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伪造这些证据,就是为了陷害你?!”
  见林思妍依然纹丝不动,在那里犟着,林建业的怒意更盛,当即放下狠话:“你要不去赔礼道歉,那也别再回我们林家!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听他这么说,林夫人的脸色霎时一白,赶忙安抚劝慰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这样做又是何必呢。”
  又转头对林思妍劝说道:“思妍,你就听你爸的话,不就是赔礼道歉么,妈跟你一块儿去……”
  “让她自己去解决!”
  林建业猛地打断她的话,大发雷霆地道:“就是因为你总爱惯着她才会惹出今天这事来!娇纵跋扈,简直是要无法无天了!”
  林思妍心下虽然恼怒不已,但当局的情形孰轻孰重她多少还是明白的,她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母亲一直在那哭哭啼啼,于是她几乎是切齿痛恨的从牙缝间挤出话来:“好,我会去道歉。”
  压抑着心中的不快,林思妍先是在微博发出了一份道歉文并at了何闻,但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不过这份道歉微博一出,就等于是完完全全的实锤落地,网络上更是炸翻了天。
  网友们纷纷转移评论阵地,还有人把林思妍写的道歉文给拿出来逐字逐句的进行剖析,竟不偏不倚的把她写这份道歉文时的愤恨心态给揣摩了出来。
  看着微博里越来越多的各种谩骂,林思妍再也绷不住情绪,狠狠地摔碎了手机。
  ……
  何闻正跟着网友一起嗑喻旻与自己的cp嗑得不亦乐乎。
  虽然他自己清楚他们只不过是一对假情侣,但这并不妨碍他从旁人的角度来臆想喻旻对他会是怎样的情感。
  喻旻发出的公关文的后半部分,被网友们分析成最深情的告白。
  最深情的告白是什么?是我看似不经意地话间却处处流露出对他的爱意!是我冷面无情,可只要一想到他,就会不觉柔和下来!
  何闻看到这句话,不由得细细回想喻旻写下的那些文字,将它们在***呢喃着反复咀嚼。待他反应过来时,他的脸,他的心,他的每一根神经都似乎在为此而变得愈来愈炽热。
  他曾以为的那些不可能,在此刻的现实中,只要沾染上了喻旻的名字,就会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晚上,喻旻回到家刚一打开门,便被何闻送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何闻在他的耳畔轻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待他被放开后,何闻悄悄后退半步,自己先羞红了脸庞。
  喻旻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发顶,笑着道:“不用说谢谢,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些。”
  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吗?
  未等何闻消化完这个信息,喻旻又接着说道:“其实这件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他完全可以直接将有关内容全部压下,甚至可以让它们不会再出现,但他却放任这些舆论继续发酵,甚至加以推动。
  他明知何闻会承受怎样的舆论压力,可他还是为了自己的计划,而对此暂且置之不顾。他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给某些不怀好意的人一个强有力的警告,也暗含着他自己的私心。
  他将他与何闻的订婚消息放在了公众的视线下,虽是为了解释清楚他与何闻的“真正关系”,但无疑也给今后他们的“分手”增加了难度。
  可他不惧,即使最后他们没能成功走到一起,就算在未来会对他或者喻氏造成一定影响,他也绝不后悔。
  他只怕何闻不愿……
  喻旻把一些本该告诉何闻的事都说给了他听,一个在外叱咤风云的Alpha,此时却格外小心翼翼地注意着眼前之人的反应。
  只见何闻忽然瘪了瘪嘴巴,喻旻非常有觉悟的连忙低头认错:“对不起,这是我的错。”
  他过激的反应,让何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闻也有样学样,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眨了眨眼睛,笑道:“不用说对不起,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些,不是吗?”
  喻旻也笑了,但他还是说:“是,可我不对就是不对,至少我不该事先没有告诉你。”
  “那好吧。”何闻晃了晃脑袋,“看在最后你处理的很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但是……”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何闻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问出了心中所想。
  他在之前就设想过很多答案,但他从未想过会得到这样的一个回答——
  喻旻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而是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像是能望进他的内心深处,郑重又挚诚地说:“因为你值得。”
  是啊,像喻旻这样的,明明高不可攀的人,倘若不是因为值得,又怎会在对他而言没有意义的事上浪费精力?
