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我信息素闻着可刺激了

将与何闻相关的全部信息都找了出来,事无巨细的都看完了。
  虽然只要他想,他就能拿到何闻的真实详细资料和档案,但他并不愿那样做,他想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和感受,去慢慢了解这个人。
  把网络上有关的信息看完,算是补上之前错过的关注。
  看着喻旻与他的聊天记录,何闻猜测对方的心情应该还不错,便放心的准备直播去了。
  之后到了晚饭的点,何闻非常及时的给人发去了消息,晚上又早早下了直播去陪人聊天。
  喻旻已经了解清楚了【虚拟恋人】,于是在两人互道晚安之后,他又抱着尝试的态度询问道:“我抽到的这个福利是什么功能都可以体验吗?”
  何闻:“是的哦~”
  “那……我希望你明天能打电话叫我起床。”
  “好的呢~”何闻爽快地答应,“小旻明天需要我几点叫你起床呢?”
  “七点。”
  “好滴~还有什么要求嘛?”
  喻旻想起了何闻逗他的事,便想给人一个主动暴露自觉承认的机会,勾了勾嘴角,道:“我希望你明天叫我起床时,用你最真实的声音。”
  他还在“最真实”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来强调,何闻不会听不懂他的意思吧?
  “好哒~”
  退出应用,何闻给自己设置了个闹钟,不然他可起不来。喻旻则让【虚拟恋人】保持在手机后台运行,方便明天接到何闻从上面打来的电话。
  ……
  将近七点时闹钟准时把何闻吵醒,虽然依旧困得不行,但他还是迅速爬起来,去喝了口水润润嗓子。
  还有几分钟就要到时间给人打电话了,何闻想起昨晚喻旻说要他用最真实的声音。
  短暂地思考了一下,他前天跟人说他真实的声音是“开了变声器”的,那么开了变声器的就是他“真实的声音”了咯?
  哎,怎么总有人喜欢追求刺激呢?何闻无奈地打开手机上的变声器软件。
  因为之前就遇到过一个点明要他开像直播时那样的变声器的人,何闻有十足的信心,待会儿一定能让人爽到起飞!
  看准时间打开【虚拟恋人】,点击拨打喻旻的“电话”,在对方接通的那一瞬间,何闻气运丹田如河东狮吼雄浑地嚎了一嗓子:“小旻——!起床了——!”
  “起床了——!!!”
  手机刚放到耳边就被何闻魔鬼般的声音给惊得好似心脏停跳了半拍浑身汗毛都竖起来的喻旻一个激灵,瞬间清醒,睡意全无!
  喻旻揉着太阳穴,有些咬牙切齿:“这是你最真实的声音?!”
  “是的呢——!!”带着混响的音效,直冲天灵盖。
  嘟——
  何闻:嗯?怎么就挂了???
  刚刚的声音就好像DJ摇滚还在脑子里嗡嗡回响着,喻旻感觉自己有点精神恍惚。
  待他洗漱完后,何闻又在差不多的点给自己发来消息提醒他要记得好好吃早饭。
  喻旻看着何闻“满怀关切”的文字,心中的那一丝阴霾仿佛被吹散地无影无踪。
  算了,他应该说得更清楚一些的。


第七章
  何闻把早上的最后一项任务完成,重新爬回床上梦周公,快到中午时才起来。
  照例“嘘寒问暖”完再陪人聊了会儿天,喻旻要开始工作而他也要准备开始直播了。
  哄这人真的好轻松啊,何闻在心里感叹道,几乎花不了他什么时间。
  打开直播间,何闻这次是用正常的样子和声音直播:“大家好鸭~你们的小可爱上线啦~”
  [捕捉小可爱大师球!]
  [来了啊啊啊——!!]
  “今天呢想直播玩一个最近很火的恐怖游戏——”何闻直接进入主题,把游戏点开,“‘逃出生天’,有没有人玩过呀?”
  [据说这个游戏没人受得了第九关?]
  [小可爱不要玩这么吓人的游戏吧!!!]
  [看过其他主播玩过,被吓哭了……]
  [突然有点不敢看……]
  [小可爱你一定要玩这个游戏吗?我们还是玩吃鸡好不好?]
