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应过来自己还没吃晚饭,也忘了给人打卡“好好吃饭”。
  喻旻无奈:“这都快十点了,当然吃过了。”
  “我还没吃,我去做点夜宵。”
  “夜宵吃多了可不好。”
  “我饿~我好饿~饿啊~”何闻可怜兮兮地哀嚎起来。
  “不管怎样,一定要记得按时吃饭。”不知为何,喻旻觉得自己对他总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何闻瘪了瘪嘴:“知道了。”
  “那我先挂了,你要记得早点休息。”
  “别!不用挂!我就去煮碗面,我要看着你吃。”何闻赶紧制止。
  喻旻不解:“为什么要看着我吃?”
  “下饭呀!”
  喻旻:“……”
  何闻还真就看着他“下饭”,他也通过视频看着对方吃,很简单的鸡蛋挂面看着何闻吃的样子他竟觉得很香。
  尤其是在他挑起一筷子面条放在***嫩的唇边呼呼吹凉的模样,称得上秀色可餐。
  这一口,何闻先看一眼他,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要放到嘴边的筷子停住,问:“你想吃嘛?”
  “不……”
  “想吃你也吃不到。”何闻哼哼一声。
  喻旻越看越觉得何闻实在可爱,这样的Omega怎么会没有恋人呢?
  “你也是单身吗?”喻旻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对啊,不然呢?”何闻歪了歪脑袋反问道。
  他要能有恋人他做梦都得笑醒,哪还会做劳什子虚拟恋人,怕自家的恋人醋坛子不翻吗?
  “难道没有人追求你?”
  “或许有吧。”何闻自嘲地笑了笑,“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喻旻略微有些惊讶:“是因为没有喜欢的人吗?”
  “嗯……虽然有这个原因,但倒也不是最主要的。”
  就他这信息素的毛病,想谈恋爱,估计这辈子都没戏。
  何闻轻轻咬了咬筷子头,偏头看着喻旻问道:“你不是也单身?”
  喻旻无奈一笑:“我也没谈过恋爱,不太会,而且,现在还不想结婚。”
  喻旻说他自己没谈过恋爱,何闻同样也是惊讶的一批。
  这人一看就是优质Alpha,肯定不缺人追,该不会……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毛病吧?
  满脑子胡思乱想的何闻不动声色地多打量了喻旻几眼,在心里唏嘘不已。
  “别担心,只是缘分未到罢了。”何闻试图安慰。
  喻旻赞同的点点头:“你说的对。”
  填饱肚子后,何闻就跟楼下大爷似的盘腿坐在沙发上跟喻旻唠起嗑来,从母胎solo的感情史聊到艰苦求职的心酸泪。
  一脸岁月沧桑,只想来根华子。
  等他注意到时间的时候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完犊子!他都做了些什么!
  何闻赶紧挽救自己的形象,立马端正坐姿,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亲爱哒~你是不是该休息了~”
  喻旻笑道:“嗯,是该休息了。”
  “对不起~人家没有注意时间。”
  “没关系,你也赶紧去睡吧。”
  “好哒!”
  挂断视频,何闻尴尬地挠了挠头,他还是头一次与一个陌生人诉说了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事,而且喻旻居然还很耐心的在听。
  一想到喻旻,何闻不自觉的耳尖微红,奋力捶了一下抱枕。
  美色误人啊!一不小心就叭叭个不停了!
  虽然喻旻没有要求今天也要打电话叫他起床,但由于昨晚自己话痨让人熬夜了,何闻生怕他早上起不来导致上班迟到,特意定了闹钟去打电话叫人起床。
  再想到昨天喻旻在直播间给自己送了那么多的礼物,何闻满心歉意,必不能害人迟到被扣工资!
  “早安小旻~该起床啦~再不起床上班会迟到的哦~”
  喻旻恰好已经醒了,一睁眼就接到一个甜甜软软的早安电话,简直通身舒畅,心情愉悦。
  “早安。”
  “嗯~”
  “今天怎么这么好?”
  电话那头的人刚刚起床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慵懒和沙哑,有种说不清的性感迷人。
  啊,我死了,这也太好流鼻血了吧!


第十章
  何闻捂着乱跳的小心脏:“人家一直都很好呀~”
  “是嘛——”想起上次他叫自己起床的情景,喻旻轻笑一声,“怎么不叫我老公了?”
  这一声笑直接上头。
  叫叫叫叫叫!!!
  不叫不是正常Omega!