  或许是因为他们靠得太近,近到他都忽视了这一点,忘了他们本该是两条没有交点的平行线。
  因为他值得,所以他愿意。
  仅此一句,却足以令他日后多次回味。
  何闻眸光闪烁,轻轻抿了抿唇,有些话积攒满溢在胸口几欲说出,就在这一瞬间,他差点控住不住,想把那些可说和不可说的情感,全都说与他听,让他知晓。
  ……
  林思妍没有在微博上得到任何回应,她只能硬着头皮去喻家登门拜访,可她却连大门也没能进去。
  虽然林夫人没少想找程艺萱求情,可林思妍对她儿子不好在先,后又诬害她儿媳妇,再三再四地触犯他们喻家,于情于理她也不可能再对林家仁慈。
  何况他们喻家做事向来不需要考虑其它,没叫人直接把林思妍给撵出这个庄园区已经是仁义尽致了。
  “我们夫人的意思是,您若是来赔礼道歉的,那也该是去找我们少夫人,大可不必来打搅她。”
  说完,庄园的管家毫不留情地关上了大门。
  林思妍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却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早知会有今日如此,那她就该亲自动手把事做到底!何必吃这个哑巴亏!
  要找何闻,只能先去找到喻旻。林思妍离开喻家庄园区后,便来到了喻氏公司大厦的附近徘徊。
  她站在门口不远处有些犹豫,暂且不说能不能见到喻旻,光看程艺萱的态度,她可能连这幢大楼都不一定进得去。
  林思妍咬了咬牙,里面那么多员工,她就不信谁都敢来拦她!
  正欲直接进去,忽然看见一个熟人从里面走出来,林思妍惊喜地喊道:“赵助理!”
  赵文华只是出来办点事,陡然听见一道略感熟悉的声音,待他回头一看来人,惊得连脊背的神经都绷紧了。
  现在整个公司还有谁不知道网上的事,他们喻总也早就下达了通告,林家的人一律不准放进去。这位林小姐是罪魁祸首不说,还敢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跑到这里来,也是真的勇。
  “你们喻总在么?”
  “喻总现在正在开会,林小姐您要是找喻总有事的话,建议您用其它方式来与喻总联系。”
  即便林思妍现在堪称危险人物,赵文华还是非常礼貌得体地回答她的问题,并且十分婉转的暗示她,你想来见他们喻总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林思妍皱起了眉。
  赵文华也曾与林思妍打过一点交道,看见林思妍的表情一变,他就猜到这位林大小姐的娇蛮劲要上来了。
  他不禁默默怀疑这位大小姐是不是真的做事不动脑子,难道要他直白地告诉她,你,喻总是不会见的?!


第四十四章
  林思妍与他的身份地位虽然悬殊,但他只要一想到这位林大小姐对他们总裁夫人和喻总做出的事,他就敢说自己瞧不起她。
  何况他们喻总说了,林家的人不用理会!他不过是在公事公办。
  赵文华挺直了腰板,端出作为总裁助理该有的素质态度,语气淡淡,用词简练的回答她:“喻总的意思,他不会见您。如果您的确是有要事需要联系喻总,我会替您转告他。非常抱歉,我还有事要处理,告辞。”
  没等林思妍脾气发作,赵文华就快步离开了。
  连续受挫,林思妍面部的表情几近扭曲,她仰头朝喻旻办公室的方向望了望,手指甲几乎要掐进掌心的肉里,她虽不甘,却也只能转身愤愤离开。
  赵文华办完事后回到公司交差,也没忘将遇见林思妍的事情告诉喻旻。
  见他们喻总脸上不大高兴的神色,赵文华无语的在心里小声哔哔,这林大小姐自己想找麻烦也就算了,这不是还给他增加工作的环境难度么!
  待喻旻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赵文华赶紧就溜。
  喻旻的唇边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手指曲起轻轻叩着办公桌面,有些人不到死期,就永远不会真正醒悟。
  但林思妍没有挽救的必要,因为等他处理完万家之后,下一个自然就会轮到她林家。
  ……
  一时咸鱼一时爽,距何闻最后一次开直播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毕竟今非昔比,光是订婚那次他收到的礼,就足够他过完这辈子了。
  直播什么的,那就再歇息几天再说吧!
