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何闻既火大又后怕,虽然他早就同他绝交了,可要是真被他一步步算计上了,还真不一定能识破的了。
  都这么缺钱了还愿意为我花钱雇水军,真是谢谢了,有被感动到。
  “你打算怎么办?”
  听完何闻叙述某些具体情况,喻旻心下已经有了打算,但他还是先询问何闻的想法。
  “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我想看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何闻捏紧了手,“我们已经有了证据,随时可以送他进去。”
  喻旻沉吟片刻,顾虑道:“他已经知道了你的住址,无论他接下来预谋做什么,你一个Omega还是不太安全。”
  “除了出门买生活必需品,我就在家宅着,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整出什么花样。”
  ……
  自从何闻自己在家研究烹饪后,不仅每天的直播时间都挪到了饭点前,直播内容也变成了“美食”制作。
  与众不同的是,他是直播做饭翻车的。
  “哎呀,我的厨艺也在不断进步呢,今天做的菜的味道比昨天的更好了哟~”
  在日常翻车后,何闻悄悄把扒拉了几口的饭菜推出直播范围,掏出接下来要制作的饭后甜点,“今天来做一点正常的东西——铛铛~油炸巧克力饼干~”
  [万物皆可油炸系列。]
  [热量炸弹。]
  “这个超级简单啦,需要的材料就是面粉、鸡蛋、牛奶和你喜欢的饼干~”何闻把镜头架好便开始动手,“就这样先把面糊做好,然后把饼干裹上面糊,放进热油锅里炸至两面金黄,再拿出来放凉就可以啦~”
  “最后可以在上面撒一层糖粉或者淋上一些蜂蜜哦~”
  [看起来还蛮好吃的样子欸。]
  [我已经开始做了。]
  为了防止一次性做完结果翻车吃不掉,炸了几个之后便先尝了尝。
  被炸过之后,裹在面糊里面的饼干已经变得酥软了,巧克力夹心也有点像是巧克力酱一般的口感。
  何闻自己也是第一次这么吃,虽然热量非常高,但味道意外的不错,再配上牛奶或咖啡之类的饮品,还能解腻,这次倒也不算翻车,惊喜道:“味道不错哦,推荐用巧克力夹心饼干~”
  [我刚炸了几个出来吃,真的好好吃!!!]
  [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真的吗?我这就去买饼干来炸。]
  何闻满意的把剩下的饼干都炸了,一边盯着锅里的饼干,还一边跟观众聊天:“大家可以做给喜欢吃甜食的男朋友女朋友呀~哈哈哈。”
  [好,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请问男朋友在哪里领?]
  [想要一个像小可爱这样的Omega,我愿意吃他做的黑暗料理。_(:*?∠)_]
  [曾经我或许有成为你恋人的机会,可是我放弃了,对不起,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我还是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毕竟你也曾经喜欢过我。]
  这条弹幕非常惹眼,引得不少观众回应。
  [兄弟,你应该去跟你喜欢的人说,在这说有什么用,除非他也在看直播。]
  [前面的应该是个Alpha吧?是Alpha就该当面去说啊!]
  [他没在看直播,他在直播。]
  这句话无异于往水里丢了个炸弹,掀起千层波浪。
  [????!]
  [他是?????]
  [不会是小可爱吧????]
  [卧槽?!]
  何闻正在专心捞炸好的饼干,没注意到弹幕炸了,一抬眼便看见弹幕满是问某人和他的关系的。
  何闻:????
  谁?谁和他有关系?
  再定睛去看,原是有人开始编排他的“恋爱经历”了。
  不用猜,就是白俊诚无疑了。
  何闻立刻出声道:“本人母胎solo,至今还没喜欢过谁呢,怎么就有人开始急着替我杜撰情感历程了?”


第二十六章
  见他语气冷淡,收敛了笑容,认真严肃起来的样子,弹幕一时又转了风向,但表示好奇的还是居多。
  [兄弟你说的到底是谁啊?是不是主播啊?]
  [他又没说是小可爱,不知道你们都起哄个什么劲。]
  何闻不作声,冷眼旁观着,他倒要看看白俊诚时隔多日后再有所动作是准备做什么。
  可等了半晌,白俊诚却是再也没有发言。
  [靠!被耍了!]
