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程艺萱一时没想明白为什么他儿子的房子里会走出来一个Omega,她冲着何闻招了招手:“孩子,你过来一下,给我开个门?”
  程艺萱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也十分面善,关键是说话的语气柔和,何闻没缘由的便心生亲近之感。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他还是先走过去看看。
  “能不能给我开个门?让我进去再说?”在外面呆的时间有点长了,多少感觉冷。
  何闻微微皱眉,有些戒备地问:“请问您是……?”
  “我是这房子主人的妈妈。”
  程艺萱一说明身份,就把何闻给惊吓到了。
  喻旻的妈妈?!!
  可喻旻没有通知他会有人来啊,难道他也不知道他母亲会来找他?
  虽然别墅区的安保系统非常高级,眼前这位女士看上去也像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但他还是非常谨慎,不敢随意开门。
  见人有些防备的模样,程艺萱直接报出喻旻的口味喜好来证明身份:“我儿子喻旻,喜欢吃清淡一点的菜,但其实能吃辣,吃清淡纯粹是为了养生,年纪轻轻就准备养老了。”
  何闻:“……”
  对是说对了,但倒也不必顺带吐槽。
  如此看来,是亲妈无疑了。
  程艺萱说完才反应过来这孩子不一定清楚她儿子的口味喜好啊,除非这人是他儿子请来烧饭的……
  但看何闻这样子,肤白唇红、眉眼精致的,怎么也不像是来打杂做事的。
  等等,他该不会就是儿子的对象吧?!
  程艺萱觉得自己真相了,越想越激动,看着何闻的眼神越看就越像是在打量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何闻只当作是喻旻母亲对一个突然出现在他儿子家里的陌生人的打量,非常礼貌地跟人问了声好,手脚迅速的把院门打开。
  “喻阿姨您好,我是喻旻的朋友,借住在喻旻家。”何闻将程艺萱迎进屋,给人倒了杯热茶,解释道,“今天中午喻旻不会回来吃饭,据说是公司有事要忙,如果您找他有事的话,要不要我给他打个电话?”
  程艺萱忙道:“不用不用,我现在不找他,我是来找你的。”
  找自己?
  何闻顿时浑身绷紧,端坐在一旁。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什么时候同居的?在一起多久了?喻旻平时对你好不好啊?”
  程艺萱边打量着何闻边抛出一连串的问题,把何闻给问懵了。
  哈?听起来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但他还是非常恳切的如实一一回答,程艺萱听到他俩认识的时间时就已经掩不住嘴角边的笑意了。
  原来都认识这么久了啊,还同居了这么长时间,喻旻这浑小子,居然瞒着她瞒了这么久!
  在听到何闻夸她儿子时,她更是欣慰的在心里点头。她那儿子的脾气性子她能不知道?居然能被何闻这样夸,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接着,程艺萱又问了问何闻的情况,当听到何闻说自己是做主播的时候,程艺萱多少还是有点介意。毕竟这种职业放在豪门圈子内,确实不太有光彩,不过何闻既然是儿子喜欢的人,又是好不容易才出现的这么个人,比起儿子的人生大事、终身幸福,一切都不算事儿。更何况以他们喻家的实力,何闻工不工作都无所谓。
  当她问到何闻的家庭情况的时候,她只想把何闻当自己的崽疼。
  程艺萱抹了两下眼角:“好孩子,以后别叫我阿姨了,叫妈。”
  何闻:“???”
  虽然一开始程艺萱简直就像是上门来查户口的,但在聊天的过程中,何闻愈发觉得她十分和蔼亲切,甚至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直没有感受过的母爱。
  程艺萱对何闻也是非常满意,这孩子不仅长得好,嘴还甜,性子又不错,对她家那臭儿子也是很上心很了解的样子,最关键的是她儿子喜欢啊!
  一番接触下来,她多少也明白了为什么他儿子会喜欢何闻这孩子,这才随意聊了聊天,她也觉得喜欢得紧。
  这孩子虽然不是名门世家出身,但他言谈举止都可谓十分得体,与圈子里那些豪门小姐公子们相比也不遑多让。
  对自己未来儿媳妇满意得不行的程艺萱看何闻的眼神那是愈发的炽热。要不是一开始吓到了这孩子,她此时肯定要让何闻叫她声妈。
  不过这也用不着操之过急,等这孩子嫁进他们家了,叫她妈妈还不是迟早的事。
  程艺萱一直拉着何闻聊天聊到了饭点,又与何闻一起吃了午饭,临走前还热情地拉着他的手,往他手里塞了张黑卡。
  “这次过来阿姨没想到会见到你,所以没有做准备,这张卡你先收下,下次见面阿姨再给你补上礼物。”
  何闻受宠若惊,连忙回绝:“阿姨,这我不能收!”
