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他不想让喻旻因为信息素而讨厌自己。
  “闻闻听话好不好?我和你保持距离,你别害怕,等确定你没事了我立马就走,抑制剂在门口,你快开门拿。”
  喻旻还是耐着心哄他,但他感觉得到,空气中弥漫的Omega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郁了,要是再不及时打抑制剂,怕是不得不要由Alpha来进行标记才能奏效了。
  他也是强忍着没被这甜美的气息夺走理智,可要再让这味道浓下去,或许他也没法控制住自己。但他保证会在意志力崩溃前就离开何闻的信息素范围,他并不想伤害他,他只想确保他没事。
  “我信息素太刺激了,我一开门你会受不了的!”
  何闻甜腻的嗓音带上了哭腔,他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只要喻旻离开了,他就开门拿抑制剂。
  身体上难耐的煎熬让他汗湿了衣服,额前的头发紧贴在皮肤上,不用照镜子他都能想象得到自己现在的神态多么狼狈多么饥渴。
  他也不愿被他看见自己这幅样子。
  喻旻缄默了,何闻不知道他离开了没有,但外面没了声响,说不定是被自己信息素给熏晕过去了。
  于是他快速打开了一条门缝,伸手拿走门口的抑制剂再把门关好,给自己打上了强效抑制剂。
  何闻开门的一瞬间,站在楼梯转角处的喻旻只觉得一阵极为甜腻的信息素味道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带着一股热浪,将人的四肢感官全部包裹住,霎时间惹得他眼眶微红,晃了晃神,眸子也蒙上了一层危险的暗色。
  喻旻不自觉的舔了舔干燥的唇,舌尖抵在了被勾得冒了出来的尖牙,现在只要他稍微产生一点想要标记何闻的念头,他就觉得异常兴奋。
  喻旻仔细嗅着空气中逐渐散开淡化的香甜气息,眼睑微垂,掩下了心中所想,无声喃喃道:“是挺刺激……”
  让我心跳不已。
  何闻信息素的味道已经开始消散,应是抑制剂起作用了。喻旻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空气中最后一丝清甜消失,这才转身离去。
  下楼时,他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白俊诚。
  而他手上拿着一支强效抑制剂。
  白俊诚看见他这才回神,下意识地把手上的东西往身后藏,笑容还没露出来,喻旻只晦暗的多看了他一眼,便直接越过他走开。
  白俊诚的笑容僵在半道,脸上是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看到喻旻从何闻的楼上下来,他便知道自己晚了一步,也没料到这个男人会与何闻在一起。
  必定是他标记了何闻!
  白俊诚捏紧了手里的强效抑制剂,愤恨的转身走了。
  何闻恢复正常了之后打开门没看见晕倒在地的喻旻便松了口气,然后在微信上又是道歉又是道谢,喻旻只担心他打了强效抑制剂后身体吃不吃得消,叮嘱他好好休息,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为什么会提前进入发热期。
  何闻满口答应,不用说他明天也会去医院检查问题,虽然他已经把问题归咎于自己信息素的毛病了,对能检查出个所以然不抱什么希望。
  “身体是自己的,无论怎样都不能拿健康开玩笑。”喻旻严肃的教育他,“明天我带你去检查吧。”
  “不用不用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何闻连忙拒绝。
  今天要人跑来给自己送抑制剂就已经浪费了他宝贵的时间了,而且还是在他工作的时间,他这是在“谋财害命”啊!如果还要人在百忙之中抽时间陪自己去医院,他怎么过意得去?!
  “喻家有专属医院,条件设备都是顶尖的,检查的会更好。”
  “真不用,我去普通医院就可以。”
  喻旻只态度坚决的盯着他看,何闻满心无奈,只能撒了个谎:“我有一位认识的老医师,他看病很准的,我先让他替我看看,要不行,我就听你的,怎么样?”
