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顿时怫然不悦,怒道:“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受到伤害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是觉得是谁都得做个圣人以德报怨么?求原谅大可不必,从今往后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就行了!”
  白俊诚正要开口,喻旻突然冷声道:“做人还是得要个脸面,你觉得呢?”
  喻旻眼露不悦,冷厉的看着他。暂且不论谁对谁错,这人不分场合的行为已经让他觉得反感。打扰别人的用餐时间,还让他们心情都变得糟糕,真是想要把人丢出去。
  “……不好意思。”喻旻眼底的寒意白俊诚看得清楚,来自对方的压迫感更加强烈,让他脸色白了白。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不得不对喻旻起了敬畏之心。
  “道歉需要诚恳,既然不被原谅,倒也不必死缠烂打,毕竟,乞求来的东西,只不过是施舍。”
  喻旻说话不愠不火,但白俊诚听着却像是被人狠狠羞辱了一番。
  当众折了面子,他只觉得愤恨,不禁捏紧了双手,“对不起,打扰到你们用餐了,再见。”
  说完转身出了饭店。
  何闻无语的对天翻了个白眼,这孽缘就离谱,总能碰到他。
  “现在点餐吗?”
  终于清净下来,喻旻的话把他拉回正事里。
  何闻一边翻着菜单一边说话:“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吐槽过一个人?就是他。你以后要碰见他,可别搭理他!他可烦死人了!欸,对了,你喜欢吃什么菜?有不吃的菜吗?吃不吃得了辣呀?”
  “我都可以,你挑你喜欢吃的就好,稍微能吃一点辣。”喻旻回答着,幼稚的在心里默默后悔刚才没多讥嘲白俊诚几句,让他难堪。
  “那我点这个了哟~麻辣小龙虾!”
  何闻像是把刚才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开心的点了两样自己想吃的,然后把菜单递给他,催促道:“你再点一两个菜吧,挑快一点哦,我觉得自己快要饿死了。”
  喻旻扫了一眼菜单,菜品名字都很朴实,一眼就能看出原材料是什么的那种,价格也很便宜,他估算一下,即便把菜单上的菜每样都来一份,总价也不会超过他请客一般去的餐厅的某几样菜加起来的价钱。
  这个Omega也太好养活了吧。
  四舍五入等于不花钱。
  喻旻用一种近乎怜爱的眼神看了一眼何闻,何闻:?
  “你有不爱吃的菜吗?”
  “没有,我不挑食的。”
  喻旻点点头。果然很好养活。
  “你想换家餐厅吃饭吗?”喻旻问。
  “为啥?”
  因为太便宜了。
  “我突然想起一道非常好吃的菜,但是它是那家餐厅的招牌菜,而且整个A市只有那家餐厅才能吃的到。你想不想试试?”
  何闻一听来了兴趣:“真的吗?”
  “真的。”
  “那……他家的菜价格实惠不?”
  喻旻毫不犹豫的点头:“很实惠,分量足,绝对管饱。”
  何闻一拍桌子:“走!换家!”
  离这家饭店的不远处,白俊诚看着何闻跟喻旻并肩走出了饭店,接着,那个Alpha坐进了一辆与周围停着的车完全格格不入的豪车里,何闻也坐了进去。
  然后车开走了。
  原来如此。白俊诚冷嗤一声,转身离开。
  虽然他已经接受了喻旻是大佬的事实,但这第二次坐他的车,何闻还是觉得震惊!
  今天这部车和上次坐的那辆是不同的!
  唯一相同的就是它们都非常非常非常的贵!
  果然,是他见识浅陋了。
  听说有钱人都是拥有整个停车场数量的豪车的!更别说像喻大佬这种级别的有钱人,那他一定拥有好几个停车场的豪车吧!
  壕无人性啊!
  实际上目前只有个位数豪车的喻旻通过后视镜看见何闻在发呆,浑然不知他又乱想了什么。


第二十三章
  到达目的地后,他们被服务人员妥帖迎到了贵宾包间,然后双手呈上菜单,让何闻点菜。
  自从下车后,何闻就全程懵逼,这酒店的风格,一看就不会是一般的饭店。这会儿点菜了,这菜单也与一般菜单不同——
  只有一个个非常文艺含蓄花里胡哨的名字。
  若是没有精美的配图,光看名字何闻根本猜不出这是什么菜!
  除此之外,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
  这菜单里写的每一样菜品,都没有标注价格!
