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喻旻不禁想到那个倒在何闻旁边的男人和当时何闻的模样,眼底浮上一层阴鸷。
  他轻轻触摸上何闻后颈的腺体,又惹得何闻从喉间发出一声细软的声音,怀里的身体变得更加软绵,无力地依偎在自己身上,带着热气与香甜的气息就扑在自己面前,甜美的信息素的味道愈发浓烈,一遍又一遍地挑战着他的自制力,令他喉咙发紧,眼睛都布上了些红血丝。
  喻旻紧紧揽着何闻的腰肢,将他不容置疑地摁在自己怀里,手上冒出一些青筋,像是想要用力将人融入自己的骨血,却又放轻了力道,怕把他弄疼了。
  Alpha的眼眸黝黑深邃,压抑着滔天情愫,开口的声音沙哑低沉,又带着蛊惑人心般的磁性:“让我临时标记你,好吗?”
  何闻已经难受得大脑几近放弃思考,只想有人来抚平他的不适,听到喻旻这样说,他用已经迷蒙着水汽的眸子看了看他,然后乖巧地低下了头,感受着Alpha胸膛里心如擂鼓,向他献出了白皙修长的脖颈,将腺体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底,畏怯又希冀,可怜巴巴地道:“那……给我来一口?”
  Omega脆弱的脖颈和腺体就在他的视线中,喻旻眸色愈发深沉,眼神就像锁定了猎物的猛兽,喉结不由得上下滚动了几下,但他没有直接咬上去,他知道要咬破腺体进行标记会让何闻很痛苦,所以他始终在克制自己,先缓慢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对他进行安抚。
  何闻感到被一股薄荷味的信息素给温柔地包裹着,不仅有种沁人心脾的清香,还有种清冽冰凉的感觉,缓解了不少他身体的不适,却也让他陶醉其中,希望得到更多。
  在喻旻信息素的安抚下,何闻急躁的心安定了许多,但这远远还不够。
  何闻扒拉着他的衣服想要与他贴得更紧密,喻旻搂紧他的身子,低头一口咬在了他的腺体上。
  尖牙猛烈刺破腺体脆弱的皮肤,注入属于Alpha的信息素,突如其来的疼痛与刺激让何闻失声叫了出来,电流般的酥麻传遍全身,脑袋里只剩一片空白……
  临时标记完成后,何闻蜷缩在喻旻的怀里慢慢缓过神来,Alpha给予的标记比打抑制剂更加有效,何闻恢复正常后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浑身就又热了起来,通红着脸将头埋进了喻旻的怀里,有点不敢面对他。
  喻旻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地轻轻抚摸着他的头,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感受着空气中残留的两人信息素缠绕的味道,还有从何闻身上散发出来的属于他的气息,喻旻满心餍足,只想再这样抱着他抱久一点。
  消化完他被喻旻临时标记这件事后,何闻重新抬起头来,只是耳尖还有些泛红,声音还发软,嚅嗫着道:“谢、谢谢。”
  话音刚落,何闻蓦地反应过来什么,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喻旻,惊讶地问:“你没事?!”
  喻旻有些不明所以:“我会有什么事?”
  “你居然没有被熏晕过去?!”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不是,你觉得我信息素难闻吗?”何闻不敢置信的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不难闻。”喻旻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觉得非常好闻,我很喜欢。”
  说着,他就不由得回想起刚才进行标记时的感受,那种甜香四溢的诱人气息,简直能把他的理智给全部夺走,他也是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再往下进行。
  看着何闻有些红肿的腺体,喻旻眸色暗了暗,用手指轻轻触碰那处脆弱敏感的地方,似是想要再次品尝那种美妙的滋味。Omega在被临时标记后会持续一段时间想要黏着对他进行标记的Alpha,寻求安全感,并对Alpha的一切接触都格外敏感。
  何闻不禁缩了缩脖子,像是猫崽儿般轻细地哼唧一声,便又软倒在喻旻的怀里,脸颊绯红。
  不过听见喻旻的回答,何闻心下只有意外和惊诧。他暂且抛开被临时标记的羞赧,追问道:“你真的不觉得难受不觉得排斥吗?你觉得闻起来是什么味道?”