  “好。”喻旻也做出妥协。
  第二天一早,何闻就去了医院,但检查结果并没有不正常之处。只有一项显示有问题,就是他可能吃了什么能够引起强发热潮的药物,导致他提前进入发热期,并且只有打强效抑制剂才有作用。
  “啊?我怎么可能会吃那种药?!”何闻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检查说不定哪里出错了。
  这几天他又没去外面吃东西,要么点外卖要么吃泡面,要说是因为他饮食不健康导致的他可能还觉得靠谱一点。
  医生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不会吃,不代表别人不会让你吃啊。”
  那何闻能想到的只有外卖出问题了,背后不由得升起一阵寒意。
  “你有男朋友吗?”医生边写问诊记录边问。
  “没有。”
  “最好还是找个Alpha,到时候发热期也能帮帮你,比不停地打抑制剂好多了。尤其是强效抑制剂,能少用还是尽量少用。”
  说完医生还感叹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注重身体,仗着年轻瞎折腾。”
  何闻苦笑,他倒是想找Alpha,关键是没希望啊。
  “回去多喝水,把身体里残留的药物代谢出来就没事了,注意安全,注意身体。”
  “好,谢谢医生。”
  从医院出来后,他便把检查结果告诉喻旻,让他放心。
  何闻:检查完啦,没什么问题,多喝水多休息就行~ヽ(*^^*)ノ
  等他到家后,喻旻才发来回复:看看检查单。
  何闻便随手一拍发了过去:[图片]
  喻旻一眼就注意到了那处指标不正常的数据,皱起眉,问道:医生说没事?
  喻旻:下午跟我去再做一次检查吧。
  何闻忙解释道:真的没事,医生说了,那个数据不正常是因为我体内还残留着一点药物。多喝水代谢出去就没事了。
  喻旻:你吃了什么药?
  何闻尴尬回道:我没吃药,但是昨天我突然进入发热期是药物导致的,我怀疑是外卖有问题,这段时间我不会再点外卖了。
  何闻:自己在家做!^_^
  外卖有问题?喻旻看着今天的一个热搜若有所思。
  何闻还不知道,他又一次上了热搜——
  #Omega直播时发热#
  点开来看,竟然还配有视频。可以清楚看到视频中的Omega突然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接着直播便被关掉了。
  虽然只是短短几秒钟的视频,也并未出现什么不好的画面,但对于任何一个Omega来说,都不会希望这种事被拿出来放大。
  Omega当众发热的事件并不少见,这条热搜的热度也并不高。喻旻随意扫了眼底下带节奏的评论,有不少都是和上次那群人一样,拼命黑信息素的味道,说的跟真的一样。
  呵,那怕不是都丧失了嗅觉。
  昨天闻到的那种带着清香的甜美气味他还清楚的记得,他对这些无中生有的评论嗤之以鼻。
  “封杀这条热搜,所有发布了有关评论的账号也全部封杀。”喻旻直接用行动表示对它的不爽。
  “嚯嚯,这么生气干什么,你不是向来不在意这些事的嘛?”发给他看这条热搜的始作俑者沈宁业,坐在喻旻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谁说我不在意?”喻旻挑眉,“评论应该有水军,一起查一下。”
  沈宁业懒得动弹,懒洋洋地问:“认真的?”
  “再查一查是谁买的水军。”喻旻不搭理他。
  沈宁业:“……”
  “这么护着?你该不会是看上那个主播了吧?”沈宁业露出一个怪异的眼神打量他。
  “嗯。”
  沈宁业:“?????”
  喻旻淡淡道:“有问题?”
  沈宁业从沙发上弹起来,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喻旻的脸:“你在梦游?”
  喻旻面无表情地踹他一脚:“去查。”
  “好哇,这就是求兄弟办事的态度?”沈宁业嗷了一声跳到一旁,嘴里说着见色忘义,办起事来却非常利落,一个电话,热搜下一秒就不见了。
  再没几分钟,就把喻旻想查的全查出来了。
  “都发你了,你自己看吧。”
  水军的雇主是个熟悉的名字——
  白俊诚?
  喻旻想起昨天在何闻楼下碰见了他,而他手上拿着强效抑制剂。
  会是巧合吗?
  喻旻敛下眼中的阴沉,决定把这个人彻查清楚。


第二十五章
  何闻在家翻了遍冰箱,发现自己只囤了面条,不得不又下楼去了趟超市。虽然准备在家自己做饭吃一段时间,但他可不想天天吃面条。
  买了几样自我感觉做法比较简单的菜回去,何闻便开始在厨房大展身手,一阵手忙脚乱倒也成功做出了两盘菜。
  盛上米饭,何闻信心满满的尝了一口。
  哕——
  何闻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虽不至于难以下咽,但味道确实不好。
  在又尝过另一道菜之后,何闻默默放下碗,看着眼前的两盘菜,只觉得上面写着“黑暗料理”四个字。
  看来他得稍微学习一下烹饪了。
  何闻拿出手机来,才发现喻旻在一个多小时前给他发了信息:昨天除了我,还有谁去找你了吗?
