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闻住进来没几天他派出去的人就已经找到了白俊诚,但他没有告诉何闻,也没有有所行动,他仅仅只是叫人盯着白俊诚,然后当做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同何闻住在一起。
  他有太多私心了,比如其实他还有别的房产,他们完全可以不用住在一起,可他就是想要离他再近一点,想要与他相处再久一点。
  一旦尝到了甜头,就总想再得寸进尺一点。
  他们能够从隔着屏幕聊天到如今走出房间就能见到彼此,在某种层面上来说,也是“托了白俊诚的福”。可他清楚,只要白俊诚的事解决了,他就要离开了,他们又会重新回到隔着屏幕的日子。
  所以即便他再如何想处理掉白俊诚,也还是留着他继续逍遥自在。
  可每当面对何闻时,他又会产生歉意,他不想用这种卑劣的方式把他困在自己身边。
  于是他又逼迫自己减少与何闻相处的时间,让自己舍得放手……
  何闻房间的门被悄悄的无声推开,喻旻借着微弱的光线来到他的床边,空气中似乎若隐若现的残留着一丝何闻信息素的味道……凝神感受了一会儿何闻平稳的呼吸,喻旻缓缓低头,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
  何闻做了一个旖旎漫溢的梦,不仅在梦里难以启齿,一觉醒来发现更加羞于启齿。
  一大早就得换洗内裤,必然是因为昨晚碰见了容易上火的事!
  何闻在房间里磨磨蹭蹭,他知道这个时间点喻旻肯定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了,可是因为昨晚的事和梦里的事,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调整好自己,以正常的心态同喻旻独处。
  他现在只要稍作回想,就能在脑子里清晰的回放,他该怎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面对他啊!
  自认脸皮厚的何闻羞涩不已的捂住了脸。
  等他出了房间后,喻旻已经去公司了。桌上给他留着一份早餐,还有一张纸条,叮嘱他要记得把早餐吃完,还说他今天中午会回来吃饭。最后还称赞了一下何闻昨晚给他做的滋补养生汤,味道很好。
  何闻看着看着脸又发烫了起来,他们这互动模式怎么莫名像夫夫之间一样啊!还有,该不会是因为他那个汤所以喻旻才……咳咳!
  何闻把脑袋里不和谐的画面甩出去,他还是很开心喻旻能回来跟他一起吃饭哒!
  中午吃饭时,何闻的眼神还是四处躲闪的,不敢去直视他。反倒是喻旻的目光始终锁定着他,如有实质般看得他双颊又飞上粉色。
  “白俊诚已经找到了。”
  何闻猛地抬头看他:“真的?!”
  喻旻点点头,又把决定权交给他,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何闻气愤的拍了一下桌子:“先打他一顿解气再说!”
  “你打得动他么?”
  Omega跟Alpha力量悬殊,就算把Alpha绑着让Omega打,也不一定有多大威力。
  “当……当然打不动!”何闻被自己噎了一下,他打得动打得动啊啊啊!!!
  喻旻勾起一抹浅笑:“没关系,我帮你打。”
  也不知道喻旻是用了什么办法,白俊诚竟听话的出现了。
  既然是来揍人的,他们约的地点自然不会是大街上。在某处偏僻人少的地下停车场内,何闻远远的就看见被几个黑衣保镖围住的白俊诚,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之前一直憋着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何闻怒气冲冲的大步向前,一副要上去干架的样子。只不过因为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看起来威慑力不大,甚至就像来小打小闹一般。
  白俊诚正垂着头,听到动静后看向这边,瞳孔一瞬放大,眼露恐惧之色,脸上的血色刹退,煞白惨淡。
  但他畏惧的不是横眉怒目的何闻,而是何闻身后那个神色淡漠,不怒自威的高大男人。
  “我来。”
  喻旻拦下就要冲上前的何闻,慢条斯理的脱下西装外套,挽起衬衫袖子,一举一动赏心悦目,一点看不出是来打人的。
  喻旻颔首向那些保镖示意,保镖们迅速向外扩成一个大圈,背手背对着中间场地的两人,把空间交给他们。
  白俊诚浑身抖了一下,双腿都直不起来,微微打颤着想要往后退,企图能够与向他逐步走近的喻旻拉开距离。
  “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么?”
