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也是愣怔了一瞬,然后迅速挪开揽着他的手,翻身下床。
  “抱歉……”
  何闻尴尬地坐起身,发现他睡在了喻旻的位置,暗道果然是他自己睡觉不安分,才滚进了喻旻的怀里。
  “早、早上好啊。”何闻跟人打了个招呼,试图缓解仿佛凝固了的空气。
  喻旻也道:“早上好。”虽然刚才他在心里同样骇然,但现在回过神来更多的是心痒,有谁会拒绝抱着自己心爱的人睡一晚呢?
  不过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再提起刚才的事,各自洗漱完毕就下了楼。喻宗钦和程艺萱已经在餐桌前坐着了,程艺萱看见两人一起下来,心里暗自欣喜。
  她特意只准备了一间房,就是想看看他们两个的感情发展到了哪一步,昨晚她还等着喻旻来找她说房间的问题,结果没想到他们居然真就在一间房里睡下了!而且看样子两人都睡得还不错,这就说明他们在同居时也睡在一个房间里的概率很大!都到这一步了,他们喻家要是还不提订婚的事,那就太不道德了!说不定再过没多久,她孙子孙女都要有了!
  于是程艺萱兴致冲冲地开口就问何闻订婚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不再扭扭捏捏,何闻点点头:“都听阿姨的安排。”
  程艺萱高兴的又塞了不少礼物给他,喻宗钦也是大手一挥就送了他一套房产一辆豪车。
  何闻惶恐得不敢吱声。
  订婚这事就这么定下了,这天晚上,何闻喻旻两人依旧睡在一张床上,毕竟头天晚上都已经这么睡过来了,如今婚也答应订下了,他们俩的关系直接晋升为准未婚夫夫,要是这时还去提出加一间房要分开睡那才叫不合理。
  何闻想着订婚这事就有点睡不着,不止喻旻对他非常好,他感受得到喻宗钦和程艺萱也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虽说他这么做是在帮喻旻糊弄过关,但他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他又不是没心没肺的人,做不到将他人的真心当玩笑。倘若可以把这一切变成真的的话,他是绝对愿意做他们儿媳妇的。
  但……
  何闻翻过身,在黑暗中看着就躺在他身旁的喻旻,轻轻叹了口气。
  就算信息素不是问题,可喻旻也不一定会喜欢他吧。
  许久之后,他才渐渐入睡。
  等他睡着了,身旁的Alpha便睁开了眼,他听着何闻翻来覆去幽幽叹息,他知道何闻心里肯定是对今天订婚的事还有所顾虑,但无论未来会如何发展,他都不会退缩。
  一早醒来,何闻发现自己又滚进了喻旻的怀里,在内心做了会儿挣扎突然就释然了,睡一块就睡一块吧,他们现在是“准未婚夫夫”不是吗?
  没事没事……
  怎么可能没关系!!!
  何闻从未因自己睡觉不老实如此绝望。
  好在他自觉脸皮够厚,三番两次之后,他也就麻木淡定了,只要喻旻不嫌弃,他就敢继续和他在一张床上睡觉!
  等他们回去后,程艺萱便即刻开始大张旗鼓地安排订婚各项事宜,请帖也是一一送了出去,只要同喻家有点关系的,想不知道都难。
  尤其是沈宁业,他正在国外度着假,蓦地得知这个消息,恨不能立马飞回去当面问喻旻这是什么情况。
  这才多久?不是人还没追到么?就要订婚了?难道是换对象了?
  结果从程艺萱那里打听到,喻旻都跟对方同居很久了!
  沈宁业人都傻了。
  好家伙,还藏得挺深哈。
  “快点,老实交代!电话费可贵了。”
  “你打语音还要电话费?”喻旻嗤笑一声,“交代什么,自己去打听会更全。”
  沈宁业被气得怒斥道:“连我你都要瞒着,亏我还给你买了X国的特产,但凡你要有点良心都该主动坦白!”
  喻旻呵呵两声:“谢谢啊。”
  “你订婚对象是谁?你认真的?那个主播怎么办?还是说这又是你的阴谋?”沈宁业不死心,一连抛出几个问题。
  喻旻回答他四个字:“明知故问。”
  沈宁业:“?”
  这意思,难道是说,他的订婚对象就是那个主播??!
  转念一想,何闻好像搬过一次家,而从直播里看见的房间背景,他当时还觉得有些眼熟,原来不是错觉,是真的眼熟啊!
  “卧槽!”