  哈?何闻觉得奇怪,但还是如实回道:没有啊,还会有谁找我?
  喻旻那边很快就回复了消息:上次遇见的你那位同学,他知道你的具体住址吗?
  这两个问题将何闻问出了满心疑惑,脑子里不由得乱联想。不过他选择相信喻旻,回复道:不知道。
  何闻:我告诉谁都不会告诉他!
  不知道?如果白俊诚真不知道何闻具体住哪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恰好在何闻的楼下碰见他。而且看他手上还拿着强效抑制剂,总不会是给与何闻住在同一单元的Omega送的吧?正常发热一般用普通抑制剂就够了,何闻是因为受到药物影响才不得不使用强效抑制剂,而这药物大概率来自外卖。
  商家不至于做这种事,那只能是在外卖运送的途中被人动了手脚,而白俊诚近期正好在做外卖员。
  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结合他得到的资料来看,白俊诚这人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
  喻旻将资料证据发给何闻,并说明了他得出的结论。
  何闻看着这些资料看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觉得他现在才真正认识这个人,比他曾经在他那里遭遇的还要阴险算计。
  毕业后,白俊诚原本靠着算计来的人脉得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只要他安安分分,倒也能风平浪静。可他为人处世一向奸险狡猾,若是能始终演得表里如一倒也可以相安无事,但虚伪的人总是有被旁人揭穿一天,他一下子得罪了不少人。曾经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狼狈,他算计好的一切荡然无存,而他还欠下了不少债务。
  就在他为生活焦头烂额的时候,通过热搜那次榜一事件,他发现何闻如今过得可谓风生水起,于是他又动了心思。
  只要他能重新挽回何闻,他就有机会以男朋友的身份,甚至伴侣的身份,让何闻替他偿还债务。
  反正像何闻这样的大主播,必定不缺钱。
  于是他通过观察何闻的直播、分析何闻直播时无意之中说出来的话,他大致确定了何闻的住址范围。而在偶遇何闻买包子那次,他便知道他的机会要来了。
  确定何闻所居住的小区后,他便经常以各种探亲访友的借口出入小区。虽然要做登记,但他只是在小区里逛一段时间再出来,次数多了,他同门卫室的保安都熟络了,还能聊上几句。
  虽然何闻比较宅,进出小区次数不多,但他长相好看又很有辨识度,很容易让人一眼就能记住。白俊诚装作偶然提起,然后便套出了何闻居住的大致单元楼。
  而这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做外卖员,为的就是在与何闻谈过之后却没有成功打消芥蒂的情况下做第二手准备。
  通过不断接取送到这个小区的外卖,白俊诚获取了何闻的具体住址。
  他原本不想这么快就进行这个计划,但在何闻驳了他几次面子之后,受到刺激的他便加快了进度。
  先是买水军在何闻直播时刷屏勾起何闻内心的阴影,然后在何闻的某个外卖里放入药物致使何闻在直播中途突然发热,而这个药物只能用强效抑制剂才能奏效,因为一般人只会在家备着普通抑制剂。
  他先让何闻经受一下发热期的难耐,算好差不多的时间去买了强效抑制剂,给人送过去。此时他的到来无异于雪中送炭,再趁机安慰一番,何闻怎么也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对他了。
  就算之后问起来,他有的是理由搪塞他。比如他在这个小区有个“亲戚”就是编借口很好的支撑。
  而何闻在直播中途突然发热的事会在第二天刷上热搜,雇的水军会给他继续刷针对信息素的恶意评论,顺便带一波路人节奏。
  到时候何闻看见的都是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而他只要再抓住机会安抚一下他,便能获得一定的好感度,挽回一点信任。
  只要何闻对他的态度有所松动,之后他便可以徐徐图之。
  计划想的挺美,但他还是没料到自己对何闻信息素的排斥程度,在最后一个楼梯拐角处被劝退了。他直接跑回了楼下,在是否要继续进行计划之间徘徊不定。
  结果一等就等到看见喻旻从楼上下来。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明明计划已经断节,白俊诚还是让人把何闻直播时发热的事刷上了热搜。
  不过有喻旻插手,今天这热搜也没怎么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