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你玩的溜。”
  白俊诚眼里露出一些不敢相信的神色,何闻在心里冷哼,“我在当时没有揭穿你,甚至一直到今天,刚才为止,我都没有揭穿你,就当我是在感激你也曾安慰过我一段时间了。”
  一口气说完,何闻觉得有一点点口渴了,便自然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咳咳!”
  又被苦到了。
  白俊诚立马拿着纸巾伸手过去想为何闻擦一擦嘴角,被何闻皱着眉一把挥开。
  “干什么?”
  何闻自己拿出纸巾擦了擦嘴角。
  白俊诚手指曲起,语气沉重地说:“对不起……”
  何闻挑眉看他。
  “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
  看完一沓文件,喻旻有些习惯性的想要看看何闻在直播什么。但由于某人借着“生病”的由头心安理得的继续鸽直播,导致喻旻竟觉得有一丝丝失落。
  好巧不好,沈宁业在这时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饱含悲伤的嘤嘤嘤:“老喻啊,下班一起喝个酒?别说你不来,我不听,不来就不是兄弟!”
  喻旻:“嗯,我考虑一下。”
  沈宁业唾骂道:“你个王八蛋,这还要考虑?!你忘了我是怎么帮你顶住叔叔阿姨的‘侦查’的吗?!你不做人呀!”
  “在哪?”喻旻面无表情听他在电话里嚎。
  “当然还是老地方见了!”
  “好。”喻旻轻轻用手指敲了敲桌面,问道,“你之前说,看的嗯……‘掀开裙子比你大’的直播剪辑视频,发我一下。”
  沈宁业一脸懵逼:“啥?”
  “就我和你说林思妍那事的那天,你说你在笑是因为在看别人剪的那个主播的直播视频。”
  “哦哦哦,你想看的话直接去某站搜他名字就能找到很多。”
  “怎么?喻总也被圈粉了?”沈宁业挪揄道。
  “嗯。”喻旻并不掩饰。
  “啧啧,都说你平时太枯燥你还不乐意,现在体会到什么叫乐趣了吧?所以——以后我约你出来啊,你都得答应知道不?这叫带你去见识新世界!”
  “再说吧,我要工作了,挂了。”喻旻利落挂断。
  然后在电脑上打开某站,搜索何闻的ID昵称,果然找到一大堆相关视频,从第一个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看了起来。
  各大网友上传的视频风格各异,有安利向、舔颜向等等,甚至还有不少鬼畜沙雕向视频,喻旻全都看得津津有味。
  不得不承认,何闻的出现,的确让他的生活变得更有意思了。
  ……
  白俊诚在表示知道错了,道歉之后,真诚的希望何闻能够给他一个改过自新、弥补过失的机会,与他重新开始。
  何闻:“……”
  开霖酿!
  做梦去吧!
  “抱歉,从那时起就已经没有‘以后’了。”何闻冷淡拒绝。
  既然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他也不想再多留,“希望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白俊诚一个人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半晌,他脸上又重新挂上标志性暖男微笑,离开位置去结账。
  服务员告诉白俊诚,浓缩咖啡的钱何闻已经付过了。
  白俊诚点头:“那便再给我来一份浓缩咖啡,带走。”
  出了温莱咖啡厅,何闻直奔就近的奶茶店买了杯奶茶。
  太苦了那咖啡,用来提神醒脑肯定效果很好。
  ……
  “你……是还在外面吗?应酬?”何闻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视频中喻旻身处的环境昏幽,看上去很像是在酒吧这种场所。
  可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喜欢去酒吧夜店之类地方的人,所以何闻第一反应是,他不会打扰到人工作应酬了吧?!
  何闻小心地询问道:“要不……咱们先不说了?”
  “不是应酬,只是陪朋友。”喻旻解释道。
  “你在跟谁说话呢?!”坐在旁边的沈宁业猛地凑过来,想要看看喻旻在和谁视频。
  喻旻冷漠的把已经半醉的人推回自己的位置,“看什么看?”
  沈宁业顿时不乐意了:“咋了?!凭什么不让我看?!我就要看!”
  说着又要凑过来。
  “喝酒。”
  喻旻眼疾手快的把桌几上的酒塞到沈宁业手里,又将人摁了回去。
  “呜呜呜——一个两个都这样,你他妈凭什么这样对我?!”沈宁业灌了自己一口,突然落泪,“不乐意就早说呗,我也不乐意啊!”
