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担心去了。
  “嗯嗯!知道了。”
  何闻拎着打包袋不紧不慢的边往回走边与喻旻说话,“你们公司加班也加的太狠了。”
  “今天比较特殊。”喻旻也暗自叹息一声,转而又把话题移到了何闻身上,“你去买夜宵的地方离你家远吗?走的是大路还是小路?有没有路灯?还能不能碰上行人?”
  何闻现在恰巧走到一段比较昏暗的路段,他抄了近路,不算偏,但这深夜里想碰上行人还是比较少的。
  知道喻旻是在担心自己,不想让他多虑,何闻只含糊着回答道:“没事的呀,就快进小区了。”
  “嗯,不过像现在这个点,如果不是必要,尽量还是别出门了,就算非得出门,最好带上一两个防身工具。”喻旻非常操心的继续进行家长式的教育,“毕竟你是Omega,还是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嘿嘿。”
  被人一直在耳边唠叨,何闻半点没觉得不耐烦,反而很享受这种被人关心在乎的感觉。
  正说着,有两个人向何闻迎面走来,其中一个故意擦肩而过,并用肩膀撞了一下何闻,何闻以为是自己没注意,不好意思的偏过头说了声抱歉,脚步未停,没想到竟被另一个人拦下。
  故意用肩膀撞他的那人冲他吹了个口哨,明显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撞了人就想这么随便走了?”
  何闻明白这是碰瓷来了,看了他一眼,说:“那你想怎样?”
  “你说呢?”那人手指搓了搓,表示拿钱私了。
  而拦着何闻去路的那人目光来回在他身上打量着,用手抹了把下巴,说道:“你是个Omega?”
  未等何闻说话,撞人的那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致,也仔细打量了一番何闻,即使是在昏暗的光线下,也能看得出何闻模样非常不错,于是又冲他吹了个口哨,改口说道:“看你是个Omega,我们也不欺负你,不如这样,陪我们去玩一玩……”
  没等人把话说完,何闻就关掉了手机放进口袋,露出一个阴恻恻的微笑,打断道:“好啊……我这就陪你们玩、一、玩。”
  喻旻听着何闻电话那头的动静早就发现不对劲,喊他名字问他在哪全没回应,这会儿突然被人挂断,喻旻立马拨了回去。
  何闻没理会手机发出的声音,而是笑容阴沉的率先走向那个撞他的人。
  见何闻毫不反抗的乖巧答应并且主动走向自己,那人便自然而然的认为何闻本就是出来的陪的,不屑的嘁了一声,伸出手准备揽上何闻的腰,嘴上还说着:“你们这种Omega……”
  话还没说清楚,他就觉得腹部猛的一痛,弯下腰捂着肚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何闻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没等人反应,又是几个快速的拳头呼上了他的脸。
  另一人见状反应过来,向何闻舞着拳头冲过来,被何闻轻松躲开,然后转身一脚踢过去,反手将人胳膊拧在了背后,一手摁着他的脑袋就往旁边墙上招呼。
  喻旻连拨了几次通话过去,都没有人接,他已经彻底心乱了。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呜呜呜】


第十七章
  听何闻那边的动静想必是遇上街头流氓之类的人了,最后他只听到“陪我们”三个字。
  何闻是个Omega,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后面会是什么意思的话。
  倘若对方还有个Alpha,作为Omega的何闻别说是反抗了,压根跑都跑不掉!
  电话突然被挂断,一直打不通,街上就何闻一个人,越想越心慌意乱的喻旻顿时管不了那么多了,立马给人打了个电话:“现在立刻给我找出这个信号源的具体位置,报给距离最近的公安局,叫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派人去!”
