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能随便用,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
  何闻认真点头:“嗯嗯!”
  喻旻见他这幅鹌鹑般的模样,没忍住在他头上揉了揉,笑道:“别太拘谨。”
  临走前,喻旻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快中午时会有阿姨过来做饭,你别乱跑外面去了。”
  何闻眨了眨眼,望着他,问道:“你会回来吃饭吗?”
  看着何闻闪着亮光的眼睛,喻旻笑着说:“会。”
  喻旻离开后,何闻坐在客厅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甩了甩脑袋,起身噔噔瞪跑上楼,进了喻旻给他安排的房间,飞扑到了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这也太舒服了吧~
  何闻抱着枕头蹭蹭蹭,竟慢慢地袭来睡意,睡着了!
  喻旻从公司赶回来吃午饭,看见了餐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但没看见何闻的人,于是他准备去找人,结果在房间找到了这位睡得正香的小Omega。
  何闻枕着一个枕头,抱着一个枕头,脸蛋睡得泛着红润,浓密而又纤长的睫毛微翘,在眼下打上一层淡淡的阴影。可爱的微卷着的淡粉色头发,几乎衬得他的皮肤白的发亮。靠近细看,毫无瑕疵的光滑细腻的肌肤,光是看上去就犹如丝滑的牛奶一般,惹人想要用手触碰一下。
  熟睡中的Omega在梦中呓喃细声“嗯”了一声,似是不满透过窗帘映进来的阳光,又将脑袋埋进枕头里蹭了蹭,头发上的几根呆毛被蹭得翘起。
  虽然目的是来叫人醒来吃饭的,可他却不由得放轻了动作,不忍心破坏眼前这美好的画面。
  他就静静地站在床边看着何闻的睡颜,满心冒着旖旎的粉红泡泡,目光温柔缱绻。
  这就是喜欢吧,无时无刻不在为他心动。
  喻旻微微俯身,在他脸上捏了捏,轻声道:“闻闻,起来吃饭了。”
  何闻闭着眼伸了个懒腰,眼神朦胧的坐起,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后,这才猛然想起他现在是在喻旻的家里!
  “你回来啦~”
  小Omega的声音又软又甜,或许是刚睡醒的缘故,闷闷的还带着些许撒娇的感觉。
  何闻无意中又将人撩到了,喻旻摩挲着指尖,细细回味了一下之前温润的触感,没忍住又在何闻脸上轻轻捏了一下,语气宠溺:“我回来了,一起去吃午饭吧。”
  喻旻家请的阿姨做饭水平非常高,饭菜一可口,干饭人何闻就没忍住多吃了一大碗。
  “下午你没事吗?”
  饭后休息完,喻旻说要带他出去采购,何闻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也没缺什么,你给我准备的比我自己在家用的还齐呢,我自己去买几套换洗的衣服就行。”
  喻旻面不改色:“没事,刚好我也要添几件衣服。”
  “而且,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零食店,你不想逛逛吗?”
  闻言,何闻马上跑到他身边,拉过他的手臂挽着,兴致高涨:“走!”
  如此亲密接触,喻旻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何闻表示听从他的选择,于是两人一同去了喻旻常买的那家品牌店。何闻长得好,身材也好,整个人就百搭,无论什么款式什么颜色的衣服,就没有他穿着不好看的。
  不光喻旻这么觉着,何闻看他试衣服时也是这么认为的。通俗点说,以喻旻那身材那气质那相貌,哪怕就是套个破麻袋在身上也好看!
  何闻给自己买齐衣物后,说要添衣服的喻旻倒是一件都没买,似乎只是象征性的陪他试了几套。于是何闻大手一挥,在喻旻试过的几套里挑了两套出来,给人买下了。
  作为大主播的何闻也算得上是个小土豪了,只是平日里他不爱追求这些高端名牌之类的东西,如今住在喻旻的大别墅里,何闻觉得他要穿得不够档次都会降低喻旻房子的逼格。
  虽然这点钱也入不了豪门的眼就是,但他就是想做个会宠人的Omega!
  买好衣服后,喻旻又带着他去逛了高端零食专卖店,何闻不仅给自己买了一大袋,也给喻旻买了一大袋。
  全程买下来,本想做霸总的喻旻竟没能成功掏出一分钱。
  不过回去的路上,两人的心情都非常愉快。
  何闻拿着东西先去放起来,一打开房门,便看见自己房间里已经装好了各种直播设备,齐全且先进。
  何闻只觉心脏像是被击中,暂且顾不上手里的东西,全部丢在床上,转身跑出去找到在厨房里拿碗筷的喻旻,差点激动地蹦到他身上,抱着他感动地大喊:“喻旻!!!你也太好了吧!!!谢谢你!!!谢谢你!!!”