  “老公~”
  喻旻控制不住地嘴角上扬:“嗯。”
  “老公~~”
  “老公老公老公~~~”
  “好了好了,别叫了。”喻旻被叫的也是浑身发麻,“乖。”
  “你不是想让我叫嘛,那我多叫叫~”
  “叫了可就是我的专属称呼了,以后都不能这样叫别人了。”喻旻戴着蓝牙耳机一边打理自己一边与何闻继续说话。
  “不叫别人,就叫你呀~”
  喻旻勾唇:“真的?”
  “真哒!”
  “我记住了。”
  在何闻不停地叽叽喳喳下一路进了公司,喻旻这才准备挂断电话,“我要工作了,中午再聊吧。”
  “嗯嗯!工作加油!拜拜~”
  “好。”
  关上手机,喻旻眼底还浮着笑意,过来汇报今天日程安排的赵助理看着自家总裁“奇怪”的表情脚步猛的一顿。
  一大早就在笑的喻总,肯定出了什么状况!
  何闻抱着枕头倒回床上,弯着眉眼点开喻旻【虚拟恋人】账号的详细资料查看,可对方什么信息都没填写,除了这个看起来非主流的ID昵称,压根获取不到什么有效信息。
  何闻叹了口气。
  不排除是因为自己颜狗声控才对人有好感,可第一次遇到一位心动的人,却注定不可能会有结果,何闻觉得自己就是人间悲剧的典型。
  呜呜呜呜呜……
  好惨一Omega。
  阿闻为自己哭泣。
  他也就配隔着网线占点口头便宜了。
  一大早就没了睡意,难得清醒得早,想想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锻炼过,何闻便决定出门跑个步。
  返回的时候,特地绕了点路去买几个包子带回去吃。
  这家包子店的位置开得不算好,但好在他家的包子个个皮薄馅多,味道鲜美。不仅个头大,而且价格实惠,非常受欢迎。
  在买早餐的高峰期时,排长队都不一定买的到。甚至每天都会有慕名而来的人专门过来吃包子。
  某次路过买了一次尝了后,何闻就非常喜欢吃这家的鲜肉包,一口咬下去还会流出汤汁,光是想想就觉得嘴馋。
  可惜就是离自己住的地方远了点,他也只是偶尔过来买几个解解馋。
  “老板,买两个鲜肉包。”
  “老板,我要两个鲜肉包。”
  后来的一人声音听着有些耳熟,何闻微微往旁边瞥了一眼——
  怎么是他?
  “何闻?”
  那人也注意到了自己,似是有些惊喜的道:“好久不见,真巧。”
  “嗯,好巧。”
  何闻笑了笑,接过自己的包子转身就要离开。
  那人拿过自己的包子后也赶紧跟上:“你也喜欢吃这家店的包子?”
  “呵呵,还好,路过顺便买两个。”
  那人跟在一旁,见何闻额头还挂着些细汗,便问道:“你是刚锻炼回来吗?”
  “跑了会儿步。”
  何闻有些敷衍的应和一句,脚下的步伐越走越快。
  真烦人,今日不宜早起出门吗?
  “你现在要去哪儿?有事吗?许久未见,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儿聊会儿天?”
  何闻不仅面露不耐烦,话也不想搭理了,“回家,有事,下次吧。”
  被人冷漠的直接拒绝,他也没有丝毫不悦,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体贴道:“那就等你有空时一起吃个饭吧。”
  何闻随意应了声,加快速度行走。
  这人名叫白俊诚,是个Alpha,与何闻在同一个大学,是比何闻高一届的学长。
  两人通过一次活动偶然认识,白俊诚恰好是那个活动的负责人,何闻刚好报名参加了,便加了对方好友以便咨询一些问题。
  一直注意掩盖自己信息素问题的何闻在暴露前还是非常受欢迎的,不乏有追求者。
  而且当时的他还不清楚自己的信息素是发生了变异,且有毒,只单纯以为是气味比较刺激而已。
  他对爱情还是抱有期待的。
  而白俊诚作为一个颜值不错的暖男,自然也不缺人喜欢,又很是会玩套路,习得一手好茶艺。
  虽然几番向何闻暗示,但由于他并不属于何闻心动的那款,愣是被人给直接无视了。
  但在那次篮球场轰动之后,白俊诚利用这个机会,在何闻不断遭受闲言蜚语的那段时期,只有他,还陪伴在何闻身边,安慰他、鼓励他,甚至没有要放弃追求他的意思。
  这种时候是最容易被感动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某次聊天中,何闻便把他信息素的问题告诉了白俊诚,也好让他明白,追求他是不会有结果的。
  得知何闻信息素的问题之后,白俊诚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愈加热情地追求他,差点让何闻以为自己遇见了真爱。
  在白俊诚几次三番的追求行动下,何闻犹豫再三,约了他出去吃一次饭。
  途中,何闻试探着释放出一点信息素,想看看他能不能接受。
  在他稍稍释放出一丝信息素之后,白俊诚的面部表情微变,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再多释放一点后,他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嫌弃厌恶的神色,还猛地一下与他拉远了距离,并找借口躲去了洗手间。
  何闻心中了然,回去后他便明确直接的告诉他,他们不合适。
  主要他也不想祸害人家。
  谁料几天之后,一个新的关于自己的谣言传到了何闻的耳朵里,说他追求白俊诚不得逞还故意用之前在篮球场的那种手段让人进了医院。
  到底是谁追求谁?!
