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叫我。”
  真恶心!
  “那就明天吧。”
  “明天中午怎么样?顺便一起吃个饭吧。”
  “不行。”何闻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他要和小旻一起云吃饭!
  “额,那……”
  “明天下午三点。”
  白俊诚点头:“好,那在温莱咖啡厅怎么样?”
  “行。”
  何闻转身摆摆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住,回过头来打量着白俊诚,语气探究:“你怎么会在这里?”
  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记得小区好像是不允许随便放外人进来的……”
  闻言,白俊诚愣了一下,呵呵笑了两声,道:“我有个亲戚也住在这个小区,今天恰好过来拜访。我就是出来透透气,没想到竟能碰到你。”
  说完还用一种“这就是缘分啊”的眼神脉脉地看着他。
  何闻颇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看着何闻逐渐走远,白俊诚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眼里没了温柔和含情脉脉,布满了晦暗的情绪。
  何闻一边走一边想明天要怎么应付白俊诚,顺便还去取了个快递。
  上次碰见也是想约自己,本来他根本不打算搭理,但白俊诚这个人多少有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不如干脆答应了,看看他究竟想要说什么,省的以后见一次烦他一次。
  但不管怎么样,何闻都觉得白俊诚没安好心。
  说小区不会随便放人当然是唬他的,生人只是要登记而已,不然他的外卖就进不来了,他就想要知道白俊诚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小区里。
  他才不相信白俊诚说的什么走亲戚靠缘分碰上了他,事实上白俊诚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会信!
  这人实在伪善,当初就是被他装出来的表象给蒙蔽了双眼,现在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说不定……人家就是刻意蹲他的……
  艹,这么一想,那防狼用具必须得带上啊!
  明天还是小心为妙。


第十四章
  回去后,何闻早早地洗了澡换了衣服,所以晚上喻旻和他视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长耳兔睡衣,格外粉嫩可爱的Omega。
  “你不孤单,有我早安午安晚安~耶!”
  无聊了几小时总算能不无聊了的何闻向喻旻发送了一个粉色wink~
  微卷的粉色头发翘着几根呆毛,衬得白皙的皮肤也透着淡淡的粉红色。一双桃花眼双瞳剪水般看着他,时不时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嘴唇光泽红润,像是装饰在白色奶油蛋糕上的一点樱桃红,此时看上去更像是在邀人品尝一般,不断开合着,发出清甜的声音,吸引了人全部注意力。
  何闻似是向前俯身拿了个什么东西,手机惯性往怀里微微一带。睡衣的领口有些松垮,甚至没有把扣子扣好,大大咧咧敞在那,将精致的锁骨大半露了出来。同样被露出的胸前的一小片肌肤白得晃眼,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在被睡衣遮挡之下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色……
  喻旻几乎没有听进去何闻在对他说什么,待何闻重新坐好,这才不自在的挪开了视线,轻咳一声,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
  “你脸怎么好像有点红?”何闻眼尖的注意到了情况。
  “咳……没事,就是……空调开得有点热……”喻旻觉得有点心虚,一时竟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额……”
  何闻内心很吃惊。
  这离冬天应该还早吧……现在就开空调的吗??!
  喻旻还是个Alpha……
  莫非……
  他其实体虚?!
  不知道何闻又在胡乱想了些什么,喻旻倒是想起某人今天生病了,提醒道:“你衣服扣子没扣好,才好了些,别又着凉了。”
  事实压根没有感冒的何闻应了一声,拿出他买的新衣服展开来给他看。
  “铛铛铛铛~看,帅不帅?”
  衣服是很正常的款式,就是正面印了一个图案。
  “你这是……”
  “这是我新买的睡衣,还没来得及洗,等洗完晾干我就可以穿啦~”何闻开心道,“对了,我去试一下!”
  何闻噔噔瞪的跑进房间,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喻旻视角转而对上了天花板。
  不一会儿,何闻突然冒出半个脑袋:“我要换衣服啦,你不准偷看哦。”
  喻旻看着天花板,笑着答应。
  何闻换好衣服,把手机拿起来对着自己,“看看,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喻旻看了看睡衣图案上的肌肉型漫画角色,再看了看何闻,心想,还是小兔子更适合他。
  但是对上何闻期待的眼神,喻旻点了点头,道:“还不错。”
  主要是人好看。
  “你喜欢这种……呃,这个漫画角色吗?”
