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喝茶,这是人干事?!
  说出去有谁会信?!
  也就亏得这酒吧是他家的产业,专门为他备好了各种上等茶叶。
  换作是其他人,茶壶都给你扬咯!
  喻旻愣是在沈宁业的瞪眼下淡定地喝完了这杯茶,然后才开口道:“我只说我与林思妍不合,决定分手,没说协议的事。”
  “她应该也是这么对林家说的。”
  “何况协议是她违反的,她要还想从我这给林家争取利益,自然不会没事找事。”
  “你跟叔叔阿姨怎么说的?什么不合?他们信了?”沈宁业嬉皮笑脸地追问道。
  喻旻无语地掀了掀眼皮,道:“三观不合。”
  沈宁业:“嘿嘿~”
  “咱俩年龄差不多,我觉得你是时候该找个对象了。”喻旻双手抱胸,意味深长地看着人说。
  “没事,不着急,我早跟我爸妈打过招呼了,这几年都不考虑这事儿,反正他们可不会催我。”沈宁业满脸无所谓。
  当天晚饭时间过后。
  “喻旻!!你还是个人吗?!!你是不是不打算做人了啊?!!!”
  电话里传来沈宁业的怒吼。
  “你说什么?”
  “我妈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都给带家里吃饭来了!”
  “哦,不过多双筷子的事。”
  “这是重点吗?!”沈宁业简直想要吐血,“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好事!”
  “嗯,倒也不必谢我。”
  “王八蛋,你……欸,马上端来!”
  喻旻淡定听着电话里沈宁业那边传来的动静,深藏功与名。
  “记住,你在今晚失去了你二十六年的兄弟。”
  “二十五年零九个月,没到二十六。”
  “滚!!!”
  重新与何闻连上视频时,喻旻眼里还带着笑意,一看心情就很好的样子。
  何闻看着他,便也觉得自己好像更开心了。
  “快点快点,咱们继续呀~”
  何闻催促道:“我这边线索已经找齐了,就差你的了。”
  “好。”
  他俩正组队玩一个必须双人进行的密室逃脱游戏,各玩家都有各自需要收集的线索,两人配合解密才能通关。
  他们这队在限时关卡排行上排名算是比较靠前的,可喻旻刚接了个电话,耽搁了几分钟,估计这一关名次不会高了。
  “我的线索也齐了,来相互参考吧。”
  还没花到两分钟,喻旻便将他的全部线索发送给了何闻。
  “这么快?!”
  何闻将两份线索资料放在一块,开始寻找关联性。
  尝试了几种最有可能的破解方法,到最后感觉总是似乎仍然缺少了那么一样东西,没办法进行到最后一步。
  “还是不行,这化验报告单和找到的试剂采样根本对不上,思路可能一开始就错了。”何闻嘟囔着。
  喻旻也在查看全部线索,说道:“你再看看那个‘布满铁锈的钥匙’。”
  再次调出该线索查看,果然又发现了一个在之前并不存在的线索!
  “锢3651……我知道了!”
  何闻迅速将确定下来的线索排列组合,咔哒一声,门开了。
  顺利逃脱。
  一看用时排行,他们居然还能排在第11位!
  “你也太厉害啦!”何闻惊喜道,“和你一起玩好像难度都降低了!”
  喻旻看着何闻闪闪发亮的眼睛,笑道:“你也很厉害,每次都是你破解的。”
  “这不多亏了有你提示我嘛!”
  “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最dia——最棒的!!”
  何闻一个劲地吹彩虹屁,喻旻心想,这个Omega说话真是太甜了。
  又玩了几关,何闻兴致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高涨,大有想要一口气通完全部限时关卡的架势。
  喻旻看了眼时间,道:“不早了,该去洗漱休息了。”
  “再玩一关吧~最后一关,球球你惹~老公~”
  何闻微翘着嘴巴,眼中饱含热切的渴望,看得喻旻胸腔里怦怦怦跳动个不停。
  一直认为自己对这种娇滴滴的Omega以及卖萌撒娇没什么感觉的喻旻,在面对何闻时竟毫无招架之力。
  “咳,那……最后一关了啊。”
  “好耶~”
  宠着归宠着,陪人再过一关后,喻旻便很有原则的督促道:“是不是该准备去睡觉了?”