  “你说她不乐意为啥还要到我家来?!我妈非得让我伺候着,说什么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搞得我在自己家吃饭都不敢吃饱。”
  “应该是你妈非要邀请人上你家吃饭。”喻旻揉搓了一把狗头,安慰道。
  “那她不会拒绝吗?!”沈宁业甩开脑袋上的手,怒道。
  “所以她不是拒绝了么?”
  “理由是我饭量比她小?!”
  一直默默旁听的何闻:“噗嗤。”
  听见何闻笑了一声,喻旻也微微翘起了嘴角,“没事,现在你可以放心在自己家吃饱饭了。”
  ……
  把喝醉的沈宁业塞进他家来接他的车里,同样喝了些酒的喻旻也给自己司机打了个电话。
  回去之后,这才重新与何闻连线。
  “你朋友送回去了吗?”
  “嗯。”
  “你们真是太难了,幸好我不会被催婚。”何闻庆幸的说。
  “哦?为什么?”
  何闻眨了眨眼睛,笑道:“因为我是在Omega收容所长大的呀。”
  喻旻了然。
  再看眼前笑容灿烂的Omega时,他只觉得心疼。
  Omega收容所是国家针对Omega实施的一项保护措施,即便有人想要领养,也需要进行非常严格的审查。而收容所里的Omega除了没有正常家庭环境外,都是按照正常人的成长过程进行培养,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必须读完大学。之后,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不同的方向发展,同时国家也会中断对他们的生活供给,需要靠他们自己在社会上谋生。
  虽然政策必定不会让Omega受苦,但只要想到何闻没有一个完整的童年,没有感受过父爱母爱,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馨……
  他就想把人搂进怀里。
  不过,何闻的话有一点说的不对——
  喻旻听说过,收容所会定时了解从他们那里出来的Omega的情况。
  如果有人一直到二十五六岁还没有结婚的话,他们也是会采取催婚措施的。
  毕竟Omega稀少。
  只不过一般来说Omega都不可能超过二十五六岁还没对象。
  尤其像何闻这样的,看起来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Omega,会有哪个Alpha不想把人拐进自己家去?
  但喻旻没说国家会催婚这事,只试图调节气氛,调侃道:“那你不必担心在自己家不敢吃饱饭了。”
  “哈哈哈,你说的对!”
  见何闻全然没有不开心的样子,喻旻稍稍放下心来。
  “今天感觉好点了吗?”
  “哦,对了,差点忘了。”何闻的笑脸在屏幕前放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感觉自己已经好啦~”
  “所以今天是不是可以和我一起玩游戏啦?”
  何闻眸子亮晶晶的看着他,喻旻很难拒绝对方这样的请求,无奈中带着丝宠溺的意味,“好。”


第十六章
  今天是虚拟恋人体验的最后一天,喻旻不仅有点看不下去文件,甚至每周的公司高层例会都开的略有心不在焉。
  倒回七天前,如果有人告诉自己,他会对一个在网络上认识没多久的Omega如此患得患失,他只会冷漠的嗤笑一声。
  而现实却告诉他,他不想与何闻断开联系。
  赵助理站在喻旻办公桌前慌得一批。
  今天一早他就发觉他们喻总非常不对劲,虽然这个不对劲从几天前就开始了,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好的不对劲。
  比如这些天他们喻总似乎心情保持的比较好。
  不过现在,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他们喻总有心事,并且心情不太美丽。
  他都说了两遍今天晚上要去莫斯特酒店见合作方,喻旻愣是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像是屏蔽了外界的干扰。
  他跟了喻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们喻总出现这样的状态。
  果然有钱人也是有烦恼的啊。
  赵助理沉默的等喻旻主动发现他面前站着个人。
  没多久,喻旻果然疑惑的抬眼看他了。
  赵助理赶紧汇报:“喻总,今天晚上八点半是与X项目合作方约定洽谈的时间,在莫斯特酒店,包间已经定好了。但是下午五点半公司还有一场会议,所以时间比较紧张,需要您注意一下。”
  喻旻一听这时间,脸色顿时就黑了几度。
  赵助理:发生甚么事了?(擦汗)
  “八点半的能推么?”喻旻沉着脸开口道。
  “推不掉。”赵助理汗颜,“这个时间是根据您的行程安排以及合作方的时间定下来的,当时您也确定了的。”
  话虽如此,可那时的他根本不可能预料到如今的情况。
  何闻早就不接虚拟恋人订单了,而今天是他与何闻相处的最后一段时间!他本打算早点下班回家去呢!