  白俊诚后脚跟踉跄了一下。


第二十九章
  何闻就站在不远处,停车场内空旷而僻静到能有回声,在这冒着凉意的地方,喻旻的这句话明明不带什么感情,却也透着丝丝寒意,令人胆颤。
  大佬这句话也太霸气了叭!!此情此景,有黑涩会老大那种赶脚了!?
  因为喻旻是背对着他的,他只能通过白俊诚的神情反应来判断喻旻的表情一定很凶,但只有此时面对他的白俊诚才体会的到,那种冰冷凌厉的眼神,凛冽着能将人刺穿的寒芒。
  白俊诚正欲开口讨饶,喻旻已经一拳挥了上去。
  虽然同为Alpha,但也有优劣之分,越优质的Alpha各方面的条件也就越好。而白俊诚这样的Alpha在身为顶级Alpha的喻旻面前,完全不够看。
  白俊诚不敢反抗,甚至无法反抗,被这样一个强大的Alpha一拳一拳的实实打在身上,即便他是Alpha的体质,也痛得龇牙咧嘴,有些吃不消。可他此时能做到的只有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得叫喊出来,丢掉最后一点面子,闷声乖乖挨打。
  还没坚持几分钟,他便泄了气,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抱着喻旻的腿痛哭求饶:“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喻旻冷冷的踢开他,白俊诚自个儿在地上滚了几圈,抱着脑袋瑟缩成一团,嘴里不住的凄声嚎叫着,听起来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何闻扫视一周,幸好这里没有旁人,不然喻旻都要被冤枉成那个坏人了。
  背对着他们站成一圈的保镖们也是职业素质强大,无论身后发生什么事,发出什么声音,只要喻旻不开口发令,一个个都置若罔闻,目不斜视。
  何闻看着白俊诚这撒泼打滚的模样就觉得扎眼心烦,只想亲自动手把人教训一顿。
  于是他出声道:“现在才知道错了?可惜你的话没有可信度。”
  白俊诚一听何闻开口了,以为有了挽救的希望,也顾不上不堪的模样,连滚带爬的就想凑到何闻跟前,涕泗横流地喊道:“何闻,何闻,你相信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喻旻皱着眉,面色不愉的挡在何闻身前,何闻安抚性地握了握他的手,然后走到白俊诚跟前蹲下,露出一个慈善的笑容:“行,那我们来好好谈谈吧。”
  白俊诚一看事情有转机,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跟着何闻往角落里走。
  喻旻见状,有些欲言又止的想要劝阻,何闻转头冲他眨了眨眼睛,勾唇一笑道:“放心,给我几分钟,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喻旻虽不怎么放心,但他还是尊重何闻的决定,带着保镖走出停车场,守在出口处。
  他垂在身侧的右手手掌蜷曲起,那温润的触感仿佛还在,何闻主动牵了他的手……
  停车场内,何闻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稍稍打量了几眼白俊诚,不得不说,喻旻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除了第一拳是实实在在打在了白俊诚脸上,几乎就没往人脸上招呼。以至于光看外表,也就是看起来脏兮兮的非常狼狈罢了,不把衣服脱了估计看不出什么,可以说是很给人留面子了。
  不过他可不会给他那张嘴脸手下留情。
  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人,虽然不清楚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大人物,但可以确定的是,要想安然无恙,何闻就是突破口。于是,白俊诚琢磨了一下如何开口,可怜兮兮地道:“何闻,看在你我同学一场的份上……”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不是同学。”何闻打断道,幽幽瞥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来和你叙旧的么?”
  “同样,我也不是来听你解释道歉的。”
  ……
  大约五分钟后,何闻也走了出来,笑眯眯的道:“我谈完啦~”
  喻旻见他没事,便放下心来,问道:“把他先送进去?”
  “必须!”
  喻旻点点头,保镖们便进去将人押出来,关进了车里,直接开去警察局送人。
  白俊诚被押着上车前经过他俩,何闻拉着他就要走,喻旻注意到白俊诚的脸上多了不少红青紫色,甚至有一个眼睛肿了起来,嘴角也有破损,完全不复之前的样貌,如此看上去才像是被人打了的样子。
  可是,他记得他没有把人脸打成这样啊。
  喻旻不免把目光转向了身旁的Omega,猜测他们谈了什么。
  何闻还拉着他的手腕,惹得他将视线向下看去,却注意到何闻手指关节处有些微微泛红,刚想开口询问,脑子里蓦地想起何闻的某几条朋友圈。
  嗯……白俊诚脸上的伤,会不会是他打的?