  [……]
  [那个人说的本来就含糊不清吧,而且压根没说是谁啊,也没承认说是主播吧?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会以为是小可爱的。]
  嗤——
  何闻冷笑一声,这人是还没认清自己么,成天就想着玩这种把戏,但凡把脑子用在正途上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样子,还真是一个追求高风险高回报的“赌徒”呢。
  ……
  喻旻开完会出来,便看见沈宁业给他发了消息:我手上有他的最新情报!
  喻旻:谁。
  沈宁业秒回:想知道的话喊我一声爸爸就行!
  于是喻旻便把手机关上放到一边。
  几分钟后,沈宁业的电话打来,“干嘛不理我!!!你喊我一声爸爸,你多一个亦兄亦友亦父的哥们儿,外加一个情报,你稳赚不亏啊!”
  嗯,逻辑鬼才。
  喻旻没吭声,直接摁掉了电话。
  沈宁业的电话又打来:“是你喜欢的那个主播的情报,难道你不想知道??!”
  “想。”喻旻如实道。
  “那你喊我一声……”
  电话又被无情挂断。
  沈宁业:淦!你想个鬼!
  电话再次被接通,沈宁业:“你只要……”
  喻旻抢先一步:“乖儿子。”
  嘟——
  沈宁业:“……”
  在喻旻又一次接通他的电话后,沈宁业忙开口道:“好了好了好了,你先别急着挂,我跟你说!他没谈过恋爱,没有喜欢的人,你滴机会大大的!”
  喻旻:“哦。”
  “就哦???就这????”
  “我知道。”
  “你知道?你问过啊?”
  喻旻不答反问:“他今天直播时说的?”
  “嗯对啊,今天有个人说了些暧昧不清的话故意挑起误会,被当场反驳咯。嗐,你放心,既然是你看上的人,我自然得帮你关注着嘛~嘿嘿,所以,叫我一声爸爸也不过分吧?”
  回答他的又是喻旻挂断的电话声。
  虽然这对他来说算不上情报,但这又一次的鼓励了他,他或许能成为唯一走进他心里的人。只要这么想,他就控制不住想要见他的念头。
  喻旻打开手机相册,里面有一张何闻的照片,是从他朋友圈里保存下来的。
  他无比庆幸那天在看何闻的直播,在他意识到何闻是进入发热期时,他的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行动,丢下了手里的工作,赶到了何闻的小区。
  即使他还不清楚他的具体住址,即使何闻并不需要他的帮助,但他无法克制自己担忧不安的心情,只要能确定他没事,怎样都好。
  而在给何闻送抑制剂的时候,他心里竟冒出一种卑鄙的想法——如果何闻能让他以临时标记的方式来解决……
  他想拥有他,成为他的Alpha,给他盖上自己的烙印。
  此时此刻,他完全看清了自己的心意,原来自己已经如此在意他、喜欢他,他的心绪随时都在为他调动。
  ……
  白俊诚在自导自演了一出戏之后又没了动静,何闻差点以为他黔驴技穷了,没想到几天后突然被陌生人找上了门。
  他正老老实实的宅在家,大门突然被人敲响,砰砰砰的声音听上去跟在砸门一样,原以为会是白俊诚终于来找,结果站在门口的是三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一个个都面色不善,凶相毕露的样子。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为首的那人还在不停的用力敲门,“知道里面有人在,再不开我们就砸了!”
  何闻打开手机录音,拿上防身工具,一手背在身后,这才不慌不乱的打开门,“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何闻!”
  何闻不否认:“是。”
  “是就对了,你男朋友叫我们来找你要钱,赶紧拿钱出来替他还了!”为首大汉直接伸手出来要钱。
  “我没有男朋友,我都没谈过恋爱。”何闻摊了摊手,“你们还是直接找欠你们钱的人吧。”
  另一大汉道:“你认不认识白俊诚这个人。”
  何闻心下了然,说道:“不认识。”
  大汉冷笑:“不认识?可他认识你!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找到这的?”
  “他告诉你们的呗。”何闻也冷笑一声,“他跟你们说他是我男朋友?”
  被几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的瞪着,他也不惧,淡定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你们被他骗了。”
  为首的大汉一手就拦住何闻要关上的门,道:“行,就算你不是他男朋友,你俩总归是认识的吧?既然他要我们来找你,那你们关系自然也不会差。你先替你朋友把钱垫上还了,之后你再找他还不就成了!”