  他们两个都同居那么长时间了?!那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起码也得从那次虚拟恋人福利开始算吧?!
  沈宁业激动道:“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我怎么也能算是给你牵线的人吧?”
  “嗯,你就不必给我带特产了。”
  沈宁业::)
  “行,回去我就给你把线剪了。”
  ……
  订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各项事宜差不多安排妥当,准备的这段时间何闻也没开直播,大多是陪着程艺萱去选购置办物品,因为时间还是比较紧张的,程艺萱给何闻喻旻两人定制的订婚宴礼服是在订婚宴当天早上才送来。
  订婚宴在喻家的庄园里举行,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些客人,程艺萱一拿到送来的礼服就催促他们俩赶紧去换上。
  何闻刚把衣服穿好,就传来敲门声,程艺萱带着几个造型师化妆师进来,专门来给他打扮。
  “自然点就好,自然点就好。”何闻连连道。
  化妆师笑道:“放心,一定让你万众瞩目。”
  程艺萱也赞同地说:“太自然了也不行,今天你可是主角!”
  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何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有些呆滞。
  卧槽!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勾人气息的骚包是谁?!
  他不想变得这么妖艳啊!
  “真不错,我儿媳妇就是漂亮!”程艺萱称赞道。
  “少夫人本就长得精致,再打扮一下自然更加出众。”化妆师也感叹着,“这底子和那些明星比,他们都得自愧弗如啊!”
  听到外人夸赞她儿媳妇,程艺萱更加高兴,已然控制不住想要秀儿媳妇的心情:“走走走,妈带你去认识认识客人。”
  一出房间门就迎面碰上同样妆扮妥当的喻旻,见到对方两人均是一愣。
  喻旻将头发一丝不苟的梳起,露出饱满的额头,也凸显出他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眉眼凌厉,薄唇微抿,未施粉黛却依然精致,气质凛然。
  相较于何闻打扮完后的艳丽之感,更多的是一种硬朗帅气。
  他身上的西装同何闻身上的礼服是情侣款搭配定制的,只有颜色和图案上的细微差别,得体量裁的礼服完美得勾勒出Omega的身材曲线,双腿笔直,臀部微翘,细腰不足一握……
  何闻长相本就足够优秀,经过化妆师之手后,昳丽的样貌便被衬托出来,少了几分清纯可爱,多了几分成熟艳色。
  不一样的感觉,令彼此为之怦然心动。


第三十八章
  喻旻嘴角噙起笑意,由衷赞美道:“很好看。”
  何闻便回了个媚眼过去:“你也很帅。”
  看着两人互动,程艺萱捂着嘴直乐,也就不打算自己带何闻出去见客人了,该是让那些外人看看他们这对年轻夫夫有多恩爱。
  不用她说,喻旻也是这么想的。
  他很自然地牵过何闻的手,领着他向外走去。
  庄园里宾客已经到齐,全都翘首以盼地等待着两位准新人登场。当两人携手出现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他们身上,带有各种意味的视线,几乎都是在打量自己,让何闻一时紧张到手心都似乎出了汗。
  就在他微微收紧了手指关节时,喻旻的手更加用力的握了回去。Alpha的手比他的手足足大了一圈,甚至能将他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内,温暖宽厚的手紧握着他的手,像是在安定他,给他安全感。
  彼此的温度在手掌间传递,喻旻的举动无疑使他心安不少。何闻微微侧头去看身旁的Alpha,他也恰好偏过头看着自己,两人无言地相视一笑。
  订婚仪式按流程顺利进行,当他们为彼此戴上标志着订婚的戒指时,心头的悸动骤然无法抑制,胸腔内是猛烈震动的声响,有某种心情想要破土而出……
  在众人的见证与掌声下,他们“亲吻了彼此”。
  虽是视觉上的错位,两人实际并没有亲上,可当他们的距离近到连呼吸都交织在一起时,何闻还是难以自制的羞红了脸庞。
  接下来的宴会,喻旻同何闻始终形影不离,两人并肩站在一起,一个俊朗,一个俏丽,前来道贺的人无不赞叹他们的般配。
  等那些敬酒道喜的客人散开后,沈宁业这才拿着酒杯凑了过来。先是不轻不重地锤了喻旻一拳,然后才对何闻说道:“你好,我叫沈宁业,是你未婚夫的发小。”
  “你好。”何闻笑着点点头。光是从他上来就给喻旻一拳,喻旻还没什么反应来看,他们的关系也必不可能会差。
  “你是不是那个虚拟恋人主播啊?”沈宁业装作好奇的样子,明知故问。
  何闻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道:“是我。”
  沈宁业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个倒好了酒的酒杯递给他,跟他碰了个杯:“那我算是你的粉丝哦。”
  这倒是他没有料到的,何闻惊喜道:“真的吗?这也太巧了!”