  虽然大半夜突然被叫起来做事,但听上司火急火燎的语气,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瞬间打起精神来办事。
  喻旻给出的让找的信号源就在本地,没几秒就被准确定位出来,但预计距离最近的公安局派人最快赶到那也要差不多十分钟。
  下面的人几乎是在一分钟之内完成了搜索定位报警,现在就看公安局的人能不能更快一点赶到何闻那了。
  喻旻死死盯着手机上发来的定位,恨不得能亲自赶过去。但是他距离何闻实在太远,就算过去了怕是也来不及了,只能在心里不断祈祷何闻能周旋住那些人,不要离开定位的位置范围,能够等到警察赶到。
  他那么机灵,一定没事的。
  喻旻捏紧了手机。
  何闻正在街头暴打那两个流氓。
  这两个人都是Beta,虽然就算是最低级的Beta也比Omega的身体素质普遍要强上很多,但对于能打得过普通Alpha的何闻来说,揍这么两个不过一般般的Beta就跟玩儿似的。
  更何况他也不是靠蛮力取胜的,他可是练过的人。
  何闻一脚踩上一个人的肚子,甩了甩手腕,笑眯眯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对了,你一开始说,‘你们这种Omega’,是哪种Omega啊?”
  躺在地上被何闻踩着的那人脸上只见一片青紫,鼻子还流着鼻血,微微挣扎一下有点想要侧过身去弯腰捂着腹部,却因为身上到处阵痛加上被何闻踩着而根本无法动弹。
  另一个人状况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侧着身捂着肚子蜷缩的像只虾米,脸上同样青青紫紫还挂了不少彩,头也磕破了,两只眼睛肿得睁不开,嘴巴微张却发不出什么呻吟。
  “嗯?怎么不说话?我又没欺负你。”何闻还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两人身上痛得说不出话,在心里骂娘。
  何闻微微俯身冲着人礼貌微笑道:“别让我以后再碰见你们。”
  冷漠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痛得打滚的两人,何闻掏出手机准备送他们进局子,恰好瞥见不远处有两辆警车闪着灯朝这边开来。
  无须何闻去引起他们的注意,这两辆警车似乎就是奔着他这边来的,直接在何闻面前停下。
  见警察要下车了,何闻先发制人,一秒挤出眼泪,一副受惊的样子,小声啜泣着。
  于是警察同志一下车就看到地上滚着两个鼻青脸肿的Beta,而旁边站着一个毫发未损但在哭泣的Omega。
  “警察叔叔……”何闻见警察同志向他走近,便迅速往警察身后躲,然后指着地上的两人咬牙说道,“他们两个是流氓!对我意图不轨!”
  几个警察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点懵逼。
  他们接到的报警也是说有Omega遭遇不测,可这现场画面看起来有点奇怪啊。
  不过何闻毕竟是Omega,无论什么时候Omega都是弱势者,警察同志还是首先安慰稳定了一下何闻的情绪,然后把现场三人全部带走。
  接到通知说Omega没事,现在正在公安局做笔录,喻旻长舒一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何闻把除了是他打的人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警察同志,在面对警察询问那两个人是怎么变成这副模样的时候,何闻面不改色的说:“在你们来之前有个路过的正义的Alpha大哥救了我,他觉得做好事就该不留名,发现有警察来了他就提前离开了。”
  反正他知道那段路没有监控,除了自己和他们两个,还会有谁知道是他把人打成这样呢。
  于是何闻眯起眼睛看向那两个被拷住了的Beta。
  两人:“……”
  警察也看向他们两个,想听听他们怎么说。
  顶着何闻警告意味的视线,他俩心里发毛,被他摁着锤的感觉还记忆犹新,身上还一阵一阵的痛着,他们觉得这要不是在公安局,眼前这个看似无害实则暴力的Omega绝对会把他们打到服从为止。
  左右他们被抓进来的结果都不会变好,其中一个低下头点头承认道:“就是这样。”
  有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将事情交代清楚,做完笔录,何闻就可以先回去了。
  出于对Omega的保护,何闻是坐警车到的家楼下。
  至于这两个Beta,款是要罚的,对Omega的补偿是要给的,牢也肯定是要坐的。
  不过上头有人发话要让他们好好尝尝违反法律的后果,起诉状一早就送了过来,两人被告上了法庭,被争取以最高的代价为他们的行为买单。
  即使他俩没能实际伤害到Omega,却也被依法判以最高的处置。
  何闻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喻旻发信息报平安,突然把人电话给挂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的睡不着觉。
  果然,消息发出去的下一秒,喻旻就拨了视频通话过来。
  何闻心中歉意更甚,赶紧接通。
  “你没事吧?!”