  何闻的一双黑眸亮晶晶的,喻旻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筷子,僵在空中,感受着怀里的温软,想要环上他的腰,可抱又抱不得,紧张得手心都要出汗。
  “咳,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帮你拿吧!”何闻猛的从他身上弹开,抢过他手中的碗筷,端着跑了。
  喻旻站在原地闷闷笑了一声,眼里噙着笑意走了出去。
  何闻耳根通红,垂着眼帘,乖巧的坐在餐桌前,不敢抬眼去与他对视。埋头吃完了晚饭,然后又抢着收拾,之后何闻把自己关进房间,深刻反省。
  喻旻则进了书房办公,终于收到总裁回话的赵助理泪流满脸。
  在昨天答应住进喻旻家时,何闻就发誓不会打扰他。此时揉着后腰侧疼得嗷嗷叫的何闻,哭丧着脸敲了敲书房门。
  喻旻打开门,便见何闻眸子略显湿漉漉的看着他:“那个……你有没有跌打损伤药啊?”
  “怎么了?”
  洗澡时在浴室摔了一跤的何闻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不小心磕到了。”
  喻旻顿时面露关切:“磕到哪了?有没有事?”
  “没事,就青了一点,涂点药揉揉就好。”何闻不好意思的说。
  “我叫医生来看看。”
  说着他就要打电话,何闻连忙阻止:“就是一点小磕伤,不涂药都没关系的,不用麻烦了!”
  喻旻皱着眉看他,何闻心下叹了口气,知道他不放心,侧过身撩起衣摆把被嗑青的地方给他看。
  “你看,就一点点而已!”
  一截白皙劲瘦的细腰暴露在他的视线中,被磕伤的部位泛着青紫,在那雪白的皮肤上衬得有些严重的样子,显得格外扎眼。而那处青紫恰好在腰窝向下几厘米,被衣物半遮半掩,融入身体流畅的曲线当中,无端增添了一种暧昧的绯色。
  喻旻被那片细腻的肌肤给晃了一下眼,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极具侵略性,像是想要将人吞噬。
  何闻没侧过头来看他,也就没看见那蕴藏着暗色的灼热的眸子。在他放下衣摆回过身来时,喻旻已将全部神色敛下,移开了视线。
  那样纤细的腰肢,像是一手便能握住,揽上去的感觉一定很好……
  “我去给你拿药。”喻旻轻咳一声,背影有点像是落荒而逃。
  把药拿来后,喻旻眼神游移,有点试探性的问:“……要我帮你涂药么?”
  说完便可疑的红了耳尖。但何闻没注意,他注意到了书房里的桌面上摆着一沓文件。
  喻旻工作这么忙,他更不想麻烦他,耽误他的时间,摇头说:“不用啦~你快去忙吧~”
  喻旻略感遗憾的重新坐在书桌前,鼻尖似乎还萦绕着从何闻身上散发出来的沐浴露的清新香气。但比起这种味道,上次闻到的何闻信息素的气味更令他喜爱。
  临近十二点,喻旻结束了工作打算休息,但心里总觉得今天好像少做了件什么事,有些不习惯。
  往常在睡前,何闻同他总要聊上几句,现如今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好像距离更远了?
  喻旻硬是忍住了想要发微信给就在隔壁房间的何闻的念头,就算迫切想要见他,可毕竟AO有别,还是不要把人吓跑了。
  何闻自认不认床,却也觉得好像哪里空落落的,半夜睡不着,决定起来去做点夜宵,没想到喻旻也还没睡,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还不睡吗?”何闻走过去问。
  在何闻出现的时候,喻旻的视线就已经黏上了他:“有点睡不着,你也没睡?”
  何闻摸了摸鼻子:“想做点夜宵,你吃嘛?”
  喻旻点头:“吃。”
  于是何闻便煮了两小碗面,怕人觉得不够吃,还道:“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吃太多比较好,不然更睡不着,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喻旻尝了一口,由衷的道:“好吃。”
  “哼哼,煮面可是我的拿手绝技。”何闻骄傲的说。
  分量也就填个肚子,两人没几下就都吃完了,何闻见喻旻很满足的样子,心里升起了满满的成就感。
  原来给人做饭是这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
  于是他兴致勃勃的提议道:“要不这段时间都由我来做饭吧!还能节省开支呢!”