  看着用时8分零56秒的结算界面,何闻惊呆了。
  好家伙,不到十分钟通关,这八分钟其实是因为自己找线索拖了后腿吧?
  谢谢,有被宠到。(T_T)
  何闻只得乖巧点头:“嗯呐~晚安~”
  见人很听话的样子,喻旻便放心的挂断了视频。
  这边刚挂断,前一秒还乖乖答应去洗漱睡觉的人,转头就决定继续奋战限时关卡了。
  冲冲冲,今晚必玩翻版!
  ……
  “我说兄弟,你线索找快点啊……”
  何闻看着左上角的计时,早已经放弃了上用时榜的想法,只想着能不能在限定时间内通过这一关。
  “大哥,这都二十分钟了,十分钟前我就找完了线索,你咋还在找呢?”
  “就差一个了!等我再找找。”组队麦传来队友的回话。
  又等了十来分钟后,队友终于把他负责的线索找齐了。
  “屮艸芔!只剩十三分钟了!到时间了!要没时间破解了!”
  何闻加紧大脑运转的速度,赶在最后倒计时通过了这关。
  接下来的关卡里,随机组到的队友愣是一个比一个不在状态,对方除了找齐负责的线索,破解全靠自己脑子好使。
  何闻想到之前跟喻旻一起通过的关卡,便觉得这些人连喻旻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过。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不,他卡在这一关卡了三个多小时了,组了三次队了,队友的线索就是找不齐!硬生生耗完了规定时间!
  淦哦!
  享受过大佬带飞躺赢的感觉,再到菜鸟局里挣扎,何闻感到非常窒息。
  在第四次组队挑战此关时,何闻愤然举报玩到一半睡着了的队友,怒卸游戏!
  垃圾游戏,劳资要去睡觉了!
  【作者有话说:求收藏,泪目】


第十三章
  第二天一早,接到何闻的暖心早安电话时,喻旻明显感觉出何闻话里话外都透着“我好困”的语气。
  “昨晚没有睡好吗?”
  “嗯……”
  何闻打了个哈欠。
  不想说话,只想睡觉。
  他才不会实话实说是因为自己奋战游戏几乎到了天亮。
  这才刚睡没多久,闹钟便告诉他要早安打卡了。
  “再去睡会儿吧。”
  “嗯嗯呢。”
  何闻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倒回床上,一点都没有之前煲早安电话粥时的依依不舍。
  再起床时,已经将近下午三点了。
  淦惹!
  又错过了午安打卡!
  因为一般情况下,何闻在中午饭点时就差不多能醒,所以没特意去设置闹钟。
  结果昨天熬夜熬得太狠,直接给睡过了点。
  何闻赶紧打开手机来看,喻旻果然发来了消息。
  喻旻:闻闻吃饭了吗?
  喻旻:难道……你还没醒?⊙﹏⊙∥
  喻旻: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喻旻:[未接来电]
  喻旻:[未接来电]
  喻旻: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跟我说。
  惨了惨了,人家不会以为他出什么事了吧?!
  有点小感动的同时,何闻赶紧打字:不是不是不是,我只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晚……
  呃,不行啊,这不就暴露了他昨晚背着他打游戏了么!
  稍作思考,何闻决定顺杆爬,回复道:呜呜呜……有点感冒了,所以睡到了现在……不好意思呀……<(;w;)
  中午,喻旻正等着何闻来缠着他视频云吃饭,结果饭点都过了半小时,饭菜都凉了还没有看到何闻发来的消息。
  莫名有种被人忘记了的委屈感涌上心头,喻旻主动滴滴何闻一起云吃饭,结果消息发出去老半天都没得到回复。
  想到早上何闻恹恹的状态,喻旻又担心起来。
  可他没有何闻的真实联系方式,只能通过【虚拟恋人】来联系。
  而何闻估计没把应用保持在后台开着,根本联系不上他。
  在脑子里胡思乱想之时,他甚至纠结起了要不要找人查出何闻的资料。
  不过这样做不太好,而且就算联系上了他,也无法解释。
  再说了,其实他并没有立场去做这种事。
  打消这个念头后,喻旻只能等待何闻回复他了。
  下午的办公有点心不在焉,喻旻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手机发出一声震动。
  终于收到了何闻的消息。
  他果然是身体不舒服。
  喻旻连忙问道:怎么突然生病了?