  窒息!这要他怎么点啊?!
  “这……”
  何闻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喻旻,对方立马反应过来,道:“他们的菜单确实有些花哨,参考图片点就好,差别不会很大。”
  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没有标价格他不敢瞎点啊!!!虽然他知道喻旻不缺钱,但他不能因此就乱嚯嚯别人的钱啊!
  何闻迅速挑了两个看起来价格不会很高的菜,然后把菜单推给他。
  喻旻听着他对服务员报的菜名,何闻恰好点了两道这家的招牌菜,也是最贵的两道,他推荐的那道菜也在其中。
  眼光非常不错。喻旻非常欣赏,然后连报了四道菜名,何闻连忙打断:“够了够了,再点就吃不完浪费了!”
  喻旻向服务员点头:“先这些。”
  六道菜很快就端上来,摆盘精致,色香诱人,味道也是挑不出毛病的好吃,绝对称得上是味蕾盛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每一道菜的分量并不足!难怪喻旻连加四道菜!
  不过菜肴美味,何闻觉得就算拌菜汤,他也能干下两碗米饭!
  何闻边吃边忍不住的称赞,六道菜被两人吃的干干净净,完全不存在浪费。
  最后结账喻旻直接刷的卡,所以何闻也不清楚这顿饭吃了多少钱,但是待他从吃得开心中冷静下来,不用猜也必然不可能物美价廉。
  下车时,何闻把车门关上前,冲喻旻抛了个飞吻:“谢谢你带我去吃好吃的,下次我也带你去吃好吃的呀~拜拜~”
  没等他开口,何闻便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一顿午饭的时间,喻旻带着肉眼可见的好心情回到了公司。作为总裁助理的赵文华不由得好奇,他们喻总中午去见了何方神圣,明明走之前还在早上的临时会议上发了点脾气。
  之后的日子,何闻压根没找到合适的时间约喻旻出来。他倒是随时可以鸽直播,但是喻旻这段时间看起来很忙的样子,经常加班到十一二点,何闻就默默等着他,等到他结束工作简单聊两句天,然后照例互道晚安后再去睡觉。
  除此之外,日子过得和以前并没有不同。但生活似乎知道了何闻清闲的要长毛的心情,于是莫名其妙的给他整了点事出来。
  比如今天他直播时,就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一批黑子,搬出以前那个榜一事件,刷他信息素的问题。
  [这个主播信息素难闻得很,真不知道是怎么火起来的。]
  [之前那个榜一不是说了?他的信息素味道令人作呕!]
  [你看主播敢承认吗?他要承认了,说不定现榜一也要跑。]
  何闻看着这些夹杂在其它弹幕里的话,在心底冷笑,并没有作出回应,直接无视。其他人看见也都只当作某些煞笔黑子来找存在感。不过慢慢的这批黑子竟还多了起来,在何闻直播间里不停地刷着无关的东西,围绕来围绕去还是抓着主播信息素难闻这事说话,严重影响了其他观众的看直播体验和心情。
  何闻不得不回怼他们:“怎么?你们一个个都闻过我信息素的味道?说得跟真的似的,呵呵哒。”
  其他观众也纷纷开怼:[主播火不火跟信息素有关系?难道主播是直播让观众闻信息素的?还是你见过哪个主播是直播让观众闻信息素的?就硬黑?煞笔?]
  [笑死我了,居然还有拿之前那个人渣榜一说事的,人家现在还在牢里改造哦亲亲~你不会觉得一个猥亵Omega未遂的人渣气急败坏下说出来的话是真的吧?要不要大家给你众筹一个脑子出来?]
  [现榜一和小可爱又不是没有现实见过,我怎么没见人跑呢?]
  喻旻还很适时的冒泡证明:[大家好,我是现榜一。]
  何闻看见噗嗤一声笑出来,心情一下就好了大半。
  这些黑子们继续蹦跶了几下,便被淹没在喷他们的弹幕潮里,没了声响。怎么看都像是被人雇来的水军。
  一点小插曲而已,何闻完全没放在心上。倒是喻旻比较在意,于是何闻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其实他们说的是真的,我信息素确实不好闻。”
  喻旻只觉得何闻又在发挥自黑精神,一点没信。何闻但笑不语,只问他什么时候能有空,再一起吃顿饭,带他去吃他或许没尝过的东西。
  “好,下个月我会安排出半天时间的。”喻旻答应道。
  “倒也不必这么挤时间,反正我什么时候都可以,等你真正空闲下来再说吧,我就随口问问。”何闻想到喻旻会在上班期间看他直播,真怕他会干出上班期间翘班走人的事。
  喻旻笑着点头。
  但在今天这事之后没几天,何闻在直播时又突然出了状况——
  他提前进入了发热期!