  一想到这事喻旻就觉得心口闷得慌。
  赵助理顶着老板幽怨的情绪,秉着竭力为老板排忧解难的职业素养,再翻了翻行程安排表,说道:“如果要推,再安排时间的话,只能等下个月,但这样会严重耽误公司项目的进行。”
  所以您自个儿考虑吧!
  X项目是前段时间公司创意组新提出的方案,虽然算是一个全新的投资实验项目,但高风险的同时也有着高回报,并且获得了管理层半数以上的支持,可以说是他们公司近期最重要的一个项目。
  而合作方也是圈内数一数二的家族,将要与他见面的也是对方总裁,按辈分他还得管人叫声叔。
  迅速考虑了一下利害关系,喻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按原安排来吧。”
  赵助理非常欣慰的离开总裁办公室。
  何闻在收到喻旻说他今晚有事的消息时还有些感慨,本来准备在这最后一晚给人表演个节目,现在看来只能泡汤了。
  晚上十点半左右,何闻又收到了喻旻的消息,要自己早点睡觉,不用等他聊天。
  何闻:好吧~那就提前说晚安咯~^_^
  喻旻:晚安。
  回完这个最后的消息后,喻旻掩下眼底的情绪,收好手机,整理了一下着装,迈着长腿回到包间。
  “不好意思,请您继续说。”
  ……
  看样子喻旻今天是真的很忙啊……
  何闻叹了一口气。
  明明是最后一天福利了,还这么关心他。
  这傻Alpha,还是等等他吧。
  反正自己也不是乐意早睡早起的人。
  这么想着,何闻便躺床上追起了狗血连续剧。
  结果不小心一看就看到了十二点多。
  何闻:“……”
  很好,完美错过。
  按喻旻的作息习惯,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了。
  化悲愤为食欲的何闻决定出门去烧烤摊撸串。
  喻旻回到家看完赵助理发给自己的文档再洗漱完毕坐在床上时已经将近一点了,看着手机上已经是昨天的聊天记录,喻旻觉得整颗心都像是沉到了海底。
  措不及防的开始,又措不及防的结束。
  让他再说一句话道个别吧,就算何闻看到后不会再回复了。
  喻旻怀着沉重的心情,想了很多话,但最后他只发了个:再见。
  何闻正抓着一把小肉串一起啃,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打开一看,喻旻居然在这个点给他发消息了?!
  好家伙,亏他还以为人睡了,难过了一下下,结果是加班到现在吗?!
  还有,再见,再什么见,他答应了么?!
  吐槽了一下喻旻公司惨无人道的加班,何闻生怕他下一秒就把自己删了,都忘了自己已经跟人说了晚安,答应早些休息的事,赶紧发了一串感叹号过去。
  还能发过去,还没删。
  何闻正欲打视频过去,可他现在正毫无形象的吃烧烤吃得满嘴都是,这样不太妙。
  于是退而求其次,拨了个语音通话过去。
  喻旻也同样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没睡,正理解着何闻发来的一串感叹号是什么意思,想着如何措辞回复,何闻的语音通话请求弹了出来。
  没有过多犹豫,接通了。
  “喂?”
  听筒传来何闻的声音,喻旻刚还在海底的心就感觉浮起来了不少。
  “怎么还没睡?”话里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有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和关心。
  何闻也没注意到,他一心在想怎么解释。
  “我睡着睡着突然感觉饿了,所以我就出门买夜宵吃了。”
  一听何闻大半夜的还在外面,还是一个Omega,让人怎么放心的下?喻旻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买好了吗?买好了就赶紧回家吧。”
  “嗯,正在买呢。”
  何闻话音刚落,老板就拿着他点的烤好的烧烤串走过来,冲着他吆喝道:“来,你的现在全部上齐了!”
  何闻干笑两声:“我刚路过一烧烤摊。”
  然后捂着手机快速对老板小声说道:“这些打包。”
  “以后可以在家里时常准备一些能做夜宵的食物,这么晚了最好不要出门了。”喻旻倒是没怎么在意烧烤摊老板的动静,光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