  程艺萱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道:“你不收就代表你不喜欢阿姨。”
  他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喻旻的母亲!他也不敢不喜欢啊!
  这俗话说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别拒绝阿姨的一番心意。”程艺萱把黑卡塞回去,“阿姨下次再来和你聊聊天。”
  何闻拿着黑卡不知所措,程艺萱走后,何闻也出了门,去查这张卡里有多少钱。
  看着用户余额后边那么多个零,何闻傻眼了。
  怎么办,这心意也太贵了吧!
  他没有给喻旻发消息,毕竟程艺萱已经离开了,而且又是在没通知他的情况下过来的,现在跟他说就是打扰他工作使他分心。
  等到晚上喻旻回来的时候,何闻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你妈妈今天来家里了!”
  “什么时候?”喻旻皱起眉,程艺萱也没跟他说要来啊,怎么突然……
  “早上十点多的时候。”
  “你们……”喻旻现在比较担心的是程艺萱见到何闻会是什么反应,他们又做了什么。
  “放心好啦,阿姨就是跟我聊了聊天,然后一起吃了中午饭。”何闻拿出程艺萱塞给他的黑卡,递给喻旻道,“你妈妈可好了,喏,这是阿姨给我的见面礼,不过这太贵重了,我还是不收了,你拿回去还给阿姨吧。”
  喻旻没接,而是问:“你们聊了什么?”
  “唔,也就是问一些‘你多大啦’、‘做什么工作的啦’、‘家里几口人啦’这样的问题。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平时很少与父母保持联系呀?阿姨问了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欸。”
  “还问了关于我的事?”
  何闻点点头:“是啊,也问了我们俩的一些事……呃,等等,你妈妈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第三十五章
  何闻后知后觉的突然回过味来,他好像有点明白了程艺萱看他的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了……难怪程艺萱会那么热切的跟他聊天,还给见面礼!
  “啊啊啊——不会吧?!!这可怎么办啊!这卡我不能收,你一定得还给阿姨!”
  何闻拉起喻旻的手就把黑卡塞进他手里,喻旻反扣住他的手腕,把黑卡又塞回给了他,“你还是收下吧,我母亲送出去的东西向来不喜欢收回去。”
  “这……”这要他怎么办啊!
  似乎看出了何闻内心的矛盾,喻旻心下叹了口气,安抚道:“……我会去解释清楚的,你不要太在意我妈今天说的话。”
  说完他便觉得心里不好受。
  要是他们是真的在一起就好了。
  当第二天喻旻给程艺萱打电话的时候,没等他率先开口,程艺萱便已激动地问起了他与何闻的事。
  听她替自己畅想未来,给以后做打算,就差没把他俩生的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程艺萱的喜悦溢于言表,虽没看见她此时的表情,但她说的话也深深地打动了自己。
  是的,他想将程艺萱说的这些全部规划进自己的将来,他想真正与何闻在一起,想同他结婚、生子,组建他们的家庭。
  这一切明明都是假的,可他却不忍戳穿这样一个令他也心动的谎言。
  最终,他还是没有把应该解释清楚的话说出来,他的私心想借此误会看看何闻对他是什么态度。
  “你问问小闻,今年要不要来我们家过年,让你爸也见见他。”程艺萱试探着说。
  “好,我回去问。”喻旻没有反对的意思。
  挂断电话,程艺萱满脸喜悦的对丈夫说:“快,咱们赶紧想想还要准备些什么,没几天就过年了。”
  喻宗钦配合的给她拿来纸笔,道:“你就确定人家会来?”
  程艺萱白他一眼:“怎么不会来?到时候过年了儿子要来我们这,家里就他一个人怎么行!而且何闻这孩子好说话,喻旻不可能说不动。”
  喻宗钦心道,你就不怕你儿子也跟着留在自己家过年,不来咱们这了。但他没反驳,因为他确实也想见见何闻。
  当喻旻同何闻提起程艺萱邀请他与自己一起去他父母家过年的时候,何闻差点被刚放进嘴里的蛋糕噎住。
  “你没有和阿姨解释清楚吗?”何闻有点慌,倒不是他不愿意去,只是他怕他一去,又会面对什么惊天骇俗的款待。
  喻旻面不改色的撒谎:“解释了,但……她觉得我又是在骗她……咳,你知道林思妍那件事,我有先例在那儿……所以……她并不相信我说的,要不你亲自去解释?”