  何闻很自信地笑道:“嗯,我想尝试一下我能玩到第几关。”
  说着他已经点击开始进入了游戏。
  突然间的黑屏,然后伴随着恐怖音效“轰”的一声,弹出了游戏的主界面——画面右手边是一幢被铁线网围住的废弃医院大楼,地面上有破损掉落的玻璃碎片、墙砖,锈掉的铁栏杆,不知是谁遗失的一只红鞋子,曾经应该是绿化带的位置杂草丛生,干枯的树枝像是鬼怪般在月下昏黑的角落张牙舞爪,大楼上还有开着的摇摇欲坠的残损的窗户正一下一下地晃动,嘎吱作响。游戏的背景音效幽幽沉沉,打着一种非常诡异的节拍让人听着就陡生寒意。
  [啊啊啊啊——!]
  [弹幕护体大军快来!!]
  何闻无奈:“还没开始呢。”
  这个游戏是破解闯关型的,大致内容就是从正门进入这幢废弃医院大楼然后在每一层寻找线索一直到达顶层后再从另一侧解密下来由后门跑出去。上去和下来的每一层都算是一关,一共二十四关,关卡不算多,但是一关比一关恐怖刺激,据说能一次性全部通关的人很少,大多数都止步在了前几关。
  何闻有些跃跃欲试:“你们准备好了嘛?我要开始咯~”
  画面开始移动,这游戏是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进行探索,“他”正站在医院大楼前面的草坪上,向着医院大门走去,身后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远处的枯树上飞起一群蝙蝠,“他”发出了一声被惊吓到的声音,画面也随之抖动了一下。何闻还在想怎么进去,突然,“吱呀——砰!”紧闭着的大门就在“他”眼前自动打开,露出了一个幽深静谧的长廊,只有隐隐月光从破掉的窗户照进来。
  [啊啊啊啊啊!!!]
  [卧槽!它自己开了!!!]
  何闻继续前进,“他”才刚往里走了几步,身后的大门又“砰——!”的一声自己关上了。
  “他”向后看去,什么都没有,再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从脚下发出一声什么东西被踩到的声音,视角向下,是一个残缺的芭比娃娃。
  拾起来查看,芭比娃娃的脖子后面用红色的颜料画着一个符号。何闻默默记下,沿着长廊向里面走去。
  这是第一层,没看到什么很特殊的东西,进入挂号区寻找线索,电脑竟意外的还能打开,但只能查看几个历史病号和这个医院的几位主治医生信息。里面有个叫爱丽丝的八岁的小女孩的挂号记录,何闻看着,心里瞬间就把她与游戏界面的红鞋子和刚刚踩到的那个芭比娃娃联系在了一起。
  就在“他”开始翻找抽屉里的文件时,挂号窗的玻璃上隐约印出了一个人影,就站在“他”身后。
  何闻一惊,转动视角向身后看去,“他”撞到了桌上的墨水瓶,墨水刚好打在了文件上,染污了一大片。
  何闻心里:卧槽,我的线索还没看啊!
  但现在必须要先按剧情走。“他”身后确实站着一个人。一个老年人模样的NPC正盯着“他”看。
  “他”警惕道:“你是谁?!”
  NPC:“你在这做什么?”
  “他”:“我……我只是来找些东西。”
  NPC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微笑:“你是又一个冒险者吧?”
  “他”:“……”
  “记住,别看不该看的东西,不论你听见了什么。”
  NPC慢慢离开,何闻赶紧回头去看被墨水染污的文件,在文件中发现了一张病人的报告单,还贴着照片,照片上的那人与刚才那个NPC的相似度有百分之八十!有些字迹已经看不清了,但露出来的文字里有半个“救”字和“无效”两个字。
  应该是“抢救无效”!如果照片上的这个人就是那个NPC的话,那么刚才出现的那个NPC就是鬼!
  [妈呀!!第一关就出现鬼的吗??!!]
  [呜呜呜呜呜,我好害怕。]
  [没人受得了第九关,你品,你细品。]
  [小可爱我们还是别继续玩了吧!!]
  何闻还是很淡定地继续往里走:“别害怕,有我保护你们呀~”
  [怎么能让一个Omega来保护!!]
  [小可爱真的好勇敢啊!!!]
