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吃不下了,我放在了冰箱里,明天你可以拿出来吃。”
  何闻从沙发上蹦起来道:“现在吃,现在吃!还要吹蜡烛许愿呢!”
  说着就要跑去拿,喻旻无奈道:“你还吃得下吗?许个愿就放起来吧。”
  “吃得下!”何闻态度坚决地说,“不能浪费你的心意!就算吃不下也要吃一点!这才有仪式感!”
  听他这么说,喻旻暗自开心,嘴角微翘,只道:“那就稍微意思一下吧,明天你可以当零食吃。”
  不过话虽这么说,何闻一激动还是吃掉了一大块,喻旻也稍微吃了一小块。
  何闻打了个奶油味的饱嗝说:“现在我是真的什么都吃不下了。”
  喻旻见他把自己撑成这样,既无奈又好笑的拉着他去外边散步消食。
  两人溜溜达达走了好长一段路,直到何闻觉得有些困了,这才往回走。
  时间不早,沿着主干道走也见不到多少车辆,人行道上几乎只有他们两人,夜晚迎面吹来的风在这个季节有些刺骨的寒冷。
  何闻裹了裹外套,哈了一口白气,感叹道:“快要过年了啊……”
  喻旻眸色深深地看向他,何闻笑了笑:“我们今年是不是得一起过年了?”
  “是的。”喻旻也笑了。
  “唔,那我们得想想该怎么过了,对了,你往年一般都是怎么过得呢?我还是第一次有人一起过年呢。”
  何闻轻描淡写的说,他却忍不住不心疼,“我一般……”喻旻顿了顿,语气轻缓而又温柔,“我一般回家和父母过。但是今年,我们一起过。”
  “好啊。”何闻没拒绝,但他说,“等你从家里回来,我们再一起庆祝一下。”


第三十三章
  年关将近,所有企业都在忙着冲业绩,喻旻这几天也是忙得不可开交,重新回到了曾经日日加班加点工作的时候。
  赵助理作为总裁的第一助理,只得跟着加班。虽然额外加工资,但他还是怀念先前到点就走人的喻总。
  赵助理暗自抹了把泪,莫不是喻总没有把夫人给追上?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要不是他不敢,他都想塞本书给喻总让他学着点。
  可书上说的套路未必适合每一个人,喻旻早就把那本《百分百追求Omega的十步小技巧》给锁进了书柜。
  但最让喻旻心堵的不是何闻看不懂他的追求暗示,而是在何闻直播间动不动就刷“宝贝”、“老公”的弹幕。
  这能随便叫的么?喻旻每次看见都酸的不行。
  他没忍住问赵助理,“如果你在意的人总是被别人叫得很亲密,你觉得……?”
  这是在说他自己吧?!不会吧,他们喻总竟然是个醋而不自知的人吗?!
  赵助理觉得自己真相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有多亲密……?”
  “恋人之间的那种称呼。”
  ?!!!
  您这该不会是被别人给先下手为强了吧?!!
  赵助理非常怜悯的看了一眼他们喻总,竭力呵护他们总裁纯纯的恋爱心灵。“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他们之间不是恋爱关系的话,这样肯定不好……但如果他们两情相悦的话,就……也很正常吧。”
  “不是恋爱关系,算是粉丝吧,不止一个人。”喻旻想了想道。
  赵助理恍然大悟,原来是粉丝啊,看来他们喻总的心上人是某位小明星呢!
  “是粉丝的话就比较正常了,这只是一种表达喜爱的称呼而已,您不必放在心上。”赵助理替他们总裁松了口气。
  喻旻挑眉看他:“我说了跟我有关系么?”
  赵助理:“……”
  “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觉得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喻旻又把问题抛给他,赵助理欲哭无泪。
  他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助理啊,又不是情感顾问,这超纲了吧!工作之余的业务得加工资吧!
  “要么让粉丝别这样叫,要么让他隐退别做公众人物了吧……”如果您这么在意的话……
  “你怎么知道是公众人物?”
  赵助理被噎得无语,他们喻总的智商呢?被恋爱脑吞噬完了么!
  但他没敢这么说,“……不是公众人物哪来的粉丝?”
  赵助理弱弱的道:“您也可以跟粉丝一样叫啊……或者比粉丝叫的还亲密……”
  喻旻给了一个凉凉的眼神,赵助理立马会意,低头作哑收拾东西滚出了办公室。
  ……
  “你怎么了?没胃口吗?”