  百无聊赖之下,何闻这才打开微博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有意思的趣事,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林思妍居然公开发文向他道歉了。
  看见私信里林思妍表示想约他出去当面致歉,何闻不免犹豫了半晌。
  说到底他和林思妍之间其实没有任何关系,他也想不通究竟为什么林思妍总要与自己过意不去。
  非要说有恩怨的话,他能想到的也就只有第一次见面时他暗暗嘲讽她看起来年纪大。可那一次是林思妍先阴阳怪气讥讽自己在先,况且这对他来说不过只是挑衅式的小打小闹,完全没有做到如此地步的必要。
  何闻暂且把这私信放在一边没去回复,决定等喻旻回来把事告诉他,听听他的意见。
  “你若是想要与她谈一谈倒也无妨。”喻旻并不担心林思妍会在此时还敢作妖,“她虽不敢再做出什么举动,但你最好还是多加注意,我再安排几个人跟你一起。”
  “不用啦,我自己可以的~”
  喻旻都这么说了,那基本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何必带着一帮保镖上街惹人瞩目呢?况且,他真的不是好惹的!(▼へ▼メ)
  于是何闻便在微博私信上给出了回复。
  林思妍已经接连几天碰壁而返了,她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尊严被喻家的那些人给放在了脚下踩。此时乍然收到何闻的答复,她并未觉得欣喜,反而视作一种怜悯。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
  椒???????樘
  不过是攀上了喻家,就学会了玩这套。
  林思妍兀自笑了起来,脸上布满了狰狞可怕的笑容,但她还是回复了何闻,与他确定见面的时间地点。
  ……
  “何……啊,非常抱歉,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您才比较合适,我能称呼您为喻夫人吗?”
  林思妍一见到何闻进来便很是主动的打招呼,半是热情半是畏缩,举止神态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看上去很容易让人下意识觉得她是因为认识到了错误而愧于面对自己。
  但她的话听起来虽客气,可无论是敬称还是喻夫人这三个字,却都偏偏不太适合从她嘴里说出来。
  何闻并未感觉到诚意,反而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讽刺。
  这般矫揉造作的语气,不该是像她这样从小在上流社会成长的大小姐应该说出来的话。
  不过何闻也不在意这些,他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与林思妍对线的。
  何闻淡淡答道:“林小姐不必称您,叫我何闻就行。”
  “好,何闻,那我就直话直说了。我约你出来,就是为了亲自向你道歉。对不起。”
  林思妍早在何闻到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建设,道歉的话倒也能自然而然的顺畅说出口。
  何闻没急于对她的道歉作出表态,而是问道:“林小姐,我想冒昧问一下,你是因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恨意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林思妍脸色微僵,干笑了两声,解释道:“对不起,是我太偏激了,因为我太在意喻旻了,所以……”
  何闻神色有些狐疑地看着他,显然是怀疑这个理由的真实性。林思妍心中暗自忐忑,可她说的也没错,她虽并非真的喜欢喻旻,但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何闻来顶替“喻夫人”这个位置。
  感情上的事的确难以忖度,这个缘由未必说不过去,可他也没看出来林思妍对喻旻有多么喜欢啊。
  何闻沉声道:“林小姐,你应该明白,我们已经订婚了。”
  林思妍暗暗咬牙:“是,我知道,我今后不会再逾越一步。”
  “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但我希望从今往后我们都不要再有任何瓜葛。”
  林思妍连忙答应,又道:“既然你原谅我了,那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能不能问问喻旻……”
  “抱歉,我只是接受你的道歉,但我并没有选择原谅。喻家的事我无权干涉,恕我无能为力。如果林小姐你有事要与喻旻谈,最好直接与他联系。”
  何闻已经把他该问的、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便不打算多留。他大致能猜得到林思妍想让他帮什么忙,可他不是烂好人,这也是林思妍在自食其果。
  想让他给喻旻吹枕边风,那是不可能的!
  何闻离开后,林思妍还一直紧盯着他离去的方向,面容躁怒,目光狠厉,似乎恨不得将人扒皮饮血。她捏成拳头的双手,尖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却丝毫不觉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