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仿佛自带点笑意,他这张脸天然会招小朋友和小动物喜欢。
  也格外招星星喜欢。
  听到星星差点把训练室的情况说漏嘴,安昕忍不住笑了笑,眼睛弯弯的像月牙,浅红唇角扬起浅浅弧度。
  安昕睡觉时候习惯穿很厚,但因为房间有地暖,体感温度在“穿着好热”和“脱了好冷”之间徘徊,所以他今天换了身黑色的丝质睡衣,又把睡衣纽扣开了三颗,衣领也没有叠得很整齐,松松垮垮的,在锁骨边缘隐下一道阴影。
  这张脸是乖的,但是这么穿衣服可就一点也不乖。
  这样子的穿法配上安昕的脸,有种优等生学坏的味道,格外勾人,星星自己都意识到,眼睛被钉在屏幕上挪不开。
  好特么不争气,星星在心里吐槽自己,但眼睛很诚实,既然吃不到至少要看个够吧。
  安昕好像也明白了星星的想法,突然浅浅一勾唇角,压低声音问:“哥哥想我了吗?”
  他一般不会这样主动问,反而是被星星问得耳朵红,正因为这样,星星突然被问到,竟然呼吸都跟着滞了滞。
  “想。”星星说。
  “那哥哥春季赛好好表现,回来给你奖励。”安昕笑道。
  ……我靠。
  星星喉咙有点干,心说安昕是从哪学的这话。
  这时候虽然感觉自己再说什么都像LSP,但现在星星就像咬饵的鱼,想跑都来不及,他尽可能用正常的语气问,“什么奖励?”
  .
  安昕咬了咬嘴唇,浑然不知这个小动作在星星眼里看来多么迷人。
  他有点小紧张,因为今天有个大胆的想法。
  下午,他特意找了个精于此道的女主播学习了下如何取悦对象,用女主播的说法“这样绝对把大哥迷得七荤八素的!”。
  这么做就是想着春季赛要开始了,给星星鼓个劲儿,另外也是想星星了,要施展一下自己魅力,免得他被路边野花迷了眼。
  安昕照着女主播教的,把镜头往下移了一点,顺便点了下屏幕把自己的摄像头画面拉大,虽然这样就看不见星星了,但是他得确保自己不翻车。
  镜头往下偏一点之后,刚好落在睡衣纽扣的位置,开三颗是一个勉勉强强卡在安全线,超管随时准备提刀的尺度。
  安昕把手指放到第四颗纽扣上,镜头里他的手指白皙且细,又不失男性修长的力量感,在黑底色的睡衣上显得格外撩人。
  女主播教的是要做一些小动作再把扣子解开,但他做不出来,男人的话好像做这么妩媚的动作也不合适,要不就直接解……但那好像也很羞耻。
  安昕这扣子要解不解的,很犹豫,衣襟在手指动作下细微晃动,像水波,一不小心就能往里面晃上一眼,瞧见一片惑人的白。
  就在安昕狠下心要解扣子时,星星那边咔的一下,挂了电话。
  安昕一愣,星星发了条文字过来:你要干嘛?
  安昕回:给你奖励啊qaq
  星星正在输入了一会儿,像是斟酌措辞,然后问:你跟谁学的?
  安昕老老实实回答。
  星星:…
  星星:以后不许学了。
  安昕遗憾道:我还以为你喜欢这个调调。
  星星:。
  星星:喜欢。
  星星:但是得你在我面前才喜欢。
  星星:这笔账我记下了,你先欠着,见面再还。
  安昕:???我什么时候欠你了?
  星星:啊我明天就要打春季赛了我好紧张。
  安昕:“……”行行行,欠欠欠。谁让有人要打比赛了呢。
  第二天下午,um的春季赛揭幕战正式开始。
  除了官方直播间外,平台还有一些直播推流,比如前职业选手解说、整活主播解说等等,这些解说没有那么官腔,却有很强的主播个人风格,解说效果也不错。
  安昕就是解说推流之一,S11小组赛他做嘉宾解说效果很棒之后,LPL就一直对他青眼有加,这次鲸鱼平台上交新赛季联赛的解说报备,赛事方还指名要让安昕来。
  来就来,安昕求之不得。
  不过……安昕看着直播间发愣。
  不把他放在技术区,把他放在家属区推流队列里算怎么回事儿??