  何闻反问道:“我说我认识他了么?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不可能是朋友。”
  那人哈哈大笑几声:“像你这样的人我可见得多了,你俩要没关系他还能把你具体信息说那么清楚?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倒也不用你全部还清,先替他还上一点,这次就放过你。”
  何闻怒极反笑:“我还什么?钱又不是我欠的,人又和我没关系,我凭什么拿钱给你?谁欠你们钱你们就找谁要去啊!”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和他没关系?”大汉威胁喝道,“我告诉你,他人我们没找到,是他叫我们来找的你,既然我们找不到他,那就只能来找你!你要么替他先还着,要么就把他给我找出来!他一天不出来还钱,你就一天没好日子过!”
  跟这种人是讲不清道理的,何闻不欲继续与他们纠缠,说:“行,我给你把人找出来,别再来打扰我。”
  “那可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也跑了。”那大汉见何闻妥协,更是觉得何闻与白俊诚关系不浅。他把手从门上收回来,扭了扭手腕,语气不善,“想要我们不再来找你,那就最好尽快把他找出来。”
  何闻低骂一声,在这三人离开后,火速联系了喻旻,把情况告诉他。
  “你有白俊诚的联系方式?”
  “没有,早给拉黑删除了!就算有估计也联系不上,他已经摆明了要坑我!”何闻憋了一肚子火,恨不得直接把人拽出来打一顿,气愤道,“我错了,我早就应该把他送进局子里学做人!”
  喻旻沉吟片刻,道:“把人找出来需要一点时间,你现在住的地方已经不安全了,最好先换个住处。”
  想到白俊诚给自己找来的麻烦,何闻瞬间就焉了不少:“哪能一下子就找到新地方住,而且那些人肯定盯着我呢,就怕我跑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到我家来暂住。”
  喻旻认真提议道:“我房子很大,有多余的房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上班,不用担心会打扰到我,也不用担心无法继续做直播,你需要什么设备我都能马上给你配齐。”
  “而且,保证安全。”
  听上去十分令人心动,但是,他只要一想到是同喻旻住一块,他就觉得不好意思。
  和这么帅一个Alpha同居!不对,和叱咤风云的大佬同居!他怎么敢?!
  何闻的脸上不觉浮现一层薄薄的绯红,踌躇道:“这……还是不方便吧……”
  “难道你想每天都担惊受怕的吗?”
  何闻垂下眸子,看上去像是在考虑,实则在心里吐槽——倒也不至于担惊受怕,他只是讨厌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喻旻适时以退为进:“如果你是在顾虑我的话,我可以暂时回去和我的父母住。”
  何闻连忙解释:“不用不用,我去你家住本就给你带来麻烦了,要是还让你出去住,我就更不好意思去住了!”
  “那……我明天去接你?”喻旻试探道。
  “好。”何闻也不再扭扭捏捏,“不过我是不会白住的哦,我该付的钱你必须收下!不然我还是不去了。”
  喻旻无法拒绝,只得道:“行。”
  次日,按照喻旻说的,不要引起怀疑,何闻就假装出门丢垃圾,然后偷偷溜进了喻旻来接他的车里。
  “出去住只带一个人的我。”何闻坐在车里感慨。
  喻旻笑道:“你要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看就是要跑路的。”
  “欸,说的也是。”
  一路驶到了喻旻的别墅,何闻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来,录一下你的指纹。”
  “哦。”何闻乖巧地听从安排。
  都说从房子的装修风格就能了解到它主人的品味,喻旻的整幢别墅的装修都是一种现代简约冷色调的风格,包括外面的庭院,也是简单明了,给人一种清爽干净的感觉。
  虽然这种风格的装修,房子一大就会显得空旷冷清,但不得不说,喻旻的品味格调非常高,整体设计都很漂亮,令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的感觉,反而会觉得住在这里非常舒适宜人。
  而且,大佬不愧是大佬,就算装修风格再怎么简约大气,依然四处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第二十七章
  “看看你还需要添些什么物品,下午我们一起去买回来。”
  喻旻领着何闻大致参观介绍完一圈后,有些歉意的道:“我得回公司一趟去开个会,你可以到处熟悉一下,东西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