  何闻只能瞎编:大概是因为吃多了冰淇淋……然后昨天又有点着凉了吧?
  Omega都偏爱吃甜食,像何闻这样的Omega可能会更爱吃。而且Omega身娇体弱,吃多了冷的又着了凉,肯定会生病啊。
  这么想着,喻旻便颇为无奈。
  喻旻:有没有喝药?注意好好休息。
  何闻:已经喝过啦~
  喻旻:嗯。
  喻旻:吸取教训,以后记得像冰淇淋这种冷的东西不要一次性吃太多,晚上温度比较低,注意不要被冷到了。
  看着这简单的几句话,何闻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在Omega收容所长大,因为Omega天生娇弱,受到保护和关注是非常正常的事。但他知道,收容所里的人通常只是把照顾Omega当做是一种受到国家政策和法律要求的工作,一般只有同样身为Omega的叔叔阿姨们才会真正发自内心的想要关心他们。
  他们都是善良的人,他们都愿意去呵护一个弱小的Omega,只不过有的人是将此当做工作的本分,有的人是出于内心的情感。
  何闻:好~我记住啦~
  再嘱咐了几句,喻旻这才放下心来,工作效率也恢复了正常。
  等何闻洗漱完毕拿到外卖吃饱了饭,也超过了他正常的直播时间。
  虽然他实际直播时间比较随性并不完全固定,但他想着他今天可是“生病了”,那肯定是不能直播的啊!而且说不定喻旻又会在上班期间偷偷看他直播,所以——
  何闻打开微博、编写内容、发送微博一气呵成。
  对不起大家,由于生病了所以无法直播,等我好了就回来,么么哒~
  非常的情真意切,收到了一众关心评论。
  [没关系!!小可爱要注意身体!!!]
  [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记得按时吃药!一定要早点好起来啊!]
  ……
  喻旻没有关注何闻的微博,但他去看了何闻的直播间。
  是黑屏的,没有直播。
  嗯,看来还是有听话在好好休息。
  真乖。
  入秋了的晚上气温和白天有时相差较大,喻旻想着说不定就是因为昨晚多玩了一局游戏才让人着凉了。
  要是知道他会生病,怎么也不能答应再多玩一局,就该督促他早些睡觉。
  又想到Omega与Alpha的身体素质相差悬殊,的确是他疏忽了。
  喻旻暗自自责起来,默默决定要监督何闻早早睡觉。
  鸽掉了直播,何闻躺在床上翻着手机不知道玩些什么。
  算了,还是出去活动活动吧。
  何闻下楼溜达到小区内的娱乐休闲区,看见有三个小朋友正在打篮球,便有点不知羞的请求加入。
  虽然何闻已经二十二就快二十三岁了,但由于长得很嫩,说只有十六七八也是可以的。再加上性格不错好相处,球技也还行,很快就与这群十来岁左右的小朋友打成了一片。
  玩得正开心的时候,何闻余光突然瞥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到那里看着他。
  待何闻看清是谁之后,顿时没了心情,不爽地皱了皱眉。
  转过头把球丢给小朋友,抱歉地笑了笑说:“你们继续玩吧,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一块打球。”
  然后径直朝那人反方向走了。
  “何闻!等一下!”身后有人追过来叫住他,“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何闻掩下眼里的厌恶,有点不耐烦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他:“有什么事?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处理,有话就快说,越简洁越好。”
  白俊诚似是压根没有听出来何闻话里的语气,露出一个标准的暖男体贴笑容:“好,我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的,我就是想要和你说几句话。”
  “哦。”何闻面无表情,“那你已经说完了。”
  转身就要走开。
  “等一下!”白俊诚急忙喊住。
  何闻皱着眉头转过身来看他。
  “我要说的话还没……”
  何闻打断他:“那你就快点说,我很忙,现在没功夫在这儿浪费时间。”
  白俊诚也不恼,依旧是那副温柔的模样,温声道:“那不如找个你有空的时间,我们坐下来慢慢说吧。这样我也能把想说的话说得更清楚一些。”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何闻冷漠脸:“我什么时候都没有时间。”
  白俊诚脸色微僵,但还是保持着微笑道:“小闻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说玩笑话,你来定个时间吧。”
  何闻丝毫没有掩饰面上的嫌弃,道:“不要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