  [“暗夜乌鸦”丢了一个手榴弹。]
  [“伊丽鲨白鼠”丢了一个大导弹。]
  弹幕上不少人开始给他刷起了礼物,何闻甜甜地一笑:“谢谢大家的手榴弹、小鱼雷和大导弹哦~爱你们~”
  在何闻的笑容下,一开始恐怖紧张的氛围都没了。游戏还在接着进行,从挂号区出来,何闻开始搜索走廊两边的房间。刚才电脑还能打开证明这里还是有电的,何闻在墙上找到开关,把房间的灯给打开,“他”现在所在的房间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因为是恐怖游戏,光线还是比较昏暗的,但总比没有强。
  办公桌上除了一个手电筒没别的有用的东西,在角落里的衣架上还挂着一件白大褂,已经沾上了灰尘和蜘蛛网,墙边有一排柜子,何闻过去打开,一群蟑螂突然爬了出来,非常恶心。
  正在“他”躲开蟑螂时,房间里的灯闪烁了一下,接着频率越来越快,在何闻意料之中的“啪”的一下灭掉了。
  重新恢复黑暗的房间只能用刚才发现的手电筒进行照明,另一个柜子里存放着一本童话书,结合之前发现的几样东西,这个恐怖游戏的大BOSS应该是那个叫爱丽丝的小女孩。
  第一层除了在挂号区遇见了个NPC外,并没有什么吓人的地方,何闻放宽心往第二层走去。
  “你们觉得恐怖嘛?”何闻一边操作一边和观众聊几句,“我觉得我可以玩通关呢~”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何闻直播的喻旻想法有些复杂,他就没见过胆子特别大的Omega,他身边见到的那些Omega一个个都是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刚刚游戏第一关虽然的确不怎么可怕,可眼前这个Omega越玩越起劲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换作其他Omega早就哭得不要不要了吧?!
  “总裁。”
  敲门声忽的响起,喻旻先把直播关掉,“进来。”
  ……
  再进何闻的直播间时,何闻已经玩到第七关了。
  “他”现在正在一间手术室内,手术台上还有早就干掉的血迹,旁边的铁盘子里除了摆着手术刀、镊子之类的工具,还有一些奇怪的黑红色的东西。
  “我们现在是要找到那张羊皮卷嘛?”何闻问观众。
  “啊?不会在这团东西里叭……”
  从铁盘里拿出一团不明之物,“他”走到旁边的水槽里去清洗。
  “咯吱——咯吱——”
  锈掉的水龙头拧动时发出一阵很不好的响声,水流了出来,因为要清洗,所以不能拿着手电筒。先关掉手电筒,全部恢复了黑暗,只让玩家能大致看清一点东西。
  “他”突然顿了一下,游戏音效安静了一瞬,除了“哗哗”的水流声,还能隐隐约约听见一点别的声音……好像是有一个小女孩在唱歌……
  [前方高能!!]
  [高能预警!!!]
  [有声音!!有声音!!!啊啊啊啊啊!!!]
  喻旻看着弹幕紧缩起眉头,他怕何闻会被吓哭。谁料何闻先停下了手里清洗的东西,转身就循着那声音过去了!
  [啊啊啊啊!!小可爱你要干什么!!!]
  [别啊!!]
  [你快回来!!!]
  何闻找过去,“他”在不远处的走廊上发现了一个八音盒,正在转动,但声音明显不是从这个八音盒传来的,因为在“他”走过去时,歌声已经消失了。
  八音盒正在转出的音乐是《致爱丽丝》,“他”捡起来,八音盒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何闻眼露纯真:“咦?不像是它发出来的声音啊。”
  内心:就这?就这??有本事出来啊!
  重新回到手术室内,歌声又开始响起。这次何闻没管它,直接清洗完了那一团东西,里面还真有一张羊皮卷!


第八章
  就在何闻准备拿起手电筒去看上面写了什么的时候,“他”的左后方突然有个小女孩在说话:“你也是想来拿走我的东西吗?”
  这次的声音非常清楚,就在“他”旁边!
  何闻没理会弹幕上一片的[不要回头啊啊啊啊],猛地回头看去,没人!
  手术室内静默了几秒,何闻打开了手电筒,往四周照了照,受到光线的角落里发出一点动静和几声“吱吱”的叫声。
  “额……难道是老鼠说人话?”何闻丝毫不畏惧的打趣着。
  就在视角要回到羊皮卷上时,一张无比惊悚的脸突然在屏幕上放大——
  “卧槽!”
  弹幕:[啊啊啊啊啊啊啊!!]
  [吓死我了!!!]
  [刚刚小可爱是不是说“卧槽”了?]
  [????]
  确实被吓了一大跳的何闻上一秒还瞪大了眼睛,下一秒就捂住了眼睛:“好可怕哇!!!人家差点被吓死啦!!!嘤嘤嘤嘤嘤~”
  正在看直播的喻旻:“……”
  [别怕别怕,我们都在呢!]
  [“无声回想”丢了一个大导弹。]
  [“暗夜乌鸦”丢了一个大导弹。]
  [“伤心的狗子”丢了一个大导弹。]
  何闻眼眶微红,抿着嘴巴,还一抽一抽地吸气,真像是被吓坏了的样子。
  之前一直都在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