  何闻简直又气又无语。
  结果白俊诚居然站出来替他解释,何闻表示自己真的有被感动到。
  直到他发现那个谣言就是白俊诚本人传出来的。
  而且,在他解释之后,他又背地里说是因为他求着他帮忙,偏偏他于心不忍,也不想因此让他再次受到同学们的排挤,于是才决定为他解释。
  在这边做了好人的同时,那边又赚了波好评。
  反倒是让何闻无缘无故又遭受了一次排挤。
  这波操作把何闻给恶心坏了,这就是口口声声说要追他的那个人?狗屁爱情!劳资再也不相信爱情这玩意了!
  而白俊诚因为这事收获了不少迷弟迷妹,这时他才看清白俊诚渣男的本质。
  也亏得这人脸皮实在够厚,在他后来的无数次冷眼下都能依旧保持温柔暖男的人设,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在当时那种情况,就算他把这人的真实面目说出去也不一定有人信。毕竟他信息素确实有问题,他也不想信息素的问题再次被拿来说事。
  而且像白俊诚这种人,还是就此远离为妙。
  何闻一直没揭穿他,不代表他会宽容大度的原谅他。
  他压根就不乐意看见这人!如果提前预知到,他绝不迈出家门一步!
  “你跟着我干什么?”
  何闻都快走到自己小区门口了,白俊诚就在他身后一米处,大有要一直跟着的感觉。
  “我也往这边走。”
  白俊诚像是没听出何闻话里的警惕语气,很自然地笑了笑。
  何闻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进了小区,白俊诚站在原地盯着何闻的背影一直到转角看不见了,这才又沿着原先过来的路折了回去。
  原本心情不错的大清早一下子扫了兴,何闻大口啃着包子,正准备找个人发消息吐槽一下,突然收到了白俊诚的微信消息。
  何闻瞪圆了眼睛,艹,他怎么在我微信里?!我居然一直没有删吗?!
  压根没理会白俊诚发来的消息,何闻果断将人拉黑!
  ……
  中午,乖巧的何闻准时上线“监督”人好好吃饭,看见喻旻的瞬间,上午的不愉快便被一扫而空。
  “又要看着我吃?”
  喻旻见何闻面前摆着一只空碗,还托着下巴盯着他看,有点想敲一下对方的脑袋,看看他脑袋瓜里成天在想什么。
  “不盛饭?”
  “不不不,这次我要直接当饭吃!”何闻嘻嘻一笑。
  喻旻:“……”
  “其实我现在还不饿,所以晚点再吃。”
  喻旻便问:“早上吃什么了?”
  “包子。”
  “好吃吗?”
  “还不错,以后你要有机会来A市,可以去尝尝,店名叫‘第一包’。”
  他们居然在同一个城市?
  喻旻心中微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好。”
  “你在哪个城市?你们那儿有什么好吃的?”何闻借了解其它地方美食的名义了解一下喻旻。
  喻旻微笑着看着他:“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
  “嗯。”
  “我也没去过别的……”何闻垂下眸子轻声嘀咕着,“啊,难道你也在A市?!”
  喻旻点点头。
  “那真巧啊……嘿嘿……欸,你快去吃饭呀!”
  何闻在脑子里疯狂想象会不会和喻旻在街上擦肩而过,一时有点小激动。
  但他没有追问人住在哪,喻旻也没有细问何闻的情况。
  喻旻想的是尊重对方隐私,否则他早拿到了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