  不待何闻反应,他又神色严肃的道:“而且我妈已经把我俩在一起的事告诉了很多人,估计现在整个圈子都知道了。”
  听完,何闻神色异常窘迫。完蛋了,整个豪门圈都知道了是什么概念?!这传播速度也太快了吧?!他要是此时蹦出来澄清他和喻旻是假的,恐怕就是直接打喻家的脸,马上又是过年,他肯定不能做这种对不起他们的事啊!可他真的没有,或者说是无法和喻旻在一起,他也很窒息啊!现在该怎么办啊啊啊!!!
  人在这种要权衡利弊的情况下往往非常为难,喻旻知道何闻心软会纠结,瞅准时机,然后再给出建议:“不如我们先假装下去,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说和平分手了。”
  何闻一听,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感情这回事嘛,能在一起也能分手,他们处了一段时间后分手了不就是一个非常正常且合理的理由么?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好,就先这么办。”
  自然而然的,何闻也就答应了跟喻旻回家过年。
  为了不给喻旻丢脸,不给豪门抹黑,何闻还特意去把自己粉色的头发染回了黑色,但他的卷发是天生的,所以只就稍稍修了下发型。
  喻旻一回家就注意到了何闻的发色变了,如果说之前的粉色头发衬得他粉嫩可爱活泼张扬的话,现在的黑色头发就显得他青春沉稳内敛含蓄,更具少年感,看上去就像一个乖巧听话的三好学生。
  何闻一时还有点不习惯的揪着自己头发,问他:“你觉得我是黑色头发好看还是以前的粉色头发好看?”
  “都好看。”
  “不信。”何闻瘪了瘪嘴。
  “真的,我觉得都很好看。”喻旻诚恳的说,“不过你怎么突然把头发染黑了?”
  “明天不就要去你家过年了嘛……我顶着一头粉色头发给你家人的印象说不定会不太好……”何闻嘟囔着有些磕磕巴巴的说。
  喻旻笑道:“家里就我父母两人,有什么不太好的,而且我妈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她对你印象很好啊。”
  “所以才要更庄重一点嘛!”何闻羞赧道。
  虽然程艺萱是很好相处,但还有喻旻他父亲啊,喻氏前总裁、前大佬,稍微想象一下就觉得有那么一丢丢可怕。他又是以喻旻男朋友的身份去他家,万一他父亲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而他要是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对他不满意了,过年在喻旻父母家的那几天估计会不太好过,说不定喻旻也要跟着遭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是以最良好的形象去见长辈比较好。
  大致能猜到何闻是在担心什么,喻旻揉了揉他的脑袋,安定他道:“别多想,我父母不会为难你的,你跟平常一样就好。”
  虽然他这么说了,可当他俩坐在车里开往喻旻父母家的路上时,何闻还是忧心忡忡的问:“你父母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啊?是可爱乖巧善解人意的,还是聪明贤惠能力突出的?”
  喻旻一听嗤的笑出声来,同时他也在心中窃喜,因为何闻会下意识这么问,就说明他是把自己放在了他对象的位置上,这也表明了何闻对他还是十分上心的,说不定只是他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情感罢了。
  于是他再三安抚道:“只要是我喜欢的他们都喜欢,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做自己就行。”
  他话里有话,但何闻依旧忐忑,没有听出别有含义,直到他俩到达了父母的庄园前。
  喻旻父母的别墅建在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内,庄园的整体设计是古典欧式风格,就连花草树木都打理得十分精致。但整体看上去却显得低调干净,没有繁复华丽到惹人眼的程度,可细看却也无一处不透露着奢华气息。
  喻宗钦和程艺萱就站在别墅大门前迎接他们两个。见到何闻,程艺萱立马展颜笑道:“小闻来了呀,欢迎欢迎,快进屋吧。”
  何闻乖巧的先跟喻宗钦和程艺萱问好,把他准备的礼物送给两位长辈后,才紧紧跟在喻旻的身后进去。
  程艺萱满心欢喜的把何闻送她的礼物拿进了房间,顺便也把喻旻给叫走了,只留何闻一人独自面对喻宗钦的打量。
  何闻内心欲哭无泪,只能绷紧神经,危襟正坐着。
  以喻宗钦老辣的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