  何闻将他从心事中拉出来,喻旻微微笑了笑,敛下思绪,道:“没什么,在想工作上的的事。”
  “这个焖排骨特别好吃,你多吃一点呀。”何闻把菜往他那边推了推。
  喻旻点点头,心下叹息,喜欢的人日日都跟自己住一块,他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
  酒吧内的一间包厢将外面的喧闹隔绝,喻旻很少大量饮酒,即使是应酬时的必要情况,他也只是稍稍饮些。
  不过此时在他面前的桌几上已经摆了不少空酒瓶,虽然他真实的酒量不俗,但也有五六分醉了。
  “不是,你还真在追那个主播啊?”
  沈宁业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有点不敢置信的问:“你之前没开玩笑啊?”
  喻旻嘴角绷直,冷漠无言地看着他,像是在无声问他,他什么时候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
  见他这副表情看着自己,沈宁业摸着下巴道:“那看样子你还没追到人咯?难怪我今天一约你出来喝酒你就答应了。”
  “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圈子里传出了你有恋人的消息?”沈宁业极致发扬八卦精神,“据说你还带着人去游乐场了?是那个主播?”
  “嗯。”
  沈宁业一脸不可置信:“你们私下认识?他也在A市?”
  喻旻不作回答,沈宁业只好摊手道:“OK,我不八卦,不过你这人还没追到,消息就传开了,小心传到叔叔阿姨那里,到时候被问起,你怎么回答?”
  “什么时候开始传的?”喻旻向来不太关心圈子里的事,不过这事要被传开了也的确麻烦。
  “前一两个月的样子吧?”沈宁业回想了一下,“不是,我说,你都不知道这回事,那你现在还不赶紧想办法解决了?”
  喻旻点点头:“我会处理好的。”
  “那万一阿姨来找我打探情报,我就不帮你瞒着了哈。估计也瞒不住,都传这么久了,八成早就知道了,你自个儿看着办吧,别怪兄弟我不帮你。”
  喻旻回到家时,何闻还没有睡,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捧着杯子喝牛奶。
  见他带着一身酒气回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迎上来,“今天是去应酬了吗?喝了这么多酒。”
  何闻帮他把外套脱下挂起来,正想去厨房煮点能醒酒的东西,手腕却被喻旻一把拉住。
  “怎么了?”何闻扭头疑惑的问。
  喻旻垂下眼睑,眸色暗沉。为什么,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明明如此亲近,却无法再近一步呢?
  他想要将何闻拉进自己的怀里,汲取他身上的温度,却只能克制在一时冲动拉住了他手腕这一步。
  最终他还是抑制住了内心深处的渴望,只是帮何闻轻轻拢了拢有些松散开来的睡衣领口:“别着凉了。”
  屋内四处都有暖气,室内温度和室外温度完全是两个季节,纵使何闻只穿着一身加绒睡衣,也完全不会冷到。
  即便如此,或许在Alpha的认知中,还是认为Omega是身娇体弱的吧。
  何闻心中微暖,叫喻旻先去洗个热水澡,他去煮醒酒汤。
  洗完澡出来的Alpha,头发湿漉漉的耷拉在额头,很是乖巧的坐在桌边把醒酒汤给喝完了。
  何闻见他这样子只觉得心都被萌化了,高大的Alpha在此时看起来感觉就像是变成了小小的一只,或者说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大金毛,浑身散发着既黏人又惹人怜爱的气息。
  “我来给你把头发吹干吧,可不能这样去睡觉。”
  喻旻没有反对,何闻便认真地给他吹起了头发。两人一时无言,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暧昧的气氛在丝丝蔓延。
  喻旻闭着眼,感受着何闻温软的指尖在他的发缝中游走,何闻手法很轻,像是抚摸他的头顶一般。
  在吹风机的声音停下的那一刻,喻旻突然说:“如果有人让你不做直播的话,你愿意吗?”