  何闻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倒也不是喜欢,只是觉得很有型,很酷。”
  不想做型男的Omega不是好Omega。
  喻旻:嗯……原来何闻喜欢这种类型吗……
  心里想着,喻旻悄悄伸手在自己的胸肌腹肌上摸了摸。
  嗯,恰到好处。
  再练的话……会不会太夸张了?
  便又再瞅了一眼何闻身上的图案,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练成那样,太夸张了他不喜欢。
  唉……
  “哈欠!”
  何闻突然打了个喷嚏。
  喻旻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晚上喝了药没有?”
  何闻乖巧点头:“喝啦~”
  “既然喝了药就早点休息吧,这样才能好的快。”
  “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睡,我想再和你说说话呀~”
  白天时喻旻就已经决定要督促何闻早点睡觉,此时硬是抵制住了何闻的撒娇,但还是放柔了语气,带上了哄的意味:“明天再聊好不好?”
  见何闻纹丝不动,喻旻又道:“早点休息就能早点好起来,要是明天就好了的话,明天就能一起玩游戏了。”
  何闻眨眨眼,像是在权衡利弊,“那好吧。”
  “那晚安咯。”
  “晚安。”
  喻旻等了一会儿,两人还在互相看着干瞪眼,无奈道:“我挂了。”
  何闻便开口了:“一块玻璃它要跳楼你猜它会说什么?”
  “什么?”喻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晚安,我碎咯!”
  没等喻旻说话,何闻盯着他又道:“两块玻璃一起跳楼你猜它们会说什么?”
  “说什么?”
  “晚安,一起碎咯!”
  喻旻实在没忍住,低声笑了出来。
  压抑着笑声的嗓音低沉磁性,何闻听着只觉得声控瘾又要犯了。
  “好,晚安,一起睡,我也马上就去睡觉。”
  何闻:我恨你是个直A!!!
  喻旻便见何闻爬到了床上,躺好,把被子盖好,看着他道:“晚安,明天见!明天一早你最先看到的人便会是我啦!Goodnight!”
  挂断视频,喻旻抬头看了看窗外。今晚的夜色温柔,月亮睡了,星星和心都化了。
  ……
  “叮——早上好呀~你的叫醒服务已到,请查收~”
  何闻言出必行,为了让喻旻今早最先看到的人是自己,非常自觉的早睡早起了,时间一到就打了个视频通话过去。
  与何闻特意在喻旻起床时间之前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精神奕奕的模样不同,喻旻还穿着睡衣,浑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
  何闻:啊~这就是美男起床图吗?这波不亏。
  “早上好。”喻旻微微露出笑意,“今天我最先看到的人是你。”
  “嗯哼~”
  “感冒好点了吗?”
  “好多啦~”
  喻旻点点头,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戏谑道:“我要换衣服了,不准偷看。”
  何闻:“好哒~”
  虽然看不见画面,但能听见衣服摩擦发出的细微声响,何闻难免开始浮想联翩,暗暗唾弃自己,lsp!
  重新出现在画面中的喻旻恢复了印象中的禁欲精英范,何闻正想嘴里含蜜夸人几句,喻旻率先说道:“你还是再睡会儿吧,不用陪着我。”
  准备发送彩虹屁的何闻:??
  傻Alpha,难道你没看见我是已经起床了的样子吗?
  下午,何闻按约定时间踩点到了温莱咖啡厅。
  虽然他不想多看见白俊诚一眼,但不得不说,他选的这个地方确实不错。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照射进来,往坐在窗边位置的人身上打上一层暖光,看上去温暖而又美好。
  加之白俊诚颜值确实不错,任谁一走过来看见这样一幅画面都会觉得好感度+++。
  可正因为坐在那里的人是白俊诚,何闻便觉得是白瞎了这样一个好风景。
  “你来了啊。”白俊诚注意到何闻走到了跟前,抬起头冲他一笑,“你想喝点什么吗?”