  .
  直播间弹幕日常被哈哈哈哈刷满,安昕怒道:“这什么意思?难道我没有技术吗?我没有游戏理解吗?!”
  弹幕反问:【你不是选手家属吗?】
  “……”安昕叹气,“好吧,我是。”
  于是,家属推流中,一干穿着各种各样漂亮衣服,把直播间气氛搞得花里胡哨很热闹的女主播里,立着一个安昕,ID旁边还带着个金色的“国服第一”标识,宛如万花丛中一点清流。
  任谁进了家属推流都得忍不住点到安昕直播间来,留下几个问号:【这是队员家属???】安昕起初还红着耳朵顾左右而言他,后来脸皮被问厚了,干脆道:“没错!就是我!队员家属!”
  .
  春季赛,um揭幕战。
  往年的揭幕战不会掀起太大水花,因为UM嘛,多年如一日的稳定强,大家舔一舔浅队的颜值和技术,也就过去了。
  但是今年,浅蓝退役了,换了个新AD,这AD还是个主播。
  关注度一下子就上来了,虽然客观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关注度,除了UM的铁杆队粉,大多数人来看揭幕战,都是想看看这个叫Meor的新选手怎么出丑。
  反正已经是家属推流,安昕就不必在意什么解说的公正客观,向着星星说就完事,星星表现得一旦亮眼,他就毫不顾忌地加油。
  “现在登场的是来自UM的等星星,哦,Meor选手,给你们介绍一下,星星选手是韩服国服双第一。”安昕说。
  “哦对了,还很帅。”安昕补充。
  镜头刚好给到星星,穿着白色队服的男生气质干净冷冽,眉眼轮廓在LPL现场炫目的灯光下更加深明,一众小姑娘看得芳心荡漾。
  “对了,还是我男朋友。”安昕又补充,“喏,看我,我是家属推流的哦。”
  小姑娘们:“……”
  不但没有心碎还有点开心是怎么回事。
  比赛很快开始,安昕继续着偏向到姥姥家的解说。
  “星星选手开局就取得了很大的优势,没错,他比对面多补了一个兵!”
  “看星星这一次平A,简简单单的65点伤害蕴含着精准的计算和极高超的操作!”
  “星星打了一个问号!这是ADC玩家灵敏的嗅觉和防gank意识!”
  有弹幕杠他:你这也吹得太狠了吧?
  安昕看了一眼:“这是我男朋友,不吹他难道我吹你吗?”
  安昕这种非常有霸道正室风范的解说风格让他直播间热度噌噌地涨,礼物也流水一样的飞,观众表示昕崽找了对象以后性情大变,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更香了。
  星星的表现也没有辜负安昕这一番脸都不要的吹捧,3级就完成线杀,团战期的输出更是打得行云流水。
  “恭喜星星拿下自己LPL生涯第一个四杀!”安昕说。
  “这次拿下四杀的英雄又是卡莎!”安昕忍不住吐槽,“怎么一年过去了卡莎还在职业赛场这么活跃啊?拳头亲女儿吗?”
  这场比赛结束之后,MVP没什么悬念地给到星星手里,安昕又写了几百字小作文吹捧。
  最后火的不是星星,是安昕,因为有人把安昕这次解说剪了个视频,名字叫《当我吹捧对象我能吹成啥样》,配上鬼畜的鼓点,再跟之前玩恐怖游戏的呐喊小人混剪在一起,整个塑造了一个可爱逗比的形象,甚至连LPL赛事官方都转发了,配文“不代表个人立场,就看看帅哥”。
  -【哈哈哈哈哈这啥啊】
  -【恭喜等星星带领UM取得胜利,恭喜隔壁战队成为UM的背景板,隔壁战队连名字都不配有么2333】-【这场比赛将开始一个全新的纪元,这个纪元叫做等星星纪元,我哈哈哈哈好装啊,不过星星确实挺厉害的。】总之,视频里的话很快就被无限玩梗,套在各种游戏场合,甚至掀起了一小波主播们纷纷把自己ID改成“XX纪元”的热潮。
  第一个比赛周过去,星星在MVP积分榜上名列前茅,这周UM打了两场比赛,星星都是MVP,而且很C。
  论坛、贴吧这些地方已经有人开始认真讨论他能不能接浅蓝的班,电子竞技就是这样,只要实力足够就不会有人多嘴。
  .