  喻旻还在默默心想,何闻突然晃了晃他的胳膊,用一种请求的目光看着他,说:“待会儿回去能不能绕点路呀?我想去买个小蛋糕~”
  他对这样可爱地冲他撒娇的何闻完全没有抵抗力,顿时便将究竟会不会是何闻再把白俊诚揍了一遍这件事给丢在了脑后。
  是或不是又怎样呢?最重要的是让他心爱的Omega开心不是吗?
  回去后,何闻便将蛋糕分了一半给他,说是庆祝将白俊诚缉拿归案。
  “所有证据已经送过去了,光是触碰到侵害Omega这一条,他就别想再出来了。”喻旻接完电话后回来对他说。
  “他还欠人钱呢。”何闻想到白俊诚还借此硬坑他就恼火。
  “到时候法院也会通知那些人,他们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
  说着,喻旻便觉得心里不好过,有些强颜欢笑的道:“明天你就能回去住了。”
  何闻点点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明明可以恢复从前的生活了,心里却谈不上开心。只要想到要和喻旻分开了,他便觉得心情复杂,有许多说不上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次日,喻旻便陪着何闻回了他住的小区。当初明明是两手空空的出来,此时却拎着大包小包的回去。
  何闻站在自家门前发出一声感叹,却发现钥匙打不开门了!
  咋回事啊??!那些来要债的人不会把他家的门给弄坏了吧?!
  何闻正反复尝试着,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你谁啊!认错门了吧!”
  何闻目瞪口呆地看着在他家里面的陌生人,反问:“你是谁啊?怎么在我家里?!”
  那人莫名其妙地打量了他一眼,往上指了指门牌号:“这是我家,你看清楚了。”
  何闻往后退了两步,抬头看门牌号,1706,没有错,这是他家啊!再往里看,里面的一些家具他还熟悉呢!
  “等等等一下,你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何闻连忙拦住他关门。
  “上个月的26号。”
  上个月的26号?!那不是他才去喻旻家住没多久吗?!何闻人都傻了。
  喻旻也是头一次碰见这种情况,拿起手机就要报警,何闻赶忙拦住他:“先等一下,我给我房东打个电话。”
  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何闻连打了三次这才被接通。
  “刘婶,我房子呢?!怎么有外人住进去了?!”
  ……
  和房东通完电话后,何闻彻底傻眼了。
  因为他人跑了,那些要债的人就顺藤摸瓜找上了刘婶,刘婶见这架势,被那些人一吓唬,以为他不仅欠了笔巨款,还得罪了人,所以连夜光屁股跑路了。
  像这种情况,人一般肯定不会再回来了,但她的房子可不能空着,得租。
  这房子地段不差,紧俏得很,重新打出招租信息后没两天便租出去了。
  所以,就这么一段时间,他家没了。
  虽然刚才已经解释清楚了,刘婶也在一个劲的跟他道歉,但房子已经被她重新租出去了,她也不能叫这新租客搬出去,事情一下子变得格外棘手。
  而且他的东西也全部被处理掉了。
  虽说刘婶表示要赔偿他,可这给他带来的不便才是最麻烦的!
  归总到最后,还是因为白俊诚给自己添的堵!
  像这种只会耍小手段的人,怪不得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想想白俊诚今后的命运,再想想以前在学校时他的受欢迎程度,结合中途各种作死操作,白俊诚完全就是一手好牌打的稀碎,才能混成如今的样子,变成跳梁小丑。何闻这么一想甚至还有些唏嘘。
  但白俊诚的事已经解决完了,而他当前需要解决的燃眉之急竟然还是住处问题!
  喻旻已经清楚了何闻的状况,他明知不该产生庆幸的这种想法,却又无法抑制的在心中窃喜。
  只要何闻搬不走,他们就有的是机会相处培养感情。
  见他愁眉苦脸,便适时的抛出橄榄枝:“你可以继续住在我家。”
  “可这样不好。”何闻长叹一口气,“早知道我就该买个房子了。”
  “没什么不好的,这段时间我们不是相处的挺好的吗?反正我房子够大,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你就当是跟我合租了。”喻旻急忙道。
  “那你一个月租金多少?”
  “呃……一千?”
  “要这么便宜,你得亏死了。”何闻无语的看着他。
  喻旻摸了摸下巴,他本来想说不要钱的……就是怕何闻不答应,这才象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