  这个问题问得很突兀,但何闻只以为是他醉酒后突然萌发的好奇,于是笑道:“当然愿意啊,不过前提是我能找到别的合适的工作。”
  适合Omega的工作本就不多,而像他这种情况,如果在工作时突发状况,老板要承担的风险则会更大。
  一时半会儿他是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做直播安全性更高的了,而且在时间支配上也很自由,非常适合他这种咸鱼。
  何况他现在人气不差,如果没有必要,他暂时不会考虑转行。
  “那你要不要来我公司上班?”喻旻向他抛出橄榄枝。
  何闻没想到他会邀请自己去他公司,但他还是对自己有点自知之明,委婉拒绝道:“我感觉现在就挺好的。”
  每年有那么多的优秀人才挤破头都想进喻氏,他这点水平和他们相比根本拿不出手,去了又能做什么呢?当花瓶吗?何况还是靠关系走后门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在背后胡乱说什么呢?他能不能适应职场环境都说不准,还会平白无故给喻旻招黑。
  “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喻旻闷闷道。
  “我要真去了,那可就是头上顶着‘关系户’三个字了,这样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公司都不好,何必要让别人在后面乱嚼舌根呢?”何闻叹了口气解释道。
  “我是总裁,我想放个人进来难道还要看其他人的脸色?”
  何闻无奈笑道:“对啊,就是因为你是总裁,所以你做任何决定都要三思而后行,知道吗?”
  看喻旻一脸不屑的样子,何闻摸了把Alpha头上柔软的头发,唬道:“不准任性,不然我就搬出去了。”
  闻言,喻旻立马收敛了表情。
  何闻抿嘴窃笑,我的天啊,这也太可爱了吧!!!
  第二天醒来,喻旻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只觉得非常失态,但见何闻似乎也没当回事的样子,又觉得十分郁闷。
  如果昨晚他是向他表露心意的话,何闻又会是什么态度呢?
  抱着纠结的想法,喻旻又后悔昨晚没能再“放肆”一点。
  ……
  自从听说儿子找了个对象,程艺萱日日都盼着早些过年,让喻旻自个儿滚过来,也省得她一天打五六个电话问他要不要来这边吃顿饭。
  不过吃饭是次要的,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问问他找的对象是哪家的孩子,她好去照看照看。
  但喻旻能猜不到她是什么意思么?统统回复:公司忙,抽不开时间。


第三十四章
  “这臭小子,叫他到家里来吃一顿饭都不肯,我们做父母的又不会把他给怎样,用得着这么小心谨慎嘛!”程艺萱无语的抱怨自己儿子道。
  “他回来你不就得催婚了?”喻宗钦带着眼镜靠在沙发上悠闲地看报纸。
  “催什么婚,你儿子已经找到对象了好吧,圈子里都传开了,还当我们不知道呢?就想瞒着我们!”程艺萱生气地抽掉他手里的报纸。
  “之前那是相亲,现在有对象了,不就该催婚了?”喻宗钦叹了口气。
  程艺萱瞪他:“你还说!难道你不急吗?!”
  喻宗钦悠悠从自己夫人手里拿回报纸,说:“急也没用,自己儿子是什么性子做父母的能不清楚?你越急他越要瞒着。”
  “他要直接告诉你那才有问题,说不定又是跟林家那次一样,假的。”喻宗钦开解道。
  提起林家那事,程艺萱就来气。那个林思妍简直就是不把她家儿子放在眼里!当初真是被蒙蔽了双眼,居然让她跟自己儿子相亲。但凡她稍作打听,也不会最后闹出这种事来。林夫人还想找她帮忙在喻旻面前说一说,不要把林思妍那事在圈子里曝光。
  真是有够好意思的。
  如果这次是真的的话,多等些日子倒也无妨。
  不过道理懂归懂,程艺萱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好奇,知道打电话不管用,那她就直接去公司找。
  但去之前还是得先做好“勘探”,既不能打草惊蛇,也不能做无用功。
  打探消息得知,她儿子现在基本是回家吃饭,程艺萱二话不说,直奔喻旻别墅。
  提前坐他屋里等,到时候午饭点他回来总不能让自个儿的亲妈出去吃。
  程艺萱站在喻旻别墅的院门前才想起自己没有钥匙开门,又不能叫喻旻来给她开,可人没见到就走也不成。加之外面天气寒冷,对于他们这种活动区域永远都有充足暖气,最多不过下车后的一小段路冷一下的人来说,穿着的衣物还不足以长时间抵御冷空气。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别墅大门突然被人从里向外打开了。
  从房子内走出一个样貌精致的年轻男人,来自Omega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个Omega!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何闻刷到了一个植物书签制作教学视频,想到喻旻的书房里摆着满满的书,他就想试着给喻旻做几个。
  刚要到外面的院子里去摘些腊梅花瓣来,打开门就发现院门外站着一位女士,一身贵妇气质,穿着打扮也很上流人士,一看就是豪门贵太太。
  而她也明显注意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