  “不觉得难受,也不排斥。”喻旻如实回答,“我觉得是一种甜蜜的清香,有点像是花香,但我从未闻过这种香气。”
  何闻激动地眼眶都湿润了,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能闻出来他信息素的味道。
  见他这般模样,喻旻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何闻破涕为笑地露出一个笑容,说:“你想知道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吗?”
  “想。”
  “据说是水仙。”
  “水仙?”
  “嗯,水仙是一种古植物,应该说是一种花卉,不过早就灭绝了,所以现在的人都不知道,也没闻过。”何闻解释道。
  “很好闻。”喻旻肯定地道。
  何闻笑了笑,说:“你还记得那些说我信息素难闻的事吗?”
  “是真的。”
  何闻向喻旻坦白解释了他信息素变异的问题,把当初那位大学老教授告诉他的资料都说给了他听。
  “其实从我知道自己信息素问题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今后只靠抑制剂度过发热期了。”
  喻旻心下一紧,虽然如今的抑制剂已经将副作用控制在最低范围内,但药物终究不比Alpha的信息素和标记有效,且没有危害身体健康的副作用。
  如果有谁打算一辈子都靠抑制剂来压制发热期,那只会大大减短他的寿命。
  何闻低着头,垂着眼睑,看不出情绪:“其实我也厌恶过自己,为什么我偏偏是个Omega呢?如果能分化成Beta也行啊。”
  喻旻环抱紧他,亲吻着他的发顶,心疼不已:“没关系的,我不排斥,我不知道水仙是什么,但我觉得它一定很美。”
  “就算水仙有毒,可我相信那只是一种自我保护,我能闻到它真正的味道不是吗?”
  “我很庆幸自己是那个例外,能感受到这么美好的味道。”
  虽然何闻对他因信息素问题而遭遇的一切避而不谈,但喻旻知道,何闻一定承受了许多外界压力。
  “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尽量不要使用抑制剂好吗?我可以给你标记。”
  喻旻是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话来,何闻羞臊的把脑袋埋得更低,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
  喻旻满意地揉了揉他的软发,把他放在床上嘱咐他好好休息一会儿,给人捏好被子后,转身出了房间。
  看着对他极致温柔的Alpha,何闻满心膨胀着一种酸甜的滋味。他缓缓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腺体,原来被Alpha标记的感觉是这样的……喻旻的信息素真的好好闻,他好喜欢啊……被喻旻信息素包围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啊……
  何闻将手收回来放在鼻翼前嗅了嗅,有股属于喻旻的薄荷味的气息……
  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何闻的脸噌的一下就红透了,滚烫发热。
  怎么办……
  他真的好喜欢喻旻……
  以前他还能用信息素的问题找借口麻痹自己,把这份感情扼制在心底,可如今他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这份满到溢出来的喜爱与眷恋。
  他想成为喻旻的Omega,想要他完全标记自己。
  想让自己被他的信息素给包裹,也想让他沾染上自己的味道。
  胸口滚烫炽热的心在有力的跳动着,何闻听见自己的心声越来越清晰……


第四十一章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唇边噙着温暖笑意的喻旻神色陡然就变了。
  来到二楼,他径直打开了万浩旭休息的房间门。
  万浩旭也才刚刚清醒过来,但他多半还醉着,听见有人不告闯入,随即便破口怒骂:“是哪个不长眼东西敢搅老子的清净?给老子滚出去!”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动我的人?”
  喻旻语气冰冷,神色冷厉地看着他,万浩旭一看清来人,背后就出了一层冷汗,“喻、喻总……”
  他脑子还有些混沌,一时没想起来他做了什么,又是哪里得罪了喻旻。
  喻旻嗤了一声:“你既然敢这么做,那也应该明白后果。”
  眼前闪过不久前的某些画面,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子里出现,万浩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完了。
  ……
  程艺萱和喻宗钦听闻这边的情况后,也即刻赶了过来,等喻旻从楼上下来出现在大厅中时,在场的人无不被他身上散发的冷峻寒意给刺蛰到,纷纷在心底揣测起当时的情形。
  “从今天起,喻氏将终止与万家的一切关系。”喻旻语气冷淡,不轻不重地抛下这句话,却引得人群一阵哗然。
  这样做无疑是在宣布万家以后就是喻家的敌人,喻家可能要动他们了!