  即便已经知道何闻没有事,此时喻旻还是想要亲自确认。
  一开口就是关心自己有没有事,他果然担心坏了。
  看着Alpha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忧急切之色,何闻心里淌过一股暖流,面露歉疚的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放心好了,我没事。”
  即使听到他这么说,喻旻的眉宇仍然一直皱着,何闻不愿见他如此,主动把事情全部交代了,当然打人的事情他依旧用的是在做笔录时的说辞。
  “那你为什么要突然挂电话?”
  面对喻旻的问题,何闻眼神游离不定,吞吞吐吐的说:“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
  毕竟他是要去干大事,但软萌人设是不能崩的啊!
  喻旻突然明白了“简直要被气笑了”是什么意思,他有好多训斥的话想要教育他,甚至如果他在他面前,他会想要抓着人打屁股,但他舍不得、不忍心,也没有足够的立场。
  万千情绪都化作一声叹息,何闻看见这个Alpha,向他露出一个疲惫无力的神情,声音里似乎压抑着伤痛,却仍然轻声温和的说:“那你知不知道,在你挂断电话之后,我有多担心你?”
  脑海中像是有个什么东西爆炸了,在一瞬间炸得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间各种说不清楚的情绪一齐涌了上来,让何闻控制不住的鼻头一酸,泪水就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对……对不起!”何闻哽咽着向他不停的道歉,“是我太任性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看见何闻突然就哭了起来,喻旻顿时又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他刚才是不是太凶了?
  唉,Omega情绪本就容易波动,何闻才受到惊吓回来,他应该好好安慰他才是,怎么就没控制好情绪呢!
  完全不知道怎样安慰人,尤其是安慰Omega的Alpha,看着视频中的Omega哭得稀里哗啦,眼睛红红的,心疼的只想把人抱在怀里哄着。
  可郁闷的是他又不能在他身边。
  喻旻只能不断的柔声哄着:“没事了没事了,不哭了,乖。”
  何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其实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哭过了,像今天这样哭得自己想止都止不住更是头一次。
  大概是因为压抑了太多太久的负面情绪,在得到一个真正的关心时,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坚固的堡垒被摧毁,心房轰然被打开,情绪好似洪水决了堤,汹涌而来。
  何闻足足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停住,开始一抽一抽的打起了哭嗝儿。
  喻旻还在语气温柔的说:“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但是你的做法确实不对,所以我非常担心你。是我没控制好情绪,吓着你了。”
  何闻摇了摇头:“没有吓着我。”
  “那是因为感到后怕了?”
  “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你太好了吧……”何闻声音越说越小,以致喻旻没有听清最后说了什么。
  “嗯?”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明白了,我不应该拿自己的安全问题当儿戏,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何闻努力让人相信自己的诚意。
  “好,还要记住,以后太晚了别出门,更不要走偏僻的地方。”
  “嗯嗯!”何闻重重点头。
  此时都已经三点半多了,“快去洗漱睡觉吧,都哭成了只小花猫,可不要再变成小熊猫了。”喻旻打趣道。
  “好。”
  喻旻愣是等着何闻洗漱完躺在了床上,这才说道:“晚安。”
  何闻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没有要挂断的意思,而是瘪着嘴巴,怅然若失的道:“能陪我一起睡觉吗?”


第十八章
  喻旻笑了笑,正要开口,便听何闻又补充说道:“不要挂断视频,就这么睡。”
  说完眼巴巴的看着他,一双眸子像是浸在水里,他觉得只要他说出个“不”字,何闻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喉结上下滚了滚,喻旻默默把话给咽了回去。
  可睡觉怎么连视频?而且这样不太好吧……但是何闻似乎还受应激状态影响……
  喻旻正踌躇不定的在内心挣扎,何闻看出了他的迟疑,闭上眼睛说:“等我三分钟,三分钟我就睡着了,你就挂了吧。”
  或许是因为折腾了一晚上太累了,何闻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喻旻看着他平静的脸庞,眼底浮现一抹笑意,低语道:“做个好梦。”
  当何闻睡饱醒来时,手机已经耗尽电量自动关机了。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挂的视频呢?
  想起自己在喻旻面前又是哭得稀里哗啦又是委屈巴巴缠着人陪自己入睡,他便觉得无地自容,羞愧难言。
  一时昏了头,他也没料到干了一架副作用这么强,要没脸见人了。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