第二十八章
  喻旻知道何闻最近在学做饭,但他只是通过直播看,并不知道他做出来的饭菜究竟怎么样。
  虽说何闻总爱用一些奇怪的搭配来烹饪,看起来非常黑暗料理,但好歹他本人还是吃得下那些饭菜的,总归不至于难以下咽。而且就刚刚那碗面条来说,还是挺有做饭的天赋的嘛。
  于是,抱着好奇心态的喻旻欣然答应。
  两人互道晚安后,再各自回到房间去睡,那种怪异的不习惯竟然没有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何闻牢记着要给人做饭的事,一大早就爬起来去做早餐,着实给了喻旻一个意外的惊喜。
  或许是因为早餐的制作难度不高,喻旻依旧觉得好吃,甚至隐隐期待起中午的饭菜,以致忘了之前何闻直播时做的种种黑暗料理。
  提前从公司出来,就是为了赶上饭点去尝何闻的厨艺,但当他看见面前的几道菜时,心中颇感不妙。
  何闻期待地看着他:“尝尝看?”
  确实不至于难以下咽,说不上难吃,却也说不上好吃。喻旻一时难以给出合适的评价。
  见状,何闻明白肯定又是翻车了,不由得懊恼起来:“要不还是点外卖吧……”
  “没事,慢慢改进,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
  这话说的何闻羞愧难当,只想赶紧把这些菜给撤掉,但喻旻丝毫不介意的夹菜吃饭,每样菜都不落下,一点也不挑食。
  何闻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锻炼出厨艺,在喻旻去公司了之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苦学做饭技巧,看了一下午的美食制作视频。
  等喻旻回来时,一打开门,就看见何闻站在门口低头认错,“……晚上咱们吃面吗?”
  喻旻无奈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挽起袖子道:“我来做饭吧。”
  看着喻旻娴熟的操作,何闻昨天有多骄傲,今天就有多惭愧。此时此刻,他只想抱着大佬的大腿哭着求原谅。
  喻旻做出来的饭菜与他做出来的饭菜完全是两种感觉,前者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被完虐的何闻弱弱的重新提议道:“还是让阿姨来做饭吧……”
  我不配!QAQ
  喻旻没理由拒绝,于是时隔一天,阿姨又正常按时来烧饭了。
  何闻则继续坚持每天做一道超小分量的菜,也会在阿姨来烧饭时帮忙打下手学习做菜,于是小半个月来,何闻竟荣获美食主播称号,还凭借各种黑暗料理吸引了不少新粉丝。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何闻的厨艺也确实提高了不少,甚至也能称得上味道不错。
  喻旻这两三天都没空回来吃饭,甚至回来的很晚。何闻担心他这样高强度的加班工作身体吃不消,便去学了一道非常适合做夜宵的滋补养生汤。
  他先做了一小份自己尝了尝,觉着味道还挺好便给人做了一大碗出来,放在厨房温着,又写了张纸条提醒喻旻回来记得去盛点汤喝。
  半梦半醒间,何闻估摸着喻旻应该已经回来了,便想出去看看他有没有喝汤,顺便给人道个晚安。
  路过喻旻的房间,房门竟是半开着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来,何闻好奇地探了个脑袋进去张望,从浴室那边传来水声,鬼使神差之下,何闻悄悄走进了喻旻的房间,甚至往浴室那边走去。
  走得近了,何闻忽然听见从浴室里传出来的夹杂在淅淅沥沥的水声当中的粗重的喘息声,其实声音并不明显,可一旦听见了,就像是产生了鸡尾酒会效应,那性感磁性的***声似乎在耳畔逐渐清晰放大,不容回避的钻进耳朵里,一阵一阵的,带着一定的律动……
  是个正常成年男人都能猜到是在做什么!
  何闻霎时烧红了脸,身上也跟着有些***起来。
  这这这……他是撞见了什么?!!
  何闻脑子里乱作一团,明知他不该继续呆在这,却挪不动脚步。
  但这还不算刺激,没多久,浴室里就传出一声闷哼,这声音直击得他浑身发麻,他甚至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薄荷味,和那次在发热期闻到的味道一样,来自Alpha,来自喻旻的信息素的味道。
  不同的是,上次的信息素带着对Omega的霸道占有欲,这次的信息素带着暧昧缱绻的温情。
  浴室内,喻旻闭着眼眸任由冷水淋在自己身上,浴室外的何闻腿都要软了,羞臊不已的溜回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在黑暗中将自己烧的通红发烫的脸隐藏起来,跟着升温的身体也变得有些软绵无力,昭示着他对Alpha信息素的回应。
  而他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沉沉的睡着了。
  喻旻洗完出来,站在阳台上透了透气。他在深思他究竟该怎么做。
  其实在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