  暂且不说万家没有这个实力与喻家对抗,即便喻家不去针对他们,在今天之后,也不会有人愿意与万家扯上关系了。
  就凭这句话,万家注定要走向下坡路。
  程艺萱才不关心旁人的骚动,她赶紧过去询问何闻的状况,要是那个万家的人真对她儿媳妇做了什么,她一定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闻闻没事,我临时标记了他。”喻旻言简意赅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程艺萱拍着胸脯,放心下来。
  “我们之前同万家的那几个项目做不成了,我会想办法弥补,或者换合作方接手。”喻旻又对喻宗钦说道。
  喻宗钦只略微颔首,说:“公司交给你了就是你做决定,我不会插手,你也不必跟我解释,你做得对。”
  喻旻点点头,转身又要回到楼上去。
  万浩旭正扶着楼梯扶手踉踉跄跄地走下来,抬头看了看大厅中的众人,又看了眼喻旻,有些狼狈的连忙低下头,试图掩饰脸上的那些青紫,落荒而逃地离开。
  程艺萱露出厌恶的神情,对庄园安保系统下达指令:“把人给我轰出去!”
  林思妍躲在一旁的人群中围观全程,看见万浩旭的惨状,手心里也是捏了一把冷汗,幸好她没有亲自动手……
  就在她收回视线时,猛的与喻旻对上了视线,喻旻冷峻的眼神看不出什么想法,从她身上凌厉地扫过,让她不由得僵在原地,脊背发凉。
  好在喻旻也只是扫了她一眼就上了楼,林思妍长舒一口气,她悄悄地将手中的酒杯边缘擦了又擦,这才将提心吊胆的心情落下。
  虽然不甘心何闻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她也不是一无所获的,那种难闻的信息素味道就是一个值得好好利用之处。
  而且据她所知,万浩旭的信息素是烟草味的,所以她闻到的味道,只能是何闻信息素的。
  此事还不算完,林思妍去暗地调查何闻时,发现了一件更加适合作舆论压力的事。
  ……
  “那意思是说,我的信息素变异不是真正有毒性,而是一种择优型信息素的体现?”
  “是的,虽然这种择优型信息素的案例非常少,但也不是没有,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徐毅臻拿着检验报告单推了推眼镜,“只不过你的信息素来源属于一种已经不存在的古植物,我们目前只能确定你的择优反应的确与水仙自身的毒性有关,但这是很正常的。”
  何闻看了眼身边的喻旻,迟疑道:“那……”
  徐毅臻意会他想问什么,接着拿出第二份检验报告单出来,说:“喻先生不会对你的信息素产生排斥是因为你的信息素‘选择了’他,你们的信息素契合度——”
  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的喻旻也不由得跟着何闻一同紧张起来。
  “非常高。”
  两人接过检验报告单一看,他们的信息素契合度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八!
  喻旻问道:“那么他这种择优型信息素,除了会对非选择对象产生影响外,对他本人的身体会不会造成影响?”
  徐毅臻撇了撇手道:“不会不会,对他来说就是正常的信息素,但如果一直没能遇到合适的Alpha,只靠抑制剂的话,就容易出问题,不过——”徐毅臻来回打量了他们两人几眼,接着说道:“你们两人是一对吧?像你们这么高的契合度可是万中无一的,在基因上就非常优越了,孕育下一代也比普通AO要容易得多,可别浪费资源,可以考虑多要几个。”
  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何闻瞬间就红透了耳根。
  徐毅臻的话语间没有丝毫打趣的意思,非常严肃正经,不过是在陈述事实提出建议罢了,但在两人听进去,便各有各的不可说的旖旎心思了。
  待两人出了研究所,何闻还在想着徐毅臻最后说的那些话,喻旻以为他仍在苦恼信息素的问题,便安慰道:“不要多想,徐老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说没问题,就不会有问题。”
  何闻抬头看他,顿时又是面上一红,赧然地不知该作何回答。
  喻旻似乎看懂了什么,只揉了揉他的脑袋,又道:“有些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看着喻旻好像全然不在意的样子,何闻顿时又垮了脸,垂眼低头:“嗯……”
  见他如此,喻旻心中也是无声叹息。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走到一起呢……
  ……
  在喻旻带着何闻做检查的这一两天,网络上又有新的风暴在积聚。
  “不是吧?你压根不知道?!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这么放任,有别的打算呢!”沈宁业都要把手机怼到喻旻脸上了,“你自己看看。”
  喻旻拿过手机,大致扫视了一番,周身的气压眼见着就骤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