旻打断他的话,“我知道真正的你是什么样的,无论是乖巧可爱的,还是那个会空手道能打架的,只要这个人是你,我就喜欢,这一点不会变。”
  何闻微微睁大眼睛,惊讶道:“你什么时候……”
  喻旻笑道:“其实说起来,我很早就猜到了。”
  何闻羞愧地低下头,细声喃喃道:“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这样虚假的我,你也喜欢吗?”
  “喜欢。”喻旻捏了捏他的脸蛋,笑着说,“我说了,只要这个人是你,不论是怎样的,我都喜欢。”
  何闻欣喜地抬起头来,喻旻的话里多了几分心疼:“所以,以后不需要在我面前假装什么,做你最真实的自己,这才是我所喜欢的。”
  何闻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跳起来就扑到喻旻身上亲了他一口,眼里闪着亮光:“我也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
  喻旻刚接住何闻,搂好他的腰,便被猝不及防地偷了一个吻。
  唇上一瞬而逝的温软触感还在,喻旻眸色渐深,他看着何闻那***的唇瓣,想要再次一亲芳泽。
  何闻亲完也有点害羞,但他们都已经互相表白了嘛,那不就是对象关系了!而且他们还订了婚,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准未婚夫夫,亲一下算什么!
  “啊,居然这么晚了!快点休息吧,你明天还要工作呢!”何闻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一点多了,他们还在这磨蹭时间呢。“好。”
  喻旻把何闻一把抱起,何闻惊了一下,反手把喻旻给搂得紧紧的。喻旻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