  发热症状突如其来,何闻压抑着身体上迅速出现的变化,眼疾手快的关掉了直播,双手支撑着桌面使瘫软在座椅上的身体站起来去拿抑制剂。
  拉开放置抑制剂的抽屉,何闻控制住因发热而颤抖的手,拿着抑制剂就往自己身上打。
  但一支抑制剂打完,何闻的发热症状并没有得到缓解,他只觉得浑身***,想要有人来抚平这种感觉,给他带来舒服。
  发热期的Omega渴望着Alpha,迫切的想要被标记。想要紧紧贴着Alpha清凉的皮肤,想要腺体被咬破、被注入Alpha的信息素,想要被Alpha贯穿身体……
  何闻甩了甩汗湿的额头,粗喘了口气,咬牙骂了声脏话。正准备再打一支抑制剂试试,却发现抑制剂已经用完了,刚才打的是最后一支!
  草!他怎么会突然提前发热?!他也没受到什么外界刺激啊!
  身上的***越来越难以忍耐,这一次的发热症状比往常更加凶猛,普通的抑制剂打一支根本不管用!他现在只想抓一个Alpha来死命的啃!
  何闻奋力与发热期的生理反应作斗争,不让自己的大脑陷入空白丧失理智,却是连电话响了三四次都没注意到。
  就在何闻重新挣扎着往浴室走,想要去冲冷水来试图缓解发热时,他终于听见了喻旻打来的电话。
  “你有没有事?!”他一接通,喻旻就焦灼开口道。
  “我提前发热了,你能不能帮我买支强效抑制剂来?”
  何闻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一句话喘息着断断续续才说完。
  喻旻此时就在何闻小区里,闻言立马掉头去买了强效抑制剂来,大步跑着上了他说的具体单元楼层。
  还没完全到何闻住的那一层,他就闻到了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
  那是一种非常清新淡雅、沁人心脾的香气,却又带着丝丝甜蜜,如同鲜花挂着糖霜,又像是糖浆染上了花香。
  等完全上到何闻住的那一层,站在了何闻家门口,那信息素的香甜气味才真正浓郁到让他恍惚了一瞬。
  芬芳甜腻的气息一下子刺入Alpha的心脏,差点勾得Alpha压抑不住内心肆虐的躁动。
  喻旻的信息素像是回应着Omega信息素的引诱一般,在他被何闻信息素冲击到的那一瞬间,没控制住往外释放了点,属于Alpha的霸道信息素就迅速从门缝钻入袭击了里面发热的Omega。
  突然感受到Alpha信息素的Omega浑身一颤,忍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甜腻的呻吟,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
  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而门外就有个Alpha。
  只要他打开门,他就能扑上那个Alpha,去汲取Alpha的气息,就能让他帮自己抚平身体里的热潮……
  “我把抑制剂买来了,你还好吗?能不能开一下门?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Omega和Alpha互相具有极致***性,尤其是发热时的Omega,可以说对Alpha而言是致命吸引力,但喻旻强大的自制力让他还是无比清醒理智,他只想把抑制剂送到何闻手上。
  门外传来喻旻的声音,他本就喜欢听他的声音,而Alpha的声音在此时听起来更像是掠夺他心神的镰钩,他想要央求他帮自己,最好狠狠地侵略他、占有他,然后让他臣服于他。
  但他始终没忘记,自己的信息素是有问题的,喻旻一定是忍受着恶心才走到门前来给他送抑制剂,就算他愿意白送到人嘴里,人家也不会想碰他。


第二十四章
  心中漫上的悲伤和身体燃烧的热潮一时不知道哪个更强烈。何闻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然后对着门外的喻旻大声喊道:“别过来!”
  “好,我不进去,你打开门拿一下抑制剂行不行?”喻旻只当作是Omega害怕被标记的应激反应,放温柔了语气,哄人开门。
  “你把抑制剂放在门口就赶紧走吧!”
  喻旻不放心,说:“好,我把抑制剂放在门口,我就站在附近,等你没事了我再走。”
  “不要!你放下就走!”
  何闻觉得喻旻能在他信息素里撑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要真等他平息了发热再走,就怕到时候他得给人叫救护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