  周末,星星终于得到短暂的一天半假期,安昕激动地到基地门外去接他,一到基地门外,看见一大帮小女孩在这守着。
  安昕本来没当回事,但他一走过去,小女孩们视线噌噌地都看了过来。
  “什么事?”安昕问。
  主播的职业操守让他心里面虽然迷惑,脸上还是笑得很甜。
  虽然男朋友是那种帅倒一大片的神颜,但客观地说,安昕自己长相同样出众,而且他比星星看起来亲和力好很多,更招女孩子逗。
  安昕一笑,那几个女孩子脸就红了,如果她们看的是星星,现在可能已经不好意思说话,但因为是安昕,有一个女孩子大着胆子说道:“我们是来应援的!”
  “哦!”安昕了然,“给星星应援吗?”
  “给你们俩应援!”女孩子回答道。
  “嗯?”这下安昕真的一愣,指着自己鼻子,“我们俩?我不是职业选手啊。”
  “职不职业不重要,有爱才是天下第一!”女孩子道。
  说着她一挥手,后面的女孩子们唰的拉开一张大横幅,红底黄字,喜气洋洋,上面写着,“祝等星星与安昕百年好合,天天发糖!”
  安昕:“……”
  他本来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很厚,现在才知道,完全不是个儿,在这样的横幅面前他过不了一招就败下阵来。
  他绝望地开口,试图劝女孩子们把横幅收起来,刚说了两句,突然感觉哪儿不对。
  安昕回头一看,只见以等星星为首的UM众成员站在马路对面,基地大门里,呆若木鸡地看着站在最前面的安昕,还有他身后的大横幅。
  星星震惊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搞出这种骚操作,佩服,佩服。
  安昕伸出尔康手,星宝你听我解释。
  .
  好在,事情还是解释清楚了,看到安昕和星星同框的小姑娘们也愉快跑路,其他队友在这种gaygay的气氛下有些恐惧,纷纷想办法溜走,很快马路边就剩下安昕和星星。
  他们租的公寓在基地不远,可以溜达回去,两个人手指勾着手指散步,路上有遇到人拍照,反正柜门早就关不住,也无所谓了。
  回家之后,月亮真是不认识星星了,警惕地瞪了他半天还冲他龇牙,最后闻到星星身上熟悉的味道,它才发现是自己好几年来的主人,顿时内疚地仰面朝天肚皮给他摸。
  星星随便捋了两把,表示自己大人有大量,不和小狗计较,月亮这才听懂了似的一溜烟爬起来,高兴地呜呜叫。
  小别胜新婚,这话实践起来才深有感触,安昕进门洗手,星星直接跟在后头进了洗手间,安昕按水龙头时,他已经从后面抱住安昕,把头埋在安昕脖子上,然后咬了安昕一口。
  “哎!”安昕叫道,“你被月亮传染了吗你咬人?”
  话虽这么说,安昕声势并不很壮,因为被星星抱着他已经有点全身发软的迹象,更别说两个人很久没见了,星星熟悉的气息还有体温让他迫不及待想要跟星星更亲近些。
  星星也很懂安昕的意思,把安昕压在洗手台边,顺着他衣领边缘细致逗弄,安昕被他碰得倒吸一口凉气,酥酥痒痒的感觉让他抵受不住,他刚想阻止星星,忽然手腕上一紧,两只手都被星星箍住了。
  “你!”安昕瞪星星,心里面是有点期待的,但还是象征性挣扎了下,“你干什么?”
  星星笑笑,俯身用牙齿扯开安昕的衣领,在安昕轻微发颤的呼吸声中说道,“之前视频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这笔账你先欠着,要还的。”