  何闻在他对面位置坐下,道:“谢谢,不用了。”
  “嗯,服务员。”白俊诚唤来服务生,“要两杯摩卡。”
  何闻叫住服务生,道:“不要两杯,我要一杯浓缩咖啡,谢谢。”
  白俊诚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着看着他,说:“你不是不喜欢太苦的味道吗?”
  何闻嗤笑了一声,反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抱歉,是我自作主张了。”白俊诚脾气很好的笑了笑。
  何闻不愿与他多做交流,直接切入正题,问道:“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白俊诚微笑着说:“我们好像很久没有见面了,我想我们可以慢慢聊一聊。”
  “并没有很久,昨天不是刚见过?”
  “呵呵,你说得对。”白俊诚缓缓道,“不过实际算来,好像在我大三时,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要不是前些日子碰巧遇见了你,说不定到现在我们也还没能再见面。”
  那更好,我巴不得。
  最好永远也别再见了。
  何闻暗自腹诽。
  “所以,你想要跟我说什么事?”何闻一点也不想跟他寒暄。
  可白俊诚似乎就是为了寒暄来的。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就那样。”
  服务员端来咖啡,何闻便拿起喝了一口,浓郁苦涩的咖啡味直冲脑门,面部表情都要崩不住了。
  噫,这也太苦了吧!
  草率了!
  尽管如此,何闻还是十分淡定的将咖啡放下。
  自己点的,面子不能输。
  “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嗯,这突如其来的隐约茶香是怎么回事?
  何闻奚弄他道:“我没说我过得好啊,其实我现在穷的揭不开锅,你肯定放心不下,不如接济一点?”
  “呵呵……”白俊诚干笑两声,“小闻,我……”
  何闻不悦的皱眉看着他:“说了不要这样叫我。”
  “好,何闻,我这次约你出来,其实是因为有个疑问一直萦绕在我心中……还在大学时,你为什么会突然和我翻脸呢?”
  何闻听到这句话时简直想翻白眼,为什么会和你翻脸,你是真的心里只有ACD数啊?
  “明明……明明我们之前相处的那么好……虽然我知道你也曾对我有过好感,但是……”白俊诚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你也知道,当时学校里喜欢我的人还挺多的……”
  这话听着怎么味道有点不对呢?
  “停停停!等一下!我可没有喜欢过你!”何闻连忙打住白俊诚的胡言乱语。


第十五章
  “你没有喜欢过我吗?”这会儿轮到白俊诚困惑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喜欢过你?”
  这下子何闻总算搞清楚了状况,这人莫不是想来跟自己“再续前缘”的?
  大无语子事件,自己编的谎话到最后自己都信了才是最可怕的。
  当初明明是他非要追他,现在倒变成他倒追他了!
  简直不能忍!
  何闻立刻为自己的清白证明:“你是不是脑补过度了?我,根本,从来,没有,喜欢过,你。Notatall。”
  “可……”
  “可什么?请你好好回想,当初到底是谁缠着谁。”何闻把白俊诚想辩解的话堵回去,“咱市里最好的医院我认识人,做脑电图不用排队。”
  白俊诚面露尴尬,何闻现在被惹得开启了怼人模式,索性直接将白俊诚当初做的事捅破了说。
  “而且,当初是个什么情况我认为你心里应该才是最清楚的吧?如果实在想不明白也没关系,我可以给你讲述一遍。”
  此话一出,白俊诚的脸色明显就变了。
  “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
  “行,你现在解释,我听着。”
  白俊诚苦笑一声:“你知道,我当初需要竞选一个位置,但是……”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好,事实就是我当时需要竞选拉票,我只是为了能够胜出做了一点小手脚而已。”
  何闻冷笑:“你做了一点小手脚而已?到底你是不把我当人看了?”
  白俊诚沉默一瞬,毅然承认道:“是,我是利用了你,可我之后不是也站出来维护你替你解释了么?”
  “是嘛?那照你这么说,我还得反过来感谢你咯?感谢你让我再次受到讥讽和孤立,感谢你让我又一次成为‘校园明星’了?”
  何闻冷漠看着仍然没有悔过之意的白俊诚,接着说道:“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倘若你真的帮助了我,我自然会感激你,可是你摸着良心问问你自己,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戏码,可没人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