  “可不嘛!就连喻旻也是我……”
  “咳咳!”
  沈宁业正欲说自己是他们的牵线人,被一旁的喻旻及时打断。喻旻睨了他一眼,凉凉道:“到一边去喝你的酒。”
  沈宁业很是欠揍地挑眉:“我就不去。”
  喻旻牵起何闻的手就要离他远点,见状,何闻低声忙问:“怎么了?他不是你发小吗?你们关系不好?”
  “……不是关系不好。”喻旻有些一言难尽,然后决定给沈宁业贴上标签,以绝后患,“总之他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喂喂喂,你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沈宁业无语地看着他,“小闻你可别信他鬼话,你这未婚夫才是心最黑的那个!”
  何闻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对发小怎么看起来关系既好又不好的样子???
  沈宁业向他嗷嗷哭诉起来自己这么多年是怎么在喻旻的压榨下度过的,他每说一件事,喻旻都给面不改色的怼回去。
  两个成年Alpha很是幼稚的在互相拌嘴,互揭黑料,何闻不禁抿嘴笑了起来,这样的喻旻他也是第一次见,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或许这就是Alpha间的友谊?
  “滚,不跟你扯了,我还没和小闻熟悉完呢。”沈宁业嫌弃的用鼻子哼了一声,转而道,“小闻,咱们聊聊天呗~”
  “好啊。”何闻笑眯眯地答应。
  看见喻旻终于露出不爽的神情,沈宁业心里爽的一批,但还没等他开口与何闻接上话,喻旻就抢先一步道:“陪我去拿个东西好吗?”
  他的语气之委屈,表情之失落,都令沈宁业目瞪狗呆。
  何闻无法抵抗来自喻旻的黏人攻势,努力控制住没摸上他的脑袋,安抚道:“好,我们一起去。”
  于是他只得跟沈宁业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们待会儿再聊吧。”
  沈宁业朝喻旻看去,喻旻十分坦然地与他对视,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于是下一秒沈宁业就做出决定:“不如我和他去吧!你站了这么久也该休息一会儿了!”
  “这……”
  喻旻给他飞眼刀:“和你没关系,别跟过来。”
  “咋了?你要拿什么东西?我力气大,你要拿什么我都能帮你,何必麻烦小闻?都是订了婚的人了,要懂得体谅媳妇知道不?”
  看着两人又是一副要怼起来的架势,何闻顿时明白过来,忍俊不禁地笑道:“那你们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们。”
  喻旻:“……”
  沈宁业:欸嘿!;-)
  他们这边的情形在旁人看起来就是聊得热火朝天,有一道视线在不远处一直锁定在何闻身上。
  “哎?这不是林小姐嘛,没想到你也来了呀,你这是在看谁呢?哦——是喻总的未婚夫呀。”
  一女性Omega走到林思妍旁边,装模作样的叹息了一声:“当初还以为能坐上喻家夫人这个位置的是你呢,真是可惜了。”
  林思妍咬牙切齿地道:“关你什么事!”
  刘淑琳哎呀一声:“我这是替你惋惜呀,做什么这么生气啦,难道说你还余情未了?那也没用呀!你看看人家这么恩爱呢~”
  她的话看似是在同情,实则奚落与讥嘲半掺,让林思妍听起来格外刺耳。
  她们两人本就向来互不待见,林思妍要能从刘淑琳的嘴里听到安慰的话那才怪了。
  她嗤笑一声,正要讥讽回去,刘淑琳却自顾端着酒杯朝何闻走去,不知他们说了什么,那边的视线都看向了她。
  刘淑琳摆出和她关系很好的样子,向她招手道:“思妍,你不是说要亲自来祝贺么?”
  “你胡说什么!”
  林思妍大声反驳,一下子就把附近的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刘淑琳则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疑惑地问:“不是你刚刚说的嘛,你已经决定放下偏见真心祝福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旁人虽然不明所以,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各种揣测,刘淑琳的话暗含的误会极大,林思妍恨不能撕了刘淑琳的嘴,但她还是意识到了不妥,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她现在还能作为他人眼里的“喻旻前任”,都是因为林夫人不断向程艺萱求情不要把她的事散布出